close

前言:

這是貓私下寫好玩的洛克人X同人創作,還請高抬貴手不要打上本貓以外的作者名稱自稱是您的作品,但很歡迎分享給一樣喜愛洛克人X的同好!^^

文法和字詞方面不是很拿手,如果看的不是很順心,為了您的身心,就請麻煩您離開本頁面停止閱讀。

謝謝^^

 

 

 

故事大概背景:

本故事的背景世界和原本洛克人X是完全不同的世界觀,主要舞台在一個叫做拉姆的星球上,對艾克斯他們來說也是非常陌生的異世界,

這星球上的所有萬物全都是機械人和機械化動物,其他的自然場景皆還保持著原本的樹木、水、土地、沙漠等和地球一樣的素材。

基本上除了艾克斯等人的原本設定外,其他皆為本人的自創設定和完全陌生的新人物等。

本內容沒有BL要素,還請放心觀賞(除了語文能力不佳><)

----------------------------------------------------------------

 

7-6

 

等待拉姆表面毀滅倒數計時的伊格羅,什麼也不做的看著地上萬物做著最後掙扎,不管怎麼攻擊涅神那龐大的軀體依然沒有動靜和傷到任何一分,只是徒勞無功而已。

「伊格羅!」

下方的艾克斯大聲的呼喊著,伊格羅才注意到他已經來到了自己的下方,自己也利用背上的電線緩慢的降下高度,直到接近地面距離有三公尺之處才停止的浮在空中。

「快點停止這個計劃,要不然…」

要不然就要打倒我嗎,但剛才總管還有意識的時候也跟你們說過了吧,沒有王的話拉姆一樣會步向毀滅,所以不管你選擇哪一邊,結果都是一樣的…

「……」

打倒王,拉姆會因為無法維持自然循環而導致物種毀滅,但不想殺死凱爾,拉姆會被涅神破壞殆盡,一樣導致毀滅,所以大家的想法全都在一點上,殺了涅神分身的凱爾,才能阻止涅神繼續擠壓破壞拉姆表面。

「難道…沒辦法嗎…」

「不要放棄,艾克斯」

艾爾出現在艾克斯的身後,慢慢的朝著伊格羅走了過來。

『奧維基爾,如今的你還想做什麼?』

「負起我該負的責任啊,當初把守護神封印創造分身凱爾的人是我,當年命令泰天非瑟斯特將你處刑的人…也是我!」

『你說什麼!』

伊格羅吃驚的看著艾爾,他表現出不敢相信、震撼的模樣在兩人面前,對他來說這事實的確是一大打擊。

「看著你一天比一天極端,最後居然有這種想毀滅世界的想法,最後不得已只好拜託泰天非瑟斯特…我的知己…拜託他不要再讓你繼續這種錯誤…」

『極端… 我只不過是嘗試了普雷人改造,想讓這世界上的邪惡消失… 但我發現不可能,有多少普雷人,就有多少邪惡存在,最佳的辦法就是讓一切重頭再來,我會讓新的拉姆變得更好,不會再有人過著悲慘的生活!』

「但是屠殺無辜的生命就是不對!」

艾爾充滿威嚴的口吻,連艾克斯也都被震了一下。

「我還是無法理解,為什麼當初那個對所有萬物都抱著慈愛之心的你今天會變成這種模樣…」

『我並沒有改變啊… 奧維基爾老師』

「…?」

『對於這世界的愛,我一點都不認為有減少…』

「那麼你為什麼…」

『就是因為愛啊,我還是最喜歡這個拉姆了,所以我更不希望這世界上充滿邪惡,那就更該把邪惡全部剷除不是嗎?』

伊格羅正在微笑,那個微笑對艾克斯來說實在是似曾相似,回想起自己過去得戰鬥,也有不少敵人對著自己或旁人露出這種微笑… 那種令他無法理解的笑容…。

「伊格羅……就算我只剩下這條老命… 我也要阻止你」

艾爾身體周遭散發著一股氣息,艾克斯也將手部替換成砲口之後想要和艾爾一起戰鬥,卻被艾爾一手阻止。

「對不起艾克斯,把你們給牽扯進來了,這一切都是我的判斷所造成的結果,可以的話請讓我來處理,我不希望你們因為我的關係而再次造成無謂的傷害」

「不是的艾爾,現在得我並不是因為什麼預言或傳說才站在這裡的!」

「……艾克斯…」

艾克斯望著高處伊格羅的身影,不管怎麼看都和自己的世界像極了,也許這也是為什麼他們會在這裡的原因。

「請讓我和您一起戰鬥,現在眼前的伊格羅… 在我的世界是這樣判定的…」

「是一名異常者!」

異常者,也可稱非正規品,原指電子智能故障或程式上的錯誤,又可能因病毒類的外在因素等導致該名機器人做出了違反常理、傷害其他人等行為,但是到了後期,雷普利就像人類一樣可以自行判斷做出違反命令和傷害行為等犯罪,同樣也被歸類判定為異常者、非正規品後讓專門對付異常者的獵人組織直接處刑,而艾克斯、傑洛、艾克賽爾三人就是異常者獵人。

『異常?那只是侷限於你們所知的領域,真正的異常…也許是這個世界…也許是你們所知的常識也說不定,但是這些已經深深烙印在每個人的記憶中,做出違反這些常識的人就會被歸類為異常者,會不會太過草率…不,太自以為是了?』

伊格羅一臉嘲諷的表情,反而讓艾爾更加失望。

「伊格羅,我很遺憾… 現在能讓你得到救贖的方法就是打倒你,脫離這個充滿邪惡慾望的軀體回到拉姆的懷抱吧」

艾爾緩慢的舉起右手,原本看似沒什麼的動作,卻發現不遠處的平原中不斷的增長出許多植物出來,而那些原本細小的樹藤不斷的互相纏繞捲在一起,最後變成了粗大的藤鞭朝著艾爾他們伸來。

『原來你還保有這種能力,因為是初代王的關係嗎?』

「我是被拉姆創造出來的普雷人,所以多少跟拉姆還有扯也扯不斷的關係存在,造就了這種自然系能力,當然我從來都沒有想過要把這股力量用在傷害他人身上…」

『那我算是這世上最特別的囉,奧維基爾老師果然還是對我最好了』

樹藤沒有前兆的全部朝著伊格羅甩去並包覆住他全身,全身被包住後便可看到那些樹藤不斷的緩慢往外拉緊,打算把目標物直接擠壓致死。

「成功了嗎?」

樹藤勒到一個程度之後便完全靜止下來,這中間也沒有見到伊格羅抵抗掙脫的現象。

「不,那傢伙現在跟拉姆主系統做了連結,也算是以王的身分站在我們面前,就算他無計可施,拉姆也會想辦法保住他…」

果不其然,靜止的樹藤開始變的脆弱然後殘破不堪的失去力量掉落,再次出現在艾克斯他們面前的伊格羅外表明顯有了改變。

全身上下多了與剛才不同的白色裝甲包覆身體,肩上固定的披肩長到可以遮住全身,現在隨著風往旁邊飄揚著,這身戰鬥用型態完全顯現出了王者的氣勢。

「這身裝甲是…」

『我參考了不少普雷人關於強化自己的異格能力,造出了這一身鎧甲,利用拉姆和守護神的能力還真是能辦到不少事啊』

「拉姆… 你這傢伙,私自利用拉姆自然循環之力來創造保護自己的裝甲,這樣子還是會導致世界自然異常的!」

『那又如何,在拉姆快要崩壞的現在,自然循環早就已經沒有存在的必要了啊…』

「不可原諒! 艾克斯,請你助我一臂之力!」

「那是當然的!」

再度招喚出來的許多樹藤這次多出了荊棘,一樣朝著伊格爾纏繞而去,伊格爾並沒有閃躲也沒有反擊,故意給樹藤抓住了身體和手腳,但身上裝甲的硬度還是不足以讓荊棘傷害到半分。

『一直重覆著一樣的攻擊模式,你是年紀大糊塗了嗎?』

對於伊格羅的嘲諷,艾爾只是笑了一聲,隨後樹藤便用力扯的開始將他往下拉下,對於這種模式感到不解的伊格羅,還是以靜觀其變的方式沒有做出任何反抗動作。

能源在砲口上聚集,當伊格羅注意到的時候,艾克斯早就已經爬到高處並朝著伊格羅的背部瞄準準備發射出蓄力砲。

為了預防伊格羅逃走,艾爾使勁全力的不斷增加樹藤的束縛之力,如果是一般沒有裝甲強化的敵人被這樣子強大的束縛力抓住並鎖死,早就因為全身被擠壓過度直接死亡。

「去吧!」

砲口發射出的能量直直的往伊格羅衝去,艾克斯也因為這擊的反作用力而又往上方飄起幾公尺後才往下掉落。

大砲能量不偏不倚的的確打中伊格羅的背上,這股攻擊力所引發的爆炸和煙霧暫時隱蔽了伊格羅的實際情況,艾克斯自行成功降落到地面後也趕緊看向目標確認這場攻擊所造成的傷害結果。

煙霧中有許多殘破不堪的電線散落地面各處,那些電線與從地下招喚出來的電線非常不同,是插在伊格羅背上、專門控制拉姆主機系統循環的系統插頭,艾克斯和艾爾想藉由阻斷伊格羅與拉姆的連接好讓他無法再取得拉姆的力量,因此伊格羅就會再度變回普通的普雷人。

『原來你是這樣打算的嗎,阻斷我跟拉姆的連結…』

煙霧慢慢散去,伊格羅因為沒有了拉姆之力維持浮空,現在的他無法抵抗引力也毫髮無傷的站在地面上看著艾爾他們。

「什… 你的裝甲…」

原本以為是靠著取得拉姆之力才製造出來保護自己的裝甲,在切斷與拉姆的聯繫後應該也會同時斷絕拉姆提供的力量讓裝甲消失才對,可是伊格羅的身上卻還是保有著剛才藉由拉姆之力所創造出來的盔甲,並沒有因為和拉姆分離後而影響其外觀和強度。

『我想這應該連老師都不知道吧,你知道拉姆創造出來的守護神是怎麼樣的存在嗎?』

「…?」

『雖然是拉姆創造出來的,但他卻是獨立自主的生物唷,只要透過同樣創造守護神時的手段創造出這副鎧甲,這副鎧甲就像是我專用的守護神,專門只保護我一個的守護鎧甲』

「守護鎧甲……」

任誰都無法破壞的強大防禦力和毀滅世界的破壞力,伊格羅選擇了防禦保護自己,對他來說現在最重要的並不是花時間打倒眼前的敵人,只要加速世界的崩毀讓自己能夠活到世界重生之後就行了。

 

轟──!

 

遠處出現了火焰衝天的壯麗景象,就算距離這麼遠還是可以感覺到那種威力的灼熱溫度襲來。

「這是…瑪娜嗎?」

艾爾第一個直覺這是瑪娜所使用的異格能力,看這威力的大小,可能又是火焰自行失控的情況下爆發出來的,令艾爾非常擔心他周圍的人的安危,畢竟那可是敵我不分的爆炸攻擊。

「艾爾─!」

被艾克斯這一叫,艾爾才趕快回過神的看向伊格羅,但此時的他已經近在眼前,就連手甲背上凸出的尖銳尖刺早已經碰觸到艾爾的胸口前面。

『非常感謝你的教導,老師』

「!」

當艾克斯瞄準伊格羅發射一砲後,閃避前的伊格羅做了拔出的動作後才跳離艾爾的眼前躲避砲彈。

艾爾用手掩住自己胸口上被開了洞的傷口,大量的褐色機油不斷從指縫中益出來滴落,他也漸漸站不穩的往後退一兩步後才腳軟的跌坐在地。

「艾爾!你振作點!」

艾克斯心急如焚的立刻衝到了艾爾身旁,只見他原本就蒼老的面容,現在卻逐漸流失生氣的不斷喘息,體內的能源也跟著不斷的快速消耗,艾爾完全無法再站起身。

「伊格羅!」

艾克斯憤怒的一瞪,伊格羅完全沒有在意,只是繼續保持著他的微笑看著曾經教導過自己、如父親般的老師慢慢的接受著壽命終點的到來。

「艾克斯…我沒關係… 拜託你阻止…  別讓…他繼續…錯……錯下去…」

『……』

艾克斯緊握住艾爾好不容易抬起的手,牙齒緊咬的連身體都不斷的微微顫抖,但到最後他卻回復成以往的冷靜,平靜的再度起身面對著伊格羅。

『過去所經歷的讓你這麼快就振作起來了嗎…艾克斯』

「……我曾經逃避過,但就算如此還是無法改變,所以我一定要戰鬥,為了我所相信的夥伴和人類」

 

砰─!!

 

伊格羅的後方出現了涅神的巨大頭部,艾克斯進入備戰狀態的壓低身體,只見涅神先是一陣嘶吼吼叫之後,便朝著艾克斯直衝而去。

「這裡!」

艾克斯先以打帶跑的方式故意將涅神引離艾爾所在之處,之後涅神好幾次張開他的大嘴打算一口吞掉艾克斯的不斷追著他咬去,艾克斯在閃躲涅神的追咬後,還要想辦法擊退從他口中伸出的許多小蛇,只要被那些小蛇給纏住的話就會直接進到涅神的嘴裡而逃不出去。

經過了好一番追逐,艾克斯差點就要被小蛇給咬到之前,他丟出了隨地撿到的大石塊砸中了小蛇的嘴部,才讓他沒有得逞,自己也趕緊繼續繞圈的朝著前方奔馳而去。

『…!』

注意到艾克斯突然間往自己衝了過來,伊格羅舉起雙手準備迎擊之際才發現艾克斯身後的涅神也朝著自己衝了過來,就在涅神又要一口往前咬去的同時,艾克斯看準時機躲開後果然讓他咬中伊格羅。

『哼!』

被口中的小蛇纏繞全身的伊格羅只是甩了一下手,那些小蛇就被破壞到無法再繼續纏繞他,涅神也因為伊格羅的指示而張嘴放出伊格羅到外面,讓伊格羅自行跳出口部。

『!』

離開的同時他發現艾克斯也近在眼前的使用蓄力瞄準著自己,在這麼近的情況下受到他蓄力的砲擊,伊格羅自己也無法保證能夠完全防禦的住。

轟……

砲擊毫不遲疑的發射出去,爆炸的聲響再度襲遍了這周遭的空氣傳出了回音聲不斷震盪著。

 

 

7-7

 

「嗚啊………」

口中的褐色液體無法忍住的從內部噴出,痛苦的感覺充滿整個神經襲向腦部傳達著危險警告,凱爾難過的用手抓著被刀刺穿的腹部想辦法堵住不斷流出的液體讓自己保持清醒。

「素…羅…」

手上握著的武器前端沾染了凱爾的褐色液體,素羅沒有表情的看著凱爾痛苦難耐的模樣,想著下一刀該怎麼下手才好。

「哦哦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遠處傳來不斷靠近的吼叫聲,一看是愛德華衝著素羅揮劍而來,礙於之前受了傷的原故,素羅並沒有完美的躲過愛德華的攻擊,他負傷的往後跳了幾圈,打算跟愛德華拉開距離。

「凱爾!」

看著凱爾的傷口,愛德華差點失去理智,但是現在沒有那個時間讓他分心,隨後而來的瑪娜也看準了凱爾虛弱的狀態發出了炙熱的炎焰噴了過去。

「休想!」

愛德華一手抓下脖子上的圍巾,將能力集中在上面的當成盾擋掉那燒到便會融化的炙熱炎焰,只不過那之後圍巾因為承受不住熱度而被燒成灰燼散去。

「……」

瑪娜踩在一塊巨大的碎石上望著處心積慮想護著凱爾的愛德華,尤其是脖子上的痕跡,愛德華並沒有去做過修復處理,一直以來都用圍巾作為掩飾。

「原來你沒有辦法忘記那時候的慘劇嗎…」

「啊…怎麼可以忘呢,也因為那樣的慘劇才讓我發誓一定要用這股力量保護我想保護的人事物,你不也是這樣對我說的嗎!」

「是啊,我也沒有改變過那時候的想法,所以你我就繼續信任自己所信任的事物吧!」

「!」

瑪娜全身燃起了火焰,這個威力非常不同於剛才的所有攻擊,可以說是威力十足的想用這一擊分出結果。

「嘖…原來翁音早就逃跑了嗎…」

原本以為瑪娜這樣子的絕招根本就是連自己的夥伴安危都不顧,但四處張望過後這裡除了自己、凱爾還有素羅,已經沒有其他人的蹤影,可以說是計劃好的發招時機。

「在你逃跑的時候燒燙的溫度會將你的背烤成焦,炙熱的熔焰會把你全身融化,你就盡你所能的保護好你想守護的人吧!」

「可惡!」

以瑪娜為中心不斷擴大的火球變得非常巨大,光是站在面前就可以感覺到那種熱度的可怕威力,身體的表面不斷的傳來燒燙的刺激和疼痛感覺,如果不是維持著異格包覆自己全身,光是這樣子的距離一定足以把一個普雷人烤成焦炭。

「嗚啊……」

身後的凱爾傳來了痛苦的呻吟,愛德華才注意到他傷口所流出的機油變的滾燙,再繼續曝露在這樣的火球前面,還沒有中招就馬上因為自身的機油自爆身亡。

「總之只能試試看了…!」

想利用自己的能力包覆凱爾,卻發現效果遠比自己使用還要來的不足,只能暫時停止凱爾的痛苦而已。

「你自己…跑啊…」

「給我閉嘴!」

「你自己的話…還跑得過吧……」

「閉嘴!我就是要救你!」

「呵呵…你還是…一樣… 沒變」

 

但這樣會害死你自己的…

 

 

 

火球瞬間爆炸,火焰充滿了整個地區衝上天空,就連在遠處的其他普雷人和動物們都被這沖天火焰給吸引目光,停下手邊的攻擊望著那道壯觀又可怕的火柱。

 

 

 

 

身體傳來高溫的熱度,伴隨著某些部位因燒燙傷而傳回的刺痛感,他不敢相信的慢慢睜開雙眼,在心裡覺得不可思議,沒想到他居然還活著,還可以感覺到自己手腳傳回疼痛的感覺,手腳都依然健在。

愛德華看了一眼懷中的凱爾,他沒事的進入休眠暈厥過去,火焰所傳來的高溫果然還是讓他無法承受而失去意識,但這已經是不幸中的大幸,再加上這種攻擊居然連自己都沒有造成多大的傷害… 為什麼?

 

為了尋求解答,愛德華看了一眼他的左右邊,原本應該是建築瓦礫、碎石遍佈的地面,現在成了非常深的凹洞,可以清楚的看到凹洞下裸露出來的土地跟地下電線殘破凸起,可以稱得上是一片狼藉。

「呵……」

當他轉過頭看向後方,眼前的景象不禁讓他倒抽一口氣。

「達…達凱歐─?!」

 

在愛德華用身體抱住凱爾打算將自己的能力直接傳達到凱爾身上時,背後傳來了腳步聲不斷的奔跑著然後停下,達凱歐與其七名部下用身體肩搭肩的方式圍成一道人牆保護愛德華他們,八人卻被那爆炸的衝擊燒的只剩下骨架,幾乎快毀的面容還可以辨認的出中間那名身分的確就是北之冰國駐兵團長達凱歐。

「怎麼會……」

愛德華緊抓著懷中的凱爾,眼淚不斷的從眼角中滲出落下。

 

瑪娜抓著自己一邊的肩膀,就算是自己所發出的強力絕招,但那也是有著雙面刃的規則限制著自己;他也目睹了眼前那些捨身救人的達凱歐隊伍,自己也說不出話的只能站在原地,看著這些人的犧牲,心裡原本要取凱爾性命的想法瞬間化為虛無,剩下空虛填補著內心深處。

 

而在達凱歐他們位置之前更早接觸到爆炸瞬間的,還有一人也捨命的保住了愛德華他們…

 

 

碎片掉落,自己只要再動一下,就會因為倒落地面的瞬間而全身散掉吧,但是他也沒有辦法再繼續維持著同樣的姿勢,因為他的手與腳早只剩下骨架,身體也早就被削去了外殼,內部零件與電線全都曝露在外,頭上原本還有一條像蛇一樣的馬尾也早已被燒毀,還可以不時的聽到自己身體傳來電流外露的聲響,真的到了極限了…。

 

往地下倒去的瞬間,有人接住了自己才沒有真的因為撞擊而全身散去,他溫柔的把自己放了下來,眼帶哀傷的看著本該是敵人的…自己。

「為什麼…連你也要這樣……素羅!」

眼淚,不只是為了達凱歐他們,素羅也得到了愛德華為了自己而流出的淚水,他漸漸的露出微笑,這個微笑更是讓他哭得更用力。

「呵…我果然…還是…沒……用…無法… 殺…像…哥…哥…一樣…的……傢…伙……」

那一刀,本來就可以給凱爾致命一擊,但素羅卻故意刺偏了要害。

「王說…要等……他做…壞…事…… 咕……才可…以…殺…了他…」

「可……他…沒……有……對…吧……壞人……是……王……對…吧…?」

「沒錯!都是那個可惡的伊格羅!可惡─!!」

「呵…呵呵……」

素羅輕笑了幾聲,這中間說話的同時喉嚨的語音不斷的傳來雜訊,深怕不知道講到哪一句他就會突然停止機能一樣,讓愛德華拼命的仔細聽他最後的遺言。

「凱爾… 交…給…一…嗚……你………瞜……了……」

雙眼失焦的看向了天空,素羅在那之後全身靜止不動,就連身體原本發出吱吱聲的電流也早在不知道什麼時候安靜了下來,愛德華用手讓素羅的雙眼緩慢闔上,在心裡不斷的為他們祈禱著。

「這是你要的嗎…瑪娜…」

「不,我們都不希望…」

「那你跟我說,這些算什麼!」

愛德華用力的搥下地面,地面因為他這一拳而出現了非常深的凹洞和裂痕。

「…我還是保護不了…為什麼還是保護不了!」

為了讓凱爾活下去,卻犧牲了這麼多人,這場戰鬥到底還有什麼值得他繼續奮鬥,就連瑪娜的心中也產生了猶豫,到底該怎麼做才是最好的結果,現在就連他也不知道…。

 

 

「呵呵…」

一個輕笑聲傳進了兩人的耳裡,那沉穩的嗓門對著他們這麼說著…

「當我感到迷惘的時候,我都會去好好的喝一杯,再去做我當下最想做的事情,然後納德就會開始對著我碎碎唸,說這只是我自己無腦的發洩行為而已!」

 

 

「…!」

 

7-8

 

 

轟─!

蓄力砲近距離的對準伊格羅發射出去,爆炸衝擊把艾克斯往後彈了幾公尺遠並往下墜落。

砰咚!

被擊中的伊格羅直直的掉落撞擊到地面,艾克斯成功的落地之後便又再度被涅神追趕而開始繼續奔跑。

「嗚…」

伊格羅狼狽的從坑洞中爬出,發現自己的臉上有著碎片正在剝落,他的臉出現了不小的裂痕並且還在繼續慢慢的擴大,掉落的部分露出了冰冷的鐵灰內再,對於自己受傷一事,他看似有點生氣、憤怒,之前一直保持的笑容早已經從他臉上消失。

 

不斷被涅神追擊的艾克斯,想盡辦法的試用各種方式擊退這隻龐然大物,卻始終無法對他做出任何傷害,對方也頂多被砲擊的衝擊停頓下來後便又繼續不放棄的追逐他的獵物。

「糟糕!」

腳下才踏下去的瞬間,巨大石塊突然崩毀碎裂導致艾克斯重心不穩無法閃避,涅神也因為這個空檔終於抓住了艾克斯全身朝嘴裡吸進去。

「喝─!」

!…

纏繞艾克斯全身的蛇被切斷了與嘴裡的連結才讓艾克斯沒有被吸進嘴裡吞下,因為這疼痛而發出慘叫的涅神不斷的甩著頭部想減輕疼痛感。

艾克斯自行落地後,扯下身上已無力的無數小蛇,隨後他便聽見熟悉的聲音、和人出現在他的眼前。

「沒事吧,艾克斯!」

「…傑洛!!」

看到傑洛的當下,艾克斯真的是把內心的情緒全部表現在臉上。

「抱歉讓你們擔心了,剛才為了調整一下身體狀態…本來有點使不上力,不過現在好很多了」

一聽傑洛提起,艾克斯才想到剛才傑洛被總管操控時為了阻止他所以下手稍微重了一點,現在看到人沒事的站在眼前,艾克斯突然間內心滿是愧疚的皺起眉頭。

「這不是你的錯,艾克斯」

像是知道艾克斯現在的心境和想法,傑洛故意把視線撇開的這樣對他說。

「那個,很抱歉打擾你們重逢…」

遠方的艾克賽爾對著兩人大喊。

「可是你們前面的那條大蛇看起來好像很火大唷!」

涅神又張開大嘴的朝著艾克斯咬去,閃避過後被涅神咬過的岩石或石塊幾乎都被咬碎。

「有什麼方法可以停止那條蛇的動作嗎?」

「…我想應該沒辦法……」

艾克賽爾旁的艾爾趁剛才艾克斯戰鬥時替自己做了緊急治療,現在的他除了沒有力氣再站起來之外,其他都沒有異常。

「看涅神這副模樣,大概也被灌輸了不少影子之力,現在的他除了伊格羅的命令外應該誰都不會聽吧」

就像總管操控傑洛那樣,涅神也成了絕對服從的手下。

「那傑洛跟克歐霸為什麼可以擺脫控制了?」

「我想那應該只是單純的操控,總管只要一消失或是能力被中斷,就可以解除異格了,但是眼前的涅神是被大量灌輸了獨立性質的影子,所以並不會被總管的能力給影響…」

「所以只要讓他把那些影子吐出來就好嗎,好!」

「你想做什麼?」

「我要把這消息告訴艾克斯他們!」

艾克賽爾直奔著與涅神戰鬥的地點,和艾克斯與傑洛他們做了會合後,立刻將剛才艾爾所說的線索一一告訴他們,當然這中間也不免要躲避一下涅神的攻勢。

「把影子吐出來?」

傑洛用懷疑的眼神看著艾克賽爾。

「有用嗎,不…該怎麼做才好…?」

艾克斯倒是很認真的在思考著。

砰─!

又是一張嘴襲來,三人不得已的各自朝不同方向跳開閃避。

「好!」

艾克斯下定決心的對著自己這樣說。

「想到什麼了嗎?」

傑洛跳到旁邊後好奇的問。

「如果外表無法給予傷害,那只好從內部…」

才說完,涅神又張嘴轉向朝艾克斯衝了過去。

「你是說真的嗎!」

艾克斯立刻用行動證明給傑洛他們看,當涅神的嘴要再度合上之前,艾克斯一腳往前推進的跳過了他的口部外圍避開被嘴巴咬住的危機後直直衝進了嘴裡。

「進去了…」

吃進艾克斯後的涅神並沒有什麼不同,他開始尋找下一個目標的將視線落在艾克賽爾和傑洛身上,才再度衝起來往其中一方追擊。

 

 

「艾克斯這麼久還沒出來…」

艾克賽爾和傑洛躲在一個縫隙之中,外頭的涅神正不斷的在搜索著兩人而到處張望著。

「這麼魯莽還是頭一遭,希望不是在裡面遇到什麼危機才好…」

「話說回來,我們這樣子跟那個守護神耗,好像讓他分心沒有專注破壞這個星球的樣子…」

「誰知道呢,也許他的頭正在對付我們,但其實身體卻依然還在繼續擠壓這個星球的表面也說不定…」

傑洛稍微探頭的看向涅神的狀況,對方還在不斷的搜尋著兩人,直到伊格羅突然出現在涅神的旁邊,涅神才轉頭,放棄搜索的朝著某個方向爬去。

『如果以為這樣就可以阻止涅神分解拉姆表面,那你們就錯了,世界的崩壞還在繼續倒數,只是在這個過程中來點餘興節目殺殺時間也不錯而已…』

「那個傢伙…」

傑洛緊握拳頭的在心裡咒罵著。

「還要等嗎,萬一艾克斯真的發生什麼事…」

就算這麼說,但是他們的攻擊對涅神完全不管用,從頭到尾都只是在你追我跑的跑給涅神追而已。

「…地震?」

地面突然微微的震動,然後漸漸的擴大,這個震度強到人幾乎都快站不穩的全部東倒西歪,搖搖欲墜未毀的王城區域又再度繼續掉落石塊和崩塌掀起白煙,與普通地震不同的是,大地開始出現了不尋常的裂痕,範圍還越來越廣的繼續延伸著,地面攏起、龜裂、毀壞,意識到了造成這個現象的原因,全部人不禁都被恐懼給埋沒的開始四處在樹倒路毀的環境下逃竄尋求庇護。

『來了來了!』

伊格羅興奮的叫著,他站在涅神某處的身體上,所以並沒有被地震影響到站不穩。

「難道世界開始崩壞了嗎!」

「艾克斯!」

兩人站不穩的同時還要小心石塊砸落,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人在涅神體內的艾克斯可以找到阻止這一切方法並回歸。

 

 

拉姆的崩壞,當涅神經過上空並降落的身軀出現在每個人的眼前時,大家就知道即將發生不好的事情,就算是偏僻的小村莊,大至城市沒有一個倖免,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從出生以來、理所當然存在的大地、樹木、古老建築等遭到無情的毀滅。

 

「我等不下去了!」

在這無法踩穩腳步的晃動環境下,傑洛抓起光劍打算踏出隱蔽處。

「等等,這樣子出去對我們不利…」

「在這裡也是等死,在艾克斯成功以前我們應該也做點什麼!」

傑洛說的沒錯,雖然現下的情況每個都非常不利,但也只能這麼做了。

「那…朝哪邊?」

「頭部,也許可以讓他稍微分心」

「了解!」

艾克賽爾單手持槍,在大地不斷震動的情況下果然還是很難抓穩重心,兩人分頭行動的朝不同方向出發並一起針對涅神的頭部展開奇襲。

子彈瞄準著眼睛不斷的攻擊,傑洛也試著踩著堆疊的石塊爬高攻擊頭部,可是石塊很快的因為震動而塌落。

「不行…」

就算涅神因為攻擊而不斷的感到疼痛甩頭,可是世界的毀滅卻依然沒有減弱的跡象,反而隨著時間消逝不斷的繼續擴大傷害。

「完全沒有用…!」

原本應該重整好狀態的涅神打算對這些不斷干擾他的小老鼠們發動追擊,卻在途中靜止了動作,過了幾秒後就連原本動盪不安的大地也漸漸的突然平息下來。

『怎麼回事?! 為什麼停下來了!』

伊格羅看著靜止不動的涅神大叫著,連他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

 

維持了大約幾秒左右,涅神才終於又動了起來,但是他的模樣卻顯得異常,不斷的在上下甩頭就像是想要把什麼東西吐出來一樣。

噗哇啊…

果真從涅神的口裡掉出了一顆奇怪又巨大的黑色球體,那球體因為涅神的拋甩而被用力的砸到了地面上,隨後便冒出黑色的煙竄上天際,漸漸的因為那些煙的關係球體的體積也不斷的在快速縮小。

「那個是…」

球體化掉為無的同時,一個人影也從中慢慢的冒了出來,只不過明明在陽光下的空曠位置,那人影卻顯得非常的黑,完全看不到表面的身影是什麼模樣。

「是…艾克斯? 是艾克斯嗎?」

「咦!」

被傑洛這麼一叫,艾克賽爾也立刻在那影子身上找到了與艾克斯相同之處,不敢相信的看著他那副和總管招喚出來的影子一模一樣的外表。

「傑洛… 艾克賽爾…」

黑色的人影呼喊著兩人的名字,在不清楚對方到底還是不是艾克斯之前,傑洛和艾克賽爾選擇提高警戒的緊持手上的武器。

「不用擔心,我沒事。」

就像是為了要讓兩人安心,原本全身黑色的艾克斯,從頭頂開始也不斷地冒出黑煙,帶走了宣染在他身上全部的黑色顏色,變回了原本自己正常的外表。

「真的嗎… 你真的是艾克斯嗎…」

艾克賽爾回想起之前克羅力特被襲擊後,麥樂提等人的慘狀,還是無法放下戒心的再度詢問著。

「是我沒錯,讓你們擔心了,因為裡面實在是太黑也不好行動,好不容易才找到核心的部位擊退那球影子的操控,我想涅神應該可以變回他自己了吧?」

全部人再度看向那巨大的守護神涅神,他突然變得非常虛弱,就連身上得黑色也漸漸得正在淡化成灰,最後變成了白色,然後是無力得直接往地上倒去,再度震動了這附近地區得地面,但很快的就回復平靜。

『你看看你做得好事!』

伊格羅怒氣大發得緊握拳頭,他無法原諒百般阻止他計畫得傢伙,現在他得腦海裡正不斷得出現計算著任何可以打倒這三人得計畫,最後他選擇了一個最快也是最直接的方法執行…。

「伊格羅,守護神已經不會再聽你得話,乖乖得投降束手就擒吧!」

確認眼前的事實,傑洛和艾可賽爾也把視線放到躲在遠處觀望得伊格羅身上,現在伊格羅只有孤身一人,在也沒有其他人可以供他使喚並破壞拉姆。

『你錯了,艾克斯…』

「?」

『就算現在只剩我一人,但是只要我還有這顆寶珠…就什麼都辦得到!』

伊格羅從懷中拿出了一顆寶玉,那寶玉清澈透明得完美無瑕,如果可以放到眼前仔細觀察,還可以看到其中內含著無數細小星光不斷得在閃爍著,在這世界上也是獨一無二得存在,那就是當初初代王奧維基爾,艾爾封印住守護神之力所形成得特殊寶珠,內含著守護神原本得真實之力而非常強大。

「你想做什麼,伊格羅!」

艾爾慌張得對著他大叫著,實在是不敢想像他想利用那顆寶珠做出什麼事來。

『以寶珠當作媒介,我將獲得真守護神之力,成為拉姆新的守護神!』

伊格羅手中得寶珠出現了反應,它發出了刺眼璀璨的光芒射向四周,守護神的本體涅神在沒有任何抵抗力的情況下突然之間被一股力量漂浮抬起,隨後身體不斷的消失後成了一坨光球被吸進了寶珠之內…。

 

 

 

遠處,因為剛才瑪娜的攻擊而昏迷不醒的凱爾躺在愛德華的懷中還沒有醒來,而這時,出現在愛德華他們眼前的的狼人帶著微笑的對著他們打了聲招呼。

「克歐霸!你…你……」

愛德華不知道該怎麼說,畢竟在這之前他還在被操控階段,而且打傷他的還是自己,不是說你沒事吧,或是你回復了之類的話就能帶過。

「沒事,老子的事你就不要放在心上了,倒還要感謝你所做的一切」

聽到克歐霸這樣說,愛德華才稍微放開的對他露出了微笑。

「話說回來,你那個模樣到底是…?」

「模樣… 原來會變顏色啊」

克歐霸好像才注意到自己全身變成鮮紅色的模樣,他不斷得看著自己的手和腳,尾巴也都不放過。

「跟你們分開之後我遇到了納德…」

和克歐霸分開之後他們遇到了麥樂提變成影子怪物的事,也許克歐霸那邊也好不到哪去。

「總之,我打敗了那個侵占納德軀體的怪物之後… 好像做了什麼,就變成這副模樣,詳細也不是記得很清楚,但我唯一可以確定告訴你的就是我絕對不是那個怪物變身而成的」

「嗯,我相信你」

愛德華這樣的回應,克歐霸好像有些不好意思的用手抓了一下頭說「喔… 是嗎」

轉頭發現不遠處也受傷的瑪娜,克歐霸便趕緊轉移這有些尷尬的氣氛,開始找她談話。

「泰天非瑟斯特的瑪娜特力亞,久聞大名了呢,沒想到你也會做這麼魯莽的事啊」

「哼,克羅力特的克歐霸,你組織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叫人覺得反胃,但卻是個愛替部下著想的好老闆,你不覺得趁這次之後應該金盆洗手了嗎?」

兩人互相用眼神對嗆,但其實雙方都知道這些話裡都沒有互相攻擊和傷害的意思,可以說是特定人士之間才會有的氣氛和術語。

「所以你打算放棄了嗎,取凱爾的性命」

「……」

瑪娜看向愛德華,在沒有得到屬於愛德華想聽的回應之前,愛德華的眼神中還可以看到一絲絲把自己當成敵人的視線感,但是瑪娜只是低頭笑了一聲。

「我輸了,輸給了愛德華,身為敗者的我當然就沒有資格再對凱爾出手了」

愛德華用無法理解的表情看著瑪娜。

「輸…?」

「沒錯,輸給了你們所擁有的東西。」

「……」

 

咚咚咚咚咚咚………

 

大地開始劇烈晃動,強大的震度讓地面不斷的龜裂和攏起,這時的景象才讓愛德華他們意識到是拉姆的破壞正在進行著,而且還是快要到了極限的表層毀滅。

 

震動維持了好一陣子後才突然慢慢的減弱下來,最後是回歸到平靜的狀態;愛德華撥開了掉落在他們身上的許多碎石塊和碎片,確認了周圍的人都沒事後才趕緊再度確認凱爾的狀態。

「守護神還在繼續擠壓拉姆表面,不過看樣子艾克斯他們好像阻止了這個狀況…」

「哦,原來還發生了這種事啊,剛才黑色小鬼跑來的時候太過匆忙,所以我都沒什麼專心在聽他講,只知道有人在追殺凱爾而已」

「那你是站在哪一邊的呢?」

瑪娜故意試探性的問了克歐霸。

「還用問嗎?」

克歐霸也只是用笑容回應了瑪娜的問題。

「啊!凱爾!」

被愛德華的叫喊聲吸引,兩人不約而同的看向同一個方向,卻看見凱爾的身體正在發光,更讓人不知所措的還是他的身體從腳開始變成光點飄向空中離去。

「怎麼會這樣,為什麼,凱爾!」

「你們看,守護神的身體也消失了!」

克歐霸指著遠處原本有著涅神身體部位的地區,就跟凱爾一樣也成了無數的光點飄起後往同一個方向飛去而消失。

「那個方向,是伊格羅!」

瑪娜確認了光點飄去的方位,確實就是伊格羅他們所在,原本是王之間的方向。

「凱爾!」

凱爾上半身的身體還在愛德華的手中,愛德華完全不知道該怎麼阻止這個現象,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消失到剩下頭部,直到最後一顆光點飄起,並飛向伊格羅的位置而去。

「走吧,愛德華!」

「等著我,凱爾,我馬上就來了!!」

愛德華從地上站起身,和克歐霸、瑪娜兩人一起朝著伊格羅的所在地前進。

 

 

 

§第七章 所面對之人-(下)§          END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貓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