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前言:

這是貓私下寫好玩的洛克人X同人創作,還請高抬貴手不要打上本貓以外的作者名稱自稱是您的作品,但很歡迎分享給一樣喜愛洛克人X的同好!^^

文法和字詞方面不是很拿手,如果看的不是很順心,為了您的身心,就請麻煩您離開本頁面停止閱讀。

謝謝^^

 

 

 

故事大概背景:

本故事的背景世界和原本洛克人X是完全不同的世界觀,主要舞台在一個叫做拉姆的星球上,對艾克斯他們來說也是非常陌生的異世界,

這星球上的所有萬物全都是機械人和機械化動物,其他的自然場景皆還保持著原本的樹木、水、土地、沙漠等和地球一樣的素材。

基本上除了艾克斯等人的原本設定外,其他皆為本人的自創設定和完全陌生的新人物等。

本內容沒有BL要素,還請放心觀賞(除了語文能力不佳><)

----------------------------------------------------------------

 

5-3

 

狂風暴雪還在不停的下著,繼續待在避難所的艾克賽爾等人邊等待愛德華他們的歸來,邊討論著該如何去尋找棘冰之花。

「素羅? 素羅?」

愛德華他們離開之後,素羅就只是沉默的看著外面的風雪,完全不理會艾克賽爾。

「如果素羅小姐能夠幫忙的話,就幫了大忙了呢」

艾爾搥著自己的腰邊說。

「嘖…好啦!」

素羅這才終於不甘願的答應了。

「老爺爺…你知道他為什麼這樣子嗎?」

艾克賽爾忍不住的將頭靠近艾爾問著。

「呵呵呵,年輕人血氣方剛,但請不要討厭他唷~

「啊…喔……」

艾克賽爾總覺得這句話他有聽沒有懂。

「艾爾…」

一旁的艾克斯帶著儲藏在避難所的備用繩索還有照明燈具過來到艾爾的旁邊,他將全找到的繩索一串串的放到桌上。

「謝謝你,艾克斯」

「嗯」

「吶艾克斯,你真的什麼都不記得了嗎?」

「……」

艾克斯還沒有對艾克賽爾這位第一次見面的陌生人打開他的心房,總是在逃避對方的眼睛。

「艾克賽爾先生,希望你能多給他點時間,我相信他會漸漸想起來的」

「先是傑洛變成那個樣子,再來是艾克斯… 這個世界到底是怎麼回事」

艾克賽爾搔頭的發著牢騷。

「啊對了,老爺爺是怎麼找到艾克斯的啊?」

想起自己是從天而降來的,愛德華也說傑洛也是同樣的方法掉到王宮內,那麼艾克斯想必也是如此吧。

「我在正要經過沙漠的時候看到一道光芒從天空降落掉到了沙漠中央,等我找到他的時候已經被沙漠砂蟲襲擊而奄奄一息」

艾爾看向艾克斯無精打采的臉龐,又回頭對著艾克賽爾繼續說「外表修復之後記憶慢慢的在消失,連名字都沒辦法記得,這種狀況連他自己也非常害怕…」

「原來是這樣…」

用木頭稍微加強防護的窗戶,不斷的發出被擠壓的聲響,自從士兵們也搭上火車離開之後這裡的雪就沒有人清,現在房子有一半已經完全被掩埋在雪堆裡面,如果內部牆面沒有堆積物品來做支撐,可能早就已經被擠壓垮下。

「如果那兩人還來不及回來,我們就先執行剛才所說的計畫吧」

「沒問題,不過老爺爺你還可以嗎?」

「呵呵,別看我外表這樣子,內在卻跟年輕人沒有兩樣唷… 唉痛…」

艾爾伸直了背想表現給艾克賽爾看他並不像外表這麼老弱,沒想到卻不小心扭到腰的動作僵硬起來。

「真的沒問題嗎……」

「喂」

素羅出聲吸引了在場的人看向他。

「這房子快撐不了多久了,最好現在走」

「咦?可是看起來還好好的…」

艾克賽爾說完,室內的電燈立刻熄滅後只剩下漆黑一片。

「啊…」

「老頭子,方向沒錯吧?」素羅打開背包後將手舉高伸到背包中在掏著東西。

「剛才走過一次,所以絕對沒錯」

「真是麻煩,可要好好跟著我唷」

手再度從背包中出來時,手上已經握住了一根大約三十公分長的白色扁棍。

「用那根棒子就可以了嗎?」

「還要配上使用者的能力啦,不是那麼方便的東西」

扁棍單手緊握,前端和末端的部分就像光劍一樣的冒出能源後發出並聚集成一把長長的劍身。

「跟光劍好像…」

「我們準備好了。」艾爾背起行動不便的艾克斯後準備好站在艾克賽爾的身後。

「好的,那就來吧!」

狂風暴雪的威力已經把整棟房子掩埋在雪下,房屋被擠壓的聲響越來越明顯,趁著被埋在雪下的位置,艾克賽爾一行人打算挖出一個隧道直接通往有棘冰之花的地方。

將繩索綁好每個人的腰,照明燈準備齊全後,素羅轉起手上的武器形成了一個以能量做成的圓形盾,但他並不是要防禦什麼外來力量,而是想利用這股接觸到就會被削掉的熱能量來開出一條雪中隧道。

「開洞!」

艾克賽爾舉起雙槍朝預測好的木質牆壁上打了好幾發子彈讓其耐度減弱許多。

「出發!」

把牆壁破壞掉之後就是直接在雪中鑽出一條隧道,由於雪遇到熱的時間非常的短,很快的就因為環境溫度由水變成了冰,這樣就讓隧道變的堅固穩定。

 

 

5-4

 

專門通往北之冰國的內陸車站,一輛火車緩緩的駛進這站的月台旁後停下,火車的外表全包覆著雪和半融化的水跟蒸氣四散在周遭,當車門打開的瞬間,車上的旅客全都井然有序的一一走到月台上,每個人都有著獲得重生般的表情,歡欣鼓舞的在月台上大叫了起來。

「這都要感謝那兩人… 嗚哇啊!! 快來人去拿能源罐啊!」

一名駕駛正想找到兩位替火車開路的恩人時,卻發現兩人早已奄奄一息的坐在月台最後方吐著像是靈魂的一團霧,雙眼翻白。

*******

「呼!活過來了!」

能夠撐過這一百公里真是奇蹟,最後因為能源所剩不多的只好坐在火車的最尾端一起回到內陸來了…。

「還得回去呢…」

「我看火車是不會再開了… 騎鐵馬?」

「不…會在半路上凍僵吧」

「說的也是…目前也沒有針對這種極寒地帶研發的鐵馬裝備,能走到一半就不錯了」

正當兩人正在傷腦筋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克歐霸隨興的環顧了一下四周觀察著,看到離車站的不遠處好像停著一個什麼機具。

「喂,你看那邊那個」

克歐霸要愛德華看向機具停放的方向。

「哦,那是雪地摩托車」

「嗚啊! 嚇一跳…」

達凱歐突然出現在兩人身後,讓克歐霸和愛德華突然往旁邊跳了一下。

「等…等等,你說那是雪地摩托車?」

「沒錯,不過內陸車站可沒有放置這台車的倉庫,該不會是從北之冰國來的…」

「那…這台車可以行駛多遠?」

「我先看一下那台車的狀況」

達凱歐跑出車站後直直的往雪地摩托車旁跑去查看駕駛座上的顯示錶和狀態,克歐霸和愛德華隨後也到了車子旁邊。

「只要把能量補滿就足以跑一趟北之冰國車站和內陸了」

「你聽到了嗎,克歐霸!」

「嗯…立刻補給好能源後就直接上路吧,我可不想把我的私人財產留在那個鳥不生蛋的地方」

「……」

愛德華突然間安靜了下來,達凱歐發現後便用手拍了一下他的肩詢問。

「怎麼了?」

「我在想… 這台如果是從北之冰國來的…大概是傑洛騎乘的吧」

三天前傑洛帶著那名襲擊他們的黑衣女的頭盧還擄走受了重傷的凱爾消失無蹤,原來是利用騎乘這台機具回到內陸了。

「我也很想快點去揍扁那個總管,可是總不能把約定拋之不顧對吧」

「你說的對,達凱歐,這裡就交給你了,我跟克歐霸現在回去北之冰國!」

「………」

「達…達凱歐?」

現在換成達凱歐沉默不語,一臉心事重重的低著頭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愛德華…還記得在北之冰國我對你說的話嗎……」

「……不用說了,那不是你的錯…」

「……愛德華先生!」

達凱歐將右手握拳用力的敲在自己的左胸上,那是軍人敬禮的方式,這敬禮方式特別之處是手指緊握的那一面要緊貼在自己的胸上,代表一切都包在我們身上、絕對最到的誓言。

「達凱歐我會盡我所能的全力援助您的!」

「謝謝你!」

 

嘭嘭─!

雪上摩托車加滿能源後,克歐霸開啟並壓住煞車同時催動油門的試著這台車的狀況。

「只要開啟那邊的按鈕,就可以轉換成雪地模式,另外這是備用的能源和倉庫鑰匙」

「了解了,那我們走了!」

「一定要平安歸來!」

「嗚哇啊啊啊!」

愛德華坐上後座後克歐霸沒有預兆的直接放掉煞車催動油門害愛德華全身向後傾的差一點就要掉下車,還好手來的及抓住車上的輔助桿才撐住沒掉下來。

「克歐霸,要走之前麻煩您說一聲!」

「哈哈哈,要是掉下去就自己用跑的吧!」

達凱歐站在原地的看著摩托車漸漸跑遠、縮小,最後消失在前往被白霧壟罩的北之冰國路上。

 

 

5-5

 

暴風繼續狂虐的北之冰國已經完全不是生物可以繼續待的環境,住在人煙罕見處的野生動物們也都恐懼的不斷想辦法逃離此地,除了原本就住在雪地下的動物,雪兔,他們的生活型態是自己挖出適合自己的洞窟並居住其中,也可以避免受到外面的動物或自然現在侵襲。

「雪兔?你是說這裡的動物嗎?」

「是啊,如果順利的朝著這個方向前進,就可以到雪兔他們範圍的棲息洞窟,而棘冰之花就在雪兔的身上」

「休息!」

素羅一喊的同時邊停下手中的動作,將光束關閉後抓著白色扁棍甩甩自己的雙手來舒展一下。

「辛苦你了」

艾爾將背上的艾克斯放下,當艾克斯的腳碰觸到地面的那一刻時,他感覺到一陣冰涼刺骨的寒氣竄上全身,忍不住的抖了幾下。

「忍耐一下,雖然不會造成零件冰結,但還是會感覺到一點不舒服」

「嗯…」

看著艾克斯,艾克賽爾舉起左手將手槍放在肩上,這時的他突然回想起來他們來到這個世界時最根本的目的到底是什麼,為什麼三人會這樣分散的掉落在這個陌生世界,難道說除了他們三人也有其他人也來了嗎…

「老爺爺,你除了艾克斯,還有看到其他的流星…或是對這世界很陌生的普雷利嗎?」

「沒有,至少在遇到他之後這一路上的旅程途中,我都沒有聽到其他關於你們的消息」

「流星就只有你們三人啦…」

素羅態度很消極的突然插話進來。

「為什麼你說的這麼肯定?」

「…因為我跟凱爾是從皇宮跑出來的,所以流星的事,王他也很清楚,是他告訴我們的」

「王…是統治這個世界的王對吧,為什麼他對於王城這樣的異變都置之不理?」

「哼,你們外人又懂什麼,光是這場暴風雪異常的狀況持續,就證明了王的力量正在崩壞,無法正常維持北之冰國這種邊境的氣候了」

「崩壞?」

「王的存在是為了維持著拉姆星上每個地方的自然循環,當他的力量出了問題或是受到阻礙時,就會開始有幾個地方會先出現災害的徵兆,漸漸的就變成全世界性的毀滅,不管你是地表上的還是住在地下的一定會被這種異常的自然災害給奪去性命…」

「那不是很嚴重嗎!我們還是快點前進吧,先把艾克斯給治好,然後再去揍那個壞蛋一頓!」

「唉…」

素羅嘆氣的舉起棍棒,又開始了他的挖洞工作,後面的三人也緊跟在他身後的朝著雪兔的洞窟前進。

再又前進了非常久的時間後,素羅停下了手上的動作,他發現前方的冰雪變的非常脆弱,就像是快要通到另一邊寬廣的空間一樣,直接打一拳就可以打破眼前的冰牆。

「這裡是…」

全部人跳出了自己挖的洞穴,用照明燈照了一下周遭的環境,這個連接到的空間搞不好也有兩層樓高的高度,前方還有通往他處的穴道,也沒有比較小。

「這裡難道是…」

「嗯…我是聽說雪兔的體積不小… 但搞不好就是這裡唷,雪兔所建立的洞窟」

「咦───!」

艾克賽爾和艾克斯同時發出的聲音傳到了遠處,還有回音傳回來重複著這個叫聲。

咚咚咚………

腳步聲的聲音也從前方的穴道傳了過來,聽著那聲音渾厚有實還有尖刺摩擦著,應該是某種巨大的肉球和指甲類的爪子在地面上拍打跑步的聲響,果不其然的有兩隻巨大的機械生物衝進了這個空間。

「這是…雪兔!?」

兩個長長的耳朵的確符合了兔子該有的條件,但那個像熊一樣的龐大軀體和尖銳的利爪有五根跟熊掌一樣,嘴部的巨大門牙、左右兩邊長長的鬍鬚、白色的壯碩身軀,只差…圓絨絨的尾巴,可以說完全是兔子跟熊的綜合體。

「牠們不是很溫馴對吧…」

艾克賽爾不安的向一旁的艾爾詢問。

「是啊…在這片雪國上,他們可以說是霸主…食物鏈的最頂端…然後我們又出現在牠們的地盤裡,自然脾氣也好不到哪去」

嗚喔喔喔喔喔喔喔───!

兩隻雪兔的兇猛吼叫讓整個洞窟因為這個音波而不斷的震動著,還可以聽到遠處有冰塊掉到地面碎裂的聲響傳來。

「先跑再說!」

艾爾抓緊身後的艾克斯往前阻止想要跟雪兔正面衝突的素羅,趁雪兔攻擊的瞬間往一旁繞過去的避開,艾克賽爾也緊跟在後頭。

喔喔喔───!

兩隻雪兔跑的速度非常之快,礙於和其他人用繩子綁在一起無法停下,艾克賽爾邊跑邊回頭單手朝著這兩隻腳部射了好幾發子彈,雖然外皮硬的可以彈開但也因此同時往前撲去的翻滾一圈跌倒在地,趁這空檔一群人趕快向前跑進穴道中尋找可以藏身的地方。

 

雪兔不斷的在穴道中到處來回跑動,慶幸的是生活在極寒地帶的動物的鼻子為了適應這個環境而早已退化,牠們沒辦法靠氣味辨認侵入者的存在,在這黑漆漆的洞窟中他們本身就擁有夜視的功能才能在這地下足以生存。

躲起來的同時,艾克賽爾把照明燈

「老爺爺…」艾克賽爾刻意壓低音量小心的靠在艾爾旁邊叫道。

「你說的那個花…到底在哪裡啊?」

 

 

「棘冰之花,其實就是那種雪兔在幼兔時期的尾巴上才會長出來的冰花…」

「幼兔…尾巴上長出來?」

「這裡如果沒有第三隻成熟雪兔的話,那應該就可以判定這是夫妻雪兔的洞窟,那應該會有幼兔才對」

「…能聽到一點聲音…」

素羅探頭看向黑漆漆的穴道中。

「聲音和那兩隻不一樣,體積應該小很多…」

「是嗎?我分辨不出來……」

艾克賽爾將兩手放在耳部機件的兩邊嘗試分辨聲音的不同之處,但是最後還是舉白旗投降。

「抓著繩子跟我走」

「你知道路嗎?」

「只能摸著牆壁走了…」

艾克賽爾和艾爾抓著腰上互相連在一起的繩索,在不能開燈的情況下只能由聽的到聲音的素羅摸黑前往有著幼兔的穴房。

「等等…」

很明顯的腳步聲在附近徘徊,一群人慢慢徹到最近的洞穴之中,避免正面撞見成兔。

搜尋的過程中也有聲音消失的小插曲,再加上成兔來回奔跑的巡邏,可以說是花了不少的時間。

「這邊…」

「是那個嗎?」

來到其中一個洞窟,可以看到有某種光點在角落微弱的發著光芒,但是光點的旁邊卻有著不小的影子緩慢的上下鼓動。

「發光的東西就是棘冰之花… 等等!」

艾克賽爾正想用用手去觸摸的同時,艾爾立刻阻止要他不要直接碰觸。

「不能直接觸摸,這東西算是幼兔的自衛招式之一…也算是一種病毒」

「病…病毒!」

「噓─」

「啊…抱歉,你不是說這是治療艾克斯病毒的藥嗎?」

「是藥沒錯,只要將他融化成水並喝下去,就能以毒攻毒的去除沙漠砂蟲的病毒,現在先用這個把它裝起來」

艾爾在斗篷下抓了一下後拿出了一個厚實的布袋,那袋子主要是裝液體類的用途,就算那個棘冰之花因碰撞而碎裂也沒關係,只要剩下的碎片能融化成水給艾克斯喝下即可。

「輕輕…的…」

艾克賽爾打開袋子的口部,慢慢的靠近後並用袋子邊緣碰觸讓那塊冰可以直接掉落到袋中。

吭啷─!!

「!!!」

在這非常寂靜的空間裡,只要一點點的聲響都顯得大聲,一根木棍掉到結冰的地面上所發出的碰撞聲也不是普通的小,那瞬間三人不只是全身跳了一下,整個不妙的感覺也充斥了內心各個角落中。

眼前的龐然大物雖然還只是幼體,被這聲響吵醒後站起身來也足足有成兔的一半高。

「什…是誰!」

尋找著發出聲音的來源,發現地上有一根很眼熟的棍子後艾克賽爾迅速的把它撿起來。

「這是……」

「糟糕!」

洞穴出入口處不知何時,兩隻成兔也已經站在那裡的露出嘴前的大門牙和想快點撕裂獵物的爪子不斷抖動,幼兔也站直身體,張開雙手的表現出和成兔一樣的威嚇姿勢。

「這下怎麼辦…」

三人慢慢的後退想跟幼兔保持距離,又不能太靠近入口的成熟雪兔,變成了一種僵持不下的局面。

成兔先發制人,為了保護在艾克賽爾他們後面的幼兔,兩隻兔子向前衝刺直接揮出一道旋風的襲向他們。

 

砰───!!

北之冰國某個雪地的地面上突然炸開並吹起了大大的白色雪塵被狂風吹去,被這陣炸開的風波高高彈起艾克賽爾等人四散的掉落在不同的地方,還好雪地柔軟的減輕了摩擦才沒有造成其他傷害。

「噗挖!」

艾克賽爾把被埋在雪裡的臉用力拉起後再吐掉剛才吃到的雪堆,趕緊確認手上的布袋沒有丟失之後,另一隻手緊握木棍趕緊左看右看的尋找其他人。

「喂!素羅!」

發現遠處的素羅正在爬起來,頭上的那條馬尾不斷的被狂風吹的猛烈晃動著成了他位置的標記。

但是,風雪太大的關係完全沒辦法辨認艾爾跟艾克斯掉到哪裡去,艾克賽爾看著手上的兩樣東西,其中一個木棍並不是別的東西,而是艾克斯行動不便時使用的拐杖,這讓艾克賽爾憂心忡忡的想快點找到人。

「艾克賽爾小心!」

素羅的叫聲在傳達到的同時,艾克賽爾背後同時也有一股強勁的力道將他往前打去,害他又再次把頭埋在雪堆裡吃雪。

「噗挖!」

艾克賽爾再度重複拔出頭的動作,回頭看去襲擊他的傢伙原來就是剛才那兩隻成熟雪兔,為了能確保入侵者的威脅能夠遠去,他們必須追擊出來的打跑或打死敵人才肯罷休。

「可惡…」

艾克賽爾將袋子跟木棍拿在同一隻手後用空出來的一隻手變出手槍,想瞄準其中一隻時卻發現眼前白茫茫的無法提高準確度,同時眼前的兩道雪兔影子突然消失無蹤。

「哪去了?」

艾克賽爾左右張望的想尋找目標的蹤影,礙於暴風雪讓這兩隻雪兔融入了自然之中,再加上身體的保護色白色,完全分辨不出來。

「不行…風雪聲太大,無法分辨出不同……」

就連素羅也沒有辦法在這種環境下分辨的了雪兔移動的聲音,他也提高警覺的想試著站起身來隨時應付突如其來的攻擊,卻因為腳下的雪太過鬆軟而只能維持著膝跪的姿勢尋找目標。

沒有動靜的暴風雪聲中,兩人完全不敢放鬆的維持著同一姿勢,直到一個白色的影子瞬間出現在眼前然後擴大,還來不及反應,兩人同時分別被這兩隻雪兔一起用兔掌巴擊的朝遠處飛去。

「咕… 根本看不到身影,要是沒有這個暴風雪的話…」

重新整頓好姿勢,艾克賽爾決定把手槍收起來,將剛才和袋子拿在一起的木棍換到原本持槍的那隻手上,將木棍當成了武器使用。

「不能射擊的話…就試試看近身吧…」

同時間素羅也把手上的武器換成了另一種五節式的扁棍,將五節全部連在一起後變成了一把長約一百五十公分的長型扁棍,在最前端處有一股能源準備蓄勢待發的不斷冒出螢光綠的閃電,等待著下一波攻擊的同時反擊。

白色影子又冒了出來、擴大,原本是因為從遠到近的關係才會看起來從小變到大,但就在變大後,兩人準備抓準時機反擊前,影子突然停了下來的站在他們面前,原本張牙舞爪的姿態也變得平淡冷靜的看著眼前的巢穴入侵者。

「怎麼…回事?」

眼前的成熟雪兔模樣變的平淡溫和,沒有想要攻擊他們的意思,讓艾克賽爾一時之間以為對方是不是別隻雪兔。

雪兔只是看著眼前的人幾秒後,便和另外一個夥伴會合一起跳回剛剛炸開的洞穴之中,再也沒有出現。

「艾克賽爾~ 素羅~

很微小但還不至於聽不清楚,艾爾正在某處試著叫喚著兩人注意自己,同時也大開步伐的在雪中前進。

「老爺爺!艾克斯!」

艾克賽爾也擺動全身的在雪地裡前進和大家會合,見到艾爾之後便發現他背上的艾克斯全身無力的趴在艾爾背上一動也不動。

「艾克賽爾,東西還在嗎?」

艾爾這句話問的很急,艾克賽爾也趕緊確認手上袋子內的東西還健在後便詢問艾克斯的狀況。

「艾克斯的情況不是很樂觀,我們必須趕快離開北之冰國融化棘冰之花!」

離開北之冰國…

艾克賽爾的腦中想到的只有眼前一片白色的雪的和白茫茫的暴風阻礙回去的路,想要立刻脫離這裡回到車站那邊的跟時間賽跑,他們根本就沒有勝算。

 

喂…

「這根本就不可能…這裡離車站的距離,不要說距離了,光是在雪中走路就不知道會花上多少時間!」

喂──

「只能走多少算多少啦…咦…」

喂────艾克賽爾─!

「你們有聽到聲音嗎?」

「那裡有亮光!」

素羅指著回去車站的方向,那邊有兩道光芒在雪地地平線上晃動著朝他們這裡接近著。

「是愛德華和克歐霸!」

遠處兩人各騎著一台機具還在後面用繩索拉著一台,快速的在雪地上奔馳著,和他們會合之後便載著艾克賽爾他們急催油門的朝著內陸的方向駛去。

 

 

5-6

 

藉由愛德華他們所騎乘的雪地摩托車,很快的就脫離了北之冰國暴風肆虐的環境,溫暖的風和濕氣迎面而來的接觸讓身體無法及時調整溫差,全身都顯得非常不自在和不舒適。

但是,之中最擔心的還是艾克斯的身體,在雪兔洞窟的時候落下的木棍就是一種警告,艾克斯當時已經無法保持自我意識的鬆開了原本緊握木棍的手,雙眼緊閉的無法再喚醒。

內陸車站內也附有一間醫護所,艾克斯還是沒有意識的陷入深沉睡眠,艾爾趕緊準備將帶回來後因溫度提升而融化到一半的棘冰之花繼續放在袋子內隔著袋子放進溫熱的水中加速融化,當冰完全化成水之後再裝入一個容器之內,利用容器的管子深入艾克斯的嘴裡讓他喝下

「老爺爺!艾克斯怎麼樣了!」

醫護所的空間很小,艾克賽爾等人只能在外面枯等,直到艾爾從裡面走出來後等不及的上前詢問著。

「剩下的只能靠時間幫忙了…」

「時…時間?」

身為維修技師的艾爾都這樣說,代表艾克斯還不算真的脫離險境,在棘冰之花的病毒佈滿全身消滅砂蟲的病毒之前都無法確定艾克斯結果的好壞。

「我的任務到這邊了」

素羅手一揮的調頭轉身想離開此地。

「你要去哪裡?」

「我沒有義務回答,在北之冰國幫助你們只是為了凱爾,現在事情已經辦完了我就沒有必要繼續待在這裡…」

「你要回去王城,奧維基爾城嗎?」

愛德華一句話說中了素羅接下來的目的地,素羅也沒有在意的繼續向前前行。

「素羅,我從以前就很在意你和凱爾的關係,只是凱爾包括他自己的事都一直避而不談,對我們來說,你現在的立場非常的飄忽不定…」

愛德華將手放在腰上的劍柄上,做出預備拔劍的姿勢,艾克賽爾看到後立刻衝到面前想阻止這莫名而起的尷尬氣氛。

「等一下,愛德華,素羅也幫了我們不少啊,難道你要說這些全都是凱爾的命令?」

「在我看來是這樣,如果說素羅只是為了幫總管監視凱爾才故意對凱爾低聲下氣的服從而取得凱爾的信任,那麼現在讓他回城的話一定會跟總管報告這邊的狀況和克羅力特的藏匿點,我們就真的會被一網打盡!」

「對於這個猜測雖然我也沒有根據,不過為了我克羅力特,你可不能說走就走唷,小妞」

克歐霸也贊成了愛德華的質疑,素羅只感覺到後面兩人蓄勢待發的只要自己再往前踏一步,就會豪不猶豫的對自己發動攻擊…

 

那又如何?

 

「你要這樣猜測是你的自由,從現在起我跟你們已經毫無瓜葛,如果真的要對我發動攻擊,我也可以毫無顧忌的反擊回去!」

「等一下!你們先冷靜下來!」

艾克賽爾雙手張開的希望兩方不要這麼衝動。

「小鬼,你現在還是我的財產,把你綁起來扛著走一點都不費力,最好給我站旁邊!」

「艾克賽爾,你的朋友正在裡面跟病毒戰鬥,萬一在他完全回復前就遇襲,這種狀況如果可以避免,你也希望能夠避免對吧!」

「我……」

艾克賽爾猶豫了,他不知所措的來回看著兩邊,在這緊張的氣氛中,艾爾豪不畏懼這一觸即發的情勢直接走到位於兩方中間艾克賽爾的旁邊。

「老爺爺…」

「你們就看在我老人家的面子上冷靜下來吧,拜託了…」

「臭老頭…」

平常克歐霸會不忌口的講這種話,但這次說出這三個不敬字眼的人是出自於素羅的嘴。

「你以為你能夠命令我嗎…」

「素羅,我了解你的心情,但有件事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那就是凱爾還不會這麼輕易的死去」

「你說的是什麼意思,艾爾先生…」

「這件事說來話長,年紀一大把了我也不介意說故事給你們聽,但請答應我,不要再互相敵視對立,這對你們來說沒有好處…」

「好處?就我目前來說這小妞只要一離開,我集團的藏匿點曝光就等於把自己的部下送出去給敵人砍頭,怎麼可能有好處!」

「那好吧,素羅,我說的是事實,你就也先留下來聽我說完後再決定吧,好嗎?」

「咕………」

素羅的臉整個揪在一起,就愛德華來看那好像是一個鬧彆扭的孩子對付大人時的表情。

「哼!」

素羅雙手交叉抱胸的將頭用力別過去,看樣子是接受了艾爾的建議了。

「那就這樣吧,先好好的補充一下能源,我來為各位做個基本檢查,畢竟剛從北之冰國這種極寒溫度的地方回來內陸,身體一定會有哪邊不正常吧」

克歐霸和愛德華互相看了一眼,就連艾克賽爾也覺得艾爾說的沒錯,回到溫暖的內陸之後,身體關節部分很明顯的有卡卡的情形,雖然不是很嚴重,但為了應付往後的戰鬥,還是給艾爾檢查維修才是上策。

「……」

「克歐霸,凱爾提過他很信任艾爾,而且三天前要不是艾爾的幫忙,我們現在也不會在這裡了」

「我知道了…這種狀態下戰鬥也很不利,總不能露出懦弱的一面給部下看到」

見到雙方妥協之後,艾爾滿意的點點頭,便幫各位一一做了簡單的檢查、治療和保養。

 

 

5-6

 

    黑夜來臨,今天的天空沒有像平常一樣的有明月高掛,只有一片片雲朵被夜晚染黑的讓地面也一起陷入了黑暗之中,剩下的只有普雷人們自己所建造的光芒點亮了周遭,才勉強能在這黑暗中繼續生存。

森林裡沒有任何溫暖的光芒,黑暗的冰冷透露出了這地方原本的無盡殘酷,弱肉強食的上演也變成了一種常態,野生動物為了生存而互相殘殺,為了保護地盤而張牙舞爪擊退敵人,在大家所不知道的地方不斷的重複重現著一樣的畫面,直到自然的循環被破壞,世界末日到來的那一天…。

「你們不覺的…有點冷嗎?」

回到了內陸後,身上早已脫去在北之冰國時所穿的禦寒斗篷,再加上艾爾的保養和健檢,照理說已經不會再有那種從寒冷之地回來後的副作用等才對。

「你也感覺到了?」

愛德華和克歐霸認同的望向窗戶,發現窗戶上的玻璃有著濃濃的霧氣完全遮掩了戶外的景色。

「不好…」

艾爾聲音顯得不妙的叫著。

「是北之冰國的影響,那邊的暴風雪沒有停下來的話…」

北之冰國的暴風雪吹了將盡快四天卻還是沒有停止,恐怕那邊的雪已經累積到變成一座座雪山了吧,在這樣下去北之冰國的寒冷會不斷的擴張,極寒溫度會不斷的朝溫暖的內陸延伸而導致內陸出現氣候異常狀態。

「你的意思是內陸也會下雪嗎?」

「還不至於… 但是會出現暴雨導致河川暴漲造成嚴重的水災等,總之這種災難不能忽視」

「那麼應該立刻起程回到克羅力特的藏匿點才對…」

「贊成,要是半途因為意外而耽誤回去的時間,克羅力特可是會拋棄現在的據點尋找新的藏匿點」

「咦!這是什麼時候決定的事!」

愛德華和艾克賽爾吃驚的看著克歐霸。

「這是預備方案以防萬一嘛,不過不用擔心,麥樂提和你的手下會和之前一樣按照說好的時間過來接我們,而這個預備方案是在我們和他們沒有同時出現或只有我們沒有回去時才會啟動的,半路上再跟那兩人會合也行」

「就這樣吧,艾爾先生,晚點再請你履行之前所說的話」

「沒問題」

 

為了避開之後氣候異常狀態的發生所造成的災害,克歐霸扛著還未甦醒的艾克斯和其他人一起在這黑夜裡出發回去克羅力特的藏匿地點,路上必須得穿過眼前這片漆黑的森林,然後再越過一座小山,就可以到達藏匿點的森林,一路上其實沒有什麼險峻的路伴隨,只不過現在是無月高掛的夜晚,再加上野外有夜行性野生動物的覓食活動,隨時遭到襲擊也不奇怪,但這些威脅對於克歐霸來說已經是家常便飯,在這種條件下外出行動也沒有什麼好擔心的,再說…他們也好好利用了從北之冰國那邊所得到的工具。

「這樣子不會錯過赫爾他們嗎…」

摩托車的引擎和風阻摩擦的聲響讓艾德華大聲的吼著隔壁騎車的克歐霸。

「按照時間計算,這時候應該才出發不久吧,騎這東西如果順利的話只要在小山那邊堵他們就行了」

艾克賽爾直視著前方專心騎著陸地模式的雪地摩托車,因為不適合在森林裡騎乘這種機具,三台車只好繞著森林外圍朝小山而去,也就是說他們正騎在寬廣的荒野上,一旁就是伸手不見五指的森林,而眼前的也只有機具大燈所照亮的路面,看著遠方的路預測機具必需得騎乘的路線才能避免被凹凸不平的石塊等給絆到車輪,才能順利的向前行駛,但是前方出現的景象讓艾克賽爾一時之間沒有注意到路況,他的車被凸起的石頭騰空浮起了短短一秒,落地時的撞擊也讓他的雙手系統傳來一陣麻,坐在後頭的素羅更是不小心將頭撞在他的背上,趕緊用一隻手扶著額頭抱怨著。

「那是什麼?」

「先停下來!」

聽了克歐霸的建議,三台車同時間煞車的慢下來後停止,再望向眼前那奇怪景象,克歐霸將艾克斯留在後座上的自己走下車往前幾步走去,想要再看清楚一點。

「那是…動物?」

眼前原本漆黑的遠方,有著許多不少的小東西在擺動著,那像是固定的在往某個方向移動著,只不過視線不佳的關係一時之間無法確認這些東西的真面目為何,直到克歐霸大概看出了一點眉角,猜出了那群東西是動物之類的機械生物。

「你們快看森林!」

聽著喊聲朝森林方向看了過去,愛德華等人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是多麼的離奇。

原本應該是天敵,原本應該是食物鏈最底層,但這群動物不分你我的全部走在一起,不分種類、數量、家庭等,和平的一起朝著森林外,遠離北之冰國方向的地方不斷邁進。

「這數量還真可觀…第一次見到這種景象」

愛德華說的沒錯,連克歐霸這種常常在外打滾的普雷人也都不曾看過這種和平的景象,就算是他,在這時候也都看得目瞪口呆的想把這一切全部輸入在自己的記憶裡,紀錄下這歷史性的一刻。

「動物們正在逃離災難…」

這之中只有艾爾知道動物們合作的理由,世界的變異就連動物都懂得互相幫助一起渡過這個危機,這讓愛德華不禁佩服又深感慚愧的回想著稍早之前的爭執。

「那麼我們要怎麼過去呢?」

克歐霸把視線移回他們必須得經過的道路上,眼前正是那群動物的隊伍橫切的擋住了去路。

「恩…我想只要好好的跟他們溝通應該可以讓一條路給我們吧?」

「溝通?」

克歐霸疑惑的重覆說著,他很懷疑的看著眼前有著食物鏈頂端物種的動物。

一群人坐上車子慢慢的駛到靠近動物隊伍的地方,那群動物看到了刺眼的亮光,第一時間先是害怕的後退一步,然後露出了尖牙利嘴的威嚇著眼前的東西。

「老爹,你說的行得通嗎?」

克歐霸算是隨時都可以做出自我防衛的戰鬥。

「不要緊,在這種時候,動物可是比普雷人還要可靠

「老爺爺這句話還真是傷人啊…」

艾爾從愛德華身後的座位上走下,慢慢的朝那群正在害怕他們的動物們走去後停下,並溫柔的表示著他們到這邊來的目的。

那些動物彷彿聽懂似的突然平息了下來,放下了雙掌後,他們慢慢的朝兩旁退去讓出了一條可以供三台機具通過的寬敞道路。

「不會吧!」

「真的讓出來了!」

克歐霸和愛德華他們又睜大雙眼的看著眼前的畫面,不可思議的全寫在臉上。

「呵呵,我們走吧」

回到座位上的艾爾告訴各位,他們只是佩服的輕嗯一聲後便啟動雪車催起油門的開過了動物群。

 

 

動物們都懂得團結合作了… 普雷人呢?

 

 

 

「快看到了,小山!」

繞著森林旁的荒野騎也過了一段時間,終於在前方的地平線上看到了一座小山頭,小山的兩旁都是茂密的叢林,也就是說要走安全的道路穿過這個地區,就必須得爬到山上走山路而行,而他們所騎乘的雪車也必須棄置在山腳下,開始用步行的爬上山坡越過這座小山。

「嘿咻…」

克歐霸抓緊扛在肩上的艾克斯就這樣走了好一段路,而艾爾是個身心非常健全的老人,完全不需要輔助的就可以自己走很遠,在遇到艾克斯之前他也是獨自一人旅行的旅人,全世界可說是被他給走透透。

「我們會不會太早到了?」

來到了山頭,這座山只有一條路可以通行,一路上他們用照明工具探照道路的爬上了頂端,卻完全沒有遇到應該從克羅力特出發迎接他們的兩人,麥樂提和赫爾。

「恩…」

克歐霸看了看天空,又看了一眼往克羅力特方向的道路,他很確定的回道時間上應該是不會出錯,並猜測除非是他們遇到什麼事情耽擱了。

「那要繼續往前嗎,既然只有一條路的話就不會錯過」

「說的也是,繼續走的話也遇的到人才對,沒意見的話就往前… 嗯?」

克歐霸話說到一半,發現肩膀上的人有了一點動靜,他趕緊呼叫艾爾過來查看狀況的將艾克斯慢慢放下到地上躺著。

「艾克斯!」

艾克賽爾也趕緊湊過來,但為了給艾爾一點空間,他忍住的不要太過靠近。

「恩…恩…」

艾克斯不斷的發出了聲吟,但雙眼卻始終還是沒有睜開來。

「……沒事的,他還在跟病毒奮鬥,暫時性的而已」

艾爾也放心的跟各位這樣宣告著。

「他什麼時候才會完全回復?」

「這我也說不準,但是多給他點時間,我也相信他一定可以撐過來」

啪! …啪啪

有什麼東西踢到了小石頭而發出了聲響,一群人同時望向前方,用照明燈照著眼前的道路看是誰經過此地。

黑黑的…在走動的人影有兩個!

「是赫爾他們嗎?」

愛德華露出微笑的想迎接兩人的到來,沒想到當對方越走越近,令人感覺到越不對勁。

照理說這麼黑的夜晚,多少會帶個可以探照的燈具出門才對,可是對方並沒有帶著類似的東西走在道路上,而且越是靠近艾克賽爾他們的光源,越顯得那影子越來越黑,根本就是影子!

當大家反應過來的同時,影子也突然加速的衝向他們,更令他們意外的是影子的後方也跟了另外三隻影子一起衝了過來,愛德華立刻拔劍擋在艾爾前方接下攻擊,克歐霸也伸出利爪彈開對方的影子劍,艾克賽爾則是變出手槍朝對方射了幾發,目的在於減慢敵人的速度。

「喝!」

對方是使用異格創造出來的影子魔物,要對付異格就只能使用異格攻擊,愛德華趁反擊回去時敵人所露出的空檔當下聚精會神的發起自身的異格,一刀斬斷了影子。

克歐霸也立刻發起了異格能力,三兩下的解決掉了剩下的影子魔物後便觀察著後方有沒有其他殘黨。

「好像沒有了…」

注意到後面完全安靜下來,也沒有其他東西存在的蹤影,克歐霸解除掉能力後放鬆肩膀的繼續觀察著周圍動靜。

愛德華也解除掉能力,使用異格的當下必須得耗費相當多的能源維持能力發出,在沒有必要的情況下基本上都不會希望能有使用到異格這個能力的時候。

「那些影子不像是有目的的襲擊,感覺是隨機性的…」

「我也覺得,但還是保持戒心比較好,誰知道那個王城裡的瘋子在想些什麼」

例如擄走凱爾的目的又是為什麼,單純只是想讓那個黑衣女享受復仇的滋味嗎,總管如果已經握有守護者的寶珠,那麼身為守護神的凱爾還有什麼是他欠缺的嗎?

「克歐霸,你曾經說過凱爾沒有力量這句話也是聽他本人說的嗎…」

「他沒有提,但從他的模樣看來就大概猜的到,他的眼神一直在懼怕著什麼,雖然他很努力的在掩飾了」

我根本看不出來…!   愛德華的腦中完全被這句話給占滿了。

「他在離開王宮的時候難道沒有什麼奇怪之處嗎?」

「奇怪之處…」

回想起凱爾被宣布叛國的那一晚,在素羅的掩護下原本要逃走的凱爾卻被愛德華預測軌道後所擲出的短劍給刺傷,如果是平常的話…!

「在總長和軍團長的嚴厲測驗之中,凱爾是毫髮無傷的通過了各項體能測試,原來是在逃離王宮的那天就已經不對勁了嗎…」

「看來你已經有點眉目了,在那之前該不會是跟總管還是什麼關鍵人物有過接觸吧?」

愛德華臉沉了下去,他表情凝重的回了克歐霸。

「那天總管有找他過去…大概就是那時候吧」

「我們還是快點趕路吧,既然在這裡遇到了敵人,那麼麥樂提他們搞不好也有危險!」

艾克賽爾說完後便看了一眼艾克斯,要是在這裡遇到像在雪地時那樣多的敵人,他不敢保證自己能夠保護好艾克斯,畢竟對克歐霸來說艾爾跟艾克斯是隨時都可以丟棄的包袱,如果不是因為愛德華還在這裡的緣故的話…那筆交易搞不好對克歐霸來說會直接取消掉吧。

「就走吧」

克歐霸一點都不溫柔的抓起艾克斯將他扛到肩上,一群人才開始小心的朝下山的坡道繼續前進。

一群人離開了小山山腳,就是沒有和麥樂提、赫爾碰到面,正當克歐霸等人開始擔心時,前方克羅力特藏匿處的森林裡傳來了一陣陣的小火光不斷的閃爍著,讓他們著急的不得不加快腳步朝前方跑去。

「嗚啊!」

愛德華閃避了突然從樹叢裡竄出的影子的攻擊,但是對方的攻擊模式貌似還沒有完,他必須得一步步後退的閃避那些刀軌並拔劍擋下了對方的攻擊。

「你們先走!」

對著其他人這樣喊,愛德華把其他冒出來的兩隻影子也一併吸引過來戰鬥並阻擋去路,克歐霸和艾克賽爾等人了解的趕快朝克羅力特前進。

好不容易回到了克羅力特暫時的藏匿點,只見建築物正在冒出火焰的燒了起來,草堆中還有許多混亂時被棄置的雜物等,整個地方都瀰漫著濃烈機油的刺鼻味,這應該就是建築物起火的原因,另外周邊還有不少影子正在附近徘徊尋找著什麼。

「哼!」

克歐霸鼻子吐氣的冒出了兩道白煙,將肩上的艾克斯粗魯的丟給了艾克賽爾抱住之後自己便二話不說的啟動異格直接衝向那些在附近活動的影子殺去。

艾克賽爾抱住艾克斯上半身的跪在地,看著眼前的克歐霸毫不留情的將敵人一個個全部斬殺殆盡,眼前的景象就只是單方面的虐殺,影子們完全沒有反擊的空檔和餘力。

直到最後一個影子倒下消失,克歐霸喘著氣的慢慢消去全身上的能力,他看著地面一動也不動的維持著同一個站姿,建築物裡的火光將他的影子照的搖擺不定,可說是非常淒涼的景象。

「艾克賽爾!」

愛德華此時也平安的跑來和他們會合,見到建築物越燒越大的火焰和克歐霸的背影,他也沉默以對。

「…我們走吧」

克歐霸回復平靜的抬起頭看向眼前的道路。

「不做確認嗎…」

艾克賽爾覺得如果沒有親眼見到的話不就代表還有希望嗎。

「不用」

克歐霸乾脆又堅定的語氣回艾克賽爾,但是他的話還沒有說完。

「看地上的痕跡,那些影子所踩過的地方雜草都沒有被壓扁,可是朝著前方開闢道路的地面上卻有著被踩踏過的雜草…」

「哦!」

艾克賽爾了解了克歐霸的意思,那些被踩踏過的痕跡,可以說是足跡,而且還是不少人朝著森林深處前進,由此可見應該是克羅力特成員逃跑時所留下的腳印。

「他們之所以不得不放棄這個據點,也就是說出現了他們難以應付的敵人…」

「難以應付,影子有這麼強嗎?」

「不對,那些影子只要有納德就不是問題,問題在於連納德都無法應付的敵人…」

目前所知道敵方比較難纏的對手就只有傑洛和那名黑衣女子,只不過在北之冰國的時候那名黑衣女子被素羅給砍下了頭盧,短時間內不可能回復原狀才對,那難道是傑洛幹的嗎?

「只好先追上那群傢伙,再好好問個清楚了…」

「首領…」

出現了在場的人以外的聲音,全部人繃緊神經的看去一個不起眼的雜物堆中慢慢爬出了一個人影。

「麥…麥樂提!」

爬出來的麥樂提全身是傷的只能在地上爬行,雙腳也無法自由擺動的被拖著。

「麥樂提,這裡發生什麼事!」

克歐霸第一個衝到了一旁扶起無法行動的麥樂提問著。

「很抱歉…首領…我沒有辦法按照時間出發去接你們…」

「那已經不重要了,快說,襲擊這裡的是誰!」

「呵…之前曾經襲擊過巢穴的…紅色普雷人……帶著那些影子突然出現在森林外面,納德首領為了讓我們有時間撤離,將他引誘到了東邊的懸崖…」

「你說傑洛嗎!」

「是…」

「東邊的懸崖嗎,愛德華、老頭子,麥樂提和小鬼交給你們了」

「你打算自己一個人去嗎?」

「我也要去,對方可是傑洛,我去也許幫得上忙!」

「哼,我可不要多一個礙手礙腳的在旁邊多事,就算你們跑掉了我也會馬上追到你們的」

克歐霸將麥樂提交給艾爾之後,站起身來的面對某個方向準備朝那邊出發。

「首領…等等」

麥樂提著急的叫住克歐霸,克歐霸也半回頭的斜眼看麥樂提等待他繼續開口。

「納德首領交代過… 如果克歐霸回來,就叫他去帶領剩餘的成員,他自有辦法解決那邊的情況… 希望你能信任他的判斷」

「咕──────」

克歐霸牙齒緊合的磨擦出了細微聲響,他轉身過來後兩手分別抓起了麥樂提跟艾克斯,然後朝森林中的道路走去。

「我現在心情很差,要是不跟上來我就把這藍色小子給丟到懸崖下面去!」

理解克歐霸的心情,其他人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默默的跟上去一起尋找逃跑的克羅力特成員,就算艾克賽爾再怎麼在意傑洛是否真的就在那裡,現在的他也無能為力…

想是這麼想沒錯,但總不能每次都這樣!

「克歐霸,去找納德吧!」

艾克賽爾對克歐霸這樣喊著。

「就算你再怎麼信任你的夥伴,但明明就近在眼前的人卻不去救的話,還叫什麼夥伴!」

「……」

「首…首領,就相信納德首領吧,其他成員還需要首領的帶領啊」

麥樂提苦撐著自己的傷勢想說服克歐霸。

「克歐霸!」

「首領!」

「…嗚啊啊啊,煩死了!」

克歐霸將肩上的兩人輕輕放下,回頭面對艾克賽爾的走了過去。

「等我一下」

克歐霸從背後拿出了一個片狀的機械,那機械透明的就跟一個玻璃一樣,但表面上卻可以顯現出某幾個紅點不斷的閃爍著。

「還記得我給你們的追蹤器嗎?」

「啊恩…記得啊」

「現在這幾個點就是我們」

克歐霸指了某處有四個紅點聚在一起,就是克歐霸和艾克賽爾他們身上出發前所安裝的追蹤器顯示位置。

「你看到正在移動的紅點了吧」

克歐霸把指頭移動到了遠處,有兩顆正在緩緩前進的紅點。

「那是你們的朋友,赫爾和亞蒂」

「赫爾跟…」

「亞蒂!」

「懂了嗎,找到這兩人,就可以找到克羅力特的其他人,交給你了」

把機器交給了艾克賽爾,他便往剛才所說的那個懸崖邁出步伐。

「等一下,我說我也要去…嗚」

艾克賽爾的臉突然被克歐霸的手掌給壓住,無法繼續說話。

「你少多管閒事…或該說你多管閒事只要一次就好了,謝謝你」

說完,克歐霸把手掌收回,才讓艾克賽爾看清楚他現在的表情。

「…克歐霸」

「麥樂提交給你了」

「首領!」

麥樂提對著前方伸出手,看著克歐霸快速的向前奔去,身影越來越小直到消失。

克歐霸離去之後,艾克賽爾看了一眼手上的螢幕,對準方位後便帶領其他人一起出發去尋找正在逃跑的赫爾和亞蒂兩人。

 

 

追到懸崖邊的克歐霸,左右張望的到處尋找納德的蹤影,卻始終沒有看到正在戰鬥的跡象或是戰鬥過的痕跡。

「怪了」

克歐霸感覺不對勁的聞起了味道,風所傳來的味道中參雜著一些火藥味,還有一點點納德的味道,光是這點就讓克歐霸深信納德一定還在這附近奮鬥著。

「…少了什麼…」

越走越感覺好像缺了什麼關鍵的東西,讓克歐霸不斷的猶豫而影響腳程的速度,直到他走到懸崖邊的一條小路,路旁還是高聳的山壁,道路雖然小但還足以讓一輛馬車通行的寬;他看到了用鞭子拍打過的痕跡被留在附近的岩石上,那的確就是納德所留下的。

「哼,下次也在他身上裝一個追蹤器好了」

才說完,克歐霸感覺到一個視線正在瞪著他,他猛然回頭看去,發現不遠處真的站了一個人影面對著他,一動也不動。

「納德?」

眼前的紅髮普雷人,克歐霸百分之百的確定他就是自己的夥伴,外表毫無疑問的就是他。

「克歐霸…」

納德只是叫了他的名字,但卻什麼也沒有做。

「你… 沒事嗎?」

「呵呵…呵呵呵呵呵………」

納德雙肩不斷的抖動著,他正在發笑。

「真有趣,克歐霸,你也會關心我嗎?」

克歐霸眼神變的銳利,此時的他正在判斷眼前的納德是否為敵人。

「怎麼了,為什麼要這樣看我,克歐霸首領?」

「納德在哪裡?」

「我就在你眼前,克歐霸首領」

「……你少胡扯」

克歐霸的臉擠成一團的顯現出自己是多麼的憤怒,雙手微微顫抖的將爪子保持在最利的狀態,只要一個信號,自己就會失控的往前撲殺過去。

「雖然有納德原本的味道… 但是,卻又混雜著某種很臭的東西的味道在裡面… 納德…  真正的納德到底在哪裡!」

 

「………」

 

 

「………他啊……」

 

 

「就在你眼前啊。」

納德的微笑,深深印入在克歐霸的雙眼之中,按照往常來看,自己大概又要失控的將眼前的人給碎屍萬段了吧…

可是克歐霸的思緒卻異常清晰,他還保有著自己的理智,他還可以對自己的身體做出判斷和行動,這樣的狀況讓他感到不解,為什麼自己沒有為了夥伴而狠狠的衝過去報仇?

 

 

 

 

 

因為他就在眼前…… 你無法撕爛你的夥伴…………   對吧?

 

 

 

 

 §第五章 失意-(中)§  待續...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貓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