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前言:

這是貓私下寫好玩的洛克人X同人創作,還請高抬貴手不要打上本貓以外的作者名稱自稱是您的作品,但很歡迎分享給一樣喜愛洛克人X的同好!^^

文法和字詞方面不是很拿手,如果看的不是很順心,為了您的身心,就請麻煩您離開本頁面停止閱讀。

謝謝^^

 

 

 

故事大概背景:

本故事的背景世界和原本洛克人X是完全不同的世界觀,主要舞台在一個叫做拉姆的星球上,對艾克斯他們來說也是非常陌生的異世界,

這星球上的所有萬物全都是機械人和機械化動物,其他的自然場景皆還保持著原本的樹木、水、土地、沙漠等和地球一樣的素材。

基本上除了艾克斯等人的原本設定外,其他皆為本人的自創設定和完全陌生的新人物等。

本內容沒有BL要素,還請放心觀賞(除了語文能力不佳><)

----------------------------------------------------------------

 

5-7

 

影子還在森林裡追逐著,跑在最前面的人已經快要無法再做出抵抗的反擊,直到最後一顆子彈用盡之後的他們便只能把希望寄託在自己的雙腳上,祈禱能快點擺脫這場惡夢。

「你們快跑,這裡交給我們!」

「說什麼蠢話,我們目標一致的現在可不容許你隨便犧牲!」

「赫爾先生,保護好那女孩,他可是重要人質呢,沒做好的話會被克歐霸老大給揍很慘的」

「這是你們的工作才對,我可不是克羅力特的人!」

「小心!」

一個跳躍下來的影子原本瞄準著赫爾跟亞蒂,卻被一旁的克羅力特成員給推開,導致那名成員的身體被刺出了一個大洞,失去動力的倒下。

「啊啊啊啊啊啊啊──!!」

亞蒂尖叫的用雙手抓著頭,不敢直視眼前的景象。

「不要停下來,快點跑!」

赫爾抓住亞蒂的手繼續往前狂奔,原本一起逃出來的克羅力特成員也只剩下身邊的幾人而已,情況可說是相當不妙,要是再沒有機會避過這一劫,全部人真的是會一命嗚呼。

「艾克賽爾…大人…」

亞蒂邊跑邊閉著眼睛不斷的祈禱艾克賽爾能出現拯救她,卻害他自己用力的往前摔去並摩擦地面幾公分。

注意到亞蒂跌倒的赫爾也趕緊停下腳步的回頭扶起他,然後再加緊腳步的繼續往前跑著。

「快停下!」

克羅力特的其中一名成員突然大喊,赫爾趕緊煞住自己的雙腳,才發現他們差一點點就要摔落幾百公尺深的懸崖下。

「這樣子沒有路可退了…」

赫爾緊抓著亞蒂回頭看向森林方向,好幾個在黑暗中抖動的影子幾乎都要被黑夜給同化而看不到身影,兩旁克羅力特的成員總共剩下三名,他們也都沒有其他手段可以阻擋這群打不死的影子軍團,讓赫爾的腦中出現兩種選擇…。

「不是敗給眼前的敵人…就是往後一躍而下嗎… 不管選哪個都死路一條呢」

「赫爾先生,等我們衝出去的那瞬間,你快趁亂逃走」

「你們怎麼還在講這種話!」

「在克歐霸首領還在跟你們合作的期間,就等於是克羅力特的人了,我們可不是那種會背叛夥伴的傢伙!」

「他說的沒錯,像我們這種成員要多少有多少,可是你跟那個小妹妹不同,無可取代的!」

「不准你們把送死講的這麼容易!」

赫爾激動的對三人大吼著,隨即拔出了自己的配劍面對森林中的威脅,一臉感動快哭的又大聲喊叫。

「不要在這種時候還讓我對你們改變印象啊,混帳!」

「呵呵,很抱歉…」

「因為我們什麼也不會」

「只有克歐霸大人願意收留什麼都不行的我們啊!」

三名成員奮力的往森林衝過去直接和影子正面衝突,赫爾全身顫抖的震動連手上的劍也不斷的輕微晃動著,他另一隻手抓住亞蒂的手,準備看準時機往前衝刺。

「為什麼…」

亞蒂不斷的流著眼淚,他的聲音哽咽的都快出不了聲。

沒注意到亞蒂的聲音,赫爾一腳踏出的立刻拉著她往前狂奔,明明使盡了全力的衝刺卻覺得時間好像被放慢了一樣,光是經過正在戰鬥的克羅力特成員、閃過一個刀軌,就過了好久好久,明明只有幾秒鐘的時間卻覺得快要幾分鐘的錯覺,但是再怎麼樣也都不能放棄,這是他們替自己製造的機會,如果失敗了也只是辜負人家的犧牲!

「艾克賽爾…  大……」

亞蒂失去了意識,整個人往前傾去並倒下。

赫爾為了保護他,先是用劍打飛了一個影子後再把另一名影子的攻擊給打偏彈走,用自己的身體擋下了攻擊,然後再揮出,不斷的掙扎。

 

吭…

赫爾用劍支撐著自己,全身傷痕累累的盯著眼前數目不減的影子群,而剛才為了他們製造機會的成員也早就倒在不同的地方沒有動靜,剩下赫爾守著旁邊的亞蒂,打算用現在這殘破不堪的身軀繼續戰鬥。

風吹了起來,原本只是微微的小風輕撫了赫爾的身體,他意識到自己的極限而突然單膝跪下的硬撐著,旁邊的影子也見機不可失的往前邁進,團團包圍住他的將圓圈範圍不斷的縮小,沒注意到這風有越來越大的趨勢。

「蹲下─────!」

伴隨著這吼叫聲,風大到可以把樹連根拔起的強度瞬間的把影子一個個切成了兩半,影子並沒有再度重生的直接變成了一團煙霧吹去。

赫爾聽了那個聲音的警告壓低身體保護亞蒂,才避免了被風直接吹到後方懸崖的危險,但是旁邊的樹無一倖免的全都被吹朝同一個方向倒去和折損,直到風停了下來,赫爾才可以看清楚眼前的景象是如此悽慘,但是影子已經一個也不剩的消失無蹤了。

「這是…」

還在搞清楚發生什麼事時,前方出現了幾個人影正朝著自己跑了過來。

「愛…愛德華…大人」

「赫爾!你振作點!」

「亞蒂!」

愛德華和艾克賽爾立刻奔到兩人的身旁,擔心的心情毫不掩飾的全寫在臉上。

「素羅,幫我一下」

素羅將艾克斯和麥樂提一起倚靠在樹幹旁後,艾爾便趕快趕到受傷程度比較嚴重的赫爾旁邊替他檢查傷勢跟做緊急治療。

「亞蒂!」

「他好像只是…昏了過去… 他沒有受傷…

「赫爾你好好休息吧!」

「是… 話說回來…只有你們幾個嗎?」

大概看了一眼,赫爾發現除了眼前這位正在幫助自己的陌生面孔,好像沒有看到另外二人。

「克歐霸去追納德了,至於凱爾他……」

愛德華頓了頓,最後還是說了凱爾被擄走的事情,但是看到愛德華他們平安歸來的赫爾,心裡卻感到很輕鬆,好想就這樣先進入休眠模式,可是他從兩人的縫隙中看到了一個不該出現的人出現在這。

「怎…怎麼可能! 麥樂提不是已經死了!」

「你說什麼!」

麥樂提以這句話為開關,原本廢掉的雙腳突然扭曲的讓自己能夠站起身來,另一手還不忘的抓起無法反抗的人質,用已經不是麥樂提的姿態醜陋的展現在眾人面前。

「快放開艾克斯!」

艾克賽爾用手槍瞄準著那原本是麥樂提的怪物的頭部這樣威嚇著。

「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的頭不斷的配合笑聲上下抖動,奇怪的舉動就跟被操控的傀儡差不多。

「你們都沒有人發現~ 就連那個笨蛋狼人也不知道~ 我真是太聰明了~ 我真是太厲害了~

那變形的聲音讓人極度非常不舒服,再加上那個外表和動作,實在是噁心到了極點。

「我們是影子的聚合體,再加上一副失去核心的空殼,就變成了現在的我們,我們進化的速度可不是你們這些低等機械能夠想像的,王好像說要把這藍色的傢伙和那邊黑色的傢伙帶回去,那就照他的意思帶回去送給他玩吧~

「嗚啊!」

另一隻手瞬間朝艾克賽爾伸了過去,艾克賽爾反應過來的趕緊抓緊手上的亞蒂將他抱起的整個人往一旁跳去,撲空的手就這樣直接撞進土裡造成泥土跟石塊飛散,被抓的土地完全變成了一個小坑洞。

「不要跑啊~ 雖然我很喜歡玩抓人遊戲,但現在不是那種時候唷~

手繼續朝艾克賽爾的方向用力抓去,一撲空就立刻再度舉起手朝他抓去,重複了幾次之後,那怪物的身體伸出了另一隻由手臂不斷接在一起的手伸長的配合另一隻手一起去抓住艾克賽爾。

「你煩不煩!」

素羅突然之間出現在他的面前,手上的刀正準備砍下的同時,艾克斯的臉也出現在他的面前導致他無法直接下手,最後是被又多出來的另一隻粗壯的手臂直接給扣在懷中無法動彈。

「喝!」

愛德華趁機啟動了異格也朝敵人跑去,對方雖然也用了同一招把艾克斯當盾的誘使他在揮砍的瞬間猶豫並抓住空檔,可是愛德華速度比他更快的繞到了後面揮出一劍的讓那怪物發出了慘叫。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因疼痛鬆開的手,素羅也趕緊脫出的將抓住艾克斯的那隻手給砍斷並劫走人質。

「很痛耶~ 為什麼要這樣對我,愛德華~

雖然變成了由影子聚成的怪物,看樣子他還可以讀取空殼所遺留下來的記憶,也難怪一開始沒有發覺到麥樂提的不對勁。

「我可是會很~~~溫柔的把你們五花大綁,然後再將你們頭尾互相拉開,就會砰的變成兩半~

怪物的手繼續追逐著無法反擊的艾克賽爾,同時也加入了和愛德華的戰鬥,雙方激烈的衝突可以說是不分高下,就連使用異格也無法像普通影子那樣單單將他砍掉這麼簡單。

「我原本啊~想趁那個狼人不注意殺掉他然後再奪取他的身體~

戰鬥的同時,他還游刃有餘自說自的開始陶醉起自己的計畫。

「可是你們卻慫恿他去懸崖邊送死,只好把身體讓給那個傢伙了~

那個傢伙!?

這句話引起了愛德華他們的注意,克歐霸是為了去救納德而離開,如果說麥樂提的情況發生在納德身上的話!

「混帳啊!」

愛德華用力的朝那怪手揮砍出一刀,那手瞬間變成了碎塊四散,他也趁機衝到了怪物的面前準備來一擊最大的一發。

「啊…」

怪物還來不及將手給收回自我防禦,愛德華的刀落的比他還要迅速,從肩膀斜切下去的實實在在砍到了怪物正面的身軀。

「好痛──────────」

怪物不斷的失衡往後方退去,一直在追逐艾克賽爾的手也無力的掉落到地上被身體拖行。

「啊啊啊啊啊啊……」

「永別了」

愛德華準備要再度出擊,但這次怪物不是發出攻擊反擊回去,而是將外貌變回了原狀的對愛德華說著「愛德華…怎麼了,為什麼我在這裡? 克歐霸大人呢?」

「咕……」

按耐不住的怒火全部都在這一刻藉由自己手上的劍發揮出去,眼前出現了一片白光刺眼的讓人睜不開雙眼,還有那土地、樹木互相撞擊摩擦的聲響大到就像是一場災難正在發生,其他人只能掩護躲著等待平靜再度到來。

 

 

愛德華前面原本還有土地跟倒地的樹木,現在全都被一掃而空的只剩下一個巨大的坑洞,剛才還在假裝求饒的麥樂提,也早就已經隨著那些塵土樹木一起化為無。

「啊…」

推開掉落在身上的樹枝,艾克賽爾確保亞蒂無事後,趕快拿出克歐霸交給他的螢幕看著上面的圓點分布。

「……克歐霸」

螢幕上的圓點,只剩下艾克賽爾他們五個人的而已,其他區域以外的都沒有搜尋到任何相關的追蹤器。

 

 

5-8

 

雙眼睜開後,看到的不是一如往常的室內天花板,也沒有眾多儀器密集的擺設,更不是躺在舒適的軟墊上,取而代之的是一望無際的天空,還有雲朵密布的灰暗世界,可以知道現在應該是白天吧。

「啊!」

旁邊的人發出了一聲驚聲,好奇的將視線看了過去,是不久前才看過的陌生面孔,會這樣形容是因為自己根本還不算認識對方,只聽對方介紹過自己的名字。

「喂!醒了!他醒了!」

聽到這人的叫喊,可以感覺到其他人正朝著自己走來,但是最靠近的還是自己最熟悉的那人,對自己不離不棄的恩人。

「艾克斯,你感覺如何?」

「艾爾…我… 好像可以想起什麼…」

艾克斯的眼神清澈有神,不像之前那樣失魂落魄的黯淡,現在的他找回了過去以往的片段,使他倍感信心。

「我,睡了多久?」

艾克斯自己坐起身來,這才看清了他之前是躺在什麼也沒有的貧瘠土地上,接觸地面的身體和手全都是汙泥和土所染的顏色。

「從北之冰國那天到現在,也過了兩天了…」

愛德華代替艾爾回答了艾克斯的疑問。

「在這期間你都不醒人事,艾克賽爾擔心死了」

素羅半開玩笑的故意這樣說。

「艾克賽爾? 對,我的確有見到他,他現在人呢?」

「他現在無法動彈呢,正好,我們剛從燒毀的建築物周邊撿了些物品回來整理,你沒事的話就過來了解一下現在的狀況吧」

「麻煩你們了」

 

 

黑夜再度降臨,一群人圍在用自然升起的火爐旁,為了整頓這幾天所發生的事情和能源確保,大家都一起在火爐旁確認裝備還有身上所剩的物品。

「我們的能源存量只有這些」

之前剩下的,還有從克羅力特燒毀的地方所找到可用的能源加起來只有兩、三罐而已。

「克歐霸準備的都是舊世代的能源,我記得你們也可以用對吧?」

「是啊,質量可能沒有新的好,但我想應該不會造成什麼問題」

「吶艾克斯,你的記憶全都回復了嗎?」

「還不算完全…但隨著時間過去,那些記憶就像是甦醒般的從腦中出現,我相信很快就會全部想起」

「那你還記得掉落到這世界的事嗎,例如從天空掉下來之前或之後?」

「我…」

艾克斯翻找著記憶中發生過的事,回朔到來這個世界的第一天,他醒來後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個酷熱環境的沙漠之中,不管怎麼走就是無法走出沙漠,就在能源快要耗盡之時遇到了沙漠砂蟲的襲擊,差一點點就失去性命,然後… 是艾爾出現在眼前,艾克斯漸漸的開始無法想起過去的記憶,甚至連自己都把自己給忘了,這中間也差不多過了快一個月,和艾爾旅行了一個月,好不容易走到了前往北之冰國的車站,卻發現自己的身體異常無法控制到無法行動,所以才拄著拐杖出現在艾克賽爾他們面前。

就跟凱爾他們所得到的情報一模一樣。

「一個月?」

愛德華驚訝的叫著,他會有這樣的反應並不是沒有原因。

「也就是說艾克斯您是比傑洛他們還要早降落到拉姆上的嗎?」

「嗯,我聽到艾克賽爾所經歷過的事時,也很驚訝,我們明明是同一時間被一個叫做萊洛的女性給喚過來的」

「萊…洛?」

艾克賽爾覺得這名字挺陌生的。

「我們被困在夾縫空間的時候,是他拜託我們幫助他的,你忘了嗎?」

「夾縫?」

艾克賽爾滿臉疑惑,完全沒有印象有發生這種事。

「艾克賽爾,你該不會是忘了什麼吧?」

愛德華開始替他擔心。

「咦…我… 我怎麼都想不起來,當我有意識的時候就已經躺在地上… 然後遇見了亞蒂…   完全沒有遇到一個叫萊洛的女性啊」

「艾克賽爾先生該不會也有記憶障礙?」

赫爾一手摸著下巴的猜測。

「難道…是掉下來的時候撞到頭嗎…?」

「那都不重要!」

「不不重要?!」

素羅皺著眉頭的看著艾爾,他還在等他想要聽的事情。

「對了,凱爾接下來會怎麼樣呢?」

愛德華也滿好奇的,就由他帶頭詢問。

「……你們知道守護者的寶珠是什麼嗎?」

「凱爾說那是封印了守護者力量的…寶珠?」

「沒錯,初代王封印了守護者的力量,但並沒有完全封印住,所以就出現了像是守護者分身的普雷人,也就是凱爾…」

寶珠的力量還是跟凱爾有所聯繫,就算變成了兩種不同的東西,但那還是一樣的存在,想要得到守護者的力量,除了寶珠無形的力量,剩下的就是凱爾身上所帶有的部分控制力,沒有那股控制力,寶珠的力量就無法完整的發揮出來,所使用的力量也變得非常有限,這就是為什麼總管需要活捉凱爾的理由。

按照總管的能力來做推測,他會先控制士兵,然後讓其死亡,再用寶珠強化傀儡,沒有核心的空殼就只剩下軀體所影射出的影子而已,再將這影子實體化,就成了他的影子大軍。

「那傑洛…」

艾克斯緊張的將身體往前,如果艾爾的推論是對的,那被總管所控制的傑洛不就等於…

「上次在北之冰國看到他的時候,並沒有那種感覺,我想你們的體質跟我們普雷人有所不同,搞不好這就是為什麼找你們來幫忙的原因,因為你們天生的條件可以讓你們免於這種殘酷的能力殘害」

「但…傑洛還在敵人的手上,還不能說完全放心…」

「凱爾還活著就對了?」

素羅突然站了起身。

「素羅,你這樣隻身前往王城太危險了!」

愛德華一手抓住他的肩膀,卻被素羅無情的直接拍掉。

「哼,我跟你們普通人不一樣,獨自一人執行任務才是我拿手的,再說我不會把凱爾的性命交給別人的!」

「你怎麼這麼執著凱爾,難道是跟他有什麼…關係?」

「哼,對啊,我跟他的關係可大了,你們剩下的只要去問問那老頭就知道了,搞不好還會吃驚到下巴都掉下來呢」

「素羅!」

一身跳躍,素羅原本的身手就比其他人還要來的好,才一扎眼他人就消失在火光之外的黑暗中。

「我去追他…」

「不用了,赫爾先生」

艾爾直接出聲制止正想要追去的赫爾。

「他存在的意義一直都繞著凱爾周圍轉,一想到一生存在的理由快要被別人奪走…那種感覺能讓他待到現在已經算是一種奇蹟了吧。」

「…艾爾先生,我想問你一個問題,如果冒犯到您的話先跟您說聲抱歉,您跟他們兩又是什麼關係呢?」

「我啊,哈哈哈哈,以前曾經是宮裡的御用維修師,現在過著退休的單身生活,很抱歉我本身沒有什麼爆點可以跟你們分享」

「呃…不,我並沒有那意思…」

愛德華有點尷尬的揮手表示,旁邊的艾克斯看到這景象,會心一笑的用溫柔的眼神注視著兩人。

「那麼艾爾大人是什麼時候認識凱爾和素羅兩位的呢?」

「嗯~這要說起當年我身材還保持健美的時候…」

「艾爾,我想這一段可以跳過沒關係」

艾克斯摳著臉的對著艾爾這樣建議。

「呃好吧,這段不講還真是可惜呢,算了,要說的話應該是突然某一天就看到凱爾出現在我面前吧…」

凱爾那時候的外表還保持在十歲左右的大小,由於他不是真正的普雷人所以外表的成長也就有所不同,當時他受了傷來到了醫護室,一開口就很囂張的叫艾爾替自己治療,但是對於第一次見到凱爾的艾爾,並沒有表現出大人神氣的姿態教育眼前這個沒禮貌的小鬼,反而是溫柔的將他受傷的手臂抬起並檢查。

你剛才在練劍嗎?

看了看手上的傷口,那是被利刃劃過的傷痕,但凱爾不太想說的閉口不語。

我知道了,我幫你做個簡單的修復。

 

隔天,凱爾又帶著傷口來到了醫護所,艾爾百思不得其解,這次的傷口比昨天還要深,也一樣都是利刃劃過的痕跡。

艾爾終於忍不住的有問了傷口的原因…

但他也一樣沒有說。

 

再隔天,凱爾來到了醫護所,這次比較不同的是他沒有受傷,只是站在艾爾的旁邊表示要他好好的看自己是怎麼受傷的。

咻…

一把飛刀突然射進醫護所插在地上,那原本是凱爾所站的位置,只是他閃過了那個飛刀。

突然之間一陣混亂,出現了第二個人和凱爾打了起來,把醫護所搞的到處都亂七八糟的。

住手──────────!

艾爾的怒吼讓兩人瞬間定格的靜止不動,才知道原來突然出現的那位也和凱爾差不多大,名叫素羅。

問了原因後,艾爾差點沒有暈過去,這名叫素羅的女孩,是二代王帶回來為了監視凱爾而安排的一個殺手,其目的當然就是為了取凱爾的性命,這也是因為自從凱爾發生屠村事件之後,為了避免凱爾再鑄下大錯而設計的。

沒錯,對素羅來說他的最終目標就是等凱爾再次鑄下大錯的同時給予他死亡的制裁,但是凱爾不會乖乖的給他殺死,素羅心裡有自知之明的認為應該要多培養自己身為凱爾的死神,一定要在關鍵的時候給對方一擊斃命,所以平日沒事就一定會找凱爾並暗殺他。

對於這種安排,凱爾其實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默默的接受,他心裡也知道自己所鑄下的大錯根本就是不可原諒,也許有素羅在身邊他還可以感到安心吧。

既然是王的安排,艾爾當然就不能多說什麼了,沒有一天不會見到凱爾來到醫護所治療那些被素羅所弄傷的傷口,但是那些傷口的程度都不足以致命,反而是比較喜歡瞄準對平日行動無礙的位置並將其砍傷。

 

「後來我因為一些原因而被調派到南邊去做醫護支援,等我再回到宮裡時,聽說凱爾他不再到醫護所治療,那之後我就只是在宮裡會偶爾遇見到凱爾,除了平常那冷漠的態度之外,看起來是沒有什麼事…,過了幾年我就離開王宮了」

「殺與被殺的… 該怎麼說,這兩個還真是超越了常識的存在… 不,他們本來就不是普雷人」

「他們… 素羅不是普通的普雷人嗎?」

「恩………………不知道」

艾爾頓了幾秒才回答了這三個字。

「畢竟是第二代王帶回來的,只有王才知道囉」

「第二代…那現在的就是第二代王嗎?」

「不,現在是第三代,第二代王聽說只在任不到三百年就被反抗軍泰天非瑟斯特給拉下來…處刑了

「原來你們的王這麼長壽?!」

「畢竟是維持世界運轉的王,這我們沒有想這麼多…」

「咳,各位好像離題了…」

「啊哈哈……」

把話題拉回來,一群人的臉又變回了原來嚴肅的表情,艾爾便繼續說道。

「…這是一場很艱難的戰鬥,對你們來說」

「老爺爺你放心,我跟艾克斯可是異常者獵人,既然對方是壞蛋的話就直接全力以赴!」

一講到這種話題,艾克賽爾的左手便會被用力的擠壓,原來亞蒂靠在艾克賽爾肩上睡眠的同時也不忘的抓住他的手臂,避免醒來時人突然不見。

「那亞蒂該怎麼辦?我們不可能帶著他去王城…」

「而且我們也只有幾個人,就算愛德華和赫爾熟悉王城的內部,單憑我們幾個進去也太過草率…」

少了克歐霸這個克羅力特的組織也是一種損失,這裡沒有人像他一樣人脈廣又有組織性的可以招集到不少人幫忙,愛德華也希望藉由自己曾經是總長一職去拜託看看那些年一起在戰場上努力的同事,為此他可能也無法一起衝入王城吧…。

「我跟艾克斯倒是沒有什麼關係,但必需得有人帶路才可以…」

「我說啊…」

艾爾突然打斷了他們的談話,以提出意見的方式對著他們這樣說。

「你們可以去找泰天非瑟斯特的人幫忙啊」

「泰…泰天非瑟斯透?」

「是泰天非瑟斯特,你說的那個組織可不是那麼容易找到的,光是連他們的據點在哪,憑我們現在的資源實在是很難查到…」

艾克賽爾將頭靠到赫爾那邊,直接對著他問「泰天非瑟斯特是什麼人啊?」

「泰天非瑟斯特,是個赫赫有名的一個神秘組織,傳說第二代王的統治只有短短三百年也是因為是被泰天非瑟斯特的組織起軍反抗而拉下來處刑的,但是起軍反抗的原因和理由有非常多的說法,到目前為止也沒有見過任何泰天非瑟斯特的成員出來澄清,也有人認為這個組織其實是想自立為王才會把第二代王給殺掉…但如我剛才所說的,理由和版本很多,這也無法證實就是了…」

「可以討伐王的組織聽起來滿厲害的,但卻又充滿了謎團…這樣要怎麼找到他們呢?」

「呵呵呵呵呵」

艾爾一臉得意的笑了出來。

「我走遍全世界可不只是觀賞各地美景而已,適時打聽一下八卦也是我個人小小的興趣」

「艾爾先生,難道你知道他們的…」

「只是可能會出現的場所而已,據點什麼的如果連我都打聽到的話那他們也不用混了啊,哈哈哈哈哈」

艾爾發出豪爽笑聲,令在場的人一時無言以對的以笑臉回應著。

「說到這個場所,其實離這裡還滿近的唷」

「真的嗎,那我們立刻出發去找他們!」

「嗯……」

艾爾閉上眼的皺了一下眉頭,表現出有點困惑的模樣。

「老爺爺,你怎麼了嗎?」

「沒什麼,我只是覺得腰好像不太對勁~

「啊?」

嚓…

樹枝被踩斷的聲響讓眾人警戒的動起身來,只有艾爾一人保持原狀的坐在原地不動,火圈外的黑暗中透露出了幾道影子正朝他們慢慢的靠近。

「是影子嗎?」

本來是這麼想,直到那些影子被火焰的光源照射到之後,完全顯現出有面孔的人臉和四肢,並不是和士兵所產生的影子一樣全身黑漆漆的模樣,但他們的裝扮也很明顯的希望能低調些,幾乎都是暗色系的斗篷覆蓋住全身,手上也都持著武器對準他們。

「不要動!」

對方其中一人這樣喊著,其他人也都緊握槍械威嚇,使愛德華也不敢有所動作。

「你們這裡帶頭的是誰!」

「我…」愛德華緩緩的舉起手表示。

在克歐霸離去之後,愛德華暫時充當了這裡的領袖,但這也是現在臨時才決定的事。

「你們在這裡做什麼!」

對方的問題和周圍瞄準自己的槍枝,讓人倍感壓力,要是說錯一個字、一句話,好像就會一發不可收拾,這裡還有老人跟小孩,必需得避免這種事發生。

「我們在這裡整理裝備…」

「然後呢?」

「…我們……打算去找泰天非瑟斯特…」

「……」

那人沉默了一下,雖然不是很明顯,但可以感覺到他正在跟同伴交換眼神,過了一會才繼續問。

「為什麼要找泰天非瑟斯特?」

「我的名字叫做愛德華,我們正在討論怎麼攻進王城的王宮內解救我們的同伴…」

「攻進王城? 你們在開玩笑嗎,就憑你們幾人…加上一個老人和小孩?」

那人好像快要笑出來的諷刺著,可是愛德華並沒有受其影響的繼續用堅毅的眼神瞪著他,讓他知道自己並沒有說笑。

「哼,算你們倒楣遇到我們,看你們身上也有不少值錢的東西,就跟我回去一趟吧」

人口販子嗎…!

艾克斯打算舉起右手,但艾爾卻像是預知到艾克斯的想法似的突然出現在旁邊阻止他的動作。

「你們在耍什麼花招!」

對方也看到了艾克斯的小動作,警戒心提高的緊握手上的槍械瞄準艾克斯。

「沒事,只是你也看到我年紀大了,需要人幫忙背才可以走遠路嘛~

「哼,把他們的手綁起來,東西全給我搜一搜」

留下幾人繼續瞄準他們,走出一兩名同夥拿出了一條鋼繩將每個人的雙手扣住並綁緊,但是在輪到艾克斯和艾克賽爾的時候,他們不免發出了小小的抱怨。

「你要是把手綁起來,我就不能背那位老先生」

「這女孩暫時離不開我,他要是發起火來我沒辦法保證他會馬上乖乖聽話唷」

對於這兩人,對方的首領只好給了特殊待遇,行走時讓他們走在隊伍最前面,後面留兩人用槍瞄準他們,剩下的就依序跟在後方一起前進,特意把他們分開來是為了避免前面兩人耍什麼小花招,後面的還可以充當人質壓制。

一路上沒有出現什麼狀況,他們很平安的被帶到了一個巨大樹群下的坑洞之內,裡面有用石頭凸出充當的石階可以讓人往下走到底部,之後便可以看到用木頭製作的小門,他們打開了那道小門讓艾克斯他們一一進入室內。

走進室內看到的不是因為在樹下洞窟所形成的陰森潮濕環境,而是人為加工過像房子一樣還有充足的照明,彷彿像是走進了某一棟建築物裡的錯覺。

「這些人是誰?」

從裡面走出來接應的男子不斷用敵視的眼神看著他們,直到剛才帶頭的人走到前面去跟他解釋之後,他才解除了這種緊張的氣氛,接下來便由這位男子帶領他們繼續往內部前進。

叩叩…

門內的人回應了敲門聲的打開木門,看到外面出現的一大群人時還嚇了一跳的抖一下。

「這…這些人是誰!」

「老大還在對吧?」

「是…是啊,不過他正在休息,有事的話只能找山貓…」

「那就交給他吧」

門開啟後讓他們一起進入,門口守門的見沒人落單之後才又將門給緊緊關上,繼續站在門口看守。

 

「山貓隊長…」

一個貓臉形狀動物化普雷人正在仔細的閱讀著一些文件,直到被打擾之後才將視線轉到那男人身上。

「是這樣的,有幾個人……屬下認為你應該見見…」

「哦?是一起參與的同盟軍代表嗎?」

「不…我想應該不是」

「不是同盟,那到底是誰?」

「我們已經比對過通緝單上的模樣,那人是之前前任總長,愛德華…」

「愛德華!」

山貓全身跳起的從椅子上站起來,臉上滿是驚喜的表情,興匆匆的立刻往他們待的房間去會面。

門被守門的人打開,山貓一走進室內便立刻搜尋著在圖面上看過的面貌。

「你是愛德華嗎?」

對著符合那圖像記憶的人這樣問,山貓期待著那答案是他所希望的。

「是的」

雖然不清楚對方的目的為何,但再怎麼樣都不失曾經身為總長的威風態度的愛德華,令山貓心裡不斷的重覆著對對方的佩服感。

「咳…」

山貓發現到自己有些失態的對著自己的拳頭咳了一聲,隨後重整心態再度面對眼前仰慕已久的人物。

「我是山貓,聽手下說遇到了愛德華本人所以才前來確認…果然是你沒錯。」

「恕我失禮一問,貴集團是盜賊嗎?」

「盜賊?」

山貓才注意到一群人幾乎都被綁住雙手,立刻和隔壁的部下詢問在這之前的狀況。

「全部鬆綁,他們不會怎樣的」

山貓命令一下,旁邊的人立刻上前幫忙解開繩索的束縛,態度突然客氣的令人不經懷疑。

「各位不好意思,我的部下們怕被跟蹤所以就捏造了一下,再次自我介紹,我是泰天非瑟斯特的副隊長山貓,在這裡的都是泰天非瑟斯特的成員!」

全部人一臉驚訝的看著眼前的普雷人,不敢相信的是剛才才討論到的組織現在居然如願以償的見到了… 不,現在下定論還太早,也許他們的對話被偷聽也說不定,畢竟他們對於泰天非瑟斯特這個組織一點也不了解,完全沒有證據能顯示他們真的就是泰天非瑟斯特。

「我理解各位所產生的疑惑,泰天非瑟斯特並不是隨隨便便就能見到的組織……對了,怎麼沒有看到克歐霸?」

對方好像也知道克羅力特首領克歐霸跟愛德華一起行動的消息,只能說不簡單。

「克歐霸的情報你是從哪知曉的?」

「不久前才見過他的成員並達成了協議,但聽說克歐霸的據點失去了聯繫,便收到了請求幫忙搜尋他們家的老大,想必是發生不得了的事才會尋求外界幫助吧… 那麼…」

「藏匿點受到了襲擊,克歐霸目前下落不明,我們無法證明他的生死…」

愛德華只是大概的述說克羅力特被王城軍襲擊的來龍去脈,除此之外他就沒有再多說其他的。

「什麼! 既然這樣的話要趕快連絡,你聽到了吧!」

山貓對著旁邊的部下說著,那名部下也立刻答覆後往別的地方衝出去,準備聯絡不久前才成為同盟的克羅力特成員。

「失禮了,還請各位移駕到另一間房間讓我好好招待,我們的老大也想見見愛德華先生。」

山貓手平擺指著門,有禮貌的讓大家一起跟著自己的腳步走到了不遠處的一個小房間,由於是地下自然形成的空間所以並不是很廣闊,但裡面擺了一個長桌足夠一群人進入並入座。

「原來你們跟克羅力特等其他代表會長達成協議了…?」

山貓把前幾日與克羅力特成員和其他代表見面時的情況,一五一十的全部告訴了在場的人,讓愛德華了解山貓他們並不是敵人,也希望愛德華能加入戰局。

「現在克羅力特、泰天非瑟斯特還有全世界其他組織代表、會長等,都已經達成了共識,而且王城的動作與威脅也是日漸遽增,可以說我們已經準備好要出發前往王城反抗現在自稱為王的總管,但老大認為目前還差幾個可以提高成功率的助力,一個是克歐霸,還有就是愛德華先生… 然後」

山貓突然遲疑了下來,但他還是決定繼續說下去。

「聽說還有一個預言傳說,那些幫忙拯救拉姆的英雄…」

愛德華和其他人露出了一臉吃驚的表情,山貓見狀原本以為他們的反應是認為這不切實際的傳說根本就不足以拿出來,開始急忙解釋…

「雖然說這只是傳說,但畢竟是老大提出來的,一定是有什麼根據才會這樣相信,我相信我們的老大!」

愛德華和艾克斯互相看了一眼,雖然對方很有誠意的向自己表示立場並非敵對,那麼是否該說出艾克斯他們兩個的真正身分就是那個預言中的英雄呢。

「山貓大人」

正當兩人困惑的同時,幸好山貓的部下突然開門打斷了他們的談話,並對著他們說…

「老大他就快要到了」

「我知道了」

門再度關上,山貓把視線移回愛德華身上,並有禮的對著他們介紹。

「泰天非瑟斯特的老大是整個組織的重要核心,一般是不會接受和要求跟人見面的,這是老大第一次親自說想要見見大名鼎鼎的愛德華先生呢」

「不,在下並不認為自己有這般如此… 應該說我已經被拔除了總長的職位,實在是沒有臉和理由被這樣稱呼…」

「但老大曾和我們說過關於你的所有事蹟,老大不是那種會稱讚一個人的好的首領,他一心一意都只專注在運作組織的利益上,從來都不會去提及毫無關係的陌生人的好!」

「你們的老大該不會是愛德華的仰慕者吧?」

艾克賽爾用手軸不斷的推著愛德華邊說,愛德華則用瞇著眼的眼神回敬著艾克賽爾這樣的態度。

叩叩…

「老大來了!」

山貓高興的站起身來迎接正準備要進入的重要人物。

啪咑!

門被粗魯的甩開開啟,一名穿著花俏禮服的女士背後還有著許多絲綢輕飄的裝飾隨著身體的擺動飄舞著,就像是一位天女下凡的場景讓眾人瞬間忘了這剛進來的人物是何許人也。

「小愛愛~~~~~~~~~~~~~!!」

女士毫不客氣的用柔媚的聲音大聲叫喊著,這聲音讓在場的艾克斯等人全身酥麻到不自覺的會抖一下。

「嗚啊啊啊啊啊!!」

接著而來的是一名男子的慘叫,尋找聲音來源的同時,發現愛德華早就已經不在原本的座位上。

「小愛愛?」

「愛…愛德華呢?」

當大家再度搜尋到愛德華的身影時,他已經躲到了離門口最遠的位置,正好在艾爾的後面躲避著某人。

「跟各位介紹,這位就是泰天非瑟斯特的帶頭首領,瑪娜特力亞 老大。」

「咦─────!」

眾人的驚呼聲,終於把一直在休眠的亞蒂給吵了起來,他抬頭看了看周遭,發現自己正躺在艾克賽爾懷中的同時臉紅的像蘋果一樣急忙的衝離艾克賽爾的懷中,不斷的對他道歉。

「請問…這裡發生什麼事了?」

亞蒂發現大家聚在一個陌生的房子裡,還多了一位動物化的普雷人和一名非常漂亮的小姐…。

「就是…」

艾克賽爾把從被泰天非瑟斯特帶到這邊來和目前為止的狀況過程大概簡單的說了一遍給亞蒂了解,亞蒂看著眼前的女性是一名赫赫有名神秘集團的首領,臉上不知不覺多了一種崇拜感。

「愛德華先生,你是怎麼了?」

赫爾來到愛德華的身邊蹲下問著壓低身體不想被對方看到的愛德華。

「你的缺點還是沒有改掉啊,虧我對你還有點期待呢」

瑪娜用手上那裝點過的豪華折扇遮住嘴部輕笑著。

「難道…泰天非瑟斯特的首領認識愛德華?」

聽那樣的對話,艾克斯不得不這麼推測著。

「呵呵呵… 認識是認識,但我並沒有跟他說過我是泰天非瑟斯特首領這件事」

「你…你居然是泰天非瑟斯特的…首領… 根本差十萬八千里啊!」

愛德華縮在那裡用非常驚訝語氣邊發著抖邊說,那模樣簡直跟山貓所稱的偉大人物印象完全相反。

「愛德華先生,就算你是被老大讚譽的對象,這樣批評我們家老大的話我可不會再讓你說下去…」

「沒事沒事~ 山貓,你去準備我剛剛說的東西,快去吧」

阻止山貓的激動情緒後,瑪娜便慢步走到位置上坐下。

「了解」

山貓回復平靜的點了個頭後也離開房間出去。

「請問瑪娜特力亞…大人,您是怎麼認識愛德華的?」

「叫我瑪娜就行了,這個嘛,現在想想原來時間也過了這麼久了,那時候愛德華還只是個不懂禮貌的小毛頭,在經過我的調教後可以說是煥然一新的重生了呢」

「算是師生的關係囉?」

「可以這麼說,不過他這人很怕女性,所以當時可是苦了我呢~

瑪娜露出了一種不懷好意的笑容,看到在場其他人透露出某種吃驚的表情後,他笑得更開了。

「愛…愛德華很怕女性!?」

「這麼說起來之前的現像就說得通了…」

回想起他不斷避開女性,還有穿上女性衣服時所表現出的恐懼感,一切都說得通了。

「好了,愛德華你也差不多該歸位了吧?」

瑪娜繼續用扇子遮住下半部臉,雙眼倒瞇的好像在微笑。

「你也還是一樣不改以往的惡趣味,專門挖別人的苦來當自己快樂的泉源…」

愛德華的臉色差到不行,現在要他鼓起勇氣離開這距離最遠的位置他寧願現在隻身一人當前鋒的殺進王城。

「你要一直維持那丟臉的模樣我是不介意,或該說我還很期待看你會繼續出什麼樣的糗呢,呵呵」

「咕……」

愛德華忍氣吞聲的起身後慢慢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但他有刻意的把椅子稍微往瑪娜的反方向挪遠一點。

「回歸正題,我聽說你們也要去王城裡救人對吧,那我們的目標可說是一致,就跟我們一起行動如何?」

「我們原本就有這種打算,可以說是好巧不巧的被你們的成員遇到」

「好巧不巧啊…」

瑪娜的視線看了一圈,將摺扇摺收起來後發出了啪的一聲。

「那還真是巧啊,居然能遇到傳說中的各位… 英雄們」

「瑪娜大人,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嗯? 原來是這樣,其實我也只是聽到了一點風聲,據說預言中所說的英雄正好在克歐霸的帶領下行動,連同愛德華一起,所以我只是推測這兩位外貌比較特別的少年應該就是傳說裡所說的英雄吧」

瑪娜輪流看向艾克斯和艾克賽爾。

是聽克羅力特說的吧,目前也只有克歐霸的組織,克羅力特知道這件事情。

「那事情就順利的多,只要把你們安排進這次的計劃裡,所有準備就才算都齊全了!」

 

 

 

 

§第五章 失意-(下)§           END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貓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