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前言:

這是貓私下寫好玩的洛克人X同人創作,還請高抬貴手不要打上本貓以外的作者名稱自稱是您的作品,但很歡迎分享給一樣喜愛洛克人X的同好!^^

文法和字詞方面不是很拿手,如果看的不是很順心,為了您的身心,就請麻煩您離開本頁面停止閱讀。

謝謝^^

 

 

 

故事大概背景:

本故事的背景世界和原本洛克人X是完全不同的世界觀,主要舞台在一個叫做拉姆的星球上,對艾克斯他們來說也是非常陌生的異世界,

這星球上的所有萬物全都是機械人和機械化動物,其他的自然場景皆還保持著原本的樹木、水、土地、沙漠等和地球一樣的素材。

基本上除了艾克斯等人的原本設定外,其他皆為本人的自創設定和完全陌生的新人物等。

本內容沒有BL要素,還請放心觀賞(除了語文能力不佳><)

----------------------------------------------------------------

 

6-4

 

王城內部終於傳來了打鬥的聲響,爆炸聲和槍連續射擊的聲音沒有間斷過,影子也不斷的從各個陰影處冒出,但數量還不足以讓他們被拖延住腳步,愛德華邊解決掉眼前出現的敵人邊繼續向前前進。

來到了王城內部通往王之間的走廊入口大門,一群人衝進來後立刻趕緊將大門給關上並封死,艾克斯看了一下週遭人數只剩不到一半,回想起剛才被影子襲擊的過程,泰天非瑟斯特的一半成員為了讓他們能夠順利前進,才故意留在外頭阻擋影子追擊,他們才能這麼順利的衝進王城內部。

「各位都沒事嗎?」

愛德華雖然可以看出每個人都安然無恙,但還是習慣性的先問一聲,這樣也能夠理解現在隊員實際狀況。

「是…」

「都沒問題」

「很好,我們繼續前進吧」

愛德華帶頭走在前方,全部人提高警覺的走在這個只有微亮照明的長廊上,從入口到遠處的另一扇大門中間至少也有五百公尺的距離,只要加快腳步其實很快就會到了,但此時此刻卻讓人覺得這個距離多了兩倍長的心理錯覺,無聲無息的陰暗環境更是增長了每個人的壓力。

……叮……

「好像…有什麼聲音?」

全部人都無法反駁,的確有細小的聲音不知從何發出,而且還慢慢的越來越接近。

「提高警覺,可能是敵人」

愛德華一喊,全部人自動形成一個圓圈的處於備戰狀態緊握著手上的武器,艾克斯也將手部的砲口對準前方尋找等會敵人可能會出現的位置。

「…啊!」

一個人影不知何時從天花板的黑暗處緩慢掉出,白紫色的外表還有頭上那長條的馬尾頭套,全身傷痕累累的重重摔到了地面上。

「這…這不是素羅嗎!」

「等等!」

愛德華阻止了本想衝上前的艾克賽爾,用手掌不斷的將他推回後方,並告訴他「別忘了,總管的能力可以操控普雷人,在不清楚素羅是敵是友之前,不要冒然靠近比較好…」

雖然很擔心素羅的狀況,但愛德華說的也是對的,艾克賽爾只好乖乖的退回到原本的位置上等待確認。

「那要怎麼確認他是否有中總管的異格呢?」

「……」

回想過去麥樂提的狀況,的確是無法在當下辨認出被操控或是已經並非本人的方法,目前唯一所知道的只有像傑洛那樣只是純粹聽命令行事而無自我意識,另一個是士兵們像是勉強撐起身體不自然的動作可以立刻分辨出來。

「如果說他並沒有中總管的異格呢…這樣也等於見死不救了吧…」

『呵呵呵呵呵呵……』

笑聲從前方的大門處傳來,門也在此同時突然之間自己敞開,黑漆漆的完全看不到裡面。

「這聲音…?」

『你還是一樣優柔寡斷,愛德華』

「不會吧!」

「喂!愛德華!」

愛德華第一個擅自離隊的往前衝進了房間,其他人雖然傻眼,但為了確保愛德華的安全也只好趕緊向前跟上,除了艾克賽爾還在意著倒在那邊的素羅而停駐不前。

跑進室內,周圍的火燈一個個被點亮,可以看清楚這裡除了,這是王之廳前面的一個房間,在和王見面之前都會在這裡整理門面或是等待王的指示,以前愛德華會對凱爾開玩笑的說這裡應該要稱為等候大廳才對。

「我在等候大廳等候你很久了,愛德華」

「凱爾!」

「啊!」

隨後進入的人全都吃驚的看著正前方被吊掛在空中的凱爾,但他的雙手雙腳並不是被綑綁的那種狀態,反倒只是被掛在一條很寬的繩子上一樣,整個人在空中看著地面上的和大家對話。

「那是凱爾?」

「難道也中了異格!?」

每個人都舉起武器,只有愛德華呆愣在原地的看著他,和以往不一樣,全身漆黑的顯露出邪惡的神情,那怎麼看都像是反派的模樣不禁讓人聯想到他已經成為了總管的傀儡。

「凱爾…你…」

愛德華說不出來,現在的他心情五味雜陳的還無法看清眼前的事實,是否該高興他平安無事,還是該說他是不是遭遇到什麼不測… 腦袋打結的無法言語。

「我跟他們都等的有點不耐煩了呢,你們也來的太慢了吧?」

「他?」

「啊…後…」

泰天非瑟斯特的成員來不及警告其他人,全都一一的被光劍砍倒在地,艾克斯本想迎擊敵人卻被對方一手抓住脖子失去重心的射偏了砲彈,愛德華則是背後被踢了一腳的往前撲去跪地。

「可惡…!」

艾克斯再度瞄準了對方的臉部開了一砲,那人臉上的面具硬生生的被從臉上彈開並在空中碎裂,沒有了面具,這人的臉部完全顯現在艾克斯的眼前,讓艾克斯感到驚訝的一瞬間又被這人給用力往地上摔去而發出哀嚎。

「咕…………傑…洛」

 

愛德華從地上爬起,這時候眼前出現了一雙有著爪子的雙腳,他慢慢的抬頭往上看去眼前的巨大身影,跟動物一樣的外表卻像人一樣的兩腳站立,原本應該是毛絨絨的皮毛在這裡是倒立豎起的尖銳針刺,雙手和人一樣的手掌只有指尖末端長著動物天生的武器爪子…。

「克…歐霸?」

全身鮮紅色的克歐霸,從眼神可以看出他已經沒有自我意識,表情兇悍的露出了銳利的尖牙,用手抓住並舉起趴在他眼前的愛德華後是用緊握的拳頭不斷的朝愛德華腹部揍去。

「咕啊……啊…………」

愛德華沒有還手也沒有試著逃離,他只是默默的接受著克歐霸不斷揮過來的拳頭,嘴裡和嘴角都流出了褐色的油,雖著一拳一拳的加重傷害,細小的紅褐色汁液也不斷的噴在克歐霸的臉上。

 

「傑洛!」

艾克斯睜開眼的瞬間看到了光劍正朝自己砍來,他立刻翻滾身體躲過了那一記光劍。

「可惡…」

雖然早就聽艾克賽爾提過傑洛被敵人控制的事,但實際出現在眼前還是讓艾克斯產生了猶豫,據說異格只能用同樣為異格的能力壓制或解決,對於傑洛這種被操控的能力,也只能透過特別的異格解除操作,或者是直接找控制他的能力者讓其消除…。

「可惡!!」

艾克斯舉起砲口瞄準傑洛並連續發射,傑洛也迅速的一一閃避,輕快的腳步又朝著艾克斯發動攻擊的揮砍光束刀,艾克斯同樣也閃避了那一攻擊,在下一刀又揮過來的同時將砲口對準後發射使光刀刀身彈開的讓傑洛的身體跟著一起被震到後退。

「喔喔喔喔喔喔喔─────!!」

趁這破綻,艾克斯配合著砲口不斷射擊的砲擊聲嘶吼著叫喊是為了掩飾心中對於同伴的不捨和憤怒。

白煙不斷的向上竄升,當砲擊聲停止後傑洛只是往後倒地,可以看得出來他還想再動身起來,可是全身上下被砲擊打到無法自由動作,就連只是想起身這個動作都感到無力,可以說是完全無法動彈。

 

砰!砰!砰!……

拳頭不斷的朝腹部襲來,愛德華吐了最後一口油出來後,才終於忍痛的抓住克歐霸下一拳擊,然後使用異格的能力不斷的擠壓著那隻手,克歐霸看似感覺不到疼痛,他只是放掉了抓住愛德華的那隻手,打算用這隻手繼續給愛德華痛擊,卻也被愛德華給用一隻手擋下,克歐霸的雙手都在拳頭的狀態下給愛德華一手抓住,想抽也抽不回,往前推進也可以感覺到一股強大的阻力無法傷害到他。

「從以前到現在都在給總管利用,你不覺得煩嗎!克歐霸!」

愛德華咬緊牙根的不斷使力,克歐霸的雙手開始變形凹陷,但始終還是沒有看到他表現出痛苦的一面。

「你要的東西,就在你眼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愛德華用力的扭動身體,一腳踏出後轉了一圈的順著離心力將克歐霸給拋向在半空中的凱爾而去。

克歐霸正中凱爾的位置,凱爾也被打到失去重心的跟著克歐霸從空中往下掉落地面,這時候可以清楚的看到聯繫著凱爾背部的寬大繩子並不是什麼繩子,而是凱爾他原本背後蛇型的尾部,正連接在天花板上方。

「這是什麼!」

仔細一看天花板,雖然燈光昏暗的無法看清全貌,可是可以發現有什麼條狀的東西正在纏繞並且擩動著。

「那是…」

艾克斯也跟著注意到天花板的狀況,回頭看往凱爾的方向時發現克歐霸早已爬起身來準備襲擊還在注視天花板的愛德華,他趕緊舉起手上的砲口瞄準並發射射中克歐霸的腹部,才讓他沒有偷襲成功。

「謝啦,艾克斯!」

「嗯」

艾克斯舉起姆指回應。

「嗚…」

凱爾從地上浮起,正確來說是背後蛇的身體部分撐起了他整個人的身軀,好讓他像是浮起來一樣。

「突然這樣丟過來,也太粗魯了,愛德華…」

「凱爾,不管你現在是不是被總管給控制了心智,我…必須得打倒你!」

愛德華拔出腰上的劍直指著眼前的凱爾,這樣宣誓。

「別忘了還有克歐霸唷」

凱爾一派輕鬆得抬高下巴,輕視著愛德華說著。

「哼─!」

愛德華雙手緊握劍柄,轉身用力揮擊的正好接下了克歐霸使用異格能力的爪擊。

「看來你染色並不只是好看而已嘛…」

愛德華同樣用異格能力堅持住克歐霸爪子往下壓的怪力,這力道強大到他無法一時彈開脫離現在的困境,兩人就這樣僵持住無法動彈。

艾克斯趁這機會也跑向前去打算瞄準凱爾發射砲擊,卻突然被一股黑色的物體給踢了一腳,後方又傳來一陣刺痛,再來是被剛才的東西給再度打到後方,直接撞上牆後才停下。

「是誰……」

艾克斯感覺到背後的疼痛是刀傷,他的背上出現了細小又長的刮痕,眼前又出現兩道沒有見過的黑色人影,而且臉部上都還戴著奇怪的微笑面具,手持著細長的劍,全身不自然的舞動著。

「艾克斯!小心點!」

之前在王城出現過的那兩個人影,果然是總管的手下,愛德華大聲的警告著正與他們正面衝突的艾克斯。

兩個影子速度很快也很有默契的不斷配合著前後攻擊,艾克斯勉強的閃過前一擊,下一個招式卻直接刺穿了自己的左手臂,艾克斯感覺到輕微的疼痛後便往後跳去拉開彼此距離。

「手居然…」

艾克斯發現被刺穿的手臂傳來一陣麻痺感,左手變的癱軟無法自由的擺動。

「怎麼了!」

愛德華對著艾克斯大喊著。

「手麻痺了… 不能動!」

「麻痺? …難道是前任軍團長的刺擊之劍!」

在愛德華他們上任之前的總長跟軍團長兩人的武器都是細長的劍,傳說這兩人是兄弟,所以在互相搭配的攻擊模式上也非常有默契,也做過不少事蹟被人民讚揚其名。

弟弟是軍團長,擅長使用附加攻擊來消耗敵人的體力,哥哥是總長,藉由配合弟弟的攻擊,他則是負責給敵人最後的一擊來結束戰鬥,兩兄弟可以說是沒有一次敗北的戰績。

「原來是總管………艾克斯當心點,他們兩人不好對付!」

「好!」

艾克斯先把手麻痺的事放一邊,繼續面對眼前兩個堪稱不敗紀錄的前任總長、軍團長兩兄弟。

 

咻!咻!

兩條紅色的軌道直直射向這兩個影子頭部,但這兩人只是頭被打歪,隨後又自己扭回來的看向剛才攻擊他們的人。

「二打一的有失公平啊,現在加上我就等於二對二了!」

「艾克賽爾,你跑哪去了!」

「很抱歉,處理了一下素羅的事…」

「素羅! 那他…」

「嗯,他除了全身都是傷,並沒有被總管奪去心智!」

聽到這個,愛德華和艾克斯露出了微笑,再次重整氣勢的面對眼前的敵人,而愛德華也覺得力量湧現,開始抵抗克歐霸的力量而不斷的朝他壓制過去。

「哈────!」

愛德華將爪子往上彈開,然後一腳踢向克歐霸的腹部讓他失衡得往後不斷退去。

「克歐霸,再會了!」

愛德華將自己的異格全部集中在劍身上,站穩腳步的克歐霸又再次舉起雙爪發動更強大的能量,身上用能力形成的尖刺也漸漸的轉移到雙手上,雙方都將最後一擊全部都賭在這攻擊上!

劍像慢動作般的移動同時出現了很多殘影,就像是同時有很多把劍被握在手上,克歐霸的爪子變的巨大,就算對方想閃避也絕對閃不過這麼寬廣的攻擊範圍,現在就差一個時機…

艾克斯和艾克賽爾的射擊被閃躲後,牆壁炸開的聲響成了愛德華他們的開戰的鐘聲,雙方開始互相面對面衝刺,這一瞬間便可以決定誰的生死輸贏,兩方都不敢大意的盡全力使出自己的大絕。

「……」

凱爾默默的看著愛德華和克歐霸的決鬥,在互相擦身而過的那瞬間到雙方又背對背拉開距離的停下來,大約過了幾秒鐘,雙方都往前跪下的喘氣。

「哼…」

凱爾閉上眼的哼了一聲,他看出來了這場勝負的結果。

「嗚啊啊啊……啊……」

異格能力消散而去,胸前的傷口所溢出的油流到了地面上,克歐霸張著嘴抖著身體的往前癱軟倒下,愛德華可以感覺到原本纏繞在克歐霸身上並非克歐霸的異格已經斷了連結,使克歐霸解脫了被操控的夢饜。

「雖然你打敗了克歐霸,但卻也身負重傷,值得嗎?」

「呵… 當然…值得囉,接下來換你了…呵…凱爾」

凱爾露出了一抹微笑,身後蛇的身體也開始一點點的從天花板往下垂去到地面,可是卻還是看不到另一邊的盡頭。

 

射擊的聲音和爆炸聲不斷,艾克斯這邊的戰況也是如火如熱的上演,還好艾克賽爾的加入能夠分散對方兩人互相搭配的攻勢,大勢看下來雙方的能力是五五之分。

「真難纏…」

「不過你有沒有發現他們的絕招和動作…」

「啊…是啊,我想等等就可以分出勝負了」

就算是最強的不敗傳說,但看起來被操控的人並沒有學習的能力,只是一昧的使用生前所會的招式中不斷的輪流變換而已,當這些招式都被一一破解,就代表這兩兄弟正走向敗北的道路上。

「…不敗嗎,不對!」

「艾克斯?」

「當他們遇害的時候,就敗北過一次了…不是嗎?」

「沒錯,所以不敗的傳說早就破解了嘛~

兩人信心滿滿的再次擺出戰鬥姿勢,面對兩道影子突如其來的前刺閃的得心應手,下一擊就跟排演一樣,做了一樣的招式、動作,再由艾克斯和艾克賽爾個人拿手的方法分別對準其招式中出現的破綻,一點一點的給予其累積傷害。

重覆好幾次下來,感覺出影子的敏捷度和順暢度減弱了許多,接下來只要再朝同樣的位置給予痛擊,應該就能擊敗他們!

「就是這裡!」

「射擊!」

影子身體的關節之處被嚴重的破壞,就算是複製軀體強化所製造出來的怪物,原本每個人都會有的弱點也一樣存在,再加上這兩個已經沒有了思考能力更不要說是透過戰鬥中不斷學習和進化,光是這點艾克斯他們沒有理由會輸。

「艾克斯,你看愛德華!」

望向愛德華苦戰的地方,他正被一條超巨大的蛇身給團團包圍無處可逃,而在這圍起來的圓圈之內,就是他跟凱爾的戰鬥場的,凱爾耳前兩側平常垂在肩上的條狀尖刺,現在成了他的攻擊利器不斷的像鞭子鞭打又像蛇的利牙般對準愛德華不斷刺去。

「我們快過去幫他…」

「艾克斯、艾克賽爾,你們不要過來!」

「!?」

在裡面的愛德華注意到艾克斯他們那邊已經解決掉了敵人,趁他們朝自己趕來支援之前大聲的喝止他們不要前來。

「這是我跟凱爾之間的戰鬥,你們就讓我自己親手幫助凱爾解脫吧!」

「愛德華… 我知道了」

「艾克斯!」

「就交給他吧,我們要相信愛德華!」

「…好吧」

艾克賽爾收起了手槍,艾克斯也把手砲的砲口變回自己的手掌,這時才想到自己的左手中了麻痺招式無法動作。

「艾克賽爾,幫我一下,我想把傑洛搬到那邊去」

「了解!」

 

6-5

 

「報告,出現了有自我意識的影子!」

王城外面戰況比城內還要來的慘烈,就像是這些影子的兵力配置全部都撒在城外般,對於城內的防守完全沒有精心安排。

「怎麼回事,這些影子根本就是被故意安排在城外…有這種事?」

瑪娜站在最近的高山最高處眺望整個王城周邊,隨後又一躍而下的雙腳扎穩落地,這山少說也有一千多公尺高,但這種高度對他來說根本完全不當一回事。

「翁音,聽的到嗎!」

翁音的耳朵可以聽見方圓千里內的聲音,雖然聽的到但無法直接說話回應,不過對瑪娜來說對方只要聽的到就夠了。

「把所有兵力投注在外面,原本在城內的就繼續守在城內不要出來…」

 

遠處的翁音仔細的聆聽著瑪娜交代的事項,等到對方結束訊息後他才開始對著周遭待命負責傳令的成員開始轉述瑪娜剛才對他說的事項。

現在城外出現了和麥樂提當時一樣有自我意識的影子集合體,除了是透過死去的軀體所產生出來的,其他都是王城自己原本就生產出來的,可以看的出來這些人之中很多有的是王城衛兵、士兵跟一般的平民百姓他們的集合體所產生的怪物。

「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有著自我意識的影子怪物發出了恐怖的詭異笑聲,但就算對手再怎麼讓人毛骨悚然,同盟們還是得撐下去面對眼前的敵人、怪物軍團。

「不行…沒有異格的話還是對我方不利……」

「不要氣餒!」

赫爾跳出來將怪物的上半身給砍成一半,但是對方很快的又復原成原來的模樣。

「說什麼都不能放棄!愛德華大人也在為我們的未來而戰,不可以就這樣放棄希望!」

不管怪物復原幾次赫爾就多砍幾次,就算自己的身體出現了疲倦感,他還是會繼續奮戰,因為這是他唯一能夠做的事情。

「喂!協會方向那邊的影子好像在合體!」

「不會吧!怎麼那麼巨大!」

遠處的影子不斷的在壯大,腳邊處還有其他影子還正在朝那聚合體聚集而去,當他大到一個程度之後,原本一坨圓形的黑色固體伸出了雙手和雙腳,正中間還睜開了疑似眼睛的形狀,他的大手一掃過地面,那些同盟的協會成員全部都被手掌心一拍而飛,有的從高空中重摔而死,有的直直撞進樹林折斷了許多粗木或是被撞到支解分離,也有的很幸運的只有受到一點輕傷,可是剩下的個體影子會趁他們還沒來的及回神時就立刻衝上前去啃食和同化,同盟成員減少的同時敵軍相對的也在漸漸增加。

「不會吧…協會那邊全軍覆沒了!」

「他們的人本來就不多,而且找來的全都是傭兵,本來就不指望了…」

翁音身旁泰天非瑟斯特的成員看著這個戰況不斷的驚呼,影子在剛出現的時候數量本來不多,但是隨著同盟的人死傷增加,影子數量也漸漸變的龐大,演變成現在這樣對同盟軍一面倒的情勢。

「反倒是克羅力特那邊看起來還可以撐一段時間…」

唯一擁有異格能力的黑晴不斷的焚燒眼前的敵人,可以說手段極為兇殘,為了愛而不擇手段,但是這樣子短時間內頻繁使用異格能力的缺點就是會快速消耗能量,對於這樣長時間的消耗戰來說還是對盟軍不利。

「這是?」

翁音一臉不妙的表情,引來了原本待命正在關注戰場的兩名成員注意。

「翁音大人,怎麼了?」

「王城裡的某個地點,還有更多更龐大…聲音和影子相似的東西…」

翁音再次俯視自己人和其他盟軍的點,每個人為了眼前的影子敵人忙到不可開交,前一次還能保住一命就要繼續戰鬥直到勝利,可是人數不斷在遞減,就算能源補給沒有問題,上前線的人要是沒有機會喘口氣的話還是會導致全滅的結局。

「喂,快報告老大,時機到了!再不用的話就來不及了!」

「時機!? 好…好的,我立刻快馬通知!!」

一名成員表情顯得慌張,連敬語、行禮都緊張到忘了做出,趕緊加快腳步的本跑到鐵馬旁並坐上,毫不猶豫的往森林內部狂奔。

「翁音大人,真的需要用到那個嗎?」

「沒錯,王城內還隱藏了不得了的東西,萬一全部從城內跑出來的話…現在就是使用的時機了!」

克羅力特和其他協會的成員慢慢的聚集到一處,剩餘的成員全部奮力的抵抗和互相幫助著,才勉強將一群影子聚集成一處後讓黑晴發出藍色火焰燃燒殆盡。

「黑晴大人,您沒事吧?」

就算是為了愛而使盡全力的黑晴,也不得不面對自己能源低下的事實,在現在的戰場上擁有的異格能力者除了黑晴外也只有少數幾位,畢竟是被常人歧視的能力,一般能低調就低調的完全不會在普通時候顯現出來,故能找到的異格援軍也是少之又少。

「呵… 沒事,跟克歐霸大人的痛相比,我這模樣根本就只是小孩子的任性要求,再怎麼樣都會燒給你看!」

才說完,附近的影子又被藍色火焰給燒成火球。

「現在所有盟軍所剩的成員們都聚集在這個地方了,可是卻不見泰天非瑟斯特的老大和副隊長山貓…」

旁邊的克羅力特成員邊擊退小型影子邊對黑晴報告著。

「哼,該不會傳說中的泰天非瑟斯特首領其實只是個膽小鬼吧!」

一手揮去,火球又不偏不倚的打中了影子後消滅。

「黑晴大人,這樣對我們不利,乾脆我們撤退吧…」

「你…你說什麼!」

黑晴表情扭曲的看向剛才這樣對他建言的成員。

「我才不是為了那個泰天非瑟斯特還有其他雜魚聯盟!我的克歐霸…殺死克歐霸大人的兇手就在眼前,與其要我逃跑,我現在衝進城裡給你看!!」

「啊啊啊!黑晴大人請冷靜下來!!」

黑晴邊丟出藍色火焰燒中兩旁的影子,一邊快速踏步的往王城方向走去,後方的部下不斷的大喊著希望他不要這樣衝動。

轟……

遠處森林傳出了怪異的聲響,才終於讓黑晴停下腳步的回頭望去森林的方向,就連還在死戰的盟軍都注意到了這鬼怪的聲響,還在猜測該不會是敵方的援軍之類的,造成心理有些恐慌。

「那是…什麼?!」

一頭巨型機具有著八隻腳輪流落地前進的看似蜘蛛,那東西從森林深處不斷的朝戰場走去後從頭部前方開了一個小孔,孔內正有著光源不斷的在聚集,當到達一個飽滿程度的時候突然直直的射出光線從地面劃出一條歪曲的線再射向天際。

砰轟轟轟轟轟轟轟轟──!

光線劃過的痕跡爆炸了起來,周邊零散的影子一接觸到爆炸的餘波後全部都變成灰燼的散落於空氣中。

「影子…明明不是異格,卻可以消滅影子!」

「那當然!」

瑪娜也一起從森林走出後並跳到了黑晴旁邊,得意的對著黑晴這樣說著。

「我是泰天非瑟斯特的老大,瑪娜特力亞,那東西是我們研究出來的兵器的進階版,專門對付異格能力而開發的」

「對付異格!?」

「在討伐二代王的時候因為異格而吃盡了苦頭,所以為了應付這種狀況所以特地開發出能夠使用異格的機具…」

「怎麼可能!異格是普雷人天生擁有的才能,你居然說是開發出來的!」

「那當然是請教了不少異格能力者才辦到的實驗,與其說是開發的,還不如說是蒐集了異格能力者的能力後把他們集合在一起便形成了那道光束力量,缺點是力道還無法完美控制,所以有時候不是一次爆發出來就是會有無差別攻擊的行為」

瑪娜雙手攤開的說。

「哼,難怪你一開始沒有使用這個怪東西」

理解黑晴一臉不爽的理由,瑪娜笑笑的回應著說「看樣子克歐霸把你調教的很好呢,先不說這個,我之所以把這傢伙帶出來,是因為我家翁音發現王城的地下有著不尋常的東西存在…」

「不尋常的東西?」

又一道光束發射,只不過這次擦過了黑晴他們旁邊的位置,迫使他們中斷對話的立刻往旁邊跳開躲避,但其他的同盟軍卻沒這麼幸運的躲過這波爆炸。

「這東西根本就不分敵我的胡亂攻擊!」

「哈哈,所以我說了無法完美控制力道啊~

黑晴給了瑪娜一個憤怒的眼神。

「繼續剛才的話,翁音說還有和那城堡一樣大像影子們沒有全部傾巢而出…」

「還…還有……」

原本還帶有一點吃驚的臉色,隨後又理解的看向王城。

現在回想起來,目前他們所面對的敵人的數量就王城裡原本就擁有的兵力來說根本不到四分之一,可是光是這點兵力就讓盟軍快要吃不消,尤其克羅力特缺少了克歐霸這位首領更是少了幾乎一半的戰力。

「除了我們泰天非瑟斯特還有你們克羅力特,其他盟友幾乎都不擅於應付這種場面,克歐霸原本就這樣天真嗎?」

當初發起同盟的就是克羅力特的克歐霸。

「嘖…克歐霸大人所想的計畫可是完美無缺的,我相信他的判斷!」

黑晴只有接收到邀請固定的人成為盟友這個任務,剩下的克歐霸就沒有全部託出告知,所以就連他自己也不知道這之後的佈局到現在還有沒有那個意義存在。

「算了,現在去想不在這裡的人也無濟於事,我們泰天非瑟斯特也不是只有這點能耐~

「你們還有其他計劃?」

「那是秘密囉!」

黑晴皺著眉頭的將頭轉回戰場上,多虧那個巨大的機具現在影子的數量比剛才還要減少許多,也因此盟軍士氣大增的開始不斷壓制剩餘的影子,再由目前還存活的異格能力者一一將其消滅。

 

王城內部還有幾名留守的泰天非瑟斯特成員正在死守著大門,他們是被派遣至前鋒裡的隊員之一,這些人的任務就只是單純的用性命幫助愛德華他們達到目的,也就是說生死早就置身度外,在體內的能源殘量只剩下一滴滴時,他們最終手段就必須得立刻啟動。

「時候到了…動手吧!」

「沒問題!」

每個成員伸手拿起自己身上的某種按鈕,然後一起四散的吸引影子朝自己而去,故意讓影子朝自己發動攻擊或是纏住自己的身體,當影子幾乎快要把他們給淹沒的同時,按鈕就會按下, 成員們的身體發出一種刺眼的光芒四散,緊接著的就是威力不小的爆炸將影子同時給炸成了灰燼消失。

看到城裡冒出的光芒和白煙,瑪娜短暫的表現出哀傷神情後又再度換回原本戰場上該有的態度。

「翁音,位置!」

「城內下方!」

「很好,我們就幫他們開個洞來透透氣吧!」

瑪娜站在巨大機具的頭部上方,指揮著機具所該瞄準的位置並下令攻擊。

降低了角度刻意打穿目標位置前方的大地,爆炸後四散的石塊和泥土隨處掉落,當白煙煙塵再度散去之時,一條非常深的坑洞直衝王城地下前面,果不其然慢慢的冒出了一隻隻非常熟悉的黑色物體,影子。

「嗚………」

好不容易清除了眼前的怪物,全部人看到這景象又再度體會到絕望的滋味。

「來吧,你們的英勇事蹟將在歷史上流傳給後代們歌頌,不要畏懼!為了我們的未來、為了我們的拉姆,也為了自己所愛之人事物,舉起你們的武器起身對抗!你們這些人是唯一的希望!」

「喔─────────────!!」

受到了瑪娜的鼓勵,全部人又再次振作起來的拿起武器全力往前衝刺,坑洞內也不斷的大量冒出原本躲在地底下的影子群,再次結合成龐大的影子和有自我意識的影子後朝著盟軍的隊伍也狂奔而去。

 

「我已經把敵人全部都拉出巢穴了,你們可要加油啊…愛德華。」

 

 

6-6

 

王之間前面的大廳,凱爾和愛德華的戰鬥依然不分高下,基於凱爾並沒有使用異格這個能力,愛德華就也不會對不使用異格之人用異格來做手段或絕招去壓制,剩下的就是彼此都最清楚的體技、劍術、和其他能力總和還有熟悉的招式等,雖然對愛德華來說凱爾使用的武器是第一次才見識到的,可是此武器攻擊的手法非常之單調,讓愛德華不得不萌生了某種想法。

「凱爾!」

愛德華的一聲叫喊讓凱爾也突然停下了攻勢。

「怎麼,想俯首稱臣了嗎?」

「…你…為什麼不使出全力!」

「什麼…」

凱爾眉頭一皺,但他知道愛德華並不是在對他開玩笑,也不是在耍什麼花招。

「你的能力應該不只這樣吧,跟以前還有能力時的你比起來,現在的你所做出的所有攻擊就連小孩子都擋的下,你是當真把我當成這麼弱的對手嗎?」

被愛德華這樣一講,凱爾並沒有表示不屑,反而又笑了起來的大笑著。

「哈哈哈哈哈哈,什麼嘛~ 原來是這種事啊,其實我…… 只是玩過頭了而已…」

周圍圍住愛德華的蛇身在一瞬間以愛德華為中心的縮緊擠壓而去,來不及反應的愛德華就這樣被綑綁住而無法動彈。

「不用你的異格嗎?」

凱爾慢慢的飄到愛德華面前,用手輕抓他的下巴並抬起,臉貼近的用嘲諷的眼神看著他。

「咕…」

愛德華的視線突然因為這身綑綁的壓力而模糊起來,他並不是因為凱爾這樣激怒他而被憤怒沖昏頭,而是這似曾相似的感覺讓他位於脖子附近的神經系統發出了刺激感,模糊的燈光… 還有一道近在眼前的臉龐,可是卻看不清楚那人的面容,曾幾何時他居然忘了這個最重要的人的長相,除了脖子上的痛楚並沒有因為時間的幫忙而被淡化。

「嗯?喂喂~ 剛才說我是小孩子攻擊的人現在卻一臉快不行的模樣,該不會你已經放棄掙扎了吧?」

凱爾笑笑的攤手搖頭,對於愛德華突如其來的沉默,他先是嘲笑般的說著,過一會才發現到不是這樣。

愛德華的能力在擴增並龐大,很明顯的這是來自於他本身異格的能力所造成的現象。

「你本來是個老實人,愛德華,沒想到就算是你也還是會打破規則…」

愛德華輕易的就用雙手把綑綁住自己的蛇身軀體給推開,他頭低低的無法看出他現在的表情,凱爾便趁現在用耳前的條狀尖刺伸長朝愛德華的胸口刺去。

「!」

尖刺穿破了胸部前的護甲的確刺了進去,可是他感覺到不對勁,直覺告訴他必須得快點離開愛德華的範圍,但在他抽出尖刺想要離開時已經為時已晚,愛德華的異格也提升了他的敏捷速度,一轉眼間他的尖刺早已被握在手中而無法逃離。

用力一扯,凱爾便被拉過去的接了愛德華非常沉重的一拳落在臉頰上,然後再因為這一拳的衝擊整個人再度朝後方飛去倒地,但愛德華的還手沒有放開。

「嘖… 失控?」

在剛才被拳頭擊中之前凱爾發現到愛德華的雙眼無神,他趕緊帶著凹陷的臉頰再度站起身來面對眼前已經失去理智的強者。

「哼… 蛇刑!」

凱爾用雙手拔斷了耳前的針刺避免再被愛德華給拉過去,周圍的蛇之身軀隨著凱爾動格而開始擩動,凱爾的雙手手掌心上漸漸的伸出了兩把以骨製成的雙刀劍,緊握住劍柄後便開始展現出跟剛才不一樣的戰鬥力朝愛德華揮砍而去。

鏗鏗…鏗鏗! 鏗!

兩人的武器碰撞所發出的聲響充斥在整個大廳之中,在這幾聲劍與劍互相摩擦的刺耳聲下,愛德華也慢慢的回過神來,他並沒有驚訝現在眼前的發展,反倒是更認真的面對凱爾所施展的每一招每一技,而凱爾現在的心中也沒有對於勝利的執著更沒有想玩弄獵物的心,不知不覺兩人都一起認真的投入了這場比試,對,回想起過去那場決定總長和軍團長的那場比武。

 

很開心!

很久沒有像這樣與對方較量,每當武器因撞擊而傳回來的震動總是讓自己感到無比興奮,愛德華高興到希望時間就這樣停止下來也不錯,不要就這樣結束…

「不行…」

凱爾嚴肅的口吻,將陶醉在其中的愛德華給拉回到現實,就像是看穿了愛德華的心情般,他阻止了這樣的時光…。

「你這樣是殺不死我的!」

凱爾將雙刀劍反拿,劍刃朝後方的擺出了像是蛇露出毒牙的姿態,全身動作明顯的與剛才不同,朝愛德華迅速襲擊而來。

「咕……啊…!」

像蛇般的直衝攻擊後彈回,讓愛德華真有種在跟一隻巨蛇對戰的錯覺,也讓他忘了那兩根毒牙是可以透過持有者變換攻擊軌道,這樣大意的下場就是害自己的身上多了幾道傷痕。

「哼啊!」

記取教訓的愛德華,反利用凱爾的直衝攻擊時拉近了與他的距離,自己的速度明明快到無法捉摸,愛德華卻輕易的看準時機並且用雙手緊抓住凱爾的身軀不放。

「你做什麼!給我下去!」

原本想用武器刺愛德華的身軀卻被他給一刀刀躲開,凱爾便開始甩動自己的身體,用蛇的身軀不斷的甩著自己,就是無法把這個麻煩從自己身上給弄開。

愛德華還是繼續死抓著自己不放,直到他突然間反拿劍刃的鬆開雙手後,才知道他這樣做的目的。

運用自己的異格加強了劍的利度,愛德華把凱爾背後連接蛇的身軀完全切成兩截。

「嗚啊…!!」

斷開了與蛇身軀的連接,凱爾直接從空中重重的摔落至地面,愛德華也在達到目的之後一起往下墜落到地面上勉強的平安落地。

「你的目的…一開始就是這個嗎…」

掉落到地面撞擊的同時,雙手上的武器也因此彈到兩旁旋轉幾圈後停下,凱爾顫抖的用雙手撐起自己身軀,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的愛德華。

「哈哈… 多那種東西多麼不自然啊,所以直覺性的就想說把他跟你切開看看……」

「不會吧…」

凱爾用手讓自己翻了個身的直接躺在地上,臉朝天花板的看著沒有連結凱爾身體的蛇身癱軟的從天花板不斷掉落。

掉落的蛇身從凱爾連接處開始是從細到粗的寬度,越後面掉落的身體越來越龐大,撞擊到地面之後還不斷的引發震動和塵煙飛舞,看不到盡頭的身軀最後是還有連接著這大廳外的某處而顯現出了那尾部的行蹤。

 

 

 

大廳前的長廊,離大廳入口不遠處某根粗壯的柱子下方躺著無法動彈的素羅和才被制伏而陷入昏迷的傑洛,素羅才剛從自我休眠模式中甦醒,他看向躺在旁邊沒有動靜的傑洛,隨後便想試著撐起自己的身體起身,卻發現自己的損傷過於嚴重而放棄的躺回地上。

「再過來點!」

不遠處傳來了艾克賽爾的聲音,另外還有某種東西被拖行的摩擦聲,他好奇的看了一眼後發現全身通紅的克歐霸已經不醒人事的被艾克賽爾和艾克斯吃力的移動到傑洛旁邊放置。

「為什麼要救這個狼人?」

艾克斯甩了甩還能動的右手問著。

「因為我覺得克歐霸還活著!」

「活著?」

「你看看被愛德華切開的傷口…」

艾克賽爾用手觸摸了傷口中溢出來的油後繼續說「還是熱的,代表他的身體其實還在正常運轉,那就代表克歐霸其實還沒有死!」

「就算如此,我們還是無法確定他已經脫離了心智方面的控制,那麼…我們應該把他五花大綁,以防萬一才對!」

「艾克斯~~~

支持艾克賽爾的行動,艾克賽爾感動到想快點找到堅固一點的繩子把眼前的狼人給綁在柱子上。

「啊!素羅!」

尋找繩子的同時才發現素羅早已經在旁觀看許久。

「繩子的話可能要跑一趟地下牢房才會找的到吧,但搞不好等你們回來的時候就來不及了…」

地下牢房和王之間的位置非常之遠,光是一趟來回就必須得花上一個小時左右了。

「這樣啊…」

艾克賽爾失望的垂下肩膀。

「素羅,你感覺怎麼樣了?」

「除了無法動彈外都還不錯…凱爾呢?」

「愛德華正在跟他戰鬥……」

艾克斯皺了點眉頭的將視線看向一旁。

「……」

「素羅,我們聽艾爾說了你跟凱爾的事」

「……」

「我們不會取凱爾的性命的!」

「……不能不取他性命」

「咦?為什麼,你還想親手…」

「不是,我的失敗證明了自己還太弱了,從以前總是無法真心取下凱爾的首級…就是因為他還沒有做出需要我取他性命的事… 然而現在有了機會我卻無法達成使命,但愛德華可以… 能夠取凱爾性命的就只有愛德華了」

「打倒總管的話,凱爾不就可以從心智控制中得到解放嗎?」

「哼哼……才不是這麼單純的問題,因為凱爾的另一個力量,也就是守護神的力量已經被釋放出來了,現在的凱爾可以說是被那股力量給牽制著而無法順著自己的意志行動…」

「等等…你是說凱爾他並沒有被控制心智嗎?!」

「……算是吧,但你也看到他那身黑漆漆的外表了,那是透過全世界的普雷人所製造出的影子來餵食凱爾所出現的變化…」

「餵……餵食!?」

腦袋中想像到某種奇怪的畫面,艾克賽爾和艾克斯臉色難看的看向素羅,等待他繼續說下去。

「呵呵…我知道你們腦袋中的影像大概是什麼樣子,但真正被餵食的是另一個凱爾…也就是守護神之身」

「餵食後…吃了那些東西後會怎麼樣呢?」

「不知道,但總覺得總管在做的事情非常可怕,要是能盡早阻止,我想就是趕快殺掉凱爾了吧。」

「可惡,故意把凱爾安排在王之廳前面,難道說是故意拖延我們好爭取時間嗎!」

「……」

「艾克斯你怎麼了?」

艾克斯突然間進入沉思,艾克賽爾好奇的問。

「如果說殺了凱爾就可以阻止總管的計畫…不對,如果真是這樣,那為什麼還要讓凱爾出現在我們的眼前阻擋去路,給了我們殺凱爾的機會?」

「大概是…總管知道我們下不了手吧?」

「……但我總覺得哪邊不太對勁…」

砰砰砰砰砰砰─!

地面開始輕微晃動,同時大廳傳來了重物不斷掉落的聲響,煙塵也快速的從大門處竄到長廊而颳起一陣強風吹過,風平息、煙稍微變淡了些後,可以看到有人出現在大門前面的蹲在地上,那人不斷的喘著氣的邊放下肩上扛的東西,看似剛才使盡了全力才終於逃到了這裡。

 

 

睜開雙眼,發現天花板並不是剛才的地方而是大廳前的長廊,全身開始無力的無法自己行動,他虛弱的轉頭看向一旁的愛德華,對方的臉只有一股沉重的哀傷情緒,卻讓自己不由得笑了出來。

「你還是一樣…一有傷心的事總是全部寫在臉上…」

「你不也是一樣,每次有事都不會告訴我,總是一個人默默的揹負…」

「呵呵…」

「一點都不好笑!」

愛德華憤怒的拳頭直接打在地面上,帶有點因憤怒而牽引出來的異格,地面龜裂的範圍非常的廣。

「王之間… 總管就在那裡,還有我的…真身…」

「你一定要等著我,要是比我早先死的話,就算要追到地獄,我也不會放過你的!」

「到時候…再說吧…」

「……」

「對了…艾克賽爾…」

凱爾試著爬起身,愛德華同時也伸出手來幫助他起身坐著,此時艾克賽爾聽到了叫喚,靠近到了凱爾身旁。

「素羅,你還帶在身上嗎,我給你的那個…」

「哦,那個嗎…」

素羅舉起手打開了腰上的小包包蓋子,從中取出了一個扁小的晶片。

「艾克賽爾,把這帶著」

素羅將那晶片輕拋給了艾克賽爾接住,正當他有疑問的看著那東西時,素羅緊接著跟他解釋了這東西的用處。

「只有你本身獨特的能力能夠發揮這晶片的力量,要是遇到危機就直接使用吧…」

DNA?」

「就是這樣…」

交代完後,凱爾全身放鬆的靠在後方的石柱上,愛德華將他安置好,自己起身打算和艾克斯他們一起準備出發前往這前面的王之間尋找所有一切的罪魁禍首,總管。

「該結束這一切了,總管!」

愛德華緊抓腰上的配劍,踏出長廊進入了剛才與凱爾決戰的大廳,再走到王之間的巨大門前,三人準備好自己的武器、裝備,只要打開這扇門,就再也無法回頭,直到總管引發的這些悲劇結束之前,他們絕對不可以輸! 

 

 

§第六章 凱爾-(下)§    END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貓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