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前言:

這是貓私下寫好玩的洛克人X同人創作,還請高抬貴手不要打上本貓以外的作者名稱自稱是您的作品,但很歡迎分享給一樣喜愛洛克人X的同好!^^

文法和字詞方面不是很拿手,如果看的不是很順心,為了您的身心,就請麻煩您離開本頁面停止閱讀。

謝謝^^

 

 

故事大概背景:

本故事的背景世界和原本洛克人X是完全不同的世界觀,主要舞台在一個叫做拉姆的星球上,對艾克斯他們來說也是非常陌生的異世界,

這星球上的所有萬物全都是機械人和機械化動物,其他的自然場景皆還保持著原本的樹木、水、土地、沙漠等和地球一樣的素材。

基本上除了艾克斯等人的原本設定外,其他皆為本人的自創設定和完全陌生的新人物等。

本內容沒有BL要素,還請放心觀賞(除了語文能力不佳><)

----------------------------------------------------------------------------------------------------

 

◇2-1

    自從聽說拉薩所姆地區有流星墜落一事後,愛德華總長便派遣他最信任的部下,赫爾,去當地做調查。

但是,由於第四村莊,強盜扮演的村民不斷的刁難阻擋士兵們,導致他們的調查進度落後,直到村莊被艾克賽爾解救一事傳開後,才終於可以進入村莊調查流星的真面目。

「艾克賽爾?」

總長照報告唸了一便這個名字。

「!……」

眼角餘光瞄到坐在斜對面的紅色人影有反應,愛德華抬頭看向他說「你認識,對嗎?傑洛」

「……」

傑洛故意不正眼看向愛德華,抱胸默默的注視著前方。

「我知道你對我們還存有疑惑,但這事關他所做出的事…」

「…他做了什麼好事嗎?」傑洛諷刺的問。

「我們長期在追捕的一個違法集團中,其中一名首領,跑到偏遠地區的村莊作為他的巢穴,那裡的居民過了水生火熱的幾個月生活… 最後是由他解決掉了那個通緝犯,幫村民們重獲自由」

「是嗎」

傑洛將手放在桌上撐著自己的臉頰,語氣不像是很感興趣,但總長相信他絕對很在意同伴的訊息。

「另外還劫持了一名少女逃走…」

咚…

桌子不知道被什麼敲到而抖動了一下。

「抱歉抱歉,我看錯了,是有一名少女與他同行的樣子」

總長看著手上報告書邊笑邊道歉。

傑洛知道他絕對是故意的,隨即他準備放棄似的嘆了一口氣,姿勢坐正看向愛德華。

「就算我跟他認識,你又打算怎樣,一樣把他拉進來充一個職位嗎?」

「雖然我很想說那不是我安排的,但老實說…我也跟你一樣抱持著懷疑,你們到底是來做什麼的呢?」

「…………哼哼」

「有什麼好笑?」

「這還不好笑嗎,對於抱持著懷疑的陌生人突然之間就要讓他就職第二高等的軍團長職位,你們做事都這麼不經大腦的嗎?」

「不經大腦……」總長低頭望向地面。

「怎麼,自尊心受創了嗎?」

「還不至於,請不用操心」

總長收起報告和測驗的評斷心得後起身準備要離開房間。

「傑洛,我還有事要處理,先走了」

「不送了」

確認總長離開,門外只有守衛的同時,傑洛小心翼翼的怕被門外的人給聽見,不斷的到處搜索著可以讓自己逃跑的機會。

既然知道有人平安無事的在外面閒晃,自己怎麼可以在這邊等人來救呢… 雖然說就職軍團長的職位對傑洛來說沒有壞處,反而有更多好處,當上軍團長後再發搜索令找到其他人也可以,但實在是太過詭異了,初來這個地方就被提拔,實在是詭異到了極點!

 

 

2-2

 

     不經大腦嗎……

這是由總管決定,然後得到了允許,並不是王所提出的。

「依照那傢伙的個性,難道讓傑洛擔任軍團長對他有什麼好處嗎?」

總長摸著下巴思考著來龍去脈。

雖然怎麼想都想不通讓傑洛就職的理由,但如果再把時間往前調的話,就是軍團長空出的原因,軍團長原本是由和愛德華比武結果認輸的凱爾擔任的職位,凱爾之所以離開王宮,是因為被起了判國、濫殺無辜等罪名而被通緝,想到這邊,愛德華的眉頭皺的更深。

「再回想一次… 怎麼發生的……」

總長在腦袋裡慢慢的整理他所知道的資訊,前因後果等,大至上是這樣。

 

 

    凱爾,是王宮裡僅次於總長擁有軍團指揮權的軍團長,平時的他態度就不太親和,冷酷無情可能還比較適合形容他給人的感覺,但也絕非真的冷酷無情…。

他還是總長最好的朋友之一,雙方也是在王宮裡認識的,愛德華年紀輕時為了讓自己變強而進入王宮所附設的新兵訓練所做訓練,某天他看到了從王宮偷跑出來的凱爾,凱爾當時給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冷酷、無法溝通之人,印象可說是極差,但由於凱爾來自於王宮這點深深的吸引了愛德華,使他每次有機會就一定會去找凱爾打聽王宮內的大小事,凱爾當初也根本就不太想理愛德華,只覺得他非常的煩人,甚至有段很長的時間故意避開那附近改往別的地點而去。

「凱爾,你又再偷懶了對吧」

但總是都會被愛德華給找到,凱爾還差點有了不要再逃出王宮的想法,心想真是敗給他了。

「你也是,每次都不怕被團長罵到臭頭的擅自離開崗位,你就這麼討厭當軍人?」

凱爾第一次回應跟他聊天時,已經過了一個月。

「才不是,我就是為了當軍人才來這裡訓練的啊」

「你是白癡嗎,這裡離訓練所有二里的路程,說謊也該打個草稿吧」

「不不不,我說真的,那是因為現在是休息時間,所以才可以跑這麼遠啊」

愛德華微笑的回應凱爾,但凱爾瞬間只覺得這場面很讓他反胃。

「……怪人一個!」

 

時間又過了很久,新兵訓練結訓時,愛德華被宣佈成為了王宮內的士兵而可以進城,讓他開心到想趕快找人分享喜悅,可是他並沒有家人,其他同期兵也都因為嫉妒他而顯得疏遠,除了一位,他在訓練中期認識了愛德華,兩人也很意氣相投而成為了朋友,只不過他在這次的分配兵種中,被派到了北邊的極凍國度─北之冰國,因此兩人就再也沒有見過面。

「恭喜你」

第二個跟自己說恭喜的人就是凱爾,只要和他一熟就知道他本性不差,只是很討厭默生人而已。

「凱爾!」

愛德華興奮的跑到凱爾所爬的樹下,高興的對他鞠躬邊說「還請你多多指教了!」

 

雖然同樣待在宮內,但凱爾經常跑到宮外,所以愛德華找的到凱爾的時間反而比在新兵訓練時還要來的短,有時候幾乎整整快一個禮拜都遇不到人,愛德華就會莫名的感到失望,而這種失望感也讓愛德華覺得不可思議。

 

「你沒有朋友嗎?」

在休息時間,同僚們正在聊天,突然問起愛德華的事。

「算是吧… 或該說幾個…」

「你也太孤單了吧,難道是為了想利用軍人的職業找個老婆,所以才從軍的嗎?」

同事們捧腹大笑,當然這只是在開玩笑,愛德華雖然知道,但確實有一點被說中了。

 

愛德華只有一個人。

 

他明白了找不到凱爾的時候那種失望的心情是從何而來的了,就是他的寂寞所延伸出來的。

夜班職守的時候,愛德華不斷的在想著,他認為自己突然跑回到了原點,迷惘和困惑充滿在他的心中,導致他日後總是無法專一執行完成工作,上頭對他的評價日漸變差,也有了要將他派到城外的打算,但愛德華並不驚訝。

 

咚!

「你在發什麼呆啊」

一塊小石頭不偏不倚的砸中了愛德華的頭盔,愛德華轉頭看向來源,是消失已久的凱爾坐在足足有五尺高的牆上,手上還在把玩著另外一顆小石頭。

「吶,凱爾,之前我沒有特別在意… 你為什麼會待在宮裡呢?」

「嗯? 你的意思是你那顆笨腦袋終於有在轉了是嗎」

凱爾將手上那顆小石頭朝愛德華額頭上方頭盔保護的部分砸去,又發出了一聲咚的聲響。

「雖然你打的是頭盔,但我也有感覺好嗎…」

愛德華一臉抱怨的摸著頭盔下的額頭。

「哼」

凱爾從牆上一躍而下,成功漂亮的落地,然後他拍拍屁股上的灰塵後打算轉身離開。

「凱爾,你還沒回答我,你為什麼會待在這裡!」

愛德華大聲的對著快要走掉的凱爾叫著,凱爾這時也停下了腳步,一句話也沒有說。

「……」

「……凱爾?」

「……你真的很煩人……」

「沒辦法…,誰叫我只有一個人呢……」

「?」

凱爾驚訝的回頭看向愛德華,現在的愛德華跟當初一直黏著他問東問西的時候相比,根本就像是兩個不同的人的存在。

「你……」

關心人什麼的才不是我的作風……

「難道覺得寂寞嗎?」

我才不會這樣坦白的問別人狀況……

但是他,卻跟我一樣……一個人……

「不…」

愛德華堅決的否定了這種孤獨感,他覺得是某種東西讓他變成這樣消極。

「當初我是抱著想要變強的決心進來的,現在的我卻覺得,其實我只是一直在原地踏步,沒有任何改變,還是當初最一開始的我…」

「……」

凱爾雙手插腰的看著愛德華。

「你少在那邊臭屁了,愛德華!」

「咦,你剛剛…叫我名字?」

「至少對我來說,當初一直纏著我的愛德華跟還在吃糖的小孩一樣,完全沒有成熟之處,但現在的你,可以說是終於前進了一步了」

「你說…我嗎?」

「為了某些事而煩惱、困惑、迷惘,這就是證據,你已經有了改變」

「凱爾………」

愛德華那充滿感謝的眼神一直盯著不放,凱爾突然覺得全身毛毛的而抖了一下肩膀。

「凱爾謝謝你!! 我終於知道了!」

愛德華開始朝著凱爾狂奔,凱爾像毛豎起來的貓一樣充滿危機意識的往返方向開始拔腿狂奔。

「我收回我剛才說的,你這個死小鬼!!!」

 

那之後,凱爾嘴上說是為了找事做,而也加入了軍人的行列擔任士兵,可是卻常常翹掉不見人影,愛德華還是搞不懂凱爾的想法,就連之前問的問題他也沒有回答,凱爾到底是為了什麼而待在宮裡的呢?

雖然如此,愛德華從那之後也有了動力,找到了可以奮鬥的目標而努力的做好每件工作,每天努力的煩惱,努力的找答案解除自己的困惑,日子也一天天一年年的過去了。

 

在愛德華還只是王宮裡的小兵時,宮裡原本有總長跟軍團長的人存在,但這兩個職位是每個小兵遙不可及的夢想,就連想見上一面也需要好運幫忙推一把,直到某天,兩位逝去的消息傳到了愛德華他們的耳裡。

宮裡的人都在議論紛紛,在王宮裡最為強大的存在居然在一夕之間逝去,對宮裡的士氣來說是一大打擊。

 

「凱爾!你聽說了嗎…總長跟軍團長…」

「聽到不想再聽了」凱爾依然和往常一樣,躺在樹枝上雙手抱頭的在上面偷懶。

「他們對我來說是非常強大的象徵,我也希望有朝一日能成為總長帶領軍對討伐惡黨… 可是為什麼這麼輕易的就死了?」

愛德華不敢相信的握緊雙拳,自己崇拜的對象居然在一夕之間消失了。

「這沒什麼好奇怪的」

「你說什麼!」

凱爾輕鬆的模樣和語氣,讓人認為那不是在開玩笑。

「成為最引人注目的存在本來就有這種風險,尤其兩位還是最大軍階的總長跟軍團長,殺死他們的人,一定很自豪吧,親手幹掉了被譽為最強的存在」

「你是認真的嗎…」

「那當然,要不然你還在天真的以為這是扮家家酒遊戲嗎,不過演員隨時都可以替換倒是真的呢」

「……」

很不想認同…但卻是事實。

既然這樣,那就讓自己的目標變的更加強大,更加不滿足吧!

「我要成為總長!」

「蛤?」

「我要成為最強的總長!然後帶領軍團戰勝所有邪惡!既然演員隨時都可以替換,那這次就由我來扮演總長吧!」

「你來真的嗎?」

「沒錯,然後軍團長就是你! 凱爾!」

凱爾差點從樹上掉下來,他吃驚的看著眼神充滿堅定的愛德華,無法發言反駁…。

「却……你少在那邊亂下定論,我怎麼可能擔任軍團長啊」凱爾將頭別過去說。

「你可以,我相信你可以的!」

愛德華堅定不移的自信還是頭一糟讓凱爾無法好好的反駁他。

「約好了,我是總長,而你要當我的左右手,軍團長!!」

砰!  凱爾還算是有平衡感的讓自己沒有擺出難看的落地姿勢。

「就跟你說不要擅自在那邊自己決定了!」

兩人也因此大聲的爭吵了好幾分鐘後才被其他人勸架而離開…。

 

軍人在戰鬥途中身亡案例一點也不稀奇,為了替補失去後的兩大職位,王宮舉辦的總長、軍團長選拔日子終於到了,這場測驗每個士兵都可以參予,但只局限於王宮內正在服勤的士兵、護衛兵、親衛隊等所有兵種,凱爾在被愛德華拖拉到現場的狀態下終究還是報名參加了測驗。

測驗時間為整整三天,內容會考驗到你的體力、耐力、腦力、毅力等,在這場測驗中獲得前兩名名次的就是凱爾和愛德華。

最後分出高下的比武測試,就是由愛德華擔任總長,凱爾成為軍團長,完全實現了愛德華當初的宣言。

「適合嗎?」

就職典禮上,兩人必須身著典禮用的正式服裝去進行就職儀式,王的祝福。

「你是女人嗎,居然會問我這種話……」

「哈哈…只是覺得好不真實,沒想到真的當上總長了」

愛德華傻笑著。

「是嗎」

凱爾用手用力的捏了愛德華的臉頰,害愛德華痛的大叫。

「啊啊─!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啦!」

愛德華輕撫著被捏痛的臉頰。

「回到現實了嗎?」

「是是… 回到現實了啦…」

「時間到了,快走吧」

 

兩人在前往儀式之廳時,期待已久的士兵們早已圍觀在走道上的兩旁,親眼目睹著他們兩風風光光的去就職成為總長和軍團長職位,那威風凜凜的模樣深深的印入在所有人的心中,每個人所憧憬的存在,如今變成這兩人所負擔的重責。

 

儀式順利的完成後,兩人便正式的成為了總長和軍團長。

 

在成為總長和軍團長之後的幾年,凱爾不像以前那樣經常跑不見人影,反倒是非常認真的態度面對身為軍團長的職責和工作,愛德華也感到非常的安心,繼續埋頭處理桌上快堆滿的文件山和各地發生的集團違法事件後續處理跟追捕。

 

可是,某個時期,凱爾的態度突然大轉變,原本認真處事的態度又變回了之前經常翹班的懶散行為。

愛德華剛開始還不以為意,因為那是他最一開始所認識的凱爾,便經常默不吭聲的放任他最近的脫序行為。

直到有名下屬忍不住的和總長抱怨了凱爾的事,其實這對高層是非常不敬的,但那名下屬在開口以前每次都表現出有話想說卻又吞了回去的模樣,引起總長的好奇而主動詢問,才知道原來是關於軍團長的事。

「凱爾! 凱爾!」

愛德華在凱爾可能出現的地方不斷的大吼著他的名字,尋找他的人影。

「凱爾?」

終於找到了凱爾,他和往常一樣的躺在樹枝上什麼也沒做。

「你到底怎麼了?」

「指什麼?」凱爾完全沒有動的只是說話回應愛德華。

「當然是你最近的行為,是什麼讓你又變回這樣?」

凱爾沒有立刻回應,愛德華等了幾秒後也按耐不住的往前,爬樹上去,來到了凱爾隔壁的樹枝旁坐下。

「到底怎麼了呢?」

「……」

「雖然我剛認識你的時候,你就是這樣子沒錯,但剛上任軍團長時你不是很積極認真的面對工作嗎?」

「……」

「你真的什麼都不說嗎?」

「……」

「……好吧」

愛德華從樹上躍下成功落地,頭也不回的想離開,大約走了幾步,凱爾終於出聲叫住了他。

「愛德華…」

愛德華回頭對著凱爾微笑的說「想跟我說了嗎?」

「你少噁了」

凱爾雖然沒有回頭看向愛德華,但他可以從語氣中判斷出愛德華的心情。

「哈哈,所以呢?」

「…………我,不想再擔任軍團長了」

「!」

愛德華吃驚的看著樹上的凱爾,但是對方還是沒有任何動靜。

「為什麼! 凱爾你遇到什麼事了嗎?」

「……我…」

「…………」

「…………」

「這樣子吞吞吐吐的一點都不像凱爾,你是冒牌貨吧!」

「蛤?」

凱爾猛然轉頭的望向愛德華,隨後便從樹上跳下落地。

「誰是冒牌貨啊你這娘娘腔!」

「那麼你就趕快說啊,到底是為了什麼不做軍團長!」

「……」

再度被問到,凱爾臉色又轉變的想逃避愛德華的視線,可以感覺得出來他很糾結。

「你還記得……前任總長跟軍團長突然逝去的消息嗎…」

「啊嗯,記得,這有什麼關係嗎?」

「前陣子我找到一個前任軍團長留下的文件,文件被保護在一個隱藏起來的暗門之內,如果不是一個巧合,大概完全不知道有這東西」

總長和軍團長有專門的住所,只要就職這個職位都必須住進這兩間專用的臥房,辦公則是在另外地點,但也離住所不遠。

「那文件寫了什麼?」

「那文件……」

「兩位在這裡聊天嗎?」

第三者的聲音讓他們警戒的看了過去,站在眼前的是專門服侍在王身邊的總管管家,雖然在就職典禮上有見過一次面,但總覺得那人所散發的氛圍讓人非常反感而不想靠近。

「總管…大人」

還記得典禮上總管在自我介紹時,特別吩咐過要大家對他的稱呼後面多加大人二字,這也是讓兩人印象極差的原因之一。

「不好吧,這樣怠忽職守,我可是無法放任的唷… 呵呵」

「實在是很抱歉,我們這就立刻回去,那先告辭…」

愛德華轉身想離開的同時發現凱爾沒有動作,回頭看到凱爾正在瞪著總管,用著滿是憤怒的眼神傳達著想要毀滅掉對方的決心。

「哦呵呵呵,年輕人血氣方剛是不錯,但請不要用錯地方啊,凱爾先生,對了對了…」

「?」

「我想到有一個東西要給軍團長看,是前軍團長所遺留下來的,特別交代說要給下一任軍團長的遺物…」

「是嗎,那我也可以同行吧,畢竟我是他的上司…」

「不不不~ 前任軍團長有特別交代過,這是軍團長之間的秘密,不過前任總長當然也有遺留要交給你的物品,只是…從交待的遺言來看,好像還沒到那時機」

「……是嗎,凱爾…」

「沒問題,我就去一趟,晚點再去找你,總長。」

愛德華目送凱爾跟著總管離開之後,那晚便收到了令他震驚的消息。

凱爾跟著總管離去之後,一整天都一直沒有回來辦公室找愛德華,直到晚上收到了緊急的口頭報告,說是凱爾背叛王,屠殺了宮裡許多無辜的護衛兵和士兵等多人,而原本跟他在一起的總管卻是受了重傷逃了出來,並不斷指責軍團長所做出的殘忍行為。

「怎麼可能會這樣!」

愛德華不敢相信的將拳頭打在桌面上,桌上的文件因這震動而掉落滿地,但愛德華已經管不了眼前的文件,他只想知道凱爾發生什麼事。

 

 

「愛德華,如果說你還沒有做好覺悟,那就繼續玩你的總長遊戲吧…」

 

 

 

 

§第二章 白蛇與集團-(上)§             待續...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貓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