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前言:

這是貓私下寫好玩的洛克人X同人創作,還請高抬貴手不要打上本貓以外的作者名稱自稱是您的作品,但很歡迎分享給一樣喜愛洛克人X的同好!^^

文法和字詞方面不是很拿手,如果看的不是很順心,為了您的身心,就請麻煩您離開本頁面停止閱讀。

謝謝^^

 

 

故事大概背景:

本故事的背景世界和原本洛克人X是完全不同的世界觀,主要舞台在一個叫做拉姆的星球上,對艾克斯他們來說也是非常陌生的異世界,

這星球上的所有萬物全都是機械人和機械化動物,其他的自然場景皆還保持著原本的樹木、水、土地、沙漠等和地球一樣的素材。

基本上除了艾克斯等人的原本設定外,其他皆為本人的自創設定和完全陌生的新人物等。

本內容沒有BL要素,還請放心觀賞(除了語文能力不佳><)

----------------------------------------------------------------------------------------------------

 

2-5

 

    雙眼緊閉的自己,是因為不想面對自己可能已經死亡的事實,但是耳邊的聲音卻不斷的叫喚著他,就像是想把他吸引過去一樣,他不知不覺的就隨著那個聲音飄泊而去,身體輕盈的沒有任何負擔,這就是死亡嗎?

 

『愛德華其實很怕…女人』

 

(驚醒)

「凱爾,我說過不准說出去的…」

愛德華眼前站的的確是凱爾,但是周遭的環境卻顯得非常單調,也完全沒有窗戶,非常隱密的就像在地下感覺,室內的燈光只靠著中央所掛著的一顆燈泡照亮室內,簡樸的一點都不像是在王宮內部,凱爾早已經不在王宮裡了,那也就是說…。

「白癡真的醒了」

這麼久未見,凱爾依然還是這麼直接的個性。

「凱爾? 這裡是… 我沒死嗎?」

「千鈞一髮,除了要感謝在王宮幫助你的那位流星先生,還有你後面那個…」

「嗨─!」

女性的臉從非常近的距離出現在愛德華眼前,愛德華反射性的往後狂退,手一抓空便從床上掉到了地面,發出了很大的聲響。

「哈哈哈哈哈,這人好有趣唷!」

女性捧腹大笑著,隨即便迎來頭部被敲打的疼痛而發出慘叫。

「你是…」

從地上爬起來,只有肩膀以上露出在床面上,愛德華知道那個女性是何人,他原本在王宮中就任暗殺部隊的隊長一職,那是個無法在外面拋頭露面的小型團體,必須隱瞞身分進行暗殺對象,避免目標知道他們的來歷而加以防範,這會使的暗殺機率大幅下降。

帶頭的就是這位女性,其姓名連愛德華也不知道,但之前身為總長必須得知道宮裡的配置和人員運作等,暗殺部隊這個團體也只是在書面上看過有這麼個簡單的報告,並沒有詳細深入了解的機會。

「總長大人,我叫素羅,初次見面還請多指教」

素羅一腳向後,一手擺前,另一手向後高舉的敬禮姿勢對愛德華報上姓名。

「啊對了」

素羅想起什麼的將姿勢擺回,用食指輕碰自己的嘴唇繼續說「現在已經不是總長了呢」

「什麼意思?」

愛德華負傷的好不容易坐回床上,但他還是有刻意對素羅保持距離。

「就是那個啊,瘋子向人民公佈了你的通緝令,你已經不是總長大人了唷~

「通…通緝? 你說我?」

愛德華將視線轉向一直保持沉默的凱爾,用眼神向他求助。

「唉… 素羅,你滾出去處理剛剛的那件事。」

「是~~~!」

素羅將手掌伸直擺在眉尾處,俏皮的模樣跟原本就屬於暗殺部隊的背景實在是讓人無法聯想在一起。

房間裡只剩下舊識的兩人後,卻只有尷尬的沉默氣氛充斥整個房間。

不久前還是追緝凱爾的總長,現在跟他已經是在同一條船上的通緝犯,這一瞬間的變化快的讓愛德華不知道該從哪邊開始問起。

「我…被免職了?」

愛德華看著自己被臨時急救的傷口,可見得這裡不是沒有維修技師,就是沒有多餘的零件可以做修復,但他只是藉由自己來逃避凱爾的眼神。

「嗯,是真的」

「是嗎……」

「……」

「為什麼,素羅會跟著你一起出王宮?」

「你不是應該問,那個救了你的流星先生怎麼樣了嗎?」

「啊啊… 對啊,那麼他也在這裡某個地方嗎?」

凱爾頓了一秒,才開口回答「沒有,素羅在要帶走你們的時候,那個瘋子… 總管就跑出來攪局,所以就沒有救到他…」

「總管… 他到底是…」

回想起一切的原因都出在他身上,他到底是什麼人?

「一開始,他還只是普通的管家,直到某個時期莫名其妙的性情大變,還自稱自己就是王…」

「真的是…瘋子呢…」

王怎麼可能任憑他這樣自做主張?

「很不幸的是,王真的拿他沒轍…」

「你說什麼?」

「王,他現在也自身難保,全都是那個總管搞的鬼」

「發生什麼事了,凱爾,為什麼王會連自己都難保?」

這是很嚴重的問題,王的責任就是讓這星球正常運作屬於自然的能量,除了星球以外的自然現象太陽月亮,風不會自己刮起,雲不會自己移動,只要有一個循環系統停擺,世界的機能就會嚴重受到影響,轉變成混亂的天氣狀況,原本很熱的地方有可能會突然變的非常冷,原本很冷的地方會非常熱,嚴重後果是導致當地居住的物種滅亡,普雷人也會因為這個急速的變遷而無法適應,虛弱、死亡。

「他勉強還能維持著星球的循環運作,只不過沒辦法分心對付總管…」

「這樣聽起來,你見過王嗎?」

「並沒有見到面,但我收到了他的訊息… 也是在我發現文件之後的事」

凱爾還在擔任軍團長的時候,曾發現前軍團長留下一個秘密文件。

「你還沒告訴我,那到底是什麼文件…」

「嗯? 那個啊,與其說是文件還不如說是檔案,當初也是為了防範總管才這樣說的。」

「你是怎麼發現那個東西的?」

「這個嘛…」

凱爾走到床前唯一一張折疊椅上坐下,將右腳疊在另一隻腳的大腿上,雙手交叉抱胸的維持著這個姿勢開始向愛德華說明來由。

 

還在軍團長就任時期的凱爾,像往常一樣處理工作到一個段落後回到臥室打算休眠一下。

自從當上軍團長,公務繁忙到有時候都無法定期進入休眠艙內做系統保養,只要一有機會,凱爾就會立刻回到臥房進入休眠艙做休眠保養。

打開了休眠艙的開關,腦內太多資訊需要整理,凱爾表情顯得疲憊,但他不是因為能源快要見底才這個模樣,腦內接收的資訊比以往還要過於龐大,讓他有點難以負荷,需要休眠艙幫助整理。

「唉…」

機器又突然發出閃爍的光芒,代表有問題而無法立刻使用,這已經是第五次發生故障的問題,凱爾發出嘆氣的聲音走到對講機前面準備聯絡宮內的維修技師。

B…B…B…

每次只要休眠艙出現這種問題,就會發出這種BB聲,凱爾突然覺得煩躁感席捲全身,大概就是所謂的壓力無從釋放吧,他生氣的走到機器旁邊抬起腳往某處用力一踢。

砰─!

BB

機器被踢了之後,發出了不同的聲響,隨即在操控螢幕上出現了一個需要輸入密碼的視窗。

「密碼?」

凱爾使用這台機器時從來沒有需要輸入密碼,這倒是吸引了他的好奇心,完全忘了剛才自己生氣的事。

「密碼…… 是什麼呢?」

雖然分心了,但不知道密碼的情況下又讓凱爾的怒火漸漸復燃,他無奈的嘖了一聲,離開螢幕前面,去看機器的狀況還能不能使用。

BB

這次聲音是從操控的機器中發出,凱爾又回頭的看了一眼,密碼視窗雖然還在,但視窗的右下角卻出現了很微小的符號,仔細一看那其實是文字。

「……王的…名稱?」

依照凱爾所知道的,他隨手按下了鍵盤上的按鈕,輸入了名字,卻發出錯誤的密碼音效。

「也是,普通人就連總長也不可能見過王,照理講應該不知道王真正的名字吧」

凱爾一手撐著臉靠在操作面板的空白處,一邊看著畫面發呆想著名字。

「以總長跟軍團長所知的名字… 不等等,王從來都沒有向誰公佈過他的名字…是說稱號嗎?」

凱爾又想到幾個名詞,想每個都輸入一次,卻在連續錯誤二次之後,視窗跳出了警告。

密碼輸入錯誤連續五次會被鎖定,請再次確認密碼

「嘖……」

真是麻煩─  凱爾在心中這樣發著牢騷。

已經失去了兩次機會,剩下的三次要是也沒有猜中,系統就會把這密碼給鎖定,無法再開啟。

既然這樣就只好……………

「頭好重啊……」

由於太過專注於密碼解鎖,凱爾完全忘了他是回來保養腦內系統資訊的,只好暫時將密碼的事放在一邊,再度檢查看看這個休眠艙排除故障了沒。

休眠艙此時已經恢復正常,可以執行並使用,凱爾卸下身上身為軍團長的裝備和衣飾後,一腳踏進內部,讓整個人躺在裡面的軟墊上。

電腦一接收到命令後,透明座艙蓋開始慢慢的關閉,當一切都準備就緒之後就是凱爾進入休眠模式的睡眠狀態。

 

『開始了嗎… 你聽的到我的聲音嗎?』

…?   誰的聲音?

『這是事先錄製好的聲音檔,這個休眠艙規定只有軍團長才能夠使用,所以,只好偷偷的把訊息放到這裡…』

『這個錄音檔之所以啟動,是因為你找到了可以輸入密碼的視窗訊息,所以我要告訴你關於那個密碼的事…』

密碼…的事?

『我先聲明,如果知道這個秘密,並不會有好的下場,但卻可以事先做好防範,當然這也要因人而異了,也許在我錄製好這個語音檔的隔天就會死也說不定。』

……。

『聽好了,密碼… 其實根本就沒有正確的密碼…』

?!

『那是為了掩人耳目才故意設立的,同時也是為了防範被總管管家知道我偷偷留下這個訊息…』

管家?

『總管管家有一個很可怕的計畫,原先最知道這個計畫的是我的一名部下,他是無意間發現到的,現在也早已不在了……』

(從語氣聽來,這人對於失去的部下感到相當不捨)

『但我不能白白讓他犧牲,我也會在某個時機點告訴總長大人的…,聽好了,總管正計畫著借用守護神所遺留下來的力量來強化自己的”異格”的超能力,藉此好讓自己成為下一任王,當然,他絕對是不安好心…』

『傳說,王是負責維持星球上的自然生態和環境而存在的存在,但那不是絕對的,因為只要擁有王的力量,就能使出超乎想像的自然之力,那也是屬於王才被賦予的”異格”』

『總管表面上對任何人都非常親和,實際上卻做過很多不法勾檔,例如勾結盜獵集團的克羅力特做賄賂並買賣稀有的武器,還利用集團的成員扮演成士兵到處燒毀村莊並當眾擄人…… 這是王城裡的人做出來的… 你能想像我有多麼氣憤嘛!  砰!

(非常大聲的撞擊聲也被收錄在語音檔裡,那大概是用拳頭往某個地方打下去的聲響。)

『但是…我的家人也被總管監視著,沒辦法做出具體的行動,很對不起,所以我希望留下這段語音,留給後面成為軍團長的你,一定要好好戒備自己的背後,要不然會成為總管手下的傀儡!』

語音到這邊就結束了,而且還被設定好在滿足的條件下才能播放,凱爾也大概就是在那個時候開始,變的和以往積極工作的態度相反,利用偷懶的空檔去私下做了一些調查。

 

「被盜獵集團假扮的士兵所毀掉的村莊,幾乎都是在比較鄉下的偏遠地帶,就算消失了也不會有人發現,雖然人口不多,但至少可以供上幾個月的零件供貨量,然後只要在當地找到特別的武器或道具等他們就會自動交給總管,算是雙方早就說好的雙贏約定吧」

「…………」愛德華沉默不語,他的眉頭從凱爾開始講話後就再也沒有放鬆過,反而皺的更緊。

「前任軍團長跟總長的死,一直都沒有被交代清楚,只有謠傳是在戰場上戰死的,但那個時期的總長跟軍團長根本就沒有出過宮去遠征…」

「…………」

「為了調查前任軍團長所說的真實性,還要在不被總管發現的條件下,就只好耍了點任性,就在我想要把全部都告訴你之前,我猶豫了……」

「嗯? 為什麼?」

「告訴你只會增加危險性,老實說當下的你其實並沒有危險到會失去性命的程度」

「咦! 這話怎麼說?」

「因為你太過於單純!」

「……就…就這樣?」

「沒錯,因為你太過於單純,就像白癡一樣的完全不會注意到自己以外的危險性,所以總管可說是把你放在我之後才會處理…

「白癡那兩個字是多餘的吧!  ……那是…」

愛德華注意到凱爾的右手臂上綁了一條小包巾,那其實沒什麼好奇怪的,只不過愛德華很在意那包巾包住手臂的理由是否跟自己所想的一樣。

「這是當時你在煙霧中直覺性所拋射出的劍所傷到的痕跡」

凱爾拆掉小包巾,露出了手臂上的一字痕傷口,傷口不深,但可以清楚的看見內部的電線等零件部分。

「老實說當下我是覺得應該有來接應你的夥伴,靠著直覺判斷可能逃逸的位置後射出的…」

凱爾眼神平靜的看著愛德華,他並不怪他所射出的這一劍傷害到自己。

其實那時候的當下如果不是素羅即時丟出東西稍微改變劍射去的軌道,那把劍搞不好其實原本是插在凱爾的身上,因為凱爾在那天所發生的事造成他失去了自我防衛的能力,現在的凱爾就跟普通人沒有兩樣,但他不打算把這件事告訴總長,因為這後面又會牽扯到其他原因…。

「總而言之,按照總管原本的計畫,我跟你還能在這裡聊天,已經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前任軍團長提到,守護者遺留的力量又是什麼東西?」

「…據說在星球誕生的同時,也一併誕生了兩位機械生命體,一個是第一任王,另一個就是保護王和星球的守護者,但是由於守護者的力量過於強大,為了避免力量的暴走和被利用,第一任王選擇將他的力量給封印起來,他表示他相信這星球上的生命並不需要用到這麼強大的破壞力,他愛這星球上的每個生命……」

「第一任王嗎,我記得第一任王的歷史是在一千年前吧,虧你還知道這麼清楚。」

此時凱爾的眉毛突然抖了一下,愛德華雖然有注意到但不以為意。

「也就是說,第一任王所封印的那個守護者的力量,被總管拿來利用了吧… 這麼說來他的力量可能也比以前更為強大了…」

「是啊,王宮所有的士兵全都變得像傀儡一樣乖乖服從他的命令,這也的確證明了他的力量已經強大到某種程度… 」

「王宮!」

總管利用他日漸強大的力量將所有王城裡的人變成了自己的傀儡,被控制心智的人有個共通點,那就是會呈現像死亡一樣的空虛表情服從命令,但事實上被操控的本人到底是生是死還必須做過確認才曉得;像死城一樣的景象讓將這個消息帶回給凱爾的人留下了深刻的恐懼印象。

「可惡……」

「事到如今嘴巴上說說也只是在發洩自我情緒而已,如今我們也只能把希望放在另一個目標上…」

「希望…」

愛德華回想起總管曾經告訴過自己一個童書的故事,從天而降的英雄拯救了被壞人統治的世界,最後過著幸福和平的生活…。

「千年前的…預言…」

「想到什麼了嗎?」

「有次總管曾跟我提過,千年前有過一個預言,拉姆星球會遭遇前所未有的危機,這個預言所指的危機,正好符合現在的幾個狀況,沒想到那預言真的成真了!」

「預言嗎…」

凱爾一副耐人尋味的表情看向一旁。

「也就是說,流星正是解救我們這星球的關鍵嘛!」

「是啊,只不過目前遇到了點瓶頸…」

「發生了什麼事嗎…?」

凱爾想也差不多了,便站起身來對著門喊著「你可以進來了,素羅」

一知道要進門的人是女性,愛德華肩膀瞬間縮了起來。

「打~擾了!」

素羅開門的氣勢就像是可以把門給拆掉一樣,還好那門還堅固的立在那邊。

「人家在外面等好久,心想要是再不快點結束對話的話真想直接把門踹開呢~

素羅的字句中帶有有點詭異的情緒融入在裡面,可是表面上卻不斷的一直裝女性才的可愛表情對著兩人微笑。

真不愧是暗殺部隊的,把殺氣隱藏的真好…………。

「叫你做的事辦得如何?」

凱爾不理會素羅的抱怨,直接了斷的詢問他辦事的進度。

「我已經派手下確認過了,第三顆流星的位置,還有其他兩顆的現況。」

愛德華戒備素羅的同時,也不忘的仔細聽他們兩人的對話。

第三顆流星,和傑洛一樣從天而降的原來並不只有艾克賽爾,愛德華先不插嘴的安靜細聽接下來的內容。

「王宮裡的那顆確定已經落入了瘋子的手掌心,暫時只能將他放在一邊不去理會了」

素羅雙手互相隔著一個距離擺在空中後又比出將東西擺一邊的動作邊解釋著。

「之前掉在第四村莊的那一顆,現在也在很糟糕的地方等著被人救呢~

「哪邊?」

「真是的,我想說營造點氣氛才故意不直接說出來的~

素羅直接為凱爾伴了一個鬼臉。

「不久前他被克歐霸抓個正著,只能待在籠子裡等人花錢買下他了吧?」

「克歐霸!」

愛德華知道這個人,尤其他也是在自己擔任總長時期最頭痛的罪犯集團首領,克羅力特盜獵集團。

「至於第三個流星,目前正在跟我們要找的老頭在一起唷~

「哦,這應該算是目前最好的消息吧?」

「嘖嘖~ 這很難說唷~

素羅立刻得意的否定了凱爾說的。

「據回報,那個流星好像也好不到哪裡去,或許該說,第三顆流星的狀況是三位之中最慘的吧~!」

素羅邊搖頭邊攤出雙手的向他們說著。

「怎麼會!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愛德華吃驚的叫著。

「詳細狀況我不是很清楚,但手下目擊到的報告表示,那個流星全身疑似是被什麼生物咬過,外殼破爛不堪的只能用布暫時遮掩住」

………。

原本應該是這星球希望的三人,居然會是這樣慘不忍睹的發展,房間凝重的氣氛讓素羅有點興奮的不斷彎起嘴角,在旁人眼中看來這女人真是有點幸災樂禍,但事實上這也是素羅的本性,能毫不猶豫的奪取他人性命也是因為這個性格所致。

「接下來該怎麼辦呢…」

「第三顆流星在那老頭子身邊暫時是沒事,那就先去找回第二顆流星」

「第二顆流星… 你是打算去克羅力特嗎!」

「現在也只剩下這個辦法,巢穴位置也已經查出,其實對付克歐霸並不用拐彎抹角偷偷摸摸,只要談得攏…的話…」

「你這句話結尾講的並不是這麼有把握…」

凱爾用力的咳了一聲,繼續說「以克羅力特的立場來想,如果不是用相等的金錢價值來交換,其他方法成功的機率非常的小,或是…」

凱爾故意停頓下來的看向一旁笑嘻嘻的素羅。

「或是利用素羅的力量直接搶走流星,後果就是克羅力特的緊追不捨可能導致流星們無法順利執行他們來這星球的目的… 最後還是會讓總管得逞了他的陰謀。」

「………確實……」

愛德華無奈的認同。

素羅笑咪咪的臉龐輪流來回看著兩人,然後眼神往上飄的也稍微想了一下,最後視線移回他們身上開口說「把克羅力特拉攏過來不就好了?」

「你說…克羅力特嗎?」

「我也考慮過這個可能,但是就算他願意加入我們… 或反倒說是我們需要借助他的力量才對,克歐霸還是會先以自己的利益為優先考量,現在的我們並沒有籌碼……不等等…」

凱爾想到了什麼,眼神堅定的注視前方。

「你想到什麼好辦法了嗎?」

「算是吧… 素羅,立刻去準備,我們等等出發前往克羅力特。」

「了解~

素羅離開房間後,愛德華稍微把位置往前挪了一點靠近凱爾偷偷的問「話說回來,你到底跟他是什麼關係,他前身為暗殺部隊的照理講除了總管或總長等級的才可以命令他,但他對你卻是畢恭畢敬的…」

「……很多…原因啦…」

「原因? 難道說… 你們在交往?」

凱爾的眼神充滿了莫名的憤怒,已經散發出某種力場包圍了四周一樣,只要敢再說一句就得死的那種氛圍。

「開玩笑的啦,開玩笑的」

愛德華也不是第一天認識他,看到這個表情的凱爾,他知道對方絕對是認真的要堵上自己的嘴,趕緊緩和一下緊張的氣氛。

「現在講正經的,凱爾,自從你離開王宮後真的成立了白蛇這個組織嗎?」

愛德華所接到的報告內容都顯示,白蛇的主謀是前軍團長凱爾,而其帶領組織所做的行徑幾乎都令人髮指,

「是」

「都做些…什麼事?」

「你是想跟我說教嗎?」

凱爾雙手交叉抱胸的看著愛德華。

「如果還是總長的話,應該就會毫不猶豫的對你說教了」

「現在呢?」

「…………」

「想以朋友的立場了解,那之後的你做了什麼?」

朋友…嗎?

「我想相信你,凱爾,所以請告訴我那些報告都只是被捏造的!」

「…自從離開了王宮,我就什麼事也沒做的待在這個地方…」

「什麼事也…沒做?」

「對,你所得到的那些消息,基本上都是克羅力特的人跟總管勾結所扮演的背黑鍋遊戲,我原本就不期望你會相信我…」

凱爾將頭別過去看向什麼也沒有的牆壁,藉以逃避愛德華的眼神。

「謝謝你凱爾!」

「?」

「聽到你親口這樣說,我放心了!」

凱爾兩眼睜大的看著愛德華信任他的表情,隨後便有點不好意思的繼續將頭轉回之前的方向。

「果然是單純的白癡!」

 

 

§第二章 白蛇與集團-(下)§  END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貓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