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前言:

這是貓私下寫好玩的洛克人X同人創作,還請高抬貴手不要打上本貓以外的作者名稱自稱是您的作品,但很歡迎分享給一樣喜愛洛克人X的同好!^^

文法和字詞方面不是很拿手,如果看的不是很順心,為了您的身心,就請麻煩您離開本頁面停止閱讀。

謝謝^^

 

 

故事大概背景:

本故事的背景世界和原本洛克人X是完全不同的世界觀,主要舞台在一個叫做拉姆的星球上,對艾克斯他們來說也是非常陌生的異世界,

這星球上的所有萬物全都是機械人和機械化動物,其他的自然場景皆還保持著原本的樹木、水、土地、沙漠等和地球一樣的素材。

基本上除了艾克斯等人的原本設定外,其他皆為本人的自創設定和完全陌生的新人物等。

本內容沒有BL要素,還請放心觀賞(除了語文能力不佳><)

----------------------------------------------------------------------------------------------------

 

3-1

    傍晚的夕陽染紅了天空,一輛有著屋頂的馬車在被人工開挖的陸地上行駛著,地面上的小石頭使的路面凹凹凸凸,馬車也跟著上上下下的震動著。

前面拉著車的是一匹機械鐵馬,這個世界上並沒有有機生物,所以連動物都是機械種,但跟艾克賽爾他們所知的機械唯一不同之處,就是這個世界的機械會自我成長,而動物之間的後代延續卻是藉由一顆名為生命之樹的幫助下誕生出一顆卵給祈禱希望擁有孩子的動物或普雷人自行撫養。

生命之樹的數量和分佈算是很普遍的多,據說生命之樹的生命力旺盛到就算砍斷了也會自動生長出新的枝枒,而且砍掉後的樹會立刻枯死,故沒有什麼砍伐價值。

也有人曾經試圖想把根一起挖出運走,認為只要在不破壞樹本身的情況下就可以保有他身為奇異之樹的價值,但沒想到樹木的根札的非常之深,砍斷又會失去價值,很多盜獵人便放棄了利用生命之樹撈金的打算。

馬車正好要經過了生命之樹,樹木慘白的發出了微弱的光芒,代表著他並非普通的樹木佇立在此而已,很多在野外露宿的旅人都會以這棵樹下為露營地點而安置,因為在進入黑暗的森林裡,只有這棵樹帶給普雷人光芒,許多野生的動物都很尊重這種樹木,也不會特別在樹下面徘徊狩獵,是個很好的露宿地點。

看準生命之樹下較安全的特點,馬夫拉了一下鐵馬的繩索表示停下。

馬車停止後,馬夫立刻將繩子鬆開放馬兒去休息,這世界的動物被馴服之後會只服從唯一一個馴服牠的主人,所以就算馬匹走遠了也會依照主人的聲音尋聲而回。

「今天先在這邊露宿吧」

馬夫來到馬車的後方對著裡面的人這樣說著。

「辛苦了」

從裡面走出來的是一名有著動物外表的狼人,克歐霸。

「小鬼,你也下來」

克歐霸對著裡面三個人影中的其中一名這樣喊著。

「我嗎?」

走出拉車內部,全身黑色外表的艾克賽爾一臉疑問的看著克歐霸。

「我提供你需要的能源,現在是你報恩的時候了」

「咦? 為了保持商品的價值,那瓶應該也要算在成本內吧」

「哈哈哈,對我來說可不是這樣,而且你也得連那女孩的份一起努力,好好的保持著你原本的價值吧」

「嘖…」

艾克賽爾雙手抬高放在頭的後方,嘟著嘴的有點不情願。

「所以勒,我必須做什麼?」

「因為這顆樹範圍不大,無法容納其他人,所以現在能幹活的只有你、我,還有我的一個手下,那個馬夫」

馬夫男子向艾克賽爾舉手打了個招呼。

「納德要管好你的女朋友,只好找一天給他撈回本…」

「克歐霸,如果你不介意,我也可以一起下車幫忙」

納德一臉不爽的探頭看著克歐霸。

「哈哈哈,鬧著玩的鬧著玩的,你只要好好看著那個女孩,這小鬼就不會亂來了」

納德這才乖乖的將頭收回拉車內。

「回到原本的主題,你也知道我們必須低調,所以就必須得在睡覺的地方設置警戒網,只要有普雷人通過就會警告,可以讓我們立刻反應並逃跑。」

克歐霸從行李夾層堆中拉出了一袋袋子放到地上。

「要在一個距離範圍內設置這個東西,所以必須得分開行動。」

「原來如此,只要亞蒂被你們挾持,就相信我不會擅自逃跑囉?」

「基本上是這樣,而且…」

克歐霸看了一眼天空,紅紅的雲彩就快要完全消失,夜晚正在逐漸接近。

「奉勸你晚上最好不要在生命之樹以外的地方閒逛,野外的生物為了生存可不像我們普雷人一樣這麼善良,只要到了嘴邊,牠們會直接撕爛你然後和同伴們分享」

「……喔…」

「把這個拿去我指定的位置放好第一個後,以生命之樹為中心,距離五公尺個放一枚」

「好~

艾克賽爾故意發出懶散的回應聲,兩手接下克歐霸交給他的袋子,可以聽到裡面東西滾動的碰撞清脆聲響,研判應該是金屬類的東西,但是卻不重。

走到了指定的位置後,艾克賽爾將手伸進袋子裡,他摸到了一顆圓圓的黑色金屬球,還在研究這要怎麼設置的時候,金屬球突然自己啟動並張開兩片應該是翅膀的配件自己飄了起來。

『影像傳輸正常』

「這聲音是…馬夫?」

球體的中間出現了看似眼球的攝影鏡頭,還有喇叭的聲音從內部傳出。

『剩下的也麻煩你了,艾克賽爾』

「喔…嗯」

沒想到盜獵者還滿有禮貌的。

 

 

將袋子裡的裝置以生命之樹為中心繞圈的設置完畢之後,艾克賽爾提著空袋子回到了馬車旁。

「我都設置好了」

「很好,接下來你就待在馬車裡,直到我再叫你之前絕對不准離開馬車」

「好~

將袋子晾在上馬車的出入口處,艾克賽爾爬上馬車後,納德便起身準備離開。

「喂」

艾克賽爾屁股才剛坐下,克歐霸就將頭探進來叫了他一聲。

「還有什麼事嗎?」

「小妹妹,愛情可不能等唷,要好好把握當下呢」

克歐霸突然之間所說的話讓他們兩個一時之間轉不過來,滿臉疑惑的看著他。

「我最愛錢了,但你也知道有時候必須得做些成本花費才能保持繼續賺到錢的運作,我跟那些錢幣還沒有好好的互相了解彼此,就必須得接受分開的命運…」

克歐霸說的非常陶醉,一點也不像是在開誰玩笑。

「雖然我的工作每天都在做殺人擄人放火啦…,但就愛情這方面我可頗有心得的唷,歡迎過來諮詢,但只限你還沒被買走之前」

亞蒂滿臉通紅的不知所措,只能無言以對。

「克歐霸首領!」

外面的納德用降低音調的吼聲呼喊著克歐霸。

「唉」克歐霸先是嘆了一聲氣,然後又對著亞蒂和艾克賽爾說「你們就好好醞釀感情吧,趁現在幫我製造一個金雞蛋也不錯唷」

克歐霸比出一個拇指後便離開了馬車範圍,車內的艾克賽爾完全聽不懂他在說什麼而歪著頭的想著,但是一旁亞蒂的臉卻紅的像是顆蘋果一樣說不出話來。

「那傢伙到底在說什麼啊,亞蒂?」

「……我…跟艾克賽爾大人……我……」

「亞蒂你有在聽我說話嗎?」

「啊是!!我喜歡艾克賽爾大人!!」

「……………」

亞蒂在緊張情緒下不知不覺大叫的告白,害他慌張的睜大雙眼看著艾克賽爾而不敢亂動。

「我也喜歡亞蒂唷」

艾克賽爾平靜的說出口後,亞蒂的頭上好像冒出類似蒸氣的白煙。

對艾克賽爾來說,他並不知道亞蒂所說的喜歡其實是指戀愛方面的那種關係,但這對亞蒂來說可真是令他全身發抖的最棒回應。

「我…我…我…………」

但是亞蒂還是陷入在某種名為愛情的漩渦當中,一時還跳不出身。

「要是能快點離開這裡去找艾克斯他們就好了」

「嗯嗯…」亞蒂機械式的狂點頭回應著。

「亞蒂也這麼認為吧」

「嗯嗯…」

「可是剛才設置的那些小玩意,好像也可以同時監視有沒有人出入這顆樹的範圍,完全沒有機會逃走…」

「嗯嗯…」

「你還好嗎,感覺好像很緊張?」

「嗯嗯…」

「那早點休息吧,我會幫你看著的,他們要是有什麼事我會叫醒你」

「恩…嗯」

亞蒂動作僵硬的將頭往艾克賽爾的肩膀處倒去,艾克賽爾先是震了一下但沒有多說什麼,就一直維持這個姿勢讓亞蒂能安心的進入休眠狀態。

 

 

夜晚非常的安靜,除了周遭因風吹草動的聲響,馬車所在的位置到目前為止都沒有狀況發生。

「王宮?」

馬車外的驚訝聲音吸引了有點半打瞌睡的艾克賽爾,他左右看了一下馬車內部,並沒有什麼不同,亞蒂也完全進入了休眠模式而睡得正熟。

聲音是從馬車外傳來的,周遭安靜的只要仔細聆聽便可以聽到外面的人正在談論的聲音。

「愛德華被拔走了總長的職位,現在跟凱爾一樣被通緝著」

「消息沒錯嗎?」

那是克歐霸的聲音,還多了兩位的聲音正跟他談話著,並沒有聽到納德的聲音,也就是說是克歐霸自己的同伴從別的地方過來。

「沒有錯,就連通緝令都發佈了,請看」

「嗯…」看著手下遞給自己的通緝令,怎麼看都不像是假的。

「這樣子,短時間之內應該不用再躲王成士兵了吧」

「只要巢穴不被發現,就算在白天擄人,士兵也不會立刻趕吧,哈哈哈」

兩名手下開心的自己聊了起來,直到克歐霸從鼻子發出了一聲很大的吐氣聲響,才安靜下來注視著克歐霸。

「這樣的話還挺不妙的…」

「什麼不妙啊,克歐霸首領?」

「那個總管原本就不是什麼好東西,在沒有總長跟軍團長的統領下,他就可以直接指揮王城內的所有軍力,在軍力被統一的情況下,難免對方不會針對一個目標去做追捕…」

「針對一個目標,為什麼呢?」

「總管跟我一樣以自己的利益為優先,原本就不管人民的死活,想和以往一樣使用人民當人質,或是以人民的暴動當成假象蒙混過去,這種招式都對那傢伙完全不管用」

更不要說他也是同流合汙的共犯。

「這樣子反倒是要比以往更小心王城軍了」

手下們一個雙手插腰、一個抱胸的低頭沉思著,跟剛才以為可以輕鬆的做壞事的模樣比起來,起伏特別明顯。

「恩…」

克歐霸正在思考著,以後集團的動向,還有對於總管這個客戶如果還又向自己提出合作,他是否該接受呢,因為感覺情況變的比以往不同,吃虧的一定是克歐霸他們。

「那我們今後該怎麼辦呢,首領?」

「恩… 喂,周遭有什麼動靜嗎?」克歐霸注意到時間,回頭對著正在監視周遭金屬球傳回的影像的馬夫詢問。

「沒有,首領,狀況都……阿勒?」

馬夫發出了不對勁的聲音,讓克歐霸皺起了眉頭。

「十五號的畫面突然不見了,會不會是被野生動物打到啦?」

在野外,並不是只有自己人而已,偶爾會遇到野生動物在附近徘徊等著獵物離開生命之樹的機會而獵食,設置在周圍的金屬監視球正好又離樹有些距離,難免會發生被當成獵物而破壞的狀況。

「提高警戒,你們也先別回去了,用電子訊息傳給其他同伴,沒有命令不准隨意擅自行動,天一亮我們就立刻出發」

「知道了!」

 

聽起來狀況好像很不妙,克歐霸的語氣非常嚴肅,在遇到他之後還是第一次聽到他這麼正經的說話,艾克賽爾看了一眼亞蒂,確定他沒有被外面的聲音吵醒,便繼續乖乖的坐在原地待機。

 

「喂,醒來!」

「嗯? 奇怪!」

糟糕,發呆後就進入睡眠了,以前都不會發生這種事的!

「要出發了」

納德小聲對著他們說。

「出發?」

艾克賽爾往馬車外面看了過去,天空並還沒有出現太陽要升起時的微光,現在應該還沒早上吧?

「克歐霸的命令,你只要乖乖的待在這什麼都不要做就好。」

納德走到他們的對面、可以直接把兩人納入自己視野的位置後並坐下,馬車果不其然的開始前進了,一路上所有人都保持著沉默,只有輪子跨過不平穩的路發出的撞擊聲響,完全沒有人開口。

「停下!」

克歐霸突然之間的命令讓馬車很快的停了下來,雖然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但納德卻顧著看馬車後方,另一隻手輕撫在背後的腰際上,那位置有一把納德自己專屬的匕首插在刀鞘裡掛在腰上。

「亞蒂… 亞蒂…」

艾克賽爾輕搖亞蒂的肩膀,亞蒂剛醒來時還一副睡眼惺忪的揉著眼睛。

馬車停下來之後,又是一陣寂靜襲來,但是可以很明顯的感覺到氣氛非常的緊張,有種蓄勢待發的爆炸感快要來了一樣。

「上面!」

一個叫聲的同時,馬車的車頂有人從上面往下跳下的踩踏聲響,再來是有三把利刃刺穿車頂,想要把馬車的車頂給破壞掉。

「快離開馬車!」納德破口大喊。

艾克賽爾抱起亞蒂迅速的往馬車外面跑去,在車頂被完全破壞掉的同時,車上的人早已逃離出來。

「王城兵?」

納德緊握拔出鞘的匕首,對襲擊他們的敵人這樣喊著。

「可是好像怪怪的…」

士兵們的動作十分不自然,就像是被繫上繩子般的人偶,完全沒有協和感。

「各位,這是有人使用了異格的能力,不要大意了!」

「什麼,既然這樣的話我們就來幫首領們拖延住他們吧!」

兩名手下和車夫舉起武器衝向團團包圍的士兵們打去,此時的納德屏氣凝神的站在原地,對敵人來說滿是破綻。

「空之鞭」

手上的匕首突然改變了型態,劍身消失只留下劍柄緊握在納德手中,但當他一揮舞起那把劍柄,空間就起了狂風,突襲納德的士兵們就像是被透明的東西打中一樣全部都被彈開。

「現在以我為中心的空氣,全都能變成我所揮舞的鞭子,這就是我的異格能力!」

「異格?…」

艾克賽爾緊抓著躲在身後的亞蒂,看著首領們莫名其妙的在使用一些完全無法理解的超能力。

「小鬼不要發呆!」

「哇啊!」

冒出來的士兵跑向正在分心的艾克賽爾,克歐霸即時出現用利爪將士兵們打回到後方。

「謝啦!」

「小鬼接著!」

克歐霸將原本沒收起來的艾克賽爾手槍丟還給他自保。

「好,換我大顯身手了!」

每發子彈全都命中的打倒了朝他們撲過來的士兵,可是原本倒地的士兵在幾秒鐘過後就像是被拉了起來一樣,再度舉起劍朝他們揮舞過去。

「普通攻擊只能拖延時間而已,小鬼」

「這是為什麼?!」

克歐霸踢開一名士兵後對他說「這是某人用超能力控制的傀儡,要以其人之道還至其人之身,不過對於這種傀儡型態的,只要把身體打得不能再控制就行了!」

啊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克歐霸發出狼的嚎叫聲,身上原本就尖尖刺刺的毛狀裝甲變得更為誇張,就像是另外又穿了盔甲一樣的晉升版,雙手也可以看到類似能量的光芒聚集代替他手指上的利爪,使攻擊力更為向上提升。

 

轟!!

遠處的一個爆炸聲響可以看到火焰燃燒的光芒跟濃濃的黑煙直竄天際,讓還處於夜晚的天空瞬間被照亮了一般。

「那裡是村莊吧」

納德用鞭子打碎一名士兵後說。

「看來這些士兵是從那裡來的」

「什麼意思?」艾克賽爾問。

「如果是針對我們所發動的奇襲,對於能夠掌控王城全部兵力的總管而言,只有這幾個人而已也太小看我了」

克歐霸一次就破壞掉三個向他襲來的士兵,現在在場的士兵已經遞減到只剩下兩個。

「大首領,剩下的就交給我吧」

納格大動作的揮了揮手上的握柄後,最後兩名士兵被四分五裂的散成一堆廢鐵。

「喂,聯絡一下」

克歐霸確認沒有敵人之後就解除了能力的狀態,對著手下命令聯繫跟他們分開行動的另一組狀況如何。

「遵命!」

 

馬車在剛才的奇襲中只有車頂被破壞的慘不忍睹,放置行李的夾層幸好沒有被破壞,其中一名手下趕快拿出之前的金屬球並讓他啟動飄起。

克羅利特的成員們是利用這個金屬球發出訊號給位在遠方同樣的金屬球後,便可以利用這個當成即時通訊跟對方通話,原理就跟艾克賽爾他們的通訊裝置有些類似。

「首領,那邊也一樣遭到了襲擊,但還好只有幾個人受到輕傷,不影響回程進度」

「很好,立刻出發!」

「咦…」艾克賽爾看向那剛才傳出爆炸的方向,猶豫的不知道該不該踏出腳步。

「小鬼,你不要忘了自己的處境」

注意到艾克賽爾的克歐霸,用很嚴重的語氣對著他說。

「可是,依照你們的能力一定可以救到生還者吧!」

「你給我閉嘴!!」

克歐霸對著艾克賽爾怒吼的氣勢所傳達出的音波讓比較靠近克歐霸的人全都反射性的把耳部機件壓的死死,因為接收聲音的裝置傳達出負荷的哀號而引發強烈的震痛。

「嗚……」

亞蒂也難過的壓住耳部,整個人縮在艾克賽爾的後面。

「那我一個人去就好了,能救到一個算一個!」

艾克賽爾轉身朝著村莊的方向走去,見到此景的克歐霸將臉部全部皺在一起的表現出可怕的憤怒神情。

「首領!」

克歐霸以飛快的速度繞道艾克賽爾正面後伸出一隻手直接抓住他的脖子,再高高舉起。

「艾克賽爾大人! 快放開艾克賽爾大人!」

亞蒂緊張的跑到克歐霸的腳邊不斷用緊握的拳頭捶著他,但克歐霸完全無感的理都不理,只是將緊握那脖子的手越掐越緊。

「克歐霸首領!快住手!」

納德還沒有解除能力,他揮動手上的柄後不到一秒,克歐霸的手腕突然之間分離了手臂,讓艾克賽爾掉到地上解除危機。

「嗚……」感覺到疼痛的克歐霸漸漸的恢復理智,看到自己的手掌和手臂分家後才意識到是納德下的手。

「我剛才又失去理智啦…」

艾克賽爾用手抓著自己的脖子,表現的非常痛苦。

「艾克賽爾…大人…」

「謝了,納德… 斷一隻手掌總比不小心弄壞商品還來的值得」

克歐霸無奈的看著自己斷掉的手部,自己闖的禍也只能認了。

「好了,鬧劇也結束了,趕快收拾收拾…… 嗯?」

克歐霸注意到亞蒂有點不對勁,突然間專注的看著他。

「首領,怎麼了嗎?」

已經開始收拾的部下發現克歐霸站在原地不動,便也一起看向他所注目的方向。

「那女孩…」

「我去叫他上車吧,首領」

部下走到亞蒂旁邊打算伸出手去碰觸他的肩膀時,周遭的氣場突然劇烈的改變起來,但這種感覺就只有擁有奇特力量的克歐霸和納德才感覺的到,果不其然的那名部下並沒有察覺,還在一瞬間失去了他的整隻手臂。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部下對於自己的手突然掉落而發出不小的慘叫聲。

「哦,這有趣了」

克歐霸用還健在的另一隻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有興趣的看著那個亞蒂周遭突然出現的粉色圓圈將自己和艾克賽爾給包圍起來。

「克歐霸首領,那女孩是現在才覺醒的吧,異格能力。」

「看起來是這樣,這種能力可不是每個人都能擁有,只有天賦異凜之人才能啟發的超能力,也就是說這是天生就被賦予的力量,無法利用後天的能力去學習」

斷了一隻手還可以發現到這種超能力之人,克歐霸高興的笑到眼睛都瞇成一線。

「大概是在圓形形成的同時,超出圓形範圍之外的物體都會被切斷吧,會是我想的那樣的能力嗎?」

克歐霸走上前去,其他人除了納德擔心的希望首領不要太過靠近以防危險。

吱吱…啪!

沒有任何攻擊,克歐霸只是將手指伸過去做觸碰,在碰到的那一刻引發了反彈,將他的手給彈了回去,還帶有一種麻麻的電流流串的感覺。

「很不錯的能力,可以抵禦外來的接觸,也就是說…」

這次是用利爪朝圓形的表面用力刺過去,但同樣的在碰觸到的那一刻完全被彈了開來。

「首領!」

「吵死了,我沒事!」

回頭吼了一下大驚小怪的部下後,克歐霸又將視線轉回在亞蒂身上,這次發現那圓球的範圍好像比該才稍微大了一點。

「初次覺醒的時候都會不知道該怎麼控制這股力量,喂,小鬼,聽得到我說話嗎?」

圓球內的艾克賽爾聽到克歐霸在叫喚他,他慢慢的回復意識並爬了起來,卻被眼前的屏障搞得滿頭霧水。

「你的小女朋友可能失控了,幫我看看他還有沒有意識」

「亞蒂?」

艾克賽爾轉頭看向亞蒂,發現他兩眼無神的跪在自己身旁。

「亞蒂,亞蒂!」

艾克賽爾試著搖晃他的肩膀,但亞蒂卻一直沒有反應。

「發生什麼事了?」

「沒意識,看來他確實失控了,你最好趕快把他叫醒,否則這個屏障越擴越大的話會把這個森林全毀掉的」

「怎麼會…  亞蒂!快醒醒啊亞蒂!」

在等著艾克賽爾喚醒亞蒂的同時,納德默默的走到克歐霸旁邊說「該不會是認為那小鬼會死,所以才…」

「恩… 異格能力的覺醒是因人而異,如果是因為那小鬼遇到危機的關係讓他突然覺醒…… 愛情的力量果然很強大啊,哈哈哈哈」

 

「亞蒂! 拜託你,醒醒!」

艾克賽爾奮力的叫喚著,屏障在這期間也越來越龐大,代表能力正不斷的被釋放出來。

被屏障所接觸到的地方,只有亞蒂腳下的範圍沒有異狀,但其他像是樹、石頭,路邊的雜草等,全部被拔起並彈開。

「不妙,快點後退!」

屏障不斷的逼近,克歐霸一行人不斷的往後退去,還要小心被彈飛的石頭亂射跟不規則傾倒的大樹。

「小鬼! 沒時間了,快點親他!」

「咦──!」

發出驚訝聲的是身後的部下們。

「親…親他?」

艾克賽爾滿頭問號的看向克歐霸。

「不是都有這種事嗎,嘴對嘴的親在一起後就會發生奇蹟的故事~

「首領你是認真的嗎?!」

盡管心裡不斷的懷疑著這種事怎麼可能,但艾克賽爾為了阻止亞蒂的失控行為,只好把臉貼近亞蒂正面。

克歐霸的角度正好是艾克賽爾的後腦杓,看起來應該是親下去了─ 克歐霸這麼想著。

果不其然,亞蒂突然驚醒了過來,同時艾克賽爾的臉早已離開,而周遭的屏障也停止膨脹的保持在停止後的大小範圍。

「怎…怎麼回事?」

亞蒂覺得自己緊張到無法言語那種感覺,他看了看四周,全都是殘破不堪的破坑和大樹躺地的景象。

「還真的有用!」

艾克賽爾吃驚的大叫著,隨後又搖著頭,趕快詢問亞蒂的狀況。

「亞蒂你沒有事吧?」

「咦?我…剛剛怎麼了嗎??」

亞蒂對於剛才能力暴走完全沒有印象,只是歪著頭的看著艾克賽爾。

「你不記得了嗎? 這個屏障…」

屏障? 亞蒂此時才注意到一個非常巨大的球體包住了自己和艾克賽爾。

「這…這是什麼?」

「克歐霸說是你的力量唷,你不曉得嗎?」

「不知道! 我根本就不知道這個東西!」

亞蒂一副快哭的模樣對著艾克賽爾說。

「好好,我知道了,也許克歐霸知道什麼也說不定…」

艾克賽爾轉頭向克歐霸求救,接收到艾克賽爾的眼神之後,克歐霸也直接對著他們喊「只要想著讓這東西消失就行了」

「就這樣嗎,那亞蒂你試試看吧!」

「好的…」

亞蒂很努力的照艾克賽爾的說法去做,屏障順利地照著他的意念逐漸透明到消失了。

 

 

3-2

 

「首領回來了!」

在高山聳立的環境中,克歐霸一行人跟另外一隊會合了之後,便直接回到了他們在這邊藏匿的巢穴。

為了隱匿蹤跡,他們在這裡找到了自然形成的洞窟,並加以改造成集團適合居住的環境,才有了克羅力特的巢穴。

「歡迎來到我的地盤,小鬼們」

坐在馬車上的艾克賽爾和亞蒂看著眼前的高山,不敢相信這裡居然是個住所,但對他們來說也只是短時間的停留而已,因為接下來就要面對自己被當成商品販賣的命運…。

「把他們帶到慣例的地方」

進入了一個利用岩石偽裝的大門之後,內部的成員一個個上前來幫忙搬運行李,安置馬車。

克歐霸對著眼前隨機一人這樣的命令後,便自行離開了。

「你們兩個跟我來,最好不要給我耍花招」

艾克賽爾和亞蒂從馬車上走下,此時雙手被綁上了麻繩,然後以兩人在前,看守在後的方式,被帶領前往巢穴的內部走去。

「請問先生,我們會被帶到哪裡去?」

亞蒂提起勇氣的問走在後面的人。

「剛進來的普雷人要先去做清潔,要不然這麼髒會影響買家的觀感。」

「算是…洗…洗澡嗎?」

「是啊,因為這裡空間有限,所以只有以人工的方式做清理」

「人工!」

亞蒂被綁住的雙手反射性的往胸口縮去。

「他是小女生耶,你們該不會真的要幫他洗吧?」

艾克賽爾發現了重點而直說。

「你放心,我們有很厲害的清潔工」

可以感覺得出來這句話說得非常有自信,但問題的重點不是這個啊…。

「我可以自己來嗎……」

亞蒂已經在發抖了!

「不行,萬一沒有洗乾淨的話可是會被克歐霸首領罵的」

「嗚………」亞蒂的內心正在啜泣。

 

 

走了好一段路,路上的燈光全都是用電力發電的燈泡,如果沒有這些燈泡,這裡又是山洞內部,可能會是伸手不見五指,漆黑一片吧。

洞內的牆壁凹凸不平,就算把這邊當成巢穴使用,克羅力特也沒有特別破壞或裝飾過這個環境,不過洞內的整潔卻依然有做過保持,乾淨到一點都不像是走在自然形成的洞窟裡面。

「麥樂提,這兩個交給你處理了」

進入了一間看似不大的房間,確認兩人都進入房間之後,房門便被完全關上,目的是為了不讓商品落跑。

房內可以看到有著各種清洗用具和罐裝瓶類全部都排列整齊的放在架子或掛勾上面,可以看出來使用者對於工具的保養和環境整潔的用心。

 

回應了叫喚,名叫麥樂提的人從角落的布簾後方探出頭來看向艾克賽爾他們。

「兩個小孩子啊,我知道了」

瞧了一眼之後,麥樂提便從裡面走了出來,手上還拿著一枝刷子沾滿了液體,看那光澤推斷應該是油類的清潔液體。

該稱他是名女性嗎,臉蛋美的實在是沒話說,再搭上那銀色長髮因工作被盤在頭上,清潔時所穿的工作服下所呈現的就是女性才會有的曲線,但最重要的胸部卻和男人一模一樣的平坦,至少對亞蒂來說真的是很難判斷對方該怎麼稱呼,尤其是要幫自己清理身體的,他絕對不希望是男的!

「大姊,你是負責幫忙清理的嗎?」

艾克賽爾單純的從外表判斷並直接這樣說著。

「呵呵呵,有趣的小孩,一般進到這裡的幼小普雷人幾乎都是哭哭啼啼的,你們兩個怎麼看起來像是來這裡觀光的啊?」

麥樂提露出了淺淺的微笑說。

「說來話長啦,就結果來說是自願的了」

「自願? ~

艾克賽爾突然一臉高興的將頭轉向亞蒂後說「太好了亞蒂,他是女的,你不用在意會被男生摸上摸下了!」

「艾…艾克賽爾大人……」亞蒂的臉又紅了起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麥樂提突然大笑了起來,就連聲音也非常的有成熟女性的魅力,如果不看胸部,絕對真的會覺得他一定就是女的沒錯!

「你們是我見過最有趣的一對了,當成商品還真是可惜… 只不過」

麥樂提將刷子放到一張移動式桌子上,拿起乾淨的布把雙手擦乾後走向他們。

「算你們運氣不好囉,我來把你們弄的票漂亮亮的好找到買主吧」

麥樂提對另一名同伴點頭暗示後,他必須得在外面待機直到商品被清洗完畢,於是便開門走了出去,離開的同時也不忘把房門上鎖。

「好了,麻煩的人不在了,絕對不准亂碰這裡的每樣東西,否則我會違背克歐霸的命令宰了你們,至於其他的就不用太過拘束了~

「麥樂提小姐為什麼會在克羅力特?」

「小弟弟,那你又是為什麼自願當成克羅力特的商品呢?」

「……你不問我們名字嗎?」

「對於只有一面之緣的陌生人,我記他們的名字只會浪費我的記憶體而已,所以呢?」

「那為什麼還要問我為什麼原因進來?」

「話這麼多會被人討厭的,小弟弟,算了,這只不過是工作之餘的閒話家常,不問也罷,那我也沒有義務回答你的問題,知道吧?」

「我叫艾克賽爾,他是亞蒂,我本來是為了救他跟另外一位士兵先生,所以才自願跟克歐霸走的,只不過最後就演變成我和亞蒂進來了。」

「…………… 噗哈哈哈哈哈哈」

麥樂提再度優雅的大笑起來。

「在這裡工作這麼多年,你們還真的是最特別的商品呢,我決定記住你們的名字,因為你們很有趣」

麥樂提單手放在胸前後對著二位說「兩位好,我叫做麥樂提,是這裡的清潔班長」

「基本上這個克羅力特洞窟,清潔方面全都是我管轄的」

「麥樂提的工作感覺好了不起喔!」

亞蒂用非常佩服的眼神注視著他。

「是嗎… 恩對啊,畢竟這邊全都是臭男人,不光是要定期打掃,還要那些人好好遵守衛生禮儀,真的是會把我給累死呢」

「好了,我們也趕快開始吧,你們誰要先來呢?」

 

§第三章 戰友-(上)§    待續...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貓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