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外三-1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凱爾一陣嘶吼刺耳的讓亞蒂他們全都反射性的用手摀住耳部,但與其說那是凱爾,還不如說比較像是有著凱爾外表的怪物。

「哇啊啊啊!」

聽到了那陣吼叫,麒麟突然之間暴動的上下跳動的想把赫爾給甩下去。

「赫爾快放手,你這樣會受傷的!」

「嗚……誰會放手啊!」

盡管其他人勸著,赫爾依然堅持不放掉麒麟的想抓住他。

「小心!」

麒麟不斷的轉圈、踢腳,為了避免其他人被麒麟弄傷,阿努畢斯用長槍護住瑪娜他們前方的要全部人後退遠離。

「哇啊啊啊─」

一個轉圈,赫爾整個人被甩到麒麟正前方的掛在脖子上,此時前腳也立刻舉起抓在赫爾衣服上不斷的想將他給扯下來。

「赫爾!當作是為了愛德華,快點放手吧,不要傷了自己!」

「咕……」

麒麟的爪子不斷的在身上抓上抓下,衣服也被扯破了好幾個洞,再這樣下去會傷害到自己,無奈的只好聽從阿努畢斯的話鬆開雙手放掉麒麟。

知道赫爾終於鬆手,麒麟先是後退了幾步之後看了赫爾一眼,隨即便是跳起來到空中的往凱爾方向衝了過去。

「阿努畢斯,這是怎麼回事?」

眼看麒麟直直的往凱爾衝過去後,雙方就這樣突然打了起來,而且互相衝擊的能量還足以震撼整個大地與旁邊的王城,建築物內部的東西在劇烈震動的搖晃下不斷的掉落和狂搖擺著。

麒麟的角匯聚了龐大的能源並射出,發狂的凱爾背後冒出了八頭蛇後一隻隻的往前衝向麒麟,一個先是捨身擋下了麒麟所射出的攻擊,另一頭趁機衝向麒麟的開始與之纏鬥。

「我也不知道,就剛才的情況來看,麒麟好像是完全針對凱爾才會做出行動…」

「怎麼辦…?」

「去幫助愛德華大人,我們本來就是為了這個目的…為了讓凱爾不要這樣下去才將他傳送回來的不是嗎!」

「赫爾說的沒錯,阿努畢斯叫我們保留體力,也是為了這個時刻對吧!」

「嗯,那就以輔助麒麟為主,盡你們最大的力量來拖住凱爾的攻擊!」

知道自己該做的事之後,全部人卯足幹勁的朝著凱爾和麒麟戰鬥的現場而去,則阿努畢斯必須得回王城下達命令,要求士兵出城和幫助王城最近的村莊或城鎮警告跟避難。

「這樣就沒問題了…  嗯!」

在下達完指令,確認城裡的士兵都完全執行之後,阿努畢斯本也想立刻趕往戰場一同參與戰鬥,卻突然感到一陣無力的蹲下身,過了幾秒之後才又回復過來。

「怎麼回事,出生以來都沒有這樣過… 難道是拉姆怎麼了嗎?」

阿努畢斯並不需要額外補充這世界上普雷人所需的能源飲料,就可以擁有源源不絕的能量活動,這算是取消連接主系統延長壽命的替代方案之一,可是剛才卻出現了能力不足的無力感,除了拉姆提供能量方面出了問題就沒有其他可能的了。

「現在不是想這種問題的時候,凱爾和麒麟對戰的能量太過於強烈,要是波及到其他地區的話就會造成嚴重死傷的!」

阿努畢斯搖著頭的將剛才的問題拋到腦後,隨即便跑起來朝王城外的戰場而去。

 

 

轟──!

現場激烈的能量撞擊和爆炸聲響不斷發出,凱爾的攻勢可以說是不擇手段的將火力全都打向麒麟,偶爾出現了赫爾他們的阻饒才會分心攻擊其他人。

「…靜下心… 拉箭…」

亞蒂架好了赫爾交給他的弓箭,雖然這是空鶴交給他的東西,但赫爾認為應該交給真正會使用它的人使用比較能夠發揮工具的本質,於是他便將這組弓箭交給了亞蒂。

瑪娜的分析為不應該全部人都已近身戰迎擊凱爾,也有可能會被麒麟的攻擊波及到而受傷,那麼亞蒂的防禦能力和身上的弓箭就很適合遠程支援。

一箭射出,那一箭正好瞄準著正要咬向瑪娜的蛇頭,時機非常剛好的射中後讓那蛇頭避開瑪娜而去。

「下一個!」

再度架好弓箭,瞄準著戰場上可能出現會傷害到赫爾他們的危機,亞蒂對於武器的使用在瑪娜的眼裡來說是天才等級的人才,所以非常放心的能夠把遠程輔助交給他執行。

「瑪娜大人!」

赫爾這一叫是為了提醒瑪娜凱爾那邊有了較大的動作,而凱爾的確將背後的八頭給縮回來後,在那些蛇頭的嘴巴裡面漸漸的聚集了黑色能量,同時侵蝕凱爾半身的紫黑色水晶也開始在不斷閃爍。

「先撤退!」

瑪娜大聲的對著赫爾喊著,八顆頭所噴射出來的能量並沒有瞄準特定的目標,可以說是無差別的胡亂攻擊,但是這種黑色的能量所經之處也造成了許多花草、樹木等立刻枯萎死去。

「被那招直接命中的話搞不好就一命嗚呼了…」

看著大自然突然之間失去生命色彩的瞬間,兩人有著同樣的感想懼怕著凱爾這波攻擊。

閃避掉凱爾的無差別攻擊後,麒麟的角又再度發出了耀眼光芒匯集一股能量的朝著凱爾發射而去。

砰砰砰砰─!

在多次使用頭部抵擋攻擊後,八顆頭的其中一顆終於因為承受不住的爆炸而壞死,凱爾繼續用剩下的頭部防禦跟攻擊,也會親自跳上空中的對準麒麟用手上長出結晶而成的利爪攻擊。

「嘖…」

面對眼前強大的敵人能夠足以和自己匹敵,凱爾漸漸的不把瑪娜和赫爾放在眼裡,就算做出了干擾攻擊的行為也很快的就被對方無視,最後都只會朝著麒麟攻擊而去。

「小心,那波攻擊又來了!」

蛇的口裡所噴射出來的能量,原本應該是無差別的範圍性攻擊,但是可以發現所有頭部的焦點幾乎都快要集中在麒麟的身上,在多次交戰之後,麒麟也因為被對方一時阻退去路而中了招式往下掉落。

「愛德華大人!」

赫爾見到麒麟掉落下來,不管戰況多麼危險的立刻跑了過去。

「赫爾!」

瑪娜一聲緊急的叫喚,赫爾轉過頭來發現一頭蛇正在朝他撲去,千鈞一髮之際遠方的箭急射過來正中了蛇的頭部才讓赫爾免於被攻擊的危機。

「謝了亞蒂!」

赫爾繼續跑到了麒麟身邊,剛才掉落到地面的麒麟正好才站起身來的準備要往空中飛去。

「愛德華大人!」

麒麟將頭轉向赫爾,在此同時後方又傳出了非常緊急的呼喊。

「赫爾!快離開麒麟,凱爾的攻擊又來了!」

當赫爾回頭確認時,凱爾身後的七顆頭早已經匯聚好能量,全都瞄準著麒麟發射出去…

「嘖…」

亞蒂將手中的弓丟向一旁,聚精凝神的朝著赫爾使出了他的異格能力,當黑色的能量波打在屏障上時,亞蒂可以感覺到自身的能源正在被快速的吸走,攻擊結束之後,亞蒂的能源也幾乎快要耗盡的往地上倒去。

「亞蒂!」

屏障撐過攻擊之後是以瓦解的方式消失,赫爾和瑪娜才知道就算只是使用異格與那股能量接觸也會直接吸取使用者的生命能源。

「啊…愛德華大人!」

麒麟藉由保護赫爾的屏障躲過攻擊,但是在近距離的觀察下赫爾發現他身上有著不少處被剛才的黑色能量擦過身和被凱爾抓傷的傷痕佈滿全身,無法理解為什麼麒麟狀態的他對凱爾會這麼執著…

「就算保有記憶,愛德華大人對凱爾大人並非持有敵意,為什麼麒麟會這麼執著於與凱爾戰鬥?」

一個能量再度從角上射出,經過了多次的戰鬥後,麒麟所匯聚的能量很明顯的比之前都還要小上許多而且還持續在逐漸減弱,凱爾在那之後都順利的無傷避開麒麟所發的每一招攻勢,現在的局面可以說是往麒麟那邊一面倒。

「麒麟的樣子很不妙…」

其中一隻蛇頭朝著瑪娜衝去,情急之下瑪娜立刻使出火焰保護住自己兼退敵,當下雖然成功的擊退了那頭蛇的撕咬,可是卻讓瑪娜發現自己的火焰遠比以前使用時還要來的弱。

「怎麼回事… 以前都會不受控制的爆發出來,這次火量卻這麼剛好?」

瑪娜的火焰異格就連他自己也無法拿捏分寸的容易失控暴走,所以平常如果不是周遭只有自己一人,他怕傷害到別人的情況下基本上是不會特意使出火焰。

「火量剛好… 試試看!」

決定把現在的狀態用在戰場上,瑪娜對準凱爾不斷朝他們攻擊的蛇頭發出猛烈火焰球,被火球砸中的蛇先是不斷的扭動全身,就連凱爾也痛苦的顫抖,想將這個令他痛苦的根源給除掉,於是他暫時將目標擺向妨礙他的瑪娜身上。

一頭頭蛇雖然攻擊的方式雜亂無章,但是並不會因此而害到一同攻擊的其他蛇群,瑪娜頓時沒有反擊機會的只能不斷閃避,在他只注意到眼前的攻擊時,沒料到後方早已經埋伏了一頭利嘴瞄準著他的背部。

「喝啊啊──」

阿努畢斯持著長槍將埋伏的蛇身給刺穿,那頭銀色的蛇立刻發出痛苦的哀嚎,赫爾也及時跳出的為瑪娜分擔其他六顆頭的攻擊,最後是麒麟對著凱爾本體再度射出了能量打中他後才讓蛇群退回到本體附近。

「阿努畢思,亞蒂呢?」

「他沒事,我已經將他移到別的地方休息… 呃…」

阿努畢斯又稍感無力的搖晃了一下,其他二人擔心的想去攙扶他卻被他拒絕。

「怎麼了,你受傷了嗎?」

「並沒有,只不過拉姆提供能量方面好像出了點問題,剛才就一直覺得能量有些不足…」

阿努畢斯看著自己的手掌邊說。

「我的異格也是,明明平常不會這麼微弱…」

瑪娜現在可以不用擔心傷到人的在手上燃起火焰。

「……這些都是凱爾造成的嗎?」

阿努畢斯注意到周遭的花草樹木等有生命的東西全都順間枯死和沒了生氣。

「是的,凱爾大人放射出的一股黑色能量所碰觸到的東西都成了這模樣,麒麟雖然也有被那股能量輕微的碰觸到,但好像也只有維持皮肉傷的程度」

「黑色能量… 能夠吸取大地上的能量嗎?」

阿努畢斯抬頭看向還在跟凱爾糾纏戰鬥的麒麟,雖然身上比起凱爾到來之前的確多了不少傷痕和焦痕,但是卻絲毫沒有影響到麒麟的行動能力,除了麒麟匯聚的能量也跟瑪娜的異格一樣受到了某種不明限制而逐漸減弱。

「亞蒂並不是直接接觸卻也能間接吸收到他的能量,也就是說這場戰鬥造成拉姆的能源正在下降嗎!」

「拉姆的能源下降?」

「十年前跟伊格爾的那場戰鬥中,我們被切斷了與拉姆的連結而失去力量,差不多是這個意思對吧?」

「是啊,就連我剛才都因為能量間斷提供的關係而感到無力,也許是因為凱爾正在大肆吸收拉姆的能源造成的,要阻止凱爾再使出那股黑色能量…」

「該怎麼做呢,我們光是要接近本體就會遭遇到那幾頭蛇的攻擊而無法前進,就連麒麟到現在也都一直保持距離的沒有靠近過凱爾」

「……也只能孤注一擲了,瞄準那剩下的七顆頭並斬斷,先除掉他使用能力的媒介吧!」

有了方向之後,再來就是靠自己的能力好好的達成目標,三人分散開來的各別對付那些蛇頭,對於沒有異格能力做後盾的赫爾來說,單獨對付那些快速又兇猛的頭部光是一隻就是極限了,但他也沒有想過要退縮的把這件事讓給其他人完成,自己如果不在這時盡點力,不但覺得不甘心,自己也會認為沒有資格待在愛德華身邊。

「不要逞強喔!」

瑪娜將這句話丟給了赫爾,而這句話背後的含義因人而異,對赫爾來說他也知道逞強也要有所限度。

「一隻!」

阿努畢斯天生就擁有戰鬥的能力,這是替代之前由拉姆的一切來保護王的方案之一,但盡管再怎麼長生不死,被扭斷頭、斬斷身體等能夠置人於死的方式依然還是適用在他身上,就連拉姆也無法容許王的不死。

「兩隻!」

順利的將頭部切除砍斷,凱爾發出了可怕的哀嚎和吼叫,聲音尖銳的不時高低音叫喊,讓人不得不認為他早已經失去了凱爾原本的意識與人格,剩下的只有負面的能量佔領了凱爾的身軀而已。

「嗚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

「…四隻,還剩下三隻!」

瑪娜也將眼前的兩隻蛇用火焰燒成焦後並砍下其頭部,然後趕緊轉頭奔向赫爾他們所在之處。

「嗯?」

途中,瑪娜看到麒麟正不斷的拖住了凱爾本體,不斷的朝他攻擊,只有一隻蛇縮回的朝麒麟反擊回去。

「要不是麒麟吸引了凱爾注意,大概不會這麼順利吧…」

喃喃自語過後,瑪娜便繼續專心的朝著眼前對付赫爾的蛇發動攻擊。

 

「六!!!」

瑪娜和赫爾一同朝著頭部刺去並砍下,在阿努畢斯先擊敗了的五隻後,這邊的戰鬥也很快的就結束了。

「剩下最後一個在凱爾那!」

「咕呃─」

發現到自己的分身全都被砍殺,凱爾的表情顯的相當憤怒,他情緒高漲到那最後一隻蛇突然之間全身顫抖的左右搖晃,就連被斬掉頭部的那六個蛇身都一起動了起來,切口部位還一直流出褐色和紫黑色的液體撒在大地上。

「你們看,液體撒到的地方也是一樣的狀況!」

指著那些蛇身所經過之處流下的大量液體,開始蔓延著生命被吸收殆盡的情況發生。

「啊…」

阿努畢斯突然望向遠方,表情凝重的感知著拉姆其他地方正在發生的事。

「阿努畢斯大人?」

「不妙…這邊的戰況果然也影響到拉姆其他地方了」

「被吸收的生命…嗎?」

「看樣子只要那股能量和液體接觸到大地,就會直接吸取拉姆本身的能源,其他各地的植物已經開始因為能源養分不足而開始枯委,這樣下去的話拉姆會因為能源耗盡而……死亡」

「喂喂… 也就是說我們也會跟著一起滅亡對吧…」

阿努畢斯用動作代替言語,他對著瑪娜點頭表示這個結果是一定的。

「……」

赫爾憂心忡忡的看向麒麟跟凱爾,然後一臉振作的將視線轉回到阿努畢斯身上說「阿努畢斯大人,拜託你讓我再去找愛德華大人!」

「赫爾,不要做傻事,好好珍惜你姊姊給予你的機會…」

「沒錯,但我如果不這麼做,這樣活著一點意義也沒有!那還不如把這條命還給姊姊!」

赫爾一說完發現好像說錯話的突然把頭低下。

「我懂你的心情,但是無謀的行動只是單純去送死,好好的想,做了之後的後果,還有必須得承受的負擔跟責任… 哼… 雖然這樣對你說,但連我也覺得這根本就只是在浪費時間!」

「瑪娜大人?」

「讓你靠近愛德華對吧,我也會幫助你的,大膽去做吧!」

「是!」

 

如果能讓麒麟真正的回復成愛德華原本的人格,也許整個戰況就會有所改變,因為現在的麒麟可以說是靠著本能在自我行動,如果大家… 我、瑪娜大人、阿努畢斯大人跟愛德華大人一起聯手的話,一定可以改變凱爾!

「要上囉!」

旋轉手上的長槍後插進地上,阿努畢斯雙手結合比出一種法印的手勢,隨後散發出許多的光環壟罩在阿努畢斯全身,直到光芒退去之後,阿努畢思的臉變成了獸類的胡狼狀態,手指末端長出了尖銳的利爪,手的部分完全變成黑色,是完全的獸化型態。

「這是阿努畢斯嗎…」

兩人看著阿努畢斯瞬間的變化頓時呆愣了幾秒。

「當我牽制住凱爾的時候,你跟瑪娜想辦法靠近麒麟」

說完,沒有多留空檔的開始拔起剛才插在地上的長槍,阿努畢斯有著比之前更快的速度和暴發力衝向凱爾所在位置全力壓制住他的行動。

「我現在的火力不像之前那樣強大了,也許可以好好利用的把你射飛到空中去唷」

瑪娜帶著某種企圖心的笑容看向赫爾,赫爾心裡雖然直冒冷汗,但他還是認真的回應瑪娜的話。

「是,麻煩瑪娜大人!」

 

「嘎啊啊啊啊啊啊」

凱爾面對阿努畢斯的攻勢,少了七隻蛇頭的防禦和反擊讓他無法招架的一直往後退去,只能用剩下最後一隻蛇撐起防線尋找能夠反擊的機會,另一邊麒麟無視阿努畢斯的加入,完全瞄準著凱爾射出能量波動,盡管攻擊的餘波會打到阿努畢斯,但阿努畢斯也只是用長槍打散之後配合麒麟的繼續牽制著凱爾。

「來了嗎…」

身後傳出了炙熱的氣息,是一條由火焰聚集形成的火龍朝著天空飛去,赫爾則隔著一塊鐵板的站在上面避免被火焰給灼傷。

「去吧!」

當火龍飛到了差不多的高度後,瑪娜在火龍的身體裡大聲一喊,赫爾立刻乘著從底下噴發出來的火焰將他射去後再用力一跳的往麒麟方向撲去。

 

呵呵………

一個笑聲讓阿努畢斯猛然回頭看向瑪娜他們的方向,原本應該防守在凱爾面前的蛇突然繞過了阿努畢斯對準火龍射出了黑色波球,阿努畢斯雖然迅速的衝向前用長槍刺穿了頭部,但卻已經來不及…

「!」

火龍漸漸變小的同時,瑪娜注意到一個黑色的光芒正在朝自己靠近,當他轉頭望過去的時候那股能量已經近在眼前,在空中的他無法即時閃避掉。

「啊…」

黑色能量打中了物體後往周圍噴發並散去…

 

瑪娜睜大雙眼的看著前方,身上的火焰早已經完全熄滅的正因為星球引力而往下掉落,但在這看似緩慢的幾秒鐘,他看著羅卡用自己全身幫他擋下了這個黑球,並且變成黑色的模樣一起朝下方墜落。

「咕!」

瑪娜為了想抓住羅卡,讓自己能夠快速往下俯衝,完全沒有想到這速度會讓他自己摔的粉身碎骨。

「瑪娜大人!」

抓住麒麟後的赫爾見到剛才的那幕,雖然很想衝回去幫助他,可是麒麟又開始嘗試想甩掉赫爾的不斷搖晃踢腳,讓他無暇分心瑪娜之後的狀況。

在手抓到羅卡的手的那一刻,瑪娜露出了哀傷的微笑,包住他們的屏障也在此時啟動的避免他們直接摔成碎片,亞蒂從遠處看著已經成了漆黑模樣的羅卡跟想死命接住羅卡的瑪娜,忍住哀傷的對著他們繼續使用異格直到降落到地面上。

「謝謝你…羅卡」

用微笑送自己的成員離開,是瑪娜對於成員去世時過去所做的付出只能以此來回報的表現,由衷的感謝他們、謝謝他們。

 

 

 

「愛德華大人!」

面對麒麟還在抗拒自己,赫爾這次真的是無法原諒自己再沒有作為了。

「快點回想起來,瑪娜他們都也拼死的為了你跟凱爾奮戰,你不可以就這樣辜負他們…你不是說想要救回凱爾嗎,難道那只是你為了贖罪才這樣說的嗎… 你不是想要避免夥伴…朋友發生同樣的悲劇嗎!那麼你現在到底在做什麼!愛德華!!」

麒麟掙扎的同時,餘光瞄到了抓在自己背上赫爾的臉龐,他雙眼緊閉的大聲對著自己喊著,雙手緊握的不是為了能夠緊緊扣住麒麟的脖子,而是對於自己無能的不甘心,無法為同伴做到什麼…。

「愛德華大人… 如果你真的忘記我了…」

赫爾的聲音變得小聲而且低沉,當麒麟還在想辦法擺脫他的同時,突然感覺到脖子上的壓力減輕,原本扣住他的雙手已經從上面離去,回頭一看才發現抓在他背上的人正在往下掉落。

「…!」

他的臉很平靜,沒有發出求救、也沒有感到慌張,只是放鬆身體的隨著與風的摩擦直直的朝著地面落下。

「……赫……赫………」

麒麟也一股作勢的往下俯衝,希望自己能夠在赫爾摔落地面之前接觸到他,在這中間他認為自己的四隻腳實在礙事,頭上的角又不能抓住人,但他想快點… 快點救到眼前的人… 速度還要再更快!

 

 

砰──────────!!

 

 

地面爆炸的颳起強風,就連在戰鬥的凱爾和阿努畢斯都被這陣風給打斷的努力維持著平衡不被吹倒,不遠處的瑪娜抓著羅卡想掩護他不被風給吹走,用自身擋住了飛過來砸在身上的碎石頭,直到地面再度回到風平浪靜的時候。

 

 

「……恩?」

赫爾慢慢打開雙眼,但眼前的光亮的他無法完全睜開,他只能瞇著眼的看著那道光下所浮現出的人影,當眼睛能夠適應強光後,他才終於能夠睜大雙眼的看著近在眼前的臉龐。

「愛德華…大人?」

那人的頭髮長到從臉上垂下,眼睛周圍有著紋路延伸到額頭上的白角,只有那張臉是赫爾最熟悉不過的了。

「嗯…很抱歉讓你擔心了」

愛德華臉上溫柔的微笑令赫爾也展露笑容的為他高興著。

「是啊,你總是讓人放不下,沒有我在旁邊輔助你的話你該怎麼辦?」

「哈哈…說的也是,這次也是多虧你才終於清醒過來」

「話說回來愛德華大人…」

「怎麼了?」

「可以先把我放下嗎?」

赫爾發現到自己正橫躺在愛德華的雙手上呈現公主抱的姿勢,有點難為情的希望他能快點把自己放下。

「好的,但如果是女生的話可沒有這麼沙必斯服務呢」

愛德華邊開玩笑的邊讓赫爾從自己手上下來,隨後換來赫爾某種眼神的看待。

「還能夠講這種玩笑,真不知道是該擔心還是該放心」

「哈哈,抱歉…」

笑著和赫爾道歉之後,愛德華便換成了一張嚴肅的表情轉頭看向阿努畢斯他們的方向,此時額頭上的角已經不像剛才那樣明亮,可以清楚看到角的形狀緊貼在愛德華的額頭。

「凱爾變成那樣了嗎…」

很久之前心裡也早有預感猜測大概會是這樣的結果,但是實際看到還是讓人痛心。

「愛德華大人,我也會幫忙,請盡管吩咐!」

「赫爾…」

愛德華看了一眼赫爾,隨即面帶微笑的回他「謝謝,接下來就交給我跟阿努畢斯吧,你們已經為我做得夠多了,可以的話我希望你能去好好保護瑪娜他們」

「愛德華大人我…… 恩… 赫爾收到。」

想要求愛德華讓自己幫忙,但最後還是選擇聽從愛德華的命令,以保護瑪娜、亞蒂他們為最優先。

 

「好…我想想,變成這模樣還是第一次」

愛德華試著用力踩地往前跑起,卻突然一次暴衝的往前好幾公尺,嚇的他趕緊停下來時差點跌倒。

「哇喔… 這一跌如果成真還真是顏面盡失」

對著自己自言自語後,愛德華大概也摸索到自己能夠前進的速度,開始繼續朝著凱爾跟阿努畢斯的位置前進。

 

嘣! 砰!  轟!!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

最後一個蛇雖然重傷但還可以繼續與阿努畢斯纏鬥,這點讓阿努畢斯不得不對他感到佩服。

「哇啊啊啊啊啊─!借過!」

身後衝過一個人影超過他的在正前方緊急煞車停下,看到額頭上冒出的白角,阿努畢斯立刻就知道他是誰。

「哦,愛德華你回來了嗎」

「咦…」

回頭看過去,愛德華第一次看到阿努畢斯完全的獸化形態而感到陌生。

「你是阿努畢斯嗎!」

「跟你一樣有著另一面而已」

「這才是真正的你嗎,跟之前小孩子的印象差真多,不過當時你也才出生而已…」

愛德華用手搔了搔頭,才發現自己的頭髮長的離譜佈滿整個背後。

「你的外表也沒好到哪裡去啊」

阿努畢斯笑著回虧,隨後便又繼續開口「話說回來你要怎麼對付他?」

看著眼前的凱爾還在繼續扭曲著臉,準備想要發動下一波攻擊。

「他真的沒救了嗎?」

「我的判斷是這樣沒錯,已經連一點凱爾的影子都沒有了…」

旋轉一圈長槍對準凱爾,阿努畢斯也預備姿勢的準備在開戰。

「是嗎,抱歉麻煩你做這種事,我會好好負責的!」

額頭上的角顯現一點光芒,愛德華覺得全身充滿能量的隨時可以動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凱爾先發動攻擊,雖然最後一顆頭還可以為他而戰,但是這次他選擇動起身來的朝兩人衝刺而去。

「……」

撇除最後一頭蛇不說的話凱爾並沒有武器,他光是空手上的紫色水晶就足以對兩人造成傷害,一碰觸到的話身體的能源便會被吸收。

「哼!」

用長槍斬斷了最後一頭蛇,凱爾卻不當一回事的朝著愛德華揮爪而去,還在思考該怎麼反擊的情況下,愛德華只是單純的閃躲攻擊什麼也沒有做,但是後頭的阿努畢斯卻突然將長槍插地的當成枴杖支撐自己,注意到此舉的愛德華稍微分心的用手擋開凱爾的攻擊,再用腳踹進凱爾的腹部將他給踢飛到幾百公尺處遠才撞地停下。

「嘖…你沒事吧?」

「與其擔心我…擔心你自己吧…」

愛德華的手因為直接接觸到了水晶而開始黑化,整隻手臂漸漸的開始不聽使喚。

「沒事,我才想問你為什麼這麼虛弱!」

「……你看看周遭……」

轉頭看了一眼環境,整個大地黑的毫無生氣,就連遠方的森林全都枯萎而顯得荒涼,這模樣跟自己碰觸到水晶而黑化的手一樣。

「拉姆沒有辦法再生這塊地了,而這個現象還持續的在遠方不斷蔓延,直到某個一天、某個時刻拉姆就會死亡,地上的萬物也會因此一同滅絕,而我也不例外…」

「打倒凱爾就行了嗎? 只要打倒他就不會繼續吸收拉姆的生命了對吧?」

「…我很也想知道答案…」

阿努畢斯低下頭,對於拉姆以外的知識他不可能知道,因此他顯得非常沮喪。

「嘖…」

「愛德華?」

「那就試試看,不試怎麼會知道!」

握緊雙手,愛德華看向遠處發出嘶吼叫聲不顧一切朝自己衝過來的凱爾。

「凱─爾─!!」

往前跑了幾步,一個光芒乍現的瞬間愛德華變成麒麟狀態也朝著凱爾衝刺過去,頭上的角瞄準著對方的核心處,在距離逐漸縮短、碰觸的到的地步時,雙方的身影互相交叉最後停止。

「愛德華大人─!」

和亞蒂他們一起看著愛德華近距離接觸到凱爾的瞬間,赫爾擔心的對著大喊。

「愛德華……」

漆黑麒麟的鬃毛因風往後吹拂飄逸著,然後垂下…

凱爾咬牙切齒的表情漸漸消失,全身放鬆的隨著往下滑動,最後卡在麒麟刺穿自己的角上才停住。

「……凱爾」

凱爾的核心卡在角的末端,那被紫水晶污染的核心已經沒有辦法再使用凱爾的身體,剩下的只有負面漆黑的黑魂被關在其中,最後由麒麟角上的光芒淨化後消失。

「贏了…?」

「可是大地還沒有復原…」

就算凱爾的核心被淨化後破壞,殘留在這世界的汙染卻還在持續的侵蝕著拉姆。

「愛德華」

阿努畢斯以走路的方式來到了麒麟旁邊並叫喚他,想說他是否正沉浸在哀傷的情緒之中。

「阿努畢斯…」

愛德華由麒麟變回人形後,雙手抱著凱爾的軀體轉過身來,這一轉倒是讓阿努畢斯驚訝的抖了一下。

「凱爾身上的紫黑水晶…不見了?」

看著被愛德華抱在手裡的凱爾,原本冒出不少水晶的地方全都消失只剩下空洞而已,這樣的凱爾可以說是慘不忍睹。

「我想起來了,那天掉落到拉姆上的情況…」

「嗯?」

「當我被守護神打敗了之後,因為失去力量讓我無法回到宇宙,就一個人在拉姆星上躲了幾百年… 直到那天… 拉姆…奧為基爾他親自對我說能夠接納我成為拉姆的一部分,我便在那時候掉落到一顆生命之樹上重新誕生,破掉的果實並不是死亡…而是出世了」

「……!」

經愛德華這樣一提,阿努畢斯隨後某處的記憶點變的明亮,面對麒麟對著麒麟說話的奧維基爾也一同浮現出來,以慈悲之心對待這星球上的所有萬物,便是奧維基爾當時統治拉姆時的理念。

「很抱歉…也很歡迎你成為我們一份子,他是這樣對我說的」

考慮到不再需要涅神的力量,奧維基爾便將守護神之力封印起來。

「……」

「在掉落到拉姆星之前,我原本是負責守護夾縫出入口的麒麟,為的就是防止像凱爾身上那些負面的能量流到這個世界,我會用我額頭上的角負責淨化那些負面的能量,而提供我能源的就是宇宙中的能量,但是在掉到拉姆星上之後,我再也接收不到宇宙傳來的能量,自身也沒有足夠的力量能再回去,便開始吸收拉姆本身的能源,也因此造成拉姆當時類似這樣的慘況發生,最後被稱之為災厄的麒麟」

「……」

阿努畢斯閉上眼,將外型還原成普雷人的模樣後便對愛德華一鞠躬。

「奧維基爾得知實情後,就讓我留在拉姆星上… 也認識了當初打敗我的守護神,還成了朋友」

看著手中只剩下空殼的凱爾,愛德華露出了微笑回憶著。

「這次不需要你來使用代價,阿努畢斯」

「! …你…你知道代價嗎?」

「赫爾的復活,空鶴並沒有在他身旁陪著他,你大概騙他們回去月舞族了吧?」

「…………這件事也只有赫爾本人知曉,至少對於當事人我還沒有狠到這地步」

「赫爾的眼神可以說比之前還要堅定,為了不辜負某人而下定決心的那種覺悟,怪我太沒有用…」

「會說這種話,代表你有把握改變拉姆的現況囉」

「是啊,只是把借來的還回去而已,那麼幫我跟他們說一聲吧」

「…愛德華,我以王的身分拜託你了」

「不需要啦,以朋友的身分就足夠了」

阿努畢斯露出了微笑,表現出原本輕鬆模樣的對著愛德華的背影說。

「拜託你了,愛德華!」

「包在我身上!」

 

利用額頭上的角,愛德華便可以淨化一直在侵蝕拉姆的負面汙染能量,同時也必須消耗掉自身的能源才能夠做到大面積的淨化行動,他將凱爾的身軀輕輕的放置到地上後便變回了麒麟的模樣,只要將角接觸到大地就能夠把能量傳達給拉姆,但這次… 愛德華也要連同凱爾的份一起…。

 

◇外三-2

 

 

那件事後過了幾個月,拉姆上的普雷人繼續過著平常的生活,王城也一樣回歸到原本的日常並運作,阿努畢斯的就任也已經散布到全世界,現在拉姆星上沒有人不知道第四任王的存在。

當然,一樣肖想擁有這種權力的人還是沒有因此而減少…。

 

「把王給我叫出來,要不然我就殺了這小鬼!」

幾名男子挾持著一名小女孩來到了王城前,王城士兵每個都持槍劍的瞄準他們,以備隨時攻堅救人。

「聽到沒有!我說把第四任王給叫出來…」

「是是…叫的那麼大聲不聽到也難」

高檯處走出了一名兩耳豎的直又尖,外表為半獸化普雷人,看似就是之前宣佈就任的第四任王阿努畢斯沒錯。

「像你們這群無所事事的人是不會理解當王的辛苦的」

阿努畢斯疲憊的打了個哈欠,完全沒有因為對方挾持人質而有著緊張感。

「你沒看到我手上握有人質嗎,要是不讓我成為王的話,這女孩的性命就不保了!」

「嗚哇啊啊啊啊~~~」

男人用刀口抵著小女孩的脖子大喊,女孩也因此害怕的嚎啕大哭起來。

「唉呀呀… 赫爾,能不能交給你處理?」

阿努畢斯轉頭看向後方的赫爾,對方還拿著幾份急著需要他過目的文件用一副無可奈何的表情回看阿努畢斯。

「真拿你沒辦法… 啊」

把手上的文件直接塞給阿努畢斯,赫爾本來想要直接跳下去的節省時間,卻發現身後有人比他早一步的跳出平台圍欄直接一躍而下,順勢打倒了挾持女孩的其他幾名同夥。

「挾持女孩子當人質,實在是太可恥了!你難道沒有想過靠自己的實力來一決勝負嗎!」

亞蒂雙手插腰,眼神兇狠的俯瞰著那名壞人。

「咿咿咿咿─」

男子嚇到腿軟的癱坐在地,手上的女孩發現自己有機會可以脫逃後便立刻跑到亞蒂身後躲藏起來。

「沒事了,晚點大哥哥們會護送你回家唷」

邊安撫身旁的女孩,亞蒂也不忘記使眼色給那名男子看,最後男子放棄抵抗的直接跟著其他同夥一同被士兵銬起關進牢籠反省自己的罪刑。

 

 

「已經安排士兵護送孩子回家了」

赫爾走進門後確認阿努畢斯有在認真處理眼前堆積如山的工作,才把視線放到旁邊的亞蒂上。

「是嗎,希望那孩子不要留下不好的印象才好…」

亞蒂擔心的低下頭,他可以理解那年紀時遇到這種事後可能會留下可怕的創傷,好一點還能靠旁人走出,或是一輩子活在陰影中…。

「不用擔心,當他聽到可以回家後心情好很多了,我想應該很快就會振作了」

「太好了…  啊,話說回來赫爾你事情處理完了嗎?」

「差不多了,剩下的就只要阿努畢斯大人自己努力完成就行了」

看著坐在桌子前低頭認真的阿努畢斯,赫爾說。

「那麼可以出發囉」

「馬車早已經準備好了,等你一句話」

赫爾單手伸出手掌心向上的放在亞蒂面前,看到此舉動的亞蒂臉紅害羞的也伸出手讓赫爾牽住,雙方突然停下對望了大約有幾秒鐘,直到阿努畢斯暴躁的拍桌要他們快點離開。

「禁止在辦公室裡放閃光!快給我出去出去!!」

「呵呵,阿努畢斯大人,我跟赫爾先出門了」

「阿努畢斯大人,要好好的做完剛才交代的事唷」

就算在走出門之前也不忘的手牽手回頭交代阿努畢斯,讓阿努畢斯終於忍不住的對著大喊…

「快滾─!」

 

 

 

 

搭上馬車後,馬車一路行駛到某個山區上的偏僻村莊才終於停下,那裡不像其他地方的城市或村莊一樣有著發達的交通跟便利的生活環境,除了赫爾和亞蒂定期會送物資上來,這裡一切都是從零開始的生活。

「人好像變多了?」

看著過來幫忙搬運物資的人比前陣子多了幾位,亞蒂驚呼的說。

「無家可歸的人有這麼多嗎…」

其中一位住在這邊的老婦人聽到亞蒂和赫爾這樣的對話,緩慢走過來的對著他們打了個招呼後便解釋人多的原因。

「那些人是附近村莊特地過來幫忙的」

「附近的村莊?」

「是啊,自從這邊有了一間孤兒院所後,因為工作繁忙而無法帶小孩的大人便把小孩子暫時托給孤兒院所裡的兩位大人,畢竟咱們大人是無條件的幫助那些小孩子學習和看顧,所以村子裡面就不時會有人過來幫忙我們這些老人家修理東西和搬運,真是幫了大忙呢」

「原來是這樣嗎,那麼那兩位大人現在在何處呢?」

 

從老婦人那得知孤兒所的兩位院長正帶著孩子們到旁邊森林裡玩耍後,赫爾和亞蒂便走路來到了婦人所說的那個森林之中。

「發現入侵者!」

頭上跳下兩名男童朝著赫爾和亞蒂揮舞棒子而下,卻都被直接閃過的直接撞到地上而突然哇哇大哭。

「糟糕…一不小心就…」

看著眼前的兩名孩子哭的非常用力,赫爾和亞蒂為自己剛才認真對待這場奇襲閃避而感到懊惱。

「我要跟愛德華所長告狀!!」

一名孩童這樣說後另一名也邊哭邊跟著跑去,兩人才趕緊跟在後頭的來到了一座湖邊,發現了正在告狀的兩名男童跟………一隻麒麟。

「就是他們!他們欺負我!」

看著男童直指著自己,赫爾和亞蒂尷尬的不知所措。

「欺負小孩還真不像你們的作風啊,哈哈哈」

這句話很明顯的是在故意嘲笑他們,可是赫爾他們無法反駁的只好默默走到麒麟旁邊。

「哦,愛德華大人已經進步了~」

「咕……」

麒麟身體抖了一下,因為他的背上正坐著兩名年幼的女童不斷的在拉扯他修長的鬃毛。

「是…是啊,這算是好的開始吧……」

「吶,愛德華叔叔,教我們上次的那個打架技巧!」

「對啊對啊~~」

除了剛才被弄哭的兩名男童跟背上的女童外,其他還有四五名男童在一旁不斷的拜託愛德華教他們體術。

「我要說多少次,是護身術,而且這可不是讓你們用來打架的,是用來保護想守護的家人或朋友!」

「快點教啦~ 快啦」

「愛德華院長~~~ 快點啦~~~~」

「我知道啦,但也要等人回來…… 啊說曹操曹操就到了」

沿著湖岸看過去,可以看到一名高瘦的男子帶著一群女性孩童回來,他單手抱著只會呀呀無語的嬰兒,另一隻手牽著正咬著拇指的女童,身旁圍著一群年齡高低都有的女孩子不斷的在對他說話。

「回來了」

男子背後綁起的長髮垂直而下的左右擺動,還有女孩喜歡那秀髮的不斷去摸和抓他,但男子並不在意,只是一臉平淡的看著變成麒麟的愛德華說。

「你回來啦,凱爾特,那麼這兩個就交給你啦」

將背靠近凱爾特,愛德華說。

「呃……我………沒有手………」

看著手上抱的嬰兒和緊抓著他的手不放的吃拇指女孩,凱爾特皺起眉頭的說。

「我們來幫忙吧」

赫爾和亞蒂上前將麒麟背上的兩名小孩抱下,才讓他們鬆了口氣。

「變身!變身!變身!變身!」

迫不及待要等愛德華教他們男人才會的強力絕招,男孩們開始異口同聲的大喊催促著。

「剛來嗎?」

無視男孩們的騷動,凱爾特看著赫爾他們問。

「是」

趁著愛德華變成人形教導男孩們護身體術的同時,凱爾特帶著女孩和赫爾他們到一旁坐下休息邊聊著天,女孩們先是爭吵不停的在搶著與凱爾特最近的位置,隨後又是好姊妹的一起跑到某座花草前方摘起花朵來互相贈送和編成花圈的玩樂在一起。

「王城那邊還好嗎?」

「老樣子,阿努畢斯大人很努力的在消化堆積成山的世界報告和文件回覆,偶爾還會抱怨我跟亞蒂在一旁專門害他分心…」

赫爾露出苦笑的說,亞蒂雖然有在聽但卻跟著眼前的小孩玩了起來。

「倒是凱爾特先生和愛德華大人最近沒有遇到什麼麻煩吧?」

「托你們的福,住在這裡的老人跟小孩都無憂無慮的過生活,偶爾還會有別的村子的人過來分享不需要的資源給我們」

「那太好了,話說回來凱爾特先生……最近有沒有想起些什麼?」

「……」

凱爾特輕撫著手中的嬰兒,另一邊睡著剛才含著拇指的女童,他靜默了一會後才開口回應赫爾的問題。

「不,沒有,自從第一眼看到麒麟的臉以來,完全沒有你們所說的記憶在腦海中出現…」

凱爾特憂鬱的氛圍為他的冷酷外表增添了不少美男子氣息,不少女性和小孩子看到後都會為之傾倒。

「雖然說麒麟是愛德華大人的真面目,但是凱爾所認識的愛德華不是麒麟……啊算了,既然想不起來就不用免強,愛德華大人也說過,重新以凱爾特的身分好好生活比較重要,嗯嗯!」

赫爾邊下結論邊點頭,就像在跟自己說話一樣。

「嗯,再怎麼說我也有你們和愛德華在身邊,不會感到寂寞」

「嗯,這樣就對了!」

「啊,時間差不多了」

凱爾特將女童扶起,赫爾順手的接過還在熟睡的孩子後繼續坐在原地。

「那位孩子也交給我吧」

「不了,他只要離開我會大哭,還是讓我抱吧」

說完,凱爾特便走到了愛德華那邊,現在的他正在和孩子們打成一片的玩起了相撲,直到凱爾特的出現後,可以聽到男孩子們一同哀號的失望聲音,但愛德華很努力的安慰大家希望他們能夠注意安全的自行去附近玩耍,一番功夫後一群男孩子才終於散開的離開原地。

「謝了,凱爾特,跟那些孩子們玩就不知不覺的會忘記時間……哈啊……」

話還沒說完,嘴裡的哈欠迫不及待的直接打了出來。

「赫爾他們還在,你就快點進去睡吧」

「嗯…幾個月前使用力量的後遺症真是麻煩,每次感覺好像可以睡上幾年一樣… 不行…我怎麼可以睡上幾年……給我兩天就好…不!一天!」

「愛德華!」

凱爾特有點威嚴的聲音阻止了他這樣繼續碎碎唸,愛德華才垂下肩膀的轉頭準備朝著不遠處的山洞走去。

「不管你睡多久,醒來一定會再看到我的」

凱爾特露出微笑的說,愛德華回頭看了一眼後也露出微笑的舉手回應,最後消失在山洞內部深處。

「好了,我們一起去那邊散步吧」

聽到凱爾特這樣呼喊,其他女生也趕緊抓著剛編織好的花圈跟花束衝到了凱爾特的身旁,七嘴八舌的與他分享自己剛才所做的事和花朵的名稱,雖然已經聽了很多遍差不多的話題和名字,但凱爾特總是不厭其煩的認真聆聽孩子們所說的每一句話。

 

「一醒來後什麼都不記得,總覺得愛德華先生好可憐」

「是啊,不過他本人看起來就算凱爾先生不記得以前的記憶,也很高興他還活著的這個現況…」

「嗯……… 吶赫爾」

「怎麼?」

「要不要去那邊的生命之樹下?」

亞蒂指著前方樹群說。

「現…現在嗎!」

赫爾慌張的大叫,隨後便用力的搖著頭。

「那這些孩子該怎麼辦?」

「就當作是去散步吧」

亞蒂起身抱著孩童對赫爾微笑。

「呃……我先去跟凱爾特說一聲好了,孩子別帶去吧!!」

說完赫爾趕緊抱起在他這邊的兩個小孩子奔到凱爾特的地方去說明原由後將小孩托給他,最後再和亞蒂兩人牽起手的朝著這附近的生命之樹而去。

 

「希望寶寶未來會是個能夠照顧弟妹的好姊姊」

 

 

奧維基爾城 -番外章- 十年後篇 (全) END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貓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