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

 

好不容易拉短了與麒麟的距離,但是麒麟卻是不斷提防著瑪娜繼續靠近而一直做出近距離的能量斬擊,讓瑪娜無法再進一步讓牠往王城方向逼去。

「看穿我的動作了嗎…」

對方好歹也是愛德華,知曉自己的每一朝每一個動作也不奇怪,更何況瑪娜還要考慮到不要燒傷他,可以說是綁手綁腳的無法完全發揮自己的能力。

「糟糕!」

一直注意頭上的角而沒想到自己的腳被麒麟用利爪抓住的露出了短暫的破綻。

眼看頭上那像劍一樣的角正朝著自己甩來,瑪娜驚險的折腰後彎才閃掉那角的攻擊。

…!

瑪娜閃避的同時,麒麟的正前方,瑪娜的後面突然冒出了赫爾的身影舉著沒有拔出劍鞘的劍往麒麟身上打去,麒麟立刻後退的邊狂甩頭邊跺腳。

「沒事吧!」

「無礙,但是他好像還保有愛德華的記憶,我的招式和攻擊軌道都一清二楚…」

「愛德華大人的記憶…」

「喂,那兩個呢?」

「麻痺狀態已經解除,兩人平安回去王城避難了,就讓我來幫助您!」

「很好!」

一腳踏出,瑪娜將全身上下的火焰消除之後將背在背後的東西從鞘中拔出,一展開便形成了扇子的樣子,雙手各持一把的朝麒麟攻過去。

「好厲害…」

瑪娜平常為了隱藏自身實力,基本上是不親自上戰場應戰的,就算真的上了戰場,這兩把像扇子一樣的武器也是頭一次在赫爾他們面前亮出,就連麒麟都無法猜測出瑪娜的攻擊而頻頻被擊退。

「剛剛的氣勢上哪去啦~ 小馬兒~」

成功挑釁之後,麒麟開始用一隻前腳由前往後的不斷來回摩擦地面。

「…!」

下方突然有東西抓住了自己的雙腳,瑪娜低頭一看發現居然是地底下的樹根冒出來纏住了他。

「喝─!」

麒麟一個直刺,赫爾馬上衝到前方用劍鞘擋了下來。

「愛德華大人,快點醒醒! 這不是真的你!」

雙手使勁的想反抗麒麟角的怪力,可是麒麟卻完全無動於衷的還能夠一腳一腳向前前進,赫爾的雙腳則是摩擦著地面不斷的被往後推。

「愛德華大人!看著我,我是赫爾啊… 拜託你…想起來!」

雙腳頂進土裡的不斷被往後推去,赫爾希望能用自己的呼喊來喚醒原本身為普雷人的愛德華人格。

「啊!」

角突然往旁邊用力一揮,劍一起往旁邊甩去連同赫爾緊握著劍的往地面上撲去趴倒。

「嘖…」

瑪娜將兩把扇子擺成防禦姿勢的正面接下直刺過來的角,雙腳雖然被樹枝給纏住,但瑪娜利用這點的將全身穩住而沒有被麒麟往後推去。

「笨蛋愛德華!不要做出會讓你自己後悔的事啊!」

瑪娜的聲音明顯的聽起來非常吃力,麒麟的力量可以說是非常之大,這樣的耐力持久戰對他們來說根本就不利於己。

「愛德華大人!」

赫爾爬起身再度舉劍的朝麒麟衝刺而去,他將劍身當成棍子揮舞打去,目的也是為了避免傷害到愛德華。

但是棒打的攻擊對麒麟來說根本不痛不癢,他還是持續的朝瑪娜突進,角都已經超過了扇子的防護快要碰到脖子處。

「咕……」

瑪娜的手漸漸失去了力量,正當尖銳的末端快要刺進喉嚨之時,天空跳下了一道人影用武器斬退了麒麟和瑪娜腳上的樹枝,好讓瑪娜終於能夠喘口氣。

「阿努畢斯!」

赫爾大叫著,眼前的阿努畢斯就像戰士般,手持不知道從何而來的特殊長槍,有模有樣的擺出了戰姿擋在瑪娜面前,可是赫爾驚訝的不是他的武器或是戰技,而是身為計劃執行者居然跑到前線作戰,那麼後面該由誰來指揮?

「你們全都給我退到計畫上的位置!」

阿努畢斯氣勢的一喊,兩人一時之間都能感受到他身為王的氛圍,心裡自然的認為現在應該聽從命令行事的開始朝王城方向跑去。

「…你的對手是我,愛德華」

面對麒麟整備好後蓄勢待發的模樣,阿努畢斯冷靜理性的等待他出招。

 

「大姊!赫爾先生!」

「亞蒂你沒事了嗎?」

跑到離王城不遠的距離處,亞蒂跟羅卡正在那裡等著他們。

「是,除了麻痺之外並沒有造成其他傷害,話說回來,阿努畢斯大人…」

「他代替我們去將麒麟引誘出來,沒想到那傢伙的力量居然可以這麼強大… 力量?」

瑪娜突然想到什麼的頓了一下。

「怎麼了嗎?」

「愛德華只有在使用異格能力的時候才會增強他體技、防禦方面的強度,可是剛剛跟他交手過後我卻發現,現在的他就跟啟動了能力沒有兩樣…難道說那一直都是他的麒麟之力嗎?」

「這麼一說的話,在月舞族的時候為了就赫爾,愛德華大人曾經失控的暴走過一會……」

「這有什麼問題嗎?」

沒有異格能力的赫爾無法理解擁有異格能力的苦惱之處。

「這個…使用異格能力會大量消耗我們體內的能源,但是愛德華大人從月舞族那時到昨天為了擊退盜賊不是一直在使用異格嗎,到目前為止應該都沒有補充過能源吧…」

「就算是麒麟我不相信他的能量也是無限的!」

啪─!

阿努畢斯他們的方向傳出了爆裂聲響,在爆炸的煙霧之中跳出了阿努畢斯的身影往王城的方向開始狂奔,而麒麟也衝出來的緊追在後方,就如同計畫的將麒麟引誘到安排好的地點中。

「阿努畢斯大人好厲害…」

連瑪娜都無法應付,阿努畢斯卻只是不用多少功夫的就讓麒麟乖乖的追著自己跑。

「快點,士兵預備!」

從旁邊放置的通話桶傳遞給周遭埋伏的士兵,接到命令後全部人都立刻扛起一個像大砲一樣的管子瞄準著緊追著阿努畢斯的麒麟。

阿努畢斯一個轉身的將地下的泥土濺起往麒麟的眼部砸去,麒麟一時之間失去視力的停下腳步不斷甩著頭想甩掉臉上的土堆。

「發射!」

一聲令下,砲桶裡射出了一條黑色的線,隨著發射的距離越來越遠,那條線突然張開成為了網子的朝麒麟位置上落下。

烏嘎啊啊─

被網子網住的麒麟拼命掙扎的想用頭上的角和腳上的爪子砍、扯斷困住他的網子,沒想到網子的材質堅固到他無法切開,不斷掙扎的情況下網子也以麒麟為中心的不斷縮小,漸漸的全都纏到了麒麟全身上下導致他動彈不得。

「泰天非瑟斯特特別研發的捕捉網,原本就是提供給王城捕捉數量較多時的罪犯者用的,對付這種不知網子特性的野生動物也很有效的樣子!」

瑪娜挺著胸神氣的解釋。

「最後面那句比較像是剛才才知道對付動物時真正的成效如何…」

赫爾吐槽。

「你們看,麒麟已經無法動彈了」

因為慌張而不斷的掙扎,造成多數的網子用力的纏繞在自己身上,使的麒麟不斷發出痛苦悲鳴。

「這…會不會害他受傷啊…」

越是聽著麒麟的哀號,亞蒂萌生對麒麟的同情心。

「阿努畢斯大人,捕捉起來之後要怎麼喚回愛德華大人的人格呢?」

赫爾第一個跑到了阿努畢斯旁邊問。

「這個…老實說我也不確定」

「咦!」

「麒麟是從拉姆之外來的外來物種,包括奧維基爾王,我們對他一點都不了解,只知道他的存在會給拉姆帶來災厄和毀滅而已…」

「這樣子不管是凱爾大人,我們連愛德華大人都無法拯救…」

赫爾跑到了靠近麒麟最近的位置處,阿努畢斯見狀本想勸他不要這樣做,但是為了找回愛德華的人格,也許靠愛德華身旁的親朋好友呼喚能夠將他喚醒也說不定。

「愛德華大人,快點醒醒! 阿努畢斯說他有辦法將凱爾大人帶回來!你應該很高興才對,期盼了十年,終於能夠將凱爾大人從夾縫中救回拉姆,但是你現在這個模樣要怎麼迎接凱爾大人的回歸!」

麒麟還在不斷的想要擺脫網子,只見他被越勒越緊的痛苦呻吟。

「愛德華大人!快點醒過來!」

「笨蛋愛德華,你還要睡到什麼時候!快給我起來!」

瑪娜也加入的對著麒麟大喊。

「愛德華大人!拜託你回應赫爾先生的心意,醒過來!」

「……」

麒麟沒有掙扎,他將頭轉向赫爾他們瞪著,靜止不動的好像在傳達什麼。

咻…咻………

風又開始漸漸颳起,慢慢的變成了颶風,當阿努畢斯注意到的時候已經為時已晚,包括麒麟、赫爾、瑪娜等人被風吹起的飄浮起來,然後瞬間快速的旋轉往上飛去,巨大的龍捲風出現的時間非常短暫,當他消失的同時,麒麟不知道怎麼做到的已經將一部分的網子從身上去除,剩下的還勾在他的兩隻腳上藉由風力不斷的拉扯他,而其他人也因為風力停止的關係開始從高處直直往下墜落著。

「抓住我!」

阿努畢斯先是抓住了羅卡再來是亞蒂,瑪娜則是被亞蒂用手牽住的往阿努畢斯身上移過去,只有赫爾的距離他們都勾不到。

「來不及了」

對著地面使用了王的能力,地下瞬間竄出了巨大的樹枝分成好幾層的讓阿努畢斯他們能夠減緩速度掉落下來,最後是卡在最底層的樹枝上。

「赫爾呢!」

抬頭一看,麒麟不但沒有墜落,反而還飄浮在空中的不斷掙扎想擺脫剩下纏住自己的網子,而赫爾就正好抓到了勾住麒麟腳下的網子才沒有摔下來。

「亞蒂!」

瑪娜一喊,亞蒂便知道的集中精神對準赫爾使出能力,屏障快速的將赫爾給包覆起來後,赫爾才敢鬆手的踩在屏障上讓亞蒂送他回到地面,可是…

「嗚…」

亞蒂臉色難看的雙手不斷顫抖,這狀況連他自己都感到相當疑惑,明明沒有使用過多少次能力才對,體內的能源卻突然間嚴重不足。

「難道是剛才的電擊…」

瑪娜推測可能是之前的閃電,亞蒂為了保護自己跟羅卡而瞬間搭起的屏障讓他不知不覺消耗掉大半的能源,導致現在突然覺得全身無力的快要無法維持住屏障。

「啊!」

屏障果然瞬間瓦解,赫爾被地心引力的吸引而開始直直的往下掉落,距離地面還有大段距離,這樣子絕對會摔的粉身碎骨,阿努畢斯也趕緊看準位置的再度招喚出樹枝打算接住赫爾,卻突如其然的從空中落下一道閃電打在附近,刺眼的光芒和巨大的聲響令阿努畢斯一瞬間分心的沒有讓樹枝能夠完整的接住赫爾。

「糟糕!」

赫爾先是被一根突出的樹枝撞到後並沒有成功抓住,繼續朝著地面不斷的掉落。

「赫爾!」

眼看就要來不及,赫爾也只是雙眼緊閉的用手護住頭部,準備接受撞擊地面的巨大衝擊和傷害。

 

 

這過程雖然只有一瞬間,但是對當事人來說卻好像多了幾秒鐘……

 

到底接下來的哪一秒,自己就會掉落到地面上而摔的粉碎呢?

 

「……!」

身體先是被用力的拉扯,隨後是往後彈回的那種感覺,赫爾知道這不是撞擊到地面時該有的感覺才對,他甚至沒有覺得身體哪個部位非常疼痛,或是受到什麼程度的傷害…

「啊?」

眼前離地面只剩下一公尺,赫爾浮在半空中的傻住,不知道自己到底發生什麼事。

「啊…麒麟他…」

聽到其他人的聲音,赫爾疑惑的低下頭往自己的下方看去,他現在正呈現著倒立過來的姿勢,一個東西正緊抓著他的衣角才讓他能夠這樣停在空中沒有直接撞擊地面造成傷害。

「愛德華大人?」

麒麟腳上的爪子就是抓著赫爾衣角救了他的那名救命恩人。

「哇啊!」

但是下一秒,麒麟將爪子鬆開後直接讓赫爾的臉撞擊到地面的掉到地上。

「這是怎麼回事?」

對於麒麟突然救赫爾的舉動,又不像是愛德華的人格所致,至少他不會這麼粗魯的將人又故意摔到地上,還好剩下的距離只有一尺而已,赫爾應該只是表層輕傷才對。

「我想就算沒有人格,愛德華的記憶應該還殘留著才對,這樣的話還來的及喚醒愛德華的人格」

阿努畢斯將手上的長槍轉了一圈後準備朝麒麟走去。

「阿努畢斯大人,我們能夠做什麼呢?」

「是啊…我想想,亞蒂去補充好能源後跟瑪娜留在這裡儲存體力,喚醒愛德華的人格先交給我和赫爾吧」

「等一下,這是怎麼回事,亞蒂的話我可以理解,為什麼連我都要待在這裡?」

「原諒我,時間很緊迫,你們的能力我希望用在下一個人身上…」

「下一個… 難道說是… 這麼快?」

「是啊,我已經跟那邊聯絡好,距離傳送的時間就快到了,愛德華要是還繼續保持麒麟的姿態和獸性,後果會很糟糕的」

「聯絡? 你不是在說凱爾的事嗎?」

瑪娜和亞蒂一頭霧水的看著阿努畢斯。

「晚點再解釋吧!」

丟下這句話,阿努畢斯往前一跳的就飛快的朝著赫爾位置而去。

「真搞不懂阿努畢斯到底只是個順其自然的呆子還是心思細膩的人?」

 

 

「好痛…」

從地上爬起來後,赫爾用手撫摸著額頭邊說。

「赫爾!」

遠處阿努畢斯不用多少功夫的馬上就跑到自己的面前。

「阿努畢斯大人,愛德華大人他…」

「很可惜,我想那應該是記憶中殘存對你的印象所以才會出手救你,你看,他又跟剛才一樣目中無人的在空中忙自己的事」

在他們上方的麒麟可以靠自己的能力飄浮在空中或飛翔,他現在正在空中徘徊的想辦法扯掉腳上最後的幾張網子。

「那麼,該怎麼做才好…」

「我想,既然他剛才對你有了反應,所以我希望你能繼續在旁邊不斷的對他喊話讓他能夠一直回憶起身為愛德華這個人的過去,好讓他的人格復甦」

「……雖然這想法沒有根據,但我願意嘗試,不管要用什麼手段都要喚醒愛德華大人!」

「很好,最快的方法就是待在他旁邊,準備好了嗎?」

「隨時都可以開始!」

阿努畢斯手上的長槍就像是瞬間移動一樣的突然間從手上消失無蹤,將雙手手指相扣住後形成了一個可以踩踏的平面,麒麟並沒有注意他們的行動,還在不斷盤旋掙扎腳上的網子。

一個助跑後,赫爾用力的踩下阿努畢斯為他用手做出的踏板,再以阿努畢斯自身異於常人的能力將赫爾往上彈去的飛向在空中的麒麟。

「愛德華大人!」

飛去的同時,赫爾這樣對著麒麟大喊著,遠處看著這一幕的亞蒂和瑪娜一臉不敢置信的睜大雙眼望著赫爾就這樣朝著麒麟高速飛去。

沒有注意到赫爾正在朝自己靠近,當雙手成功抓住麒麟脖子的同時順勢的跳上馬背騎上,可以看到麒麟嚇了一大跳的全身跳了一下,隨即是不斷左右用力擺動的想甩掉突然抓住自己的人。

但不管麒麟甩的多麼用力,赫爾在心中發誓死都不會放開他的雙手,直到麒麟體內屬於愛德華的人格甦醒為止!

「冷靜下來聽我說,雖然你是從拉姆之外來的機械生物,但是成為愛德華之後的你,並不像現在這樣這麼野蠻! 愛德華大人為人善解人意…正義之心比任何人都來的強烈,不斷的為他人付出犧牲,雖然一開始是為了追求力量… 但是在認識了許多人之後,愛德華大人漸漸的把目標改變了…」

麒麟不斷的甩動身體,被甩來甩去的赫爾因為慣性作用的關係讓他的雙手抓的非常吃力,但是他仍然堅持不放掉這雙手的扣住麒麟脖子。

「嗚…十年前的某天…你親自對我說過,不希望再出現像凱爾大人一樣只能袖手旁觀的悲劇… 現在我也想像您一樣…做出我對於姊姊的承諾,好好的活下去然後…我想待在愛德華大人身邊服侍你!所以希望你能聽到我說的… 拜託不要忘記自己曾經所經歷過的…!」

麒麟還在不斷的盲目掙扎,當他經過了剛才阿努畢斯招喚出來的樹枝上空時,還掛在腳上的網子此時正好被樹枝勾住的拉扯到,導致麒麟瞬間失去重心的往前傾倒,失衡的開始朝下方掉下去。

「啊…!」

帽子從赫爾的頭上飛離後在空中緩慢的往下飄去,地面上因為撞擊而吹起的塵煙掩蓋住了麒麟和赫爾的情況,阿努畢斯趕緊衝到他們掉落的地點想找到他們。

「赫爾! 你沒事嗎!」

在視線不清楚的情況下,阿努畢斯試著用聲音呼喚著。

「……!」

感覺到某處有東西在鼓動,阿努畢斯小心的前進想查看個究竟,卻只看到一個影子正在試圖站起身來,那巨大的身影怎麼看都是擁有四隻腳的麒麟。

「我沒事,阿努畢斯」透過聲音可以知道赫爾平安的向他回報。

 

塵煙在不久之後便散去,可以清楚的看到眼前麒麟的樣子和赫爾的所在之處;赫爾還維持騎在麒麟身上,但雙手並不像剛才那樣死抓著不放,反而輕摸在背上的安穩坐著,就連麒麟也沒有想再把他甩下來的念頭,好好的站在原地。

「成功了嗎?」

看到麒麟沒有反應,阿努畢斯試著確認。

「我也不知道… 突然之間就這樣平靜下來,完全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當然我很希望是成功了」

「是嗎… 嗯?」

注意到赫爾後方那披在背上的長髮,阿努畢斯吃驚的看到目不轉睛。

「原來赫爾是女生嗎,我都不知道!」

阿努畢斯大聲的喊。

「不…不是的!只是有些原因才留長的!」

看到阿努畢斯那麼認真的看著自己這樣下定論,赫爾不知為何臉紅的大聲否認回去。

「…!」

話才說完,好像可以感覺到麒麟有些顫抖的轉頭斜眼看向自己。

「咦…」

剛才阿努畢斯的話,再加上愛德華眾所皆知的弱點在腦中突然串聯起來,赫爾反射性的舉起雙手激動的對著麒麟大喊「雖然說你保留著愛德華大人的記憶,難道說連怕女性的弱點在麒麟狀態也是一樣嗎!!」

「……看樣子愛德華本身的創傷還真不是普通的深…」

阿努畢斯在心裡冒汗的小聲說著。

「那…有沒有想起什麼,愛德華大人?」

赫爾趁這機會趕緊向麒麟確認是否有著愛德華的人格或其他復甦的徵兆。

「…………」

「阿努畢斯大人可以跟麒麟溝通嗎?」

看著麒麟默默的看著自己,赫爾轉頭向阿努畢斯求助。

「抱歉,麒麟並不是拉姆星上的動物,所以對於可以跟動物溝通的能力這點對麒麟好像一點用也沒有」

阿努畢斯單手放在自己頭上邊搔著頭邊回赫爾的問題。

「這樣嗎… 啊!」

在麒麟的脖子某處摸到了和鬃毛不同的觸感,赫爾輕輕的撥開後發現了與麒麟本身顏色反差一大的一條東西。

「這不是…  月神之子!」

小白被鬃毛纏住的無法動彈,直到赫爾發現他後將他給從鬃毛中拯救出來。

「是之前在黑市救的白蛇嗎」

阿努畢斯本想走上前去,麒麟見狀後對他有警戒心的開始後退並用頭上的角不斷左右揮舞。

「為什麼,難道赫爾就沒關係嗎!」

阿努畢斯鼓著臉頰的對著麒麟說。

「赫爾,把小白丟過來!」

「用丟的嗎?!」

「小白如果一直都待在愛德華身邊,也許可以知道些什麼」

「喔…我知道了!」

雖然這作法對小白不但失禮也很不妥當,但是赫爾在愛德華回復過來之前發過誓不想離開他,也只好這麼做了。

赫爾小心翼翼的將小白拋出,阿努畢斯也以不傷害到白蛇為前提下用雙手順利的接住了小白。

不要丟…我好暈啊………

「小白,你一直都跟愛德華在一起對不對?」

是啊,突然之間好多頭髮冒出來的害我被纏住無法掙脫… 然後剛剛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一直旋轉旋轉旋轉的… 我都暈了唷

「那麼在愛德華變成那樣之前他有說什麼嗎?」

愛德華? 恩………好像沒有特別說話唷…

「什麼意思?」

他跟你們分開之後就不再跟我說話了,但他的臉看起來很難過唷,頭髮還一直變長,最後連身體都變得不一樣……啊,好像有說過這麼一句唷… 果然壓抑不了… 這樣唷

「壓抑不了…是指麒麟的力量嗎?」

望向麒麟頭上那支巨大的角,所有的力量來源都來自於那。

愛德華怕怕唷,跟小白一樣呢

「小白,這又是怎麼回事?」

你們第一次到陌生的地方難道都不會覺得可怕嗎? 要是哥哥或姊姊在小白身邊,小白會很放心唷~ 因為他們是小白的哥哥和姊姊唷~

「……害怕?」

將小白所說的心境套用在麒麟身上,阿努畢斯好像發現到什麼的突然朝麒麟走去。

「阿努畢斯大人,這樣很危險,請不要再靠近!」

看著阿努畢斯接近,麒麟不斷揮舞著頭上的角作勢要攻擊一樣,但是始終都沒有朝阿努畢斯攻過去。

「你不用害怕,我跟坐在你背上的人一樣,是你的朋友唷,你一定是想起跟赫爾有關的記憶才沒有排斥他吧,那麼我也跟他一樣,不會傷害你的…」

「……」

麒麟揮舞角的動作慢慢的降緩下來,眼看這招有效,赫爾也趕緊閉上嘴的讓阿努畢斯繼續跟他說話,好讓麒麟卸下戒心的接納阿努畢斯。

「沒錯,你在這世界上並不孤單,回想起和瑪娜、赫爾、亞蒂等人相遇的時光,你就會知道我說的是真的…愛德華」

「……」

麒麟的頭不再為了退敵而擺動他的角,他能夠稍微靜下來的看著阿努畢斯毫無防備的走向自己,並伸出手單純的想要撫摸、安撫自己情緒而已。

阿努畢斯順利的接觸到了麒麟,赫爾放心的露出微笑,在現下的這個時刻可以說是非常好的開始………  如果不是時間上恰巧碰到阿努畢斯所說約定好的時間的話。

 

 

烏雲中冒出了幾道天雷,打在空氣中的閃電突然聚集形成了能量而撐出了一個洞口,被這閃電的轟隆作響嚇到的麒麟先是跳了一下後又趕緊閃離阿努畢斯的身邊。

「時間到了嗎…」

實在是很不巧,居然在這種時候。

空中被打開的洞中冒出了三個透明的東西直接摔落到地面上,可是地上並沒有因為那三個的撞擊而產生塵煙和坑洞,就像不存在似的不會對這世界造成物理上的影響。

『啊啊啊… 咦? 原來不會痛嗎?』

『身體真的是透明的』

『應該平安到達了吧,你們的意識還清醒的嗎?』

『當然!』

『沒問題』

『很好,接下來是尋找跟我們聯繫過的那個阿努畢斯…… 啊』

看到眼前熟悉的場景,其中一人突然驚訝的叫了出來。

『這裡是王城…』

『難怪很眼熟…不過可以安心的是我們真的平安到達了目的地』

「啊─!!」

亞蒂第一個衝出來站到三人面前,不敢置信的表情在他開口說下一句話之前都沒有消失過。

『哇,是這附近的居民…還是王城兵?』

『我們這樣子突然出現的確很唐突…希望不要有什麼誤會才好』

『身體沒有被傳送過來,就算發生武力衝突對我們來說也沒差…』

『說的也是!』

當三人繼續無視眼前的亞蒂繼續聊著的同時,亞蒂也終於忍不住的叫了其中一位的名字…

「艾克賽爾!!」

突然被這樣一叫,三人霎時間停住了所有動作,將視線全都集中在亞蒂身上。

「是艾克賽爾大人對吧!」

這女孩怎麼會知道自己、艾克賽爾的名字,包括其他二人都想著同樣的問題,直到艾克賽爾本身聯想到以前會這樣稱呼自己的女孩…就只有一個人而已。

『亞蒂…你該不會是…亞蒂吧?』

艾克賽爾本身也不確定,但只有這個答案。

「恩…我是亞蒂,沒想到還能再見到你…」

『不會吧!』

艾克賽爾看著亞蒂長大後的外表和之前小孩子的印象截然不同,吃驚的大叫。

『居然是亞蒂… 拉姆星上的普雷人會成長這點真的是滿驚人的…』

「艾克斯先生、傑洛先生、艾克賽爾大人,真是好久不見了!」

『我們離開之後拉姆已經過了多久了啊?』

「大約十年左右」

『十年?』

『在我們那邊的世界,我記得好像不到五年嗎?』

『不過艾莉雅他們有說過,不同世界的時間在經過夾縫的時候好像就會產生時間上的偏差… 能夠聯絡到時間相近的年代算是幸運的了』

「話說回來,三位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呢,而且還以這種模樣…?」

『會這個模樣是因為我們只有傳送精神過來,真正的身體還留在原來的世界』

『對了亞蒂,你知不知道…』

「哦,我還想說亞蒂怎麼跑這麼快,原來是三個熟面孔啊~」

『這不是瑪娜嗎!』

瑪娜突然的出現又讓三人大吃一驚。

『我們是不是在夾縫傳送時被影響到視覺… 瑪娜你根本就沒有變!』

「哈哈哈哈哈哈,沒有,我本來就沒變啊~」

瑪娜爽朗的笑聲加上得意的姿態,看的出來她好像很高興。

「很抱歉打擾你們重逢的時光…」

阿努畢斯出現在一旁的打斷他們談話。

「阿努畢斯,愛德華怎麼樣了?」

『阿努畢斯,你就是阿努畢斯嗎?』

「有赫爾在的關係他好像安分許多…」

阿努畢斯回答完亞蒂他們的疑惑後,將焦點放到三人身上鞠了個躬歡迎他們到來。

「歡迎三位到來,我就是阿努畢斯,拉姆的第四任王繼承人」

『愛德華怎麼了嗎…?』

「是的,出了點小問題,所以也有可能影響接下來的計畫…」

「接下來… 凱爾的回歸跟他們三位有什麼關係嗎?」

「在你們去月舞族的這段期間,我可不是無所事事的乖乖待在房裡唷,為了能夠找到夾縫中流浪的凱爾可是花了我好大的力氣,結果卻一無所獲」

『其實我們也放不下心,所以就連同我們那邊世界的夥伴對著所謂的夾縫做了些調查…』

『因為我們曾經從那邊穿越過,所以很幸運的身上殘留了點在那夾縫中的雜訊資料痕跡,算是比你們早很多年前就把凱爾帶回到我們的世界…可是…』

『夾縫中已經不知道過了多久,當我們把凱爾接過來的時候他已經失控暴走的已經不是他自己了… 不得已把他關禁起來』

「你們之所以可以順利找到凱爾,我想應該是涅神的緣故,我後來是尋著涅神殘留的能量才知道凱爾在你們那邊的世界,所以就安排了這次讓凱爾回來的計畫」

說到這邊,艾克斯一臉擔憂的開口問了阿努畢斯…

『沒問題嗎,畢竟凱爾那樣子愛德華會不會受到打擊呢…』

「你們不用擔心,這十年來愛德華所等待的就是這個,就算他再怎麼不能接受凱爾的變異,我想他還是會用盡各種手段救回凱爾的」

『那我們也不算白來了,事不宜遲趕快把凱爾送過來吧』

「各位可以傳送凱爾回到拉姆?」

『嗯,我們之所以把精神傳送過來到拉姆,目的就跟涅神製作出軌道的意思是一樣的』

『然後藉由我們跟拉姆的連接,剩下的就是把凱爾從我們那邊的世界傳送過來就沒問題了!』

「你們的時間也很有限吧,就拜託你們執行了!」

『交給我們吧』

傑洛單手壓下自己的耳部機件,開啟了與自己世界通話的連接後便向對方開始報告。

 

「傑洛傳來了訊息,準備開始傳送!」

艾莉雅接收到後立刻開始快速的敲打起面前的鍵盤,並緊盯著眼前的螢幕數字跟圖波等資訊不放。

「了解!這可是大膽性的嘗試作法了…     一切準備就緒,等待發送命令!」

帕蕾朵帶有點興奮的嚴肅感,同時也不斷的用手指敲打著鍵盤說。

「這樣好嗎… 我們可是擅自的使用這些儀器,再說艾克斯他們的意識傳送到未知世界這點風險也還不明朗…」

眼部被瀏海遮住的蕾雅擔憂的模樣並沒有人看到。

「所有的責任一切由我負責,你們就聽著艾克斯他們的指示將名為凱爾的病毒傳送出去即可。」

站在他們身後緊盯著主要螢幕的黑服軍官是艾克斯他們獵人總部裡的總監,這些行動可以說是沒有經過政府同意的私下行為,當然也是為了避免夾縫的存在流漏出去而造成其他負面後果才特意隱瞞的。

「…充足百分之百,準備開始傳送!」

「傳送!」

一聲令下,螢幕上出現了一個圖條不斷的往框框另一末端衝刺而去,當這圖條的顏色充滿了長方形的框框時,就代表被傳送的資料成功的傳送到拉姆這個世界…。

砰─!

「啊啊啊!」

當傳送完畢時,關閉著病毒的容器突然瞬間爆開冒出黑煙,但還好沒有造成其他人或機器上的嚴重損失。

 

王城上的天空再度響起好幾聲雷電竄流的聲音,就跟剛才艾克斯他們出現的時候一樣,撐開了一個洞口後有東西從內部中掉出,但這次不同的是掉出來的東西是有著實體的巨大白色箱子,在往下掉落到地面之後的那一刻所颳起的塵煙很快的就消散而去,最後是那個箱子因為跟地面的撞擊而產生了裂縫損壞,進而有著某種黑色的能量不斷的往外洩出。

「嘎啊啊……………」

箱子內傳出了詭異的呻吟,讓亞蒂全身感到毛骨悚然。

「那是什麼…?」

瑪娜睜大雙眼的看著那箱子問。

『那裡面裝的就是凱爾,在我們的世界裡這種異常的破壞和殺戮行為叫做異常者,而異常者最後的下場通常都是只有被破壞一途…』

『不過我們三人拜託長官保密凱爾的事,才免於讓他遭到那種下場…』

「接下來就交給我們了,你們三個可以回去自己的世界了」

阿努畢斯空手變出了一把長槍後緊盯著箱子背對他們說。

『可是…』

「阿努畢斯大人說的沒錯,接下來就是我們的工作了,我先代替愛德華大人向你們道謝…」

『說到這個,怎麼沒有見到愛德華?』

「……他…」

該怎麼說才好,亞蒂苦惱的不知該從何說起。

「喂────」

遠處傳來了赫爾對著他們大叫的聲音。

『恩? 那位小姐是誰啊?』

「噗…」

瑪娜不小心噴了出來,趕緊用手摀住嘴巴。

「那個…他是赫爾先生」

『啊…』

『……咦────!』

那個有著飄逸的長髮隨著騎馬時搖晃程度而左右擺動的甩著,再加上他所騎的馬並不是普通的馬匹,還是外觀美型、長著角的獨角獸,這景象實在是和男兒身的赫爾一點都扯不上邊!

「我只是頭髮長了點!」

知道三人為什麼用異樣的眼光看待自己後赫爾臉紅的大聲反駁。

「麒麟… 沒事了嗎?」

看著赫爾還能騎著他來到這裡… 雖然離眾人還有一小段安全距離,但麒麟確實冷靜的站在他們面前。

『沒想到你還有這麼漂亮的獨角獸…』

艾克賽爾好奇的想靠近仔細瞧瞧,但在感受到麒麟的警戒心之後就放棄了這個打算。

「我們稱他為麒麟… 其實他就是愛德華…」

『……蛤!』

聽到瑪娜如此衝擊性的發言,三人又再度陷入目瞪口呆的狀態之中。

『他的名字叫愛德華…同名同姓嗎?』

「不是,他就是愛德華原本的樣貌… 麒麟…」

三人對於拉姆十年後巨大變化的衝擊性已經感到些許麻痺,連表情都省略的開始接下來的話題。

『雖然很想再跟你們聊,可是我們能維持這樣的時間好像也所剩不多』

三人的耳部機件不斷傳來剩餘時間的警告聲響,當凱爾成功傳送到拉姆之後,為了確保三人能夠平安的將意識回傳回去,故設定了時間限制不能待在拉姆上太久。

「那個,艾克賽爾大人!」

亞蒂像是鼓足了勇氣後才走到艾克賽爾的身邊。

『亞蒂,你長大了呢,老實說剛才都認不出你了』

艾克賽爾還是跟十年前一樣,那個笑容總是能讓亞蒂感到安心。

「是,我一直都沒有忘記跟艾克賽爾大人的約定,要做個堅強的人,現在我可以挺起胸膛的對著艾克賽爾大人說,不用擔心我們,這次我們會好好的守護自己的世界!」

『嗯,亞蒂變的很可靠,那我們也能放心的回去了,對吧!』

艾克賽爾回頭看向二位,艾克斯跟傑洛也面帶微笑的對著點頭回應。

『我們離開後,那個箱子的最後防禦系統也會跟著無效,到時候凱爾就會直接從裡面…』

「知道了,感謝你們的幫忙,艾克斯、艾克賽爾、傑洛,雖然說之前是我們這邊單方面的強迫你們來幫忙解救星球的危機,可是這次我們算是欠你們人情了」

『我們不忍心放凱爾一個人在夾縫中受折磨,再說以後可能也不像這次那麼好運了… 就當作我們緣分上的最後餞別禮吧』

『時間到了…』

「那麼…再次感謝!」

三人從腳開始漸漸的被分解到頭部後,變成了微小的能量塊回到了剛才被開啟的洞口之中,在最後一個能量塊通過了洞口之後,那個通往夾縫的出入口也跟著關閉消失。

 

砰!!

在入口關閉之後,箱子立刻發出了某種小型的能量爆炸聲響,全部人趕緊看向那個關著已經變異的凱爾的白色箱子,箱子因為承受不了內部的攻擊而開始往外變形後爆開,在非常漆黑的內部中伸出了一隻隻沒有眼睛的銀色蛇頭往外抓住箱子邊緣,正在把裡面的本體拉出箱子外。

「啊………」

內部被拉出的本體原本還有著凱爾的外表,直到全身裸露在箱子之外後,大家才驚覺到阿努畢斯所說夾縫中的負面能量有多麼的可怕…

頭部的半邊冒出了堅硬的紫黑色水晶沿著往下侵蝕了凱爾的半邊身軀,原本應該是他尾部的末端卻變成了一隻隻粗大的銀蛇不斷的在尋找能夠撕咬的目標,臉上那猙獰、痛苦、憎恨的情緒和感覺綜合在一起的令人覺得心生畏懼,原本的人性和身為凱爾的意識早已經不在這個軀體之中。

 

-------

『其實…我一直在想,將凱爾送回去真的是好的嗎?』

在出發之前,艾克斯的確這樣子煩惱過… 把這樣子的凱爾送回拉姆上,真的是對的嗎?

『要是可以,我們也能夠讓凱爾得到解脫』

艾克賽爾也用嚴肅的口吻回應著,畢竟拉姆上的人對自己都不錯,把這樣的凱爾送回去也許真的太狠心了吧。

『但是,我們也不能忽略拉姆星上的所有可能性…』

即使如此,也許拉姆那邊有著艾克斯他們世界所沒有的奇蹟力量和每個普雷人天生的能力,這樣子擅自讓凱爾解脫,是否就是直接抹殺掉了凱爾的生路,這樣子就好像只是單純的殺人兇手一樣…

『只能選擇相信了…』

如果是自己,絕對相信這世上還有能夠拯救自己同伴的奇蹟!

-------

 

奧維基爾城 -番外章- 十年後篇(二) END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貓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