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

 

 

 

被關在一個木製行李車箱裡,外面的陽光只能透過縫隙形成一道道細小光線照射在身上,這裡並沒有窗戶或洞口可以看到外面,但車子行駛在有點顛坡的道路使的車子和人不斷的搖晃和抖動著,久了也還是會讓人覺得不太舒服。

「你覺得他們可以賣什麼好價錢?」

「很難說,那可是拉姆之王跟長相奇特的獸化普雷人,也許那些貴族會搶破頭的瘋狂競標呢」

聽著比較靠近車箱的人正在談論著自己跟阿努畢斯的身價,愛德華回頭看像阿努畢斯的位置,不管車子晃的有多厲害,赫爾依然還是乖乖的維持著用劍挾持阿努畢斯脖子的動作,大概是考慮到愛德華會使用異格這種超能力,所以才故意命令赫爾不要放開阿努畢斯的當成人質直到他們到達目的地為止。

「嗚…」

嘴巴被硬塞進來的鐵塊還加上布條綁住的防止愛德華讓他吐出,使的愛德華也無法藉由說話來想辦法引導赫爾回復自我意識,而且鐵塊的重量還讓他的下巴發出痠痛感的讓他更覺得難過。

「…?」

車子突然停了下來,阿努畢斯和愛德華一樣的狀態,他好奇的轉頭聆聽外面的聲音,大約過了幾秒後車子又再度的往前行駛,不同的是原本還有陽光可以透過縫隙照射進來,現在卻只剩下微微的火光勉強照亮車子外面的路,車箱可以說是進入了一片漆黑之中。

「可以把貨卸下來了」

外面的這一句,車箱終於被打了開來,盜賊們不知在何時早已經換上了比較乾淨的服裝,穿著都顯得稍微正式了些,周遭的燈光氛圍可以說是非常昏暗,但有種高貴的氣息充滿在整個空氣之中,完全不能與這些盜賊身分相提並論。

「出來!」

粗魯的將人從車箱內拉出來,愛德華跟阿努畢斯被分開的站在不同兩邊角落,此時赫爾也接收到命令的將武器給收了回去,在接收到下個命令之前他都會乖乖的站在原地不動,就跟一個木頭人一樣。

愛德華被帶到了一間堆滿許多貨品的房間裡,大大小小的箱子不曉得裡面裝了些什麼,但卻注意到有個稍大的箱子不斷的發出敲打聲響,直到有人過去補了一腳的重踢箱子後才安靜下來。

「五個之後再上去」

一個從巨大布簾後放冒出的光頭人員發現了帶著愛德華的盜賊成員後隨口對著他說。

「不行,這是太狗大人的商品,下一個就上場!」

盜賊擺出了他本業的兇狠模樣直說著。

「先後順序早就被賣家訂好了,就算要插隊也只能五個之後…」

就算對方是盜賊,這人看似也沒在怕的繼續維持著原本的口氣回著。

「你不知道他是誰吧?」

盜賊故意用下巴指了一下旁邊的愛德華,那人才帶著非常不耐煩的表情看了一眼愛德華的臉龐跟模樣,最後是雙眼睜大嘴巴往下開的表情,全身顫抖的想往旁邊跑卻腳步不穩的差點跌了一跤,還是成功的爬起繼續向前奔去。

沒過多久,剛剛那名光頭帶了一個全身用斗篷和帽子包緊緊的人走了過來,對方小心翼翼的跟愛德華保持距離,深怕被對方看見。

「把他眼睛蒙上!」

旁邊的光頭沒了剛才冷靜的處事態度,緊張的口吻叫盜賊趕快把愛德華的眼部給蒙上。

盜賊不明白但還是照著做,他蒙上了愛德華的雙眼之後,愛德華剩下的就只有耳部可以偷聽他們對話。

「我們可沒有事先被告知這種事,你們做事總是不按照規矩來!」

正在斥責盜賊的依然還是那名光頭的聲音。

「所以你們只要早早把他丟上台去,剩下的就交給得標的買家就好啦」

盜賊還是一副不關我事的態度囂張回應。

「才不是那麼簡單,而且像剛剛那樣連眼睛都不蒙上的就直接帶到這裡來,是想害這個地方做不下去嗎…  啊 是…」

光頭唸到一半突然自言自語的回應,聽起來應該是旁邊的那位蒙面者正在向他交代事情。

「現在就不追究了,我幫你安排現在算起的兩個之後,主持人和道具也都要時間準備的…」

「知道了」

盜賊用力緊抓著愛德華的手臂,拉著他朝某個方向開始走起,這中間愛德華又聽到了箱子從內部敲打的聲響,然後又是一陣踢擊之後才再度回歸寧靜。

 

雙手雙腳換成了鐵製的枷鎖鎖鏈銬上,口部跟嘴巴還是維持著原樣,讓他還能夠自己走動跟著上台,雙手則是會固定在舞台的固定柱上,到時會讓他有一定的自由活動範圍,好讓台下的人能夠清楚的認識他們眼前被展示的東西。

舞台… 競標… 買賣…

愛德華將這些關鍵字一一串連起來後,可以確定他身在的這個地方就是之前調查到一半就終止搜索的地下黑市!

輪到愛德華上台,鎖鏈互相摩擦碰撞的聲響非常清晰,在看不到路的情況下只能倚賴旁邊的人員攙扶著自己走到了由聚光燈聚集的一個廣大舞台上,台下還傳來不時的吵雜交談聲,直到主持這個舞台的主持人提到了愛德華的真實身分後,全部人都發出了驚呼和騷動,也有人提出質疑的當場大聲對著主持人詢問此訊息的真實性。

「請各位稍安勿躁,老實說我也和在場的各位一樣對這商品抱持著相當高的疑問,但是我們也不是沒有做好準備的…」

主持人對著幕後的人員用眼神示意,對方接到了暗號之後準備拉下機關的突然將觀眾席全部提高,舞台瞬間變成了封閉式的競技場般,只有愛德華一人無知的站在原地。

「傳說王擁有幾項特殊的技能,其中之一聽說是能與萬物做溝通,不管是凶猛的沙漠砂蟲,還是擁有強烈護子心切的北之冰國雪兔,他都能夠一一溝通並讓那些野獸乖乖聽自己的話!」

並不是每一隻都這麼聽話,應該說普通的普雷人在沒有理由的情況下也不會無條件的對別人百依百順的吧…   愛德華在心中回應著主持人的說法。

「現在我們來點娛樂節目給各位買主放鬆一下剛才競標的緊張氣氛,麻煩請幫忙把商品的眼口上的東西拿掉~」

梯子放下,一個人跳下的將愛德華眼上的布和嘴裡的鐵塊取出之後就立刻爬上梯子離去,梯子也在人回來之後就一起被收了起來,預防下面的人趁機跑出。

「嗚啊…嘴巴還有點酸…」

愛德華動了動下巴,雙手腳被銬上的鎖鏈長度約有三十公分和六十公分,對他來說如果出現需要應付的對手還算是足夠的長度。

「我看看…還是有人質嗎…」

刻意不要將自己四處張望的動作做的太過大,果然還是在某高處的陰暗角落發現了赫爾的身影靜止不動的站在原地,看樣子是特意讓他站在能夠讓愛德華看到的位置。

「……貴族」

大概環視能夠看見的範圍的座位席,幾乎沒有一個是普通的平民或盜賊之類的外表身分,全都穿著高貴華麗的大衣或澎裙,沒有一處是不精心打扮過的,都是貴族身分的夫人小姐和男士,在這的唯一共通點就是全部人都戴著各式各樣的面具隱藏身分,這是主辦所要求的進場條件之一,也是為了保護得標者的身分不被外面的盜賊盯上。

會送商品來到這裡的盜賊基本上都是簽約過的有分到不少好處,自然也都會乖乖遵守黑市所給的條件規定,好達到久遠的利益收益,也因此不會對這裡的貴族做出搶奪之舉。

「原來如此…」

大概了解了黑市內部的買賣雙方,愛德華在心裡一一記下這些線索。

「那麼我們就有請能幫我們證實的兇猛動物出場!」

另一邊的布簾拉開後便大門緩緩開起,自動車拉出了一個長型的箱子,當車子通過了大門之後,門便立刻的再度關上,這裡的每道流程細節都做的非常扎實,難怪愛德華先前總是無法有任何進展的查到黑市的線索。

箱子內部傳出了敲打聲,愛德華回想起剛才在房間聽到的,跟現在的敲打聲一模一樣,也許剛才不斷在敲打箱子的箱子就是眼前的這一個吧。

「打開!」

箱子的鎖全部都被彈開,某一面的木板突然之間的往前倒下發出很大聲響,還吹起了少許的塵煙襲向愛德華。

全部人屏息以待的看著那箱子漆黑的內部,有一個白色的頭探了出來的看了一眼外面又縮了回去,原本以為箱子裡的東西不想出來,主持人差點想要叫人使用道具將牠強迫拉出的同時,裡面的東西瞬間爆發似的衝出箱子內部,朝著圍牆衝去的想爬出去。

啪吱吱吱吱吱吱─!

但是只要一碰到圍牆就會發出強烈的電流將那東西痛的彈回到場內,牠驚恐的看著周遭想尋找出口,卻只有高大的圍牆跟等著看他表演的觀眾而已。

「…這…是什麼…蛇?」

「我來為各位隆重介紹一下今天的另外一位主角,牠的名字叫做仙天白蛇,是拉姆星上瀕臨絕種的物種,現在可以說全世界只剩下幾隻殘存而已,是個非常稀有的野生動物,當然今天不是只有準備這隻,稍後還會有令人讚嘆的驚喜出場,到時再請各位拭目以待!」

仙天白蛇,他的外表如其名的有如仙女般的美麗,但是卻也有著蛇天生兇猛的野性伴隨,早期這物種數量還算普遍的時候被視為一定要撲殺的兇猛動物之一,因為常常有許多普雷人不曉得這種蛇的恐怖,被牠的外貌吸引而失去性命,但是食用普雷人並不是這生物的唯一進食辦法,牠還可以食用其他比牠小的野生動物,只要是活性的機械牠都來者不拒,幾乎都快要跟沙漠砂蟲的等級相提並論,所以普雷人才會這麼懼怕這種生物。

身體長度最長可以長到兩百五十公尺,但依照目前這隻的體積大約也只有不到一百公尺吧,相比之下這個黑市會場可以說不惜成本的能夠擴展到這麼大,看來主辦也是不輸給貴族的瘋狂人士。

「讓我們一起來見證吧!」

注意到白蛇看到愛德華這個目標,主持人也立刻對著手上的麥克風大叫著好戲上場。

藍色的眼球中有著細長的白色瞳孔,白蛇注意到愛德華後抓狂似的朝著他快速爬去,速度可以說不輸給狂奔起來的普雷人或四腳獸動物,迅雷不及掩耳的已經出現在愛德華的面前準備要用口裡的尖牙和毒液襲向對方。

「亨」

愛德華亨一聲的甩動全身避掉這像閃電一樣的快咬攻勢,發現自己咬空的白蛇更是抓狂的開始繼續朝著愛德華做出不規則的狂咬攻擊。

「冷靜下來!」

雖然很不想如那些人的願,但愛德華對於這種無辜的生命沒有理由出手傷害他,何況自己還是被賦予重擔的代理王,更不能這樣傷害拉姆星上的生物。

「開始了,王試著要與仙天白蛇做溝通!」

面對眼前攻擊不斷的白蛇,愛德華只能以迴避的方式邊向對方白蛇喊話,雖然這招只有在沙漠的時候用過一次,就連愛德華自己也沒有說很有信心,但要是不阻止他這樣狂暴下去,自己可是真的會沒命。

「只好先得罪了!」

雙手交合握緊的趁閃躲掉的那一刻從白蛇的頭上狠狠搥下,發出的重擊聲響痛的白蛇雙眼緊閉的不斷扭動全身,尾巴瘋狂亂甩的不斷拍打著兩旁的圍牆而發出強烈電流穿過的吱吱聲響。

白蛇的頭大約是愛德華的半身大,但是嘴部一旦在需要進時的情況下張開可以開超過一百八十度的咬下這大小的獵物並將牠撕碎食用,現在那條蛇張大著嘴巴發出嘶吼聲的預防在他頭暈的情況下遭受攻擊。

「真是頑強,還以為可以直接敲昏…」

慢慢冷靜下來的白蛇睜開雙眼尋找著剛才攻擊他的目標,愛德華並沒有躲藏的就站在他眼前,在眼神對上的那一刻,那就像是一根針穿過愛德華腦袋一樣的好像有什麼東西被跟自己連接了起來。

是你嗎…

「嗯?」

腦袋回想起了聲音,跟在沙漠的情況一模一樣。

攻擊我的敵人!

「不…誤會…!」

愛德華感覺到自己變得緊張,這種現象只有在面對女性的時候才會出現,但那個聲音聽起來就是…女性。

「不…是我沒錯…但是是希望你能冷靜…」

冷靜? 這種地方要我怎麼冷靜! 你腦袋有問題嗎…不對,我發現我竟然正在跟你說話!

對方也發出了驚訝的口吻,自己也陷入了驚慌失措的狀態。

怎麼可能,你對我做了什麼!

「我可以解釋,只要你能冷靜下來,我的朋友也被他們抓去當人質,不得已才會在這裡…」

人質?

白蛇的嘶吼狀態還沒有解除,對於那些聽不到的普通人來說愛德華就像是在自言自語一樣不斷的對著野獸說話。

「我不這麼做的話,我的朋友的命就不保,他們要我阻止你的暴動來證明自己就是王…」

王? 說什麼莫名其妙的話… 你有看到我的親人嗎?

「…這我不清楚…」

嗚啊啊啊啊──!

白蛇的嘶吼叫變的更為兇狠,全身蠢蠢欲動的想快點咬過去又被自己的理智給阻止而不斷的扭動。

「冷靜下來,現在照他們希望的做,對我們雙方都有好處…」

愛德華的雙手沒有放下來過,他不斷的舉著並攤開手掌心朝向白蛇表示自己沒有惡意。

嘶………

白蛇漸漸的靜了下來,看到這幕的所有貴族包括黑市的工作人員和主持人全都驚嘆不已,愛德華真的讓眼前的狂暴動物冷靜了下來並聽命於自己,的確證實了主持人剛才所說的話。

「各位看到了沒!這位無疑的就是真正的拉姆之王啊!」

主持人一說完,貴族們高聲歡呼的大喊尖叫,手裡緊握著牌子期待等等開始競標這位王者。

「那麼我們就先請這位猛獸退場吧!」

主持人話一出,圍牆上方便出現了多位舉著砲筒的人員排排站的瞄準著場內的白蛇。

「那是…?!」

愛德華看著那些人手持的武器感到不安,扣下板機後那些砲口裡射出了一顆顆黑色的黏著液體打在白蛇身上,黑色異體接觸到表面後出現了腐蝕的化學變化,白蛇痛苦的不斷扭動全身拼命掙扎想閃避那些朝自己飛來的液體。

「快住手! …咕…」

原本想衝上前去幫助白蛇,卻突然被後方套過來的鋼繩綁住了自己的脖子而無法向前,不管怎麼拉扯就是無法鬆開或扯斷,愛德華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白蛇不斷的遭受攻擊。

「住手──────」

砰─!

在白蛇的身體被侵蝕到無法迅速閃躲的當下,出現了一名拿著真槍實彈的人員瞄準牠的頭部,一聲砲擊響完之後,原本還在嘶吼慘叫的白蛇瞬間沒了動力的癱軟倒下,剛才的那一擊不偏不倚的直接打中他的腦部,造成他直接死去。

「啊………」

愛德華睜大雙眼的看著白蛇就這樣失去性命,他腦袋空白的放棄了掙扎,雙膝跪下的看著那軀體正在被清潔運走。

「我想各位一定很疑惑為什麼要把這麼優質的仙天白蛇打死吧,那是因為這條白蛇已經和王接觸過,為了避免事後麻煩…各位也知道這力量的強大是無法預料的,算是一種預防機制」

主持人所說的每個字字句句都從角落設置的喇叭擴音撥出,會場的建築全都是靜音材質的建設,故這些話就只有在場內的人才能聽到,外面是完全沒有聲音的,就連剛才的槍砲聲也一樣,不會被外面發現。

 

因為自己的關係…

這句話深深的刺進了愛德華內心之中,周遭原本吵鬧的聲音都進不到他的耳裡,唯獨這幾個字不斷的在腦中盤旋著揮之不去。

「一百億!」

「五百億!」

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在愛德華腦袋空白的這期間場地已經回復到原狀,白蛇已經被清理掉,主持人開始競標,剛才發生的一切就像如夢似幻,不對,他很清楚剛才那是事實,是真實發生過的過去。

「還有人要再加碼嗎?」

愛德華並沒有多餘的心力去聽自己被競標到多少身價,赫爾也依然為了壓制愛德華而站在原地不動,站在赫爾旁邊的盜賊更是笑的合不攏嘴,心想這下子可以有大半輩子都在想要怎麼花被分到的這筆錢了吧。

「哦哦哦哦! 十八號想加現在喊的雙倍價錢!」

這個加錢的舉動引起了貴族們的騷動,也引起了還在競爭的貴族們不滿的想繼續往上加上去。

「…一聲!」

貴族們安靜的看著主持人開始喊最後三聲,只要在這期間沒有人想要再跟最後一位喊價的買主競標,那就可以判定買價跟買加了。

「…二聲!」

原本剛才還在爭的你死我活的貴族,現在都面露難色的無法再舉起手上的牌子喊價,因為這價錢真的是超出了常人能理解的範圍。

「三聲!!敲定了!」

啪啪啪!!

槌子敲三聲,代表這次的競標已結束,得標的買主喊了天價的競標到了現任拉姆之代理王… 愛德華。

掌聲響起,得標的買主站起身的朝著旁邊走去,就算被判得標,也不一定就要現在去付清取貨,還是可以留在坐位上繼續接下來的競標,這樣子也比較不會被其他的貴族解釋成是因為已經敗光家產的提早退位而無法跟進接下來的競標買賣,對看重名譽聲望的貴族來說謠言是個非常致命的殺手。

但那人的確朝著能夠通往舞台後方的門簾走去,看著買主走到眼前,守衛當然是拉開布簾開啟大門的讓他通過,此時的愛德華也被旁人用鐵鍊纏繞上半身的往後面拖去,消失在舞台上。

 

走到了舞台後方,那名得標者身穿使用高級布料製成的淺綠色斗篷,帽子壓得低低的還可以看到臉上白色底,用許多小鑽石和其他亮晶晶的材料裝點過的面具;光頭見狀立刻就衝到他面前裝低姿態的向買主問好,並開始訴說許多關於黑市交易的細節大概給對方聽。

「我還要那個附帶品」

「啊?附帶品?」

對於買主的這句話,光頭有聽沒有懂得繼續用笑臉回應。

「不是嗎? 我看那個王非常在意站在角落的人,如果傳聞屬實,這個王不可能這麼乖的等到競標結束到現在都沒有反抗的意念,而且在剛才的節目中他也說了,朋友被當成人質,那麼那個人質也算是我的東西才對」

「這…」

光頭一時之間也回不出話,對於人質此事他其實也沒有知道多少,只好請對方稍等一會的去跟帶愛德華來的盜賊問個清楚。

「哦,就是你嗎」

盜賊很不客氣的用沒禮貌的態度直呼對方,光頭趕緊幫忙打圓場的請買主不要動怒。

「那個附屬品啊,沒錯,要是沒有他的話大概就沒辦法控制王了,沒想到你還知道挺多的嘛」

「對方可是王,要是不這樣想的話就說不通了,對吧,光頭先生」

黑市從來不賣贗品或瑕疵貨,這也是品質上的堅持之一,才能得到這麼多貴族的信任而願意在這種違法地方展現自己的財富。

「…」

光頭就不得不承認,一開始光是聽到愛德華這個王的到來就快把自己的核心嚇到要停止運轉,畢竟在做這種虧心事怎麼可能抬頭挺胸的去見專門逞處他們這種人的執法者,所以一開始也不小心漏掉了檢查真偽的重要程序。

「那我現在可以看看我即將得到的東西嗎,兩樣東西…」

最後四個字才是重點,他要求兩個人都必須得站在他的前方。

「當然可以…」

「可以啊,不過我可要先告訴你一聲,附屬品的控制辦法可不在這裡唷」

盜賊無視光頭,插嘴的這樣回道。

「控制辦法… 我知道了,那要怎麼做?」

「你去跟太狗問一聲,我也不知道細節,聽說好像在羅卡的手上吧…」

盜賊含糊的說著他大概知道的訊息。

「那那位羅卡…」

「喂,買主說要附屬品的操控方法,這麼高的天價可不是每個貴族都出的起的,要是得罪他而造成棄標,我看你那邊也會因為太狗而吃不完兜著走吧」

光頭說到了重點,要是惹太狗生氣的話自己真的是沒有甜頭可以吃,但是…

「這種天價,老實說我還在懷疑他真的付的出來嗎?」

盜賊毫不掩飾的直說。

不過就連這點,黑市也算是跟盜賊抱著同樣的懷疑,就算眼前的買主出了這麼高的價錢標下物品,也不代表他最後真的付的出錢來。

「錢事小,但用這筆錢換來的東西我也希望他值得的!」

聽這口氣,能辨別的出對方有點心有不滿的正在壓抑著,要是再這樣無禮的對他懷疑下去可是連錢都拿不到。

「是是是,我這就幫你帶來兩位,操控的方法就全權… 交給你辦」

光頭轉頭用兇狠的眼神怒瞪了盜賊一眼,示意他要給自己小心點的威嚇。

 

被帶到了一間客房中,那名買主被吩咐在這裡稍等片刻後就只剩下一人的留在室內等著時間過去。

叩叩…

房門被開啟,愛德華跟赫爾分別的被三名壯漢帶進室內,光頭也隨後進入。

「很抱歉,剛才那位先生說的操作方法要再稍等一下…」

「是嗎,既然這樣的話這些你先拿去…」

他掏出了一袋中型袋子直接丟到光頭的手中,光頭好奇的直接把它打開來看後吃驚的趕緊將袋子口束緊並且不斷的九十度鞠躬感謝這位買家。

「剩下的等全部都到了我會再拿出來」

「是是是!我立刻幫您去催促一下!再請稍等一會!」

用手不斷揮著示意要其他人趕緊離開房間,光頭微笑的將門給關上之後,那人大約過了幾分鐘要確認門外沒有其他人在偷聽,才緩慢的舉起手把帽子往後脫去,露出了暗褐色的頭部,頭髮長到還被蓋在斗篷之下。

「……你就是愛德華?」

看著眼前的人再度被塞進鐵快跟綁住雙手,買家平淡的問。

「……」

愛德華先是看了一眼標下他的買主之後,再轉頭看向還是沒有魂的赫爾,皺著眉頭擔心著。

「有沒有什麼話想要說的?」

他將愛德華嘴上的布跟鐵塊取出,讓愛德華的口部回歸到了自由。

「你只是要我對吧,拜託你解放赫爾…」

「然後?」

「…我什麼都願意聽你的!」

「你本來就該聽我的,因為現在你是我的東西… 本來是這樣…」

「…?」

那人所說的話讓愛德華不解其含義。

「其實我是無所謂啦,有沒有你都沒關係,我只是看到了我需要的東西,所以才故意喊到這麼高的價錢將你標下」

「需要的東西…」

除了愛德華這個主角,就只剩下他所說的附屬品…

「你是說赫爾?」

「沒錯,從你一出現並且注意到他站在角落之後就引起了我的興趣… 話說回來他為什麼會變成這副德性?」

看著赫爾兩眼無神像個木頭一樣的站在原地一點反應也沒有。

「我也不是很清楚,只能猜測那群盜賊大概是用了什麼手段操縱了赫爾的心智吧…」

「操控… 異格嗎?」

他把手放在距離赫爾身體前幾公分處,維持了幾秒之後才把手收了回去。

「有點點,但不太像…」

「…你也是異格能力者嗎?」

天生擁有稱為異格超能力的普雷人,可以利用自己擁有的異格感應對方身上被纏繞的能量,藉此能夠判斷出此人身上的異格是來自於被纏繞的本人還是其他人。

「不是,只是我的族人擁有和異格稍微相近的能力,方便的是能夠探查自己和別人身上的異格來自何方…」

感覺到事情不單純,這位買主走回到了桌椅旁直接坐下。

「這傢伙沒有異格吧?」

他指著赫爾對愛德華問道。

「目前為止沒有…」

異格的覺醒並非在出生的那一刻,也很有可能是因為沒有能夠啟發能力覺醒的契機而讓力量永久沉眠著。

「可是我能感覺的到那力量來自於他的體內,左胸膛這位置…」

用手大概示意了一下正確位置,愛德華看了之後想起了什麼。

「那個位置… 之前在沙漠被俘虜的時候,跟赫爾受傷的位置相似… 你到底是什麼人?」

「等我們離開了黑市,我自然會全盤托出」

「離開…可是我還有一個夥伴被他們抓住」

「咦!原來你還有夥伴被抓?」

「他叫做阿努畢斯,因為獸化的外表才會被抓來的」

「獸化啊…」

那人摸著面具下方下巴的位置思考了一下。

「很抱歉,除了你跟這位叫赫爾之外的我就無能為力了」

「只要能掌握到赫爾被操控的關鍵,我就能自行把他救出!」

「王,我一點都不想被牽扯進來,我的目的就只有赫爾一人而已,你想要大鬧一番也要等到我平安離開之後再做!」

「……」

房內進入了沉寂,時機剛好的在門外傳出了敲門的聲響。

叩叩…

「不好意思」

光頭不斷點頭示好的一人走進房內。

「剛才說的東西,是這個…」

他拿出了一條項鍊,墜子連著鏈條不斷的擺動。

「但是…」

他又把手縮回的看向買主。

「我知道,既然都齊全了,也就是我該付出代價的時候」

他將手伸進了斗篷裡面撈出了另一袋袋子,將袋子交給光頭同時也得到了那條項鍊,光頭把袋子打開確認裡面的東西,是好幾張這星球上像支票一樣的紙幣,但是他上面寫的金額是無法修改的,具有跟真正的紙鈔一樣的價值,裡面的金額數再加上先前給的那袋,正好符合剛才競標的價格,光頭滿意的點點頭後便把袋子收好,手往外一伸的表示對方可以自由離開此房。

「還沒告訴我使用方法和原理,這交易不算完成對吧?」

「這…我也只是轉述太狗交代的,只要對著那條項鍊下達命令就能夠自由操縱…呃那位普雷人,使用方法好像就這樣簡單… 那我就先告辭了」

說完光頭就轉身離開,離開的同時門並沒有被關上,但門外卻站了一名壯漢,大概是負責監督或幫忙運送貨物的,他走進房間內的詢問買主是否要幫忙搬運兩人,但對方卻直接拒絕的說希望能自行出門。

「只要有這東西在,我想他也不敢亂來的… 先來試試看」

將項鍊放到嘴前,他小聲的對著墜子下令。

「打倒這名男子…」

「!」

接收到命令後,赫爾立刻動起身來的朝壯漢衝刺過去,先是一個假動作的想要用拳頭正面打對方的臉,隨後是突然消失的繞到背後一腳踢中腰部,使那名壯漢往前直直的飛去撞壞桌子,趴在一堆碎片中不醒人事。

「哇… 原來就連腦中所想的也能傳達進去嗎?」

驚嘆的看著倒地的男子,他將項鍊掛在自己的脖子上後便拉起後面的帽子蓋住頭部,便對著赫爾繼續下達命令。

「跟著我。」

赫爾立刻走到買主身邊後緊跟隨在一旁。

「喔對了對了!」

他拔出了赫爾身上的劍,然後對著愛德華的雙手腳砍去,切斷了束縛住他身上的繩索。

「我的目的只有赫爾,你要救人或幹嘛的隨便你」

「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這麼想要赫爾?」

「……空」

「?」

「我叫空鶴,剩下的等你自己去探索」

帶著赫爾,空鶴往前走出房門後就直接消失在走廊的盡頭,獨留愛德華一人在房間裡被空鶴所留下的謎團佔領思緒。

 

 

~奧維基爾城 -番外章- 十年後篇(一)~ 完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貓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