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各位好,距離本篇結束後終於來更新了!(哇!隔好久!)

首先要先來跟各位讀者解釋一下標題和本篇相比缺少的那部分,沒錯,在番外中你不會看到標題有RockmanX的名稱出現,因為咱們的英雄在本篇的時候就已經平安回到屬於自己的世界,故番外篇就是在指拉姆、奧維基爾城中愛德華等人的角色故事後續發展。

故事的設定為本篇的十年之後,還希望各位看的開心!

如果閱讀期間有不適狀況發生,麻煩請將滑鼠移至網頁的右上方點選X離開,謝謝!

 

 

-------------------------------------------------------------

◇外-1

 

拉姆,是這個星球的名字,他孕育了地表上的所有萬物,除了大地、樹木、水、高山等自然地形,居住在這上面的物種皆全是機械外表的動物和人,但他們與我們所知的機械不同的是,拉姆提供了他們成長、進化的能量,從出生到老化,就跟人類一模一樣的生長過程也出現在這世界上的萬物上。

普雷人,是這個星球上和人類、雷普利相似的人形種族之一,他們也是團體活動、法律統治制度、自行發明和蓋建築等,也一樣有著外患、盜賊等負面問題。

拉姆地表上所有普雷人的中心處,王城,是王居住的城堡,在這世界創始之初是需要由王來操作一個連接拉姆核心的主系統來維持著地表上的所有自然循環工作,最初也是因為拉姆用了太多力量分裂出來第一代奧維基爾王所以才需要用此方法維持地表上的運作,但第二代王伊格羅看盡世界上的一切罪惡,認為這個世界的發展跟作法是不對的,於是便企圖利用拉姆核心製造混亂毀滅拉姆星上的所有萬物,最終被一個叫做泰天非瑟斯特所帶領的組織為人民寄託之希望,將伊格羅拉下王位並處刑。

但是在伊格羅死去之前,他的執念讓他做了一個輩分的記憶留在王城的某處,在某天被王城世世代代侍奉王的總管無意間發現,並利用此記憶知道了第一代王曾經封印住守護神的一部份力量而創造了分身名為凱爾,被封印的寶珠就被藏在王城的某處,總管一心一意的想利用寶珠來讓自己篡位為王,在一千年前的預言快要實現之前,他趁第三代王正巧處於虛弱狀態的同時並殺了王。

可是,總管的野心最後卻還是被伊格羅的執念給抹滅,伊格羅侵蝕了他的記憶體部分,佔領了他的身軀,再度復活成為新的王,預言也是因此而留的,當然,有毀天滅地的惡魔在世,人們當然會想要尋求希望,被從異世界招喚而來的三位機械人,和本地的愛德華、組織泰天非瑟斯特、盜賊克羅力特等聯手打敗了魔王,在此同時第一代王奧維基爾也將自身的力量歸還於拉姆,使的原本剩下虛無的世界重新回歸成最完美的時刻。

拉姆不再需要依靠王來操作循環,現在他自己也可以運作這個系統,於是便取消了以前需要由王連接系統操作自然循環的部分,讓新的王可以為世上的每一個萬物盡他的每一份力做到完善的統治。

 

 

 

在目送幫助拉姆的英雄們回歸他們的世界之後,一切又都回復了正常,不同的是基於下一任王還沒有被挑選出來,愛德華暫時被任命擔任這世界上的王,但他不斷的提醒身邊的同事和士兵們自己只是代理,不需要把自己升為和真的王同樣等級看待…

他這樣的堅持,在等待新的王誕生之前就這樣默默的過了十年,十年間王還是沒有誕生,就連拉姆也沒有給他暗示或諭示王什麼時候才會出現。

 

「十年…」

在沙漠,赫爾突然自言自語的望著天空,豔陽刺眼的讓他瞇著眼,現在正是正午時刻,太陽的光芒可以直直照射到每個角落,眼前的沙漠也因為這熱度而散發著熱氣不斷扭曲著所看到的景象。

「王駕到!」

聽到後方傳來中氣十足的宏亮聲響,赫爾趕緊將身體轉過去面對在他之上、也對他充滿尊敬之心的大人物,愛德華的到來。

「赫爾,代理什麼時候被省略了!」

不管是這幾個月,還是像剛才那樣提前報備,屬下跟士兵們對愛德華的稱呼除了王就不會再加別的字進去了。

「王─ 大人就不要這麼斤斤計較,這也是王城士兵們的一片忠心」

赫爾只是拿他個性沒轍的苦笑。

「唉…算了,情況呢?」

「是!」

一談到公事,赫爾立刻全身站直挺胸的敬禮回報。

「那群盜賊被逼到狗急跳牆的直接衝進沙漠區域了!」

「嗯… 王城軍的圍捕和沙漠險境,居然選擇了那麼危險的方法逃避追捕,那群盜賊的傳聞難道真的只是單純的以訛傳訛嗎?」

「擁有聰明絕智的首領所帶領的盜賊一夥… 既然有那智慧為什麼不好好用在正途」

赫爾雙手交叉抱胸的嘆氣。

「王,怎麼辦?」

「我還是比較希望你能稱…算了…」這提醒和建議也說了快十年有了吧。

「先派遣先鋒探查敵蹤,切記避開仙人掌區域,遇到沙漠砂蟲就立刻迴避不准直接衝突!」

「收到!」

赫爾一個敬禮,便立刻跑起到另一邊開始命令士兵配置和送出先鋒去探查沙漠裡的狀況。

愛德華繼續望向沙漠觀察著動靜,看著那因熱度而扭曲的畫面,讓他突然回想起以前的往事……

「王…」

「嗯啊?」

沒注意到赫爾在叫喚自己,愛德華大約過了好幾秒後才又被赫爾的叫喚聲喚回神。

「怎麼了嗎,居然看到出神?」

赫爾也好奇的望向沙漠。

「不,沒事,只是想起以前的往事而已」

「往事… 對了,那位英雄之一的艾克斯,一開始就是掉落在這座沙漠對吧?」

「哦,對啊,他還因為被沙漠砂蟲攻擊而中病毒,所以大部分記憶連性命都差點喪失了呢…」

所以才會希望手下們不要正面跟砂蟲衝突,被咬到的話目前可沒有方法治療…不,也不是說沒有,只不過成功機率比較低。

「…我……我也去探查地形好了…」

「不等等!」

赫爾立刻抓住了想往沙漠衝進去的愛德華,兩人互相拉扯的模樣全被一旁待命的士兵看在眼裡,心裡佩服著那位一直在一旁服侍王的赫爾大人!

「我要親眼看到他們不會遇到砂蟲…」

愛德華還是執意往前。

「你是指揮者,哪有指揮者親自上到前線的啊… 再這樣下去,以後都不准你出征…愛德華大人!!」

一聽到後面那句話,愛德華靜止的維持在兩人拉扯的動作不動,赫爾知道戳到對方要害後,趕緊整備立刻再度進攻。

「我其實能理解愛德華大人成天被關在王城裡處理文件的那種煩悶感,所以特別破例讓愛德華大人參與指揮的工作…但是…要是愛德華大人這樣任性的話,我也不是沒有方法可以治理……」

赫爾的眼神一轉變,明明在這種炙熱的沙漠旁邊,愛德華的全身卻只感覺到一股涼意竄過全身。

「我知道了…」

收起自己內心的衝動和擔憂,愛德華站直身體整理自己的心態。

「嗚哦~~~~~~!」

一旁傳出了某種奇怪的驚嘆聲響響起。

「呃… 咳!」

愛德華用力咳了一下的希望大家引起注意跟停止騷動。

「唉,我想我還是去前面一眼的地方看一下狀況」

赫爾一手輕握腰上的配劍往沙漠方向往前走去。

「啊~!赫爾… 算了…」

也許是想替自己確認士兵的安危,愛德華只好默默的待在原地等待先鋒部隊帶情報回來。

 

大概走了十公尺有,這裡是一望無際的沙漠,就算回頭也可以看到愛德華癡癡的望著自己,赫爾苦笑的轉回正面看著遠方,除了沙漠高地起伏的低處無法看到之外,一切都看起來正常無異狀。

「嗯?」

當他想要往旁邊走過去一點觀察時,他注意到遠處的沙子正在上下抖動,那並不是因為熱度的關係而扭曲,是真的在動。

「過來了!」

赫爾進入警戒的壓低姿態準備拔劍,遠處的愛德華見狀後一副緊張的想往赫爾衝過去,卻在踏出一步的同時想起自己的責任而無法繼續向前。

「可惡!」

沙漠上下起伏的拉出一條線延伸到赫爾面前,最後破沙而出的衝出一條他們最不想遇到的野生物種。

「為什麼砂蟲會…」

來不及想是什麼原因,赫爾當下必須得先閃躲砂蟲的所有接觸和攻擊。

嘩唦──!

砂蟲頭部朝著赫爾的位置直直鑽去,赫爾躲開的同時也讓他順利的鑽回沙子下後又繼續旋轉竄游著。

「赫爾!快回來!!」

愛德華死命的大喊,在愛德華他們的所在位置、沙漠邊緣地帶其實很多堅硬的岩石,赫爾只要能離開鬆軟的沙子區域就可以避開砂蟲的追擊平安脫出。

嗒嗒嗒嗒嗒………

赫爾也使勁的朝著愛德華的方向狂奔,無奈腳底下的沙子鬆軟沒有辦法增加摩擦的使他加快速度。

身後的沙子不斷的朝著自己延伸攏起追逐,眼看赫爾就快要被追上,愛德華終於無法容忍的也跑向沙漠而去。

「啊…王!」

士兵們見狀全都不知所措的亂了陣行,看到愛德華朝著自己奔跑而來的畫面,赫爾一邊罵著一邊死命逃跑。

「笨蛋!」

嘩───!!

可怕的螺旋嘴部大大的朝著赫爾腦袋直衝而去,知道自己逃不過的赫爾只是將視線轉到身後,看著那張恐怖的大嘴正迫不及待的想趕快撕爛自己的軀體並食用,這一瞬間腦袋可以說有滿滿的跑馬燈不斷掠過。

「赫──爾───!!」

強大的氣流迅速吹過,其中還夾帶著看不到的利刃劃過砂蟲的身軀,導致砂蟲受傷失衡的衝向一旁的沙堆中,被沙堆摩擦減速的砂蟲就這樣躺在砂子之上。

「……」

赫爾說不出話的坐在地上,可以聽到愛德華還在叫喊著自己的名字衝過來。

「赫爾,你沒事吧,沒有受傷吧?」

「我沒事…」

赫爾的臉非常差。

「真的嗎,你可不要故意隱瞞!」

愛德華不等對方回答,自己伸出雙手上下隨機的摸著赫爾的身體。

「等…等等等等,愛德華大人,我真的沒事,只是被嚇到而已!」

聽到赫爾這麼說,愛德華才終於停住那快要摸遍上半身的雙手並用嚴肅的眼神看著他。

「真的?」

「真的。」

赫爾的眼神也流漏出堅定的回應。

「呼…………」

愛德華發出很長的呼氣聲,全身一癱的坐在砂子上。

「沒事就好…」

「……」

看著坐在隔壁的愛德華剛才為自己緊張成那樣,赫爾心裡有一半高興有一半卻覺得悲傷…。

「還是很在意嗎…」

赫爾直接了當的說。

「……也許我根本不是當領導人的料」

「……好燙…」

底下傳來的燒燙感覺才讓兩人意識到的趕緊讓自己的屁股離開沙子。

「砂蟲…」

回想起原本的目的,赫爾皺著眉頭的望向一旁疑似暈過去的砂蟲。

「為什麼砂蟲會跑到這種邊境?」

「這附近也沒有仙人掌,所以不是來這邊覓食的吧?」

沙漠砂蟲的主食是堅硬的鋼鐵,拉姆世界的仙人掌就是鋼鐵材質的外表,也是砂蟲住在沙漠中最主要的主食,但牠們也不忌畏吃仙人掌以外的鋼鐵食物,可說是只要是鋼鐵材質的東西全部都能吃下去。

咕咕咕咕………

砂蟲發出了咕咕聲響,身體也開始慢慢的抖動,看樣子是醒了過來。

「我們先離開這裡!」

兩人趕緊往岩石地區拔腿狂奔,砂蟲一起身後先是左右瞧了幾眼,發現愛德華他們的蹤影時先是鈍了幾秒後才慢慢動起身來前進。

「呼…呼…呼…」

兩人終於跑到岩石地帶後不斷的喘著氣。

「這裡就沒問題了…」

「大人!」

士兵們全部慌張的向兩人衝了過來。

「沒事了,砂蟲不會來岩石地區的…」

「後面!後面!」

士兵們雜亂參差不齊的聲音不斷的喊著同樣的兩個字,愛德華和赫爾才回頭往沙漠一看…

「哇啊!!」

大大的近距離互相看著,砂蟲動也不動的就爬在岩石區上方利用身體彎曲的形狀好讓自己能夠抬起身體俯視著愛德華和赫爾兩人。

「……」

雙方靜止不動的僵持好幾秒,士兵們打算衝過來捨身解救愛德華他們的同時卻被愛德華一手擋下的站在後方緊張的看著。

「牠…」

話說到一半,但愛德華知道赫爾想說什麼,砂蟲完全沒有打算要攻擊的樣子,只是靜靜的待在眼前看著兩人。

「你…有什麼事嗎?」

聽到愛德華的疑問,砂蟲朝天空發出了幾聲吼叫的上下擺動著頭部,好像在回應愛德華一樣。

「……?」

砂蟲回頭前進回到了沙漠的沙子堆裡後,又竄出頭部的看著愛德華暗示著什麼。

「難道他要…帶路去哪嗎?」

「可能嗎?」

「我們一直以來都懼怕著砂蟲天生的武器病毒,因此完全沒有機會了解這個生物…」

愛德華往前走了幾步。

「等…等等!」

赫爾立刻衝上前去擋在愛德華的面前。

「我去吧,大人您在這裡等消息!」

「不行,赫爾你在這裡待命!」

「王!」

「如果你還當我是你上司,這是命令! 赫爾!」

「…是」

如果不是特別狀況,愛德華平常不會拿階級制度來壓制他的好友,雖然赫爾知道他們身分上的差別並不該像之前那樣有肢體衝突,但是與愛德華熟識多年,愛德華也不希望自己的朋友因為身分而過於疏遠,可以說是愛德華任性的要求。

「對不起…」

明明是自己要求赫爾不要因為身分關係而有隔閡,但是對於現在又拿出王的身分壓抑對方的好意,愛德華只能以一句對不起來向好友道歉。

愛德華離開岩石區,砂蟲也開始朝著沙漠遠處慢慢潛行帶路,誘導著愛德華跟著自己的行蹤而去。

「赫爾大人…王他…」

士兵們全都一臉擔心的看著赫爾,居然讓王隻身一人跟著砂蟲一起往沙漠而去實在是太過草率。

「……」

牙齒緊合,雙手握緊,赫爾全身顫抖的忍住想要爆發的情緒,一旁上前詢問的士兵見狀也怕掃到颱風尾的不斷後退。

「啊啊啊──可惡!笨蛋───!」

赫爾朝天大喊,但這句話並沒有傳達到愛德華那裡。

 

 

跟著砂蟲走了也有幾百公尺,沙漠砂子反射出來的熱度讓愛德華難過的皺著眉頭,身上雖然披著隔熱斗篷避免全身過熱故障,但還是感覺的到全身像在燃燒一樣的灼熱。

砂蟲帶到一個較高的沙堆前後就突然緩慢的往地底鑽去,留下愛德華一人在砂子上不知道怎麼回事。

「這附近嗎?」

稍微觀察了一下附近,只有前面那較高的沙堆擋住了遠方的視線,愛德華為了爬到上方,用雙手雙腳插進砂堆裡的方式慢慢的朝沙堆高處爬去。

「岩石?」

身體匍匐在砂子上當作隱蔽,從高處看過去不遠處發現了有岩石堆成的地板和簡陋房屋,一看就知道是為了防止砂蟲入侵才特別蓋設的。

普雷人之所以認為砂蟲不會靠近或特別上到岩石上方,是因為雖然平常就食用鋼鐵的牠們,遇到像岩石這樣較硬的材質會讓牠們嘴裡的尖銳利牙被磨到無法銷掉鋼鐵,所以就會盡量避免靠近岩石或其他非鋼鐵質的地區。

「現在回想起來…十年前的那場大戰就連砂蟲都願意進到大地裡一起和我們奮戰…」

讚嘆著十年前所有萬物的那場大戰中砂蟲不怕自己的身體被土地和石頭摩擦受傷,也執意參與決定拉姆命運的那一場戰鬥,愛德華漸漸的對砂蟲印象有了大大的改觀。

「恩?」

那棟簡陋的石屋裡走出了兩個人,身上穿著簡單又骯髒,比較吸引愛德華注意的是分別在背上和腰上因陽光不斷反射的大刀閃爍著,再從其他特徵推斷看來,這兩人應該是剛才他們追擊的盜賊之一的成員。

兩人疑似在對話的互相看著,稍後又有另一個人從裡面走出,這次他手上抓了一條繩子,跟著繩子一起被從石屋拉出的是三名愛德華剛才派遣的士兵,原來是被盜賊給俘虜了。

「派出去的應該有五名… 可惡!」

想到另外兩名不知下落,愛德華憤怒的用手頂著下方炙熱的沙子,完全無視那沙子傳遞到表面上的高溫有多麼燒燙。

「那是?」

在想著該怎麼解救那三名士兵的同時,愛德華發現石屋旁邊的沙子下冒出了巨大的沙漠砂蟲對著盜賊咆嘯,原本以為盜賊會因為砂蟲的出現而自亂陣腳的與砂蟲戰鬥,卻沒想到砂蟲居然是乖乖的趴在岩石上等待主人騎上來,果不其然一名盜賊坐上砂蟲,抓起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已經綁在上面的韁繩,駕著砂蟲往某處前進。

「他們居然可以操控那脾氣暴躁的砂蟲? 怎麼回事…」

剩下的兩名成員負責看守抓起來的士兵,完全沒有要離開石屋的意思。

「……」

愛德華慢慢的往後退下去,回想著剛才砂蟲帶領自己的用意還有剛才那群盜賊可以騎乘砂蟲的理由,這其中好像有什麼問題存在。

「只好先回去和赫爾商量怎麼救被俘盧的士兵…」

試著不要踩起沙塵,愛德華小心翼翼的邁出步伐打算先回到岩石區與赫爾他們會合。

 

 

踩著柔軟鬆散的沙子實在是很難走路,愛德華覺得這來回一趟好像耗掉自己大半體力,回去後不先補充一下能量的話就怕之後的戰鬥會有突發狀況發生。

「赫爾?」

看到岩石區,原本站在上面待命的赫爾和士兵們都不見蹤影,愛德華抬頭看著太陽位置確認方向沒有問題,繼續朝著岩石區前進。

「赫爾! 喂─ 你們在哪裡?」

走到岩石區始終還是沒有見到赫爾和士兵他們,愛德華大概的在岩石地帶徘徊了一會才感覺到不對勁。

「赫爾不會擅自離開崗位的…難道發生什麼事嗎?」

突然慌張起來的愛德華趕緊查著附近可能留下的蛛絲馬跡,好推斷自從他離開之後赫爾和士兵們發生什麼事。

「有了!」

離艾爾他們原本的位置不遠處,某地的岩石有著被什麼摩擦過的痕跡,而且還往沙漠的方向延伸過去。

「不會吧,難道是剛才盜賊騎乘的砂蟲? 但是這痕跡……」

愛德華確實看到一名盜賊騎上了砂蟲並駕馭他離開,但從這岩石上的痕跡來推斷,上岩石上的砂蟲根本就不只一隻,反而多了兩三隻體積不小的磨擦痕跡。

「難道說能夠駕馭砂蟲的並不是只有一個人嗎,可惡!」

愛德華氣憤的搥腳下岩石地面發出了聲響,隨後沙漠方向突然有了動靜,剛才帶領愛德華的砂蟲又再次冒出頭來望著他。

「你知道發生什麼事,所以你才會找上我的對吧!」

砂蟲奇蹟似的對著愛德華點點頭,愛德華才驚訝的發現原來砂蟲聽的懂他說的話。

「很好,把你的力量借給我,相對的我也會幫助你解放你的同類!」

吼吼吼吼吼────!!

砂蟲朝天發出尖銳的吼聲,表示著即將能撕裂敵人的那種勝利宣言使他興奮到藉由吼叫發洩。

 

~奧維基爾城 -番外章- 十年後篇(一)~     ...待續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貓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