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外二-1

 

「瑪娜大人!」

城鎮邊緣關卡,有一名穿著斗篷的士兵朝著瑪娜所帶著的一群士兵們方向衝刺而去。

「你不是赫爾之前交代的那位……傳令兵?」

眼前的士兵是昨天才被交代派遣到城鎮關卡傳令的傳令兵,當下因為瑪娜也在的關係所以這位士兵知道瑪娜正在幫忙愛德華;不久前才到城鎮後瑪娜他們就騎著鐵馬也趕到了這裡。

「是,為什麼瑪娜大人要帶這麼多人來到城鎮?」

「有點事,話說回來你有沒有看到王或是赫爾?」

「我從王城出發到這裡一路上並沒有看到,難道王城怎麼…了?」

「沒事,我只是有任務在身所以才會出城」

為了避免消息走漏造成騷動,瑪娜選擇對不知情的士兵們隱瞞愛德華跟赫爾失蹤的事實。

「瑪娜大人…」

一旁剛回來的亞蒂呼叫著希望他能過來,避免被其他人聽到。

「說」

「關卡士兵確實有看到愛德華大人、赫爾大人跟阿努畢斯大人同時走出關卡,三人是朝著森林方向的那條路走回王城的」

「森林,很好,去森林調查一下!」

「是!」

 

只有兩人騎著鐵馬來到了森林,瑪娜模擬了三人如果要走回王城的話會行徑的路線,果然在某處發現了打鬥的痕跡,還有一把劍被丟棄在地上。

「瑪娜大人!」

檢查周遭時看到那把劍,亞蒂臉色大變的對著瑪娜叫著。

「這東西可不是隨便說丟就丟的… 應該是因為赫爾的關係吧… 還有一群人的腳印…」

瑪娜觀察著周圍地形跟痕跡判斷當時的情況,推論出了過程並得到結論。

「他們被擄走了」

「被誰?」

「不曉得,不過這絕對跟赫爾的變異有關係,要不然以愛德華的實力絕對不可能這麼簡單的就投降」

「為什麼是被擄走呢?」

走回騎上鐵馬,亞蒂邊問。

「殺了他也是有可能,我只是依現場現有的東西拼湊起來而已,如果愛德華真的死了,那麼就把目標放在他身邊的阿努畢斯身上吧」

「瑪娜大姊…?」

這句話的含意就是在說愛德華很可能凶多吉少,那麼就不要期望他還活著,把目標集中在下一任王身上比較實際。

「阿努畢斯的外型特別,非常有可能被擄去當作人口販賣,只好先以附近比較活躍的盜賊集團等線索開始找起了」

瑪娜將繩子一拉的讓馬頭轉向,目標是朝著城鎮的方向。

「回去城鎮,那裡人口多又雜,問問守關的士兵應該可以知道些什麼!」

韁繩一拉,鐵馬立刻發出吼叫的往前奔跑起來,亞蒂也跟在後頭騎著鐵馬一同回到城鎮。

 

鐵馬才剛停下,就看到關卡內的士兵有著一陣騷動,兩人趕緊栓好馬後立刻朝著關所內衝過去了解狀況。

瑪娜兩人在森林調查的時候,城鎮東邊地下傳出了吵雜聲響,有許多貴族突然之間冒出的出現在地面上,這麼多貴族吸引了不少路人和商人的目光,因而也造成周邊的一點小騷動。

「據目擊者回報那些貴族好像是從一間餐館冒出來的,全部人臉上都帶著驚恐的表情像逃命似的從裡面跑出」

一名士兵像瑪娜他們轉述所接收到的訊息。

「快帶我過去!」

 

在士兵的帶領下,幾個人一同來到了他間餐館,那是一家位於熱鬧街道上的其中一間餐館,平常時間只要尖峰時刻都一位難求,這裡除了能讓普雷人悠閒坐下的補充能源,還有其他自己發明的新口味和其他功能服務等吸引客人上門。

附近果然有許多貴族正在匆忙的逃離現場,而餐館的內部也冒出了不小的黑煙直竄天際,不知情的人都以為只是餐館引起火災而造成的風波。

「我們進去!」

瑪娜帶頭衝進了餐館,內部得人員見狀不知所措的看著他們跟一群士兵往內部衝去;尋找黑煙來源同時瑪娜發現一個通往地下的暗門開啟著,黑煙也是從那裡面不斷的竄出。

用手遮住口鼻,瑪娜繼續帶領眾人直衝地下,經過了長長的樓梯之後終於看到了一條特別裝潢過的長廊,黑煙已經瀰漫在各處造成無法看清這條路能夠通往到哪裡,瑪娜他們只好手摸著牆壁邊小心前進。

砰轟轟轟─!

眼前突然爆炸開來,煙霧迷漫的情況下完全看不清楚到底發生什麼事,只知道過沒多久後走出了一道人影。

「啊…是誰!」

對方大叫著。

「這聲音…愛德華嗎?」

「瑪娜? 是瑪娜嗎!」

愛德華用手試著揮了揮煙,希望能看清楚對方的臉來確認到底是不是認對人。

「你們怎麼會在這…」

看著瑪娜帶著亞蒂跟幾名士兵,愛德華先是好奇的問,但隨後又改口說「來的正好,派人回去帶其他兵力過來逮捕這裡的所有人,然後幫我找找阿努畢斯!」

「阿努畢斯…?」

在煙霧迷漫的情況下降低了視線的清晰度,此時亞蒂突然發現愛德華肩膀上的圍巾正在抖動,還有著尖銳的柔軟條狀物不斷的左右擺動和緊纏著愛德華的肩膀,才讓他忍不住的向他詢問。

「愛德華大人,那是什麼?」

「嗯? …啊,這是仙天白蛇」

指著躲在脖子上的小白色條狀物,愛德華若無其事的說。

「仙天…!」

瑪娜一聽瞬間變臉,他知道這種動物。

「總而言之,快點幫我找到阿努畢斯,然後不要放過這裡的所有人員,全部給我逮捕起來!!」

 

 

◇外二-2

 

因為愛德華的強力破壞下,整個黑市瞬間成了一個災難現場,昔日光輝亮麗裝潢和會場也變成了碎片掉落滿地的廢墟,在黑市裡的所有人員包括地上餐館的所有員工全都被王城士兵給銬上手銬的逮捕歸案,雖然在破壞的同時有跑掉一些共犯正在逃亡,但藉由那些被逮捕的人所供的口供,相信很快的就可以抓到其他剩餘的同黨。

「那名盜賊叫太狗嗎…」

查到了將愛德華他們綁進黑市裡的集團是某個盜賊集團裡的太狗。

「我說愛德華…」

王城的辦公室裡聚集了幾名正在討論此事的高層幹部跟泰天非瑟斯特的瑪娜跟亞蒂,但是眾人的視線一直離不開愛德華脖子上的那個玩意而不斷的分心。

「那個…不能放掉嗎?」

「這…老實說剛才不管我怎麼試,他就是不肯離開我的脖子…」

愛德華露出了無奈的表情用手輕撫著脖子上那隻還處於幼子時期的仙天白蛇,還好還有圍巾當作墊底,要不然脖子上原本的舊傷可能會害愛德華處於痛苦難耐的難看表情給眾人看上一整天。

「咳… 回歸主題!」

愛德華用力咳了一聲,將眾人帶回到原本嚴肅的氣氛之中,其實只要把那條蛇當成圍巾的一部分,基本上是不太有什麼特別的。

「那名叫空鶴的人調查的怎麼樣?」

「是,查到了一間旅館曾有人用此名稱住宿,那人也符合了淺綠色斗篷穿著,該旅館的人員表示對方只住宿一晚之後就離開沒有再回來,然後好像還遺忘了一樣東西在房內沒有帶走,是這個…」

接過手上的東西後,愛德華發現這是一條粉紫色的手帕,上面還刺繡的繡了一種沒看過的圖案。

「這是月舞族的刺繡…」

瑪娜看一眼就認出了那圖型來自何方。

「月舞族?」

在場的眾人全都對這個名稱顯得相當陌生。

「不知道是正常的,我爺爺泰天非瑟斯特也是在無意中發現這個族群,那是居住在月亮之下的特殊民族,專門信奉月神之類的神明,對於拉姆之王一點都不放在眼裡。」

當時的空鶴的確對於愛德華一點尊敬感也沒有。

「那個月舞族在哪裡?」

「詳細地點我也不太清楚,因為該族是個與世隔絕的族群,不希望對外公佈他們一族的存在」

「恩…」

愛德華苦惱的皺起眉頭,那個叫做空鶴的人帶走了赫爾,唯一的線索只知道對方可能是月舞族的族人,但是卻不知道這族群的村莊正確位置…

 

我知道唷…

 

「你剛說什麼?」

愛德華突然問了亞蒂。

「咦,我什麼都沒有說!」

亞蒂搖頭回。

「剛剛並沒有人說話…」

瑪娜說。

 

我在跟你說話唷…

「啊…」

脖子上的蛇緩緩的將頭從纏繞的圓圈中伸出來看向眾人,每個人看到那條蛇動起來後都繃緊神經的盯著他看。

「你知道月舞族?」

當然唷,因為那裡是我家唷…

「你的…家」

沒錯唷,我跟姊姊一直都住在那裡,他們人很好唷,看到我們都會鞠躬並將食物送給我們…

「月舞族所信奉的月神,難道就是仙天白蛇嗎?」

神? 他們好像對我們這麼說過,但我們都沒有放在心上,肚子餓了就吃東西唷…

「們…你還有其他同伴?」

姊姊、哥哥、還有我唷…

「沒有父母嗎?」

不知道唷…

他們是瀕臨絕種的動物,也可能是被普雷人狙殺了也說不定,就跟姊姊一樣,還是別提到的好。

「那你能夠告訴我,怎麼去月舞族嗎?」

………

「呃…還不曉得怎麼稱呼你呢,我叫愛德華…」

我知道唷,愛德華唷,第一次見面你就有說過,愛德華可以吃東西嗎?

「吃…是指?」

愛德華不太懂這位小朋友的童言童語,陷入苦惱的狀態看著以前的小蛇不知道為什麼一直在觀望眼前的其他人。

我餓了,吃東西唷,吃那個好了

白蛇將視線停在了一名幹部身上,隨後便離開了愛德華的脖子處緩慢的自己爬到地上。

「呃…」

被白蛇盯著看的人緊張的向後退了一步,當白蛇爬到了離自己還有幾公尺的距離時,下一秒的瞬間可以說是突然之間的一幕出現在眼前。

「啊!」

全部人震驚的看到白蛇已經離開了地面,血盆大口的嘴朝著那人的頭部咬了過去…

但是卻不是真的咬到他原本瞄準的目標。

啊勒?

白蛇自己也驚訝的看著牠咬住的東西。

是一個普雷人的手臂,牠明明瞄準眼前普雷人的脖子之處,現在卻咬在一個手臂上。

「王!」

旁邊的幹部們全都拔出了武器。

「把劍收回去!」

愛德華氣力十足的一喊,一下子制止了所有幹部們的動作,讓大家靜止在原地不動。

「我沒事…」

愛德華把擋在那名幹部前面的手臂縮回到自己眼前,看著還咬著不放的白蛇。

你要把自己的手奉獻給我嗎?

「很抱歉,這裡的所有人都不能當你的食物」

愛德華用非常平淡的語氣回應白蛇。

為什麼,月舞族都很開心的把自己奉獻出來唷

「什麼…」

牠們說這樣子可以得到月神的庇佑,因為仙天白蛇就是月神的化身唷,他們這樣說的唷

「但這裡不是月舞族,這裡是奧維基爾城,所以不行吃人!」

………

白蛇沒有說話,但牠的身體慢慢的朝愛德華的手臂攀爬上去,直到全身都爬到愛德華身上之後才將口部開,移動回到了脖子處繞圈停下。

「…?」

看著白蛇乖乖的趴在肩膀上,全部人才終於放鬆的將劍慢慢收回劍鞘之中。

我餓了,想吃東西唷…

「好,等等就幫你準備,希望你能再忍忍」

好唷…

眼見白蛇平靜下來的等待,愛德華也鬆了口氣的想將話題移回到剛才討論的地方上,。

「那麼月舞族那邊到時就請白蛇幫忙帶路了,他的同類好像跟月舞族的生活息息相關,接下來…」

「愛德華,手臂不要緊嗎?」

瑪娜故意插嘴問道,畢竟這也不是只有他一人在擔心的問題,旁邊的幹部們好像也非常著急的看著愛德華手上的傷口擔憂著。

「不要緊,只是小傷而已」

手臂都被咬到破了幾個洞,表面還因為咬合的力道凹陷了些。

「先擺一邊吧,最後一個重點我現在要來討論…」

愛德華把視線放到瑪娜身上,頓了大約幾秒後才繼續說。

「我已經下令搜索泰天非瑟斯特的大樓了,瑪娜」

「…你說什麼!」

還以為是不是自己聽錯,但仔細一想,愛德華的確說了泰天非瑟斯特沒錯。

「這是為什麼,愛德華大人!?」

亞蒂也不解的問。

「有關於赫爾的變異,是在沙漠那次之後我們被你們所救,就只有那一次被人趁虛而入了」

「啊? 怎麼可能!」

「愛德華大人,這中間有什麼誤會吧!」

「很遺憾,我想來想去,只有被你們所救的那一次最可疑…」

愛德華皺起眉頭,他也希望這個消息是個錯誤,好讓他可以還給他們清白。

「愛德華你這傢伙!」

兩旁的幹部嚴肅的走向瑪娜跟亞蒂。

「在查清楚之前可能要請你們暫時待在王城地下…」  …的牢房。

幹部們各個拔出武器面向兩人,並要求對方卸下身上的全部武裝乖乖就範。

「切…」

面對幹部們跟王城的步步相逼,瑪娜本來想要抵抗眼前的人們。

「瑪娜大姊,先不要衝動!」

一旁的亞蒂卻抓住了他本想抽出武器的手而阻止他。

「亞蒂,你想這樣無緣無故的被關進大牢嗎!」

「不想,但我想像您之前一樣信任一個人…」

亞蒂將頭轉過去看向愛德華。

「相信愛德華大人會還給我們清白的,如果說真有人背叛了泰天非瑟斯特那這也是無可避免的過程,只是,我希望能一起參與調查,我想幫泰天非瑟斯特證明清白!」

「……」

愛德華看著亞蒂的眼神,堅強、信心和探查真相的勇氣,沒有一個缺少的,他可以體會這種心情,也想不到理由拒絕,或該說關於調查還是得透過他們一個代表才能有順力的進展。

「把瑪娜特力亞押進地下牢,亞蒂,從現在起你必須得配合王城調查抓出真兇,但交換條件是你必須得被剝奪所有武裝跟自由。」

「是…」

瑪娜看著亞蒂的背影,隨後他的眼神變的溫柔,放下手的將身上的武器全部卸除,讓兩名幹部護送的朝大門走去,在他離開大門之前他回頭對著亞蒂留了一句話。

「拜託你了」

 

 

失去自由的亞蒂,雙手被銬上了鎖鍊銬,全身上下包括暗藏的武器也一併被沒收,但相對的他可以參與調查,還自己的大姊、成員、朋友們一個清白。

「羅卡也一起被押進了地下,不過你不用擔心,我有特別交代不能虧待兩人,直到真相大白之前。」

辦公室裡只剩下坐在坐位上的愛德華跟遠坐在客椅上的亞蒂兩人。

「謝謝你,愛德華大人…」

「……話說回來,十年過去,你已經不是那個成天叫著艾克賽爾大人的小孩子了,我從你身上看到不少成長…都要多虧瑪娜,雖然他有時候個性古怪,但卻是位好老師…」

「以前還是小孩的我覺得無法為大家做點什麼,直到瑪娜大姊的出現,我才知道就算是女性也可以做到,可以變的強大,可以幫助自己喜歡的人…」

「還對艾克賽爾念念不忘嗎?」

「愛…愛德華大人!我們不是應該要討論關於那天把你們從沙漠運回泰天非瑟斯特的事嗎!」

一提到以前的對象,亞蒂緊張的想趕緊轉移話題。

「你會討厭赫爾嗎?」

「啊嗯? 這…並不會…」

「是嗎,那麼如果說…讓赫爾轉去你們泰天非瑟斯特做事呢?」

「咦!!」

亞蒂對愛德華的問話越來越無法理解,睜大雙眼疑惑的看著他。

「愛德華大人…赫爾先生他怎麼了嗎… 我是指…在王城裡…」

「……對不起,好像把你嚇到了」

愛德華將手肘靠在桌上的用手背頂著額頭,低頭看著桌面的模樣顯得有些低落。

「只是覺得,那傢伙在我身邊的話好會發生不好的事…」

「不好的事…是說現在的狀況嗎?」

「很多,也許還有還沒發生過的呢…」

「……」

「在我身邊的人都會發生不幸,這好像成了某種定律一樣,我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們從眼前逝去…」

「愛德華大人的這種心情,我好像能夠理解…」

「是嗎?」

「看著為了保護我們的人而一一死去,自己卻無能為力… 真的是很痛苦,可是,也因為那些人的足跡,我才可以告訴自己不要辜負他們的努力而向前衝刺,現在我也想保護泰天非瑟斯特,保護那些跟我成為朋友和夥伴的人們,還有大姊!」

「……」

「赫爾先生應該也是這麼認為的吧?」

「……我好像一點都不了解他…」

「赫爾先生嗎?」

「從十年前還是總長的時候,就把他帶在身邊指導,除了公事之外就沒什麼機會和他聊以外的事了」

「那麼,愛德華大人請先不要太快下定論吧!」

「?」

「因為赫爾先生還沒有親口對愛德華大人說他自己的感想,所以愛德華大人這麼早就下定論的話,赫爾先生也太可憐了!」

「呵呵…」

愛德華不自覺的笑了出來。

「那我先代替赫爾謝謝你了,亞蒂,能先問你真是太好了」

「不會」

「那麼我們就轉入原本的主題…」

叩叩…

門的方向傳出了敲門聲響打斷了愛德華的話。

「非常抱歉打擾談話,王,我要跟您報告馬車已經準備好了」

「好,剩下的晚點再談,那我也該去跟阿努畢斯說一聲才行」

愛德華起身的朝門口走去。

「把他帶到馬車上安置,等我一到就出發」

「是!」

 

愛德華走到了阿努畢斯的房間門口敲了幾下門,但房內卻完全沒有任何回應,讓愛德華不禁多想了一下。

「在黑市找到他的時候看起來沒有怎麼樣… 但會不會其實有點影響呢?」

例如心靈創傷,阿努畢斯剛出世到地上,說內心和小孩子一樣一點都不為過。

「我要進去囉」

打開房門,愛德華先是探頭看了一眼後才走進房間內部,窗戶兩旁的窗簾全都被拉起,外面剛日出的陽光透過窗簾變成了大型夜燈,連桌上的照明燈具都也沒有開啟,整個房間黑的就像是夜晚一樣。

「阿努畢斯? 怎麼把房間搞的這麼暗…」

為了能順利的在房間內找到人,愛德華走到窗邊將窗簾完全拉開,才終於讓這個房間重見光明。

「哇啊啊─!」

愛德華發出了慘不忍睹的叫聲,對他自己來說這叫聲幸好沒有別的手下聽見,實在是丟臉死了。

「你為什麼都不出聲!」

斥責著突然出現在背後的阿努畢斯,愛德華惱羞的對著他大叫。

「還有為什麼嗎,剛剛那叫聲就是啊! 哈哈哈哈哈」

阿努畢斯忍住笑的跟愛德華解釋。

「……」

愛德華試著讓自己冷靜,再怎麼說這都是小孩子把戲而已,沒有必要動怒。

「你事情忙完了嗎?」

「我就是要來跟你說,現在開始我要出城幾天…」

「幾天?」

「我不確定…所以才說幾天…」

「那我要不要帶點什麼出門?」

「不用,因為目的很不明確,我希望你能留在城裡,萬一我超過七天都沒回來,王城就歸你所管,我已經交代下去…」

「你在說什麼,那裡這麼危險嗎?」

「不確定因素太多,我也只能這樣做了」

「是嗎… 白蛇也要去對吧?」

阿努畢斯伸出食指輕輕的戳了一下愛德華脖子上的白蛇。

是唷,我要回家唷!

「那裡好像是仙天白蛇的故鄉,所以必需得由牠帶路才行」

「那要幫我好好看著愛德華唷~」

阿努畢斯突然這樣跟白蛇交代。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我會好好看著愛德華唷!

「呵呵」

愛德華露出苦笑,大概再交代幾件事之後才走出房門,直接朝著王城大門出發。

 

 

整備好的馬車是為了要前往月舞族的村莊,愛德華只帶了幾名隨侍外加亞蒂總共八人一起出城,一路上由其中一名衛兵駕馭鐵馬拉車,兩名在車廂外側上站崗,其餘的三位衛兵則在車廂內部休息等待時間到後跟外面的換班。

「王,這樣子人數是否太少…」

其中一名衛兵擔憂的問。

「我們不是要去打仗,只是去要回赫爾而已,沒有必要這麼大陣仗的出門」

愛德華雙手交叉抱胸的回應那名衛兵。

「小的知道…」

雖然嘴巴上這樣說,但擔心的神情卻還沒有從他臉上退去。

馬車朝著前方行駛穿過了王城附近的森林後,用了大半天多的來到了城鎮,接下來才能知道白蛇大概述說的方向來自何方。

「小白說他透過箱子的縫隙大概記住了外面的景象」

「小白?」

「仙天白蛇唸起來很不方便,就隨便給他取了個名,總之我大概推測的路線如下…」

為了再跟現場的衛兵確認行程跟目的,愛德華拿著地圖用食指指著某幾的會經過的地區,判斷這些地區的景象應該符合白蛇所說的地方後最後到達的地點會在地圖上靠近右下角的地區。

「沒有問題我們就直接出發吧!」

 

馬車一路上安穩的行駛著,車內愛德華坐在邊邊角落,另一邊的亞蒂正好坐在愛德華的對角線位置,可以說是有刻意安排過的座位,衛兵們對此都沒有什麼異議的繼續執行自己被分配到的工作。

「說說那天的事吧,在沙漠之後…」

「好」

亞蒂開始對愛德華解釋,在沙漠那天接到了求救訊息後,瑪娜二話不說的立刻派出援兵到沙漠救援愛德華他們並運回自己的據點大樓醫治,其中只有愛德華是腦部被重擊的關係,在所有人之中算是傷勢最輕的,故治療完畢之後就送到了房間讓他靜養,剩下的人就交給了他們專屬的維修技師團醫治。

講到這邊,愛德華完全想不到有什麼可疑之處,這樣子的話就是那些維修技師們有問題了。

「我所知道的就只有這些,我也希望泰天非瑟斯特的人全部都是清白的,希望愛德華大人能夠好好調查清楚!」

「嗯,等這件事一結束,我就會立刻著手調查詳細」

 

◇外二-3

 

「王,我們到了那地區的附近!」

走了大概一天一夜,站在車廂外站崗的衛兵探頭進來的對著車內正在休息的人們說。

「停下車」

馬車停了下來,愛德華和其他人紛紛的下了馬車的看向外面的景色。

「這裡好美」

周圍被綠色的山脈環繞,空氣因為清晨關係而非常涼爽,有著許多早晨露珠的葉子比平常看到的時候更為浪漫,亞蒂不知不覺的被這樣的景象吸引,忘了自己已經失去自由一事。

「亞蒂,不要看到失魂了…」

發現自己快要走遠,被喚回的當下趕緊小跑步的衝回衛兵身邊站好。

「是這裡嗎?」

愛德華問著脖子上的小白。

小白發出了一陣咕嚕嚕嚕的聲響之後,才回應愛德華說…

是唷,這裡的小動物很美味,錯不了唷~

小白的尾巴末端不斷的左右擺動,看起來好像很興奮。

只要看到有一座跟月亮很像的石頭那裡面就可以看到月舞族唷

「尋找跟月亮相似的石頭」

愛德華對著衛兵們下令,全部人都開始找起附近的岩石群和山腳下,尋找白蛇所說的跟月亮相似的石頭。

「找到了!」

一個跟月亮被遮蔽時顯現出來的月彎一樣,石頭內外的弧度圓到讓人無法相信這是天然造成的形狀,而就在這顆石頭的正前方,有著一坐高聳的山脈擋住去路。

前面樹叢下有一個被藏起來的洞穴,我跟姊姊就是從那邊跑出來才被抓走的唷…

小白頓了一下的抬頭看向愛德華的臉龐後問。

姊姊不知道是不是已經先回來了?

還不曉得姊姊死訊的小白天真的問,愛德華只是將那股悲傷情緒隱藏在心,勉強擠出微笑的對著小白說道「也許吧… 我們先進去看看吧」

去找姊姊跟哥哥唷~

小白的語氣聽起來很高興,能夠跟自己家人團圓的那種心情,愛德華雖然無法體會,但他至少曾有過類似的感覺。

找到小白所指的洞穴,其實是一個不小的扁矮洞窟,對於大型仙天白蛇來說的確算是種小型的洞穴,而洞口也長了許多非常茂密的樹叢遮住了洞口,一般人如果沒有特別撥開這些樹叢的話絕對不會發現這裡有個洞窟。

「這裡的植物都跟平常所見到的不同…」

像原始森林一樣壯大的樹藤跟葉子,這裡的植物沒有可以啃食他們的天敵,所以非常強壯,遇到樹枝攀爬牆壁往下延伸的阻擋去路,光是使用銳利的刀劍砍去都無法一刀將其砍斷。

「腳下小心點,這裡很滑」

提醒後方的人,愛德華也小心翼翼的踏穩每個腳步向前前進。

終於見到出口的陽光,眼前的景象是一個由龐大山脈環繞圍成的盆地地形,如果要與世隔絕的度日,這裡的確是非常合適的地方。

在那邊的山腳下,就有人們的村莊唷

小白抬頭看向某個位置的山腳,確實的告知愛德華方位。

「我知道了,謝謝你小白」

吃得不可以少唷~

「我答應你」

一群人朝著村莊前進,一路上除了長的茂盛的樹叢外,就只有地上長的過長的雜草跟草叢,光是想前進就必須得費盡心力的開拓出一條道路行走。

砰─!

「那是什麼聲音?」

一群人停下動作的觀望四周,在這山脈環繞的地形中回音非常重的關係導致無法辨識聲音來源與方向。

啊…

小白突然叫了一聲的將頭給縮進身體裡。

「樹草在動盪…小白,那是什麼?」

愛德華憑著能力能夠感覺的到有股動盪不安的波動在衝擊著附近的樹林,就連小白也開始不知道為什麼的有點微微發抖。

哥哥唷… 哥哥在生氣唷…

「哥哥,仙天白蛇為什麼要發這麼大的脾氣?」

小白還沒回答,樹草裡的小型動物全部都往愛德華他們的方向竄逃而出,而村落方向的山腳正在冒著塵煙的不斷有東西在震動。

「動作快,到村落去!」

愛德華一下令,全部人一起奔跑起來的朝村落方向而去。

 

砰─轟轟轟──

樹木不斷的左右傾倒,大地的震動也一次都沒有停下來過,在月舞族的村莊中,有許多老小婦女不斷的到處竄逃,還有穿著奇特的年長女性不斷的乞求仙天白蛇能夠平靜下來,卻都一一受到波及的不是死亡就是重傷。

「空鶴!」

一名女性叫著往前衝過去的人的名字,空鶴,他手持短匕首的打算挑戰眼前將近五層樓高的巨大仙天白蛇。

「住手,不要再惹怒神明!」

旁邊的老婆婆也使盡的對著空鶴喊著,但是空鶴卻依然無視眾人的警告堅持向前。

「自己的村莊當然要自己救!」

空鶴一個翻身的閃避如雷火般的攻擊,但是卻來不及躲避下一個飛甩而來的巨大樹木而被彈飛到數尺上空。

「啊啊啊啊───」

空鶴被擊中的瞬間發出慘叫,朝著村外的方向快速飛去正要撞到地面之際,旁邊跳出一個人順勢的接住他後也一起往地上滾去,減緩了原本的衝擊。

「…嗚……啊!」

發現自己被救,空鶴趕緊拖著傷勢爬起身來查看。

「傻瓜,為什麼要這樣做!」

不是對救命恩人的感激之言,空鶴狠狠的罵了對方。

「救你是應該的…不是嗎…姊姊…」

躺在地上因疼痛而顫抖的女性,忍住痛覺的回應空鶴。

「笨蛋…」

空鶴雙眼濕潤的無法控制。

 

「喂──」

同時,村外方向的遠處傳來了陌生人的叫喊聲吸引了兩人。

「外地人?」

空鶴吃驚的看著正朝著他們跑來的愛德華一群人,當他見到愛德華的面孔時便突然心生殺意的再度舉起匕首想要衝過去。

「等等!」

妹妹趕緊拉住空鶴的手才阻止了他的衝動。

「也許…他們可以幫助我們」

「你在說什麼,這裡可不能有男人進來!」

「可是姊姊…」

兩人還在僵持不下的時候,愛德華他們早已跑到了面前停下。

「嗚啊!」

一靠近卻發現眼前的人居然都是女性,使的愛德華下意識的往後退了好幾步。

「為什麼你會在這裡!」

見到愛德華,空鶴舉起匕首的對著他,一旁的衛兵趕緊上前擋在愛德華的前方兩側準備護駕。

「是仙天白蛇幫我們帶路的!」

「胡說!白蛇死了,我也親眼看到了,就在黑市裡,而且還是因為你的關係!」

…!

愛德華感覺到脖子上的東西用力的抖了一下,雖然是遲早要告訴牠的事實,但是這個時機適合嗎…。

「現在村莊正受到攻擊,也許把你獻祭給牠還可以平息月神(仙天白蛇)的憤怒!」

「姊姊」

一旁的妹妹抓住空鶴,他那長到腰下的褐色頭髮隨著身體的擺動而左右搖晃,姊姊空鶴雖然也有著比妹妹還要長的秀髮,但他將頭髮綁成辮子狀的垂在身後,不像妹妹散髮的模樣。

「不要阻止我,自稱是王就了不起嗎,保護不了人算什麼王!」

「……」

愛德華皺了一下眉頭,他沉默的踏出步伐穿過眼前衛兵們的防線,忍耐住自己對於女性的恐懼站在他們面前。

「你說的沒錯…」

愛德華認同了他這句話。

「也許我這個王做的不盡職,但我不想就這樣放棄,能夠幫助多少人,能夠拯救多少人,我都會盡全力的去做! 就算你們在背後認為我不夠格,就算你們覺得這只是我應該做的本份而已… 但我還是要說,我對這世界的該負的責任絕對沒有你們想像的輕!」

「……」

空鶴面對愛德華如此的氣勢,讓他無法在開口反駁,一旁的妹妹被劉海遮住半面面容,但他唯一露出來的眼睛卻顯露出了崇拜的眼神投射向愛德華。

愛德華雙腳還在發抖唷…

「嗚…少囉嗦…」

小白探頭出來,空鶴見到還活著的白蛇睜大雙眼激動的看著牠。

「你…你…原來是你把月神之子抓起來的!」

眼前的空鶴震驚的張大嘴巴,不敢相信的說。

「啊? 等…等等!抓起來什麼,我沒有抓牠啊!」

愛德華急忙揮手否認。

「事實就擺在眼前了,你還把牠當成裝飾品一樣的圍在脖子上,你這傢伙太可惡了!」

空鶴忍無可忍的直接將匕首尖銳的刀刃刺向愛德華。

「我說了是誤會!」

閃過刺擊後的愛德華並沒有想要戰鬥的念頭,他只是不斷的解釋希望能讓對方聽進去。

後面的衛兵見狀也立刻衝上前去的用武力壓制住空鶴,匕首掉到地上時發出的撞擊聲響,空鶴直接被雙手反折的無法動彈。

「住手…不要傷害他!」

妹妹衝到一旁的對著喊道,可是在一陣混亂之下,衛兵的手一擊的打中了他的頭部,導致他用力的往後倒下。

「哈…嗚……」

空鶴當下好像想喊什麼的卻又無法脫口而出,他緊咬著嘴唇忍住這股憤怒。

轟……咚……

村莊那邊還是不斷的傳來破壞聲響,可見得小白的哥哥還在繼續大肆破壞。

「小白,你跟我先過去找你哥吧!」

哥哥雖然很可怕,但小白想看哥哥唷!

「亞蒂,看看她怎麼樣了,我先去趟村莊,在這裡等我回來!」

交代完後,愛德華立刻跑起來的朝著村莊而去,此時亞蒂也趕緊的衝到空鶴妹妹的身旁察看傷勢嚴不嚴重。

「不要碰他!」

空鶴還是不斷的掙扎想掙脫衛兵們的束縛。

「……啊?」

亞蒂把眼前的女性的瀏海撥開,發現他的面容全貌後吃驚的叫了一聲…。

「赫爾?」

 

 

砰─!

又一座房屋被粗大的白色尾部給打扁毀損,月舞族的人放棄祈禱的全部逃到了集會用的木製建築之中躲避,只是在心中默默的希望這一切能夠平靜下來。

「等一下!」

愛德華跑到村子後所見的全都是殘破不堪的瓦礫廢墟,當蛇身穿過碎片後又打算破壞建築時,愛德華對著他大喊著。

「……」

這裡一直都只有女性,聽到了男性沉厚的聲音,白蛇突然間停頓了下來,他的頭部慢慢的從遠處爬來,身體已經快要將眼前的地面給完全遮蔽的圍成不規則的圓圈佇立在他面前看著愛德華。

外來的普雷人嗎?

「為什麼要破壞這個村莊?」

食物鏈低下的生物不准用這口氣跟我說話!

眼前的巨大白蛇發出可怕的嘶吼,但愛德華早已習慣的用平常心面對。

我懂了,你是拉姆之王… 普通的普雷人不可能跟我們心靈交流…

「正確來說是代理,但我不是特地來跟你表明身分的」

哼,自己人都管不好,還當什麼統治者,我的同伴都快被你們殺光了!

「過去的歷史我無可否認,但只要還活著就有未來可言!」

哼哈哈哈哈哈哈…

白蛇張開嘴大笑,他的嘴角就像裂開一樣的延伸到眼睛之後,模樣實在是可怕的嚇人。

那些被奪走性命的同伴已經沒有未來可言,只剩下我一個人的未來也沒有意義!

「!」

尾巴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出現的朝自己襲來,愛德華奮力一跳的閃開後卻又被另外一個攻擊給打中背部的往前飛去。

使勁的將平衡調回才沒有讓自己摔慘,但令他不解的是明明閃避了眼前的攻擊,為什麼背後還會遭到夾攻…

「嘖… 原來是這麼回事!」

尾巴出現在眼前,可是卻是分岔成了兩條,這條仙天白蛇出生就有這種基因的缺陷,長的與其他白蛇不同,體型也超過記載中最大的尺寸,如果說普通的白蛇有如仙女般的外貌,那這條蛇相反的就有如鬼神般的氣魄於身,對月舞族來說根本就是武神之姿的降臨而不敢起身反抗他的暴行。

「小白,你也說說話啊…」

眼看對方的憤怒一時之間無法平息,愛德華求助於脖子上的小白。

……說說話嗎,那我試試看唷…

小白戰戰兢兢的抬起頭,看著眼前氣到抓狂的兄長,那面容可怕到牠也不敢直視。

哥…哥哥… 我在這…裡唷

…………小白!

「咦!」

沒想到哥哥稱呼小白蛇的時候也同樣叫了一聲小白。

小白…你是小白?

是唷,是小白唷… 哥哥生氣很可怕唷…

聽到弟弟這麼說,哥哥臉上的恐怖表情才終於退去。

你怎麼會在那裡?

愛德華救的唷,愛德華的肩膀很舒服唷

想起剛才空鶴的誤會,小白補上後面那句解釋。

「我是送小白回來的,能否請你看在這件事上平息你的憤怒?」

趁小白的兄長看似有些平息,愛德華立刻乞求對方能夠就此息怒。

小白也希望哥哥不要生氣唷,哥哥生氣可怕唷…

……

白蛇看著小白也一起跟著拜託的模樣,於心不忍的只好答應他們離開村莊,將殘破不堪的村莊還給月舞族。

看到白蛇平息了憤怒,月舞族還是不敢大意的慢慢走出屋子查看外頭狀況,深怕又再度惹惱好不容易平息的月神。

「已經沒事了,白蛇離開村莊了」

看著那些人還飽受驚嚇的模樣,愛德華趕緊上前對著他們吼。

「男生!!」

但是一見到愛德華,一群女性像是又看到什麼威脅似的邊尖叫邊躲回屋內。

「為什麼…」

看到女性全部又衝回屋內避難,愛德華不解的站在原地。

「啊!」

一支支弓箭從某個方向朝自己不斷射來的插在周邊地上,愛德華立刻尋找一旁倒塌的房屋當成掩護的躲在後面。

「我不是你們的敵人!」

就算這樣喊,攻擊還是不間斷,直到有人也回應了愛德華大喊。

「月舞族五百年來禁止男性進入,只要進入這裡的男人都得死!」

「禁止男人?」

隔著一道破牆無法打中愛德華,對方也停止了弓箭射擊。

「我是帶小白… 仙天白蛇幼子回來的,巨大白蛇之所以停止攻擊村莊,也是因為這個緣故!」

……

對方突然寂靜無聲,就連攻擊也沒有,愛德華小心翼翼的探頭查看後方的位置,滿地散插的弓箭直立的在眼前,集會所的方向一個人也沒有。

「小白,這裡真的禁止男性進入?」

將頭縮回,在這局勢還不明瞭的情況下愛德華先選擇詢問脖子上的小白。

不知道唷,但是這麼一說好像都沒有看過像哥哥一樣壯的普雷人呢…

「沒有聽誰提過嗎?」

沒有唷,小白一出生,這裡就是這樣子了唷

「看樣子也只好回頭去問空鶴了…」

既然村莊有這種規定,愛德華選擇不再侵犯此規的打算往出村子方向邊小心躲避偷襲的走出村莊。

「站住!」

一名女性大聲的喝止愛德華的動作,愛德華也趕緊停下的回頭看向對面。

「我是守衛這個村莊的守衛隊長,名叫夏提亞,男人,報上名字!」

站在遠處的女性還舉著弓的已將箭放在上頭,只要愛德華有什麼不軌舉動就會朝他射出。

「我是愛德華,拉姆代理王」

「?…」

對方看似有點震驚,這個反應讓愛德華多少有點安慰,也許可以繼續透過這個身分來做交流,希望如此。

「你說你帶回了白蛇幼子,那白蛇呢?」

「小白,來吧…」

對還圍在脖子上的小白說,小白也很配合的抬起頭來望向女性。

吃的要加倍唷~

「居然在這時候趁機敲詐嗎!」

女性仔細的看著愛德華脖子上微微抬起頭的白蛇,正在確認那條蛇的真偽。

「你有什麼證據證明,那條白蛇就是失蹤的白蛇幼子?」

「巨大白蛇都認了這條蛇就是他弟弟而退出村莊了,難道還有比這個更衝擊性的證明嗎?」

女性手持弓的箭頭緩緩的朝下,隨後走出了另外一名年紀較大的婆婆來到了隊長旁邊,與隊長交談了一會後,隊長才撤下弓上的箭並收起武器的對著愛德華大喊。

「王,歡迎來到月舞族村落」

 

 

奧維基爾城 -番外章- 十年後篇(二)  待續...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貓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