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外-4

 

「愛德華~」

「怎麼?」

「找到怪物了沒?」

「還沒…」

「愛德華~」

「幹嘛?」

「怪物出現了嗎?」

「阿努畢斯…」

愛德華停下腳步,回頭正面看著他。

「這個問題從我們出發開始尋找到現在,你已經問了大約快要百遍了…」

愛德華不斷抖動的眉頭,代表著他有點點不耐煩的前兆。

「百遍!是超過了呢,還是還不到,需不需要滿百遍… 但如果超過了怎麼辦?」

阿努畢斯認真考慮的模樣不像是在耍眼前的愛德華。

「另外一個答案,安靜到直到我們找到怪物為止!」

愛德華繼續回頭往前前進,阿努畢斯之後的幾分鐘真的安靜了下來,但過沒多久後卻是愛德華心浮氣躁的回頭看了阿努畢斯一眼。

發現愛德華回頭瞄自己一眼,阿努畢斯嘴巴緊閉的歪著頭表示疑問。

「太過安靜反而讓人擔心…」

「?」

「你走在我前面吧」

讓阿努畢斯走到自己的眼前,愛德華才有些鬆了口氣的看著他的背影往前走著。

「吶愛德華」

走了一會,阿努畢斯看著前方的叫著後面的愛德華。

「怎麼,有發現嗎?」

如果阿努畢斯還在遵守自己的話,那應該是發現到什麼特別的東西才會出聲吧。

「我覺得這裡好像沒有怪物」

「嗯? 為什麼可以這麼確定?」

阿努畢斯停下腳步的回頭看向愛德華解釋。

「在這裡尋找的同時,可以感覺到這個森林裡的氛圍非常安靜,不像是有什麼可怕的東西存在那樣,充滿著混亂的感覺…」

「……」

愛德華沉默的左右望著周圍,就算是代理的王,也同樣擁有王擁有的幾項特有能力,感應自然的氣場也是其中之一。

經阿努畢斯這麼一說,愛德華也在心裡深感認同的無話可說,他認為那個跟阿努畢斯說有怪物的村民有些可疑。

「他們說怪物的時候,還有再說什麼嗎?」

「說有專門驅趕怪物的護符,還是王城許可發送的,要我過去村子一趟拿這個護符」

阿努畢斯瞳孔看向天空,食指戳著下巴的回想著當時的情景。

「恩…?」

愛德華稍微想了一下前因後果,他眉頭皺的更緊的看向阿努畢斯。

「阿努畢斯……」

「是?」

「我想的沒錯的話,對方應該是想要誘拐你吧…」

「誘拐? 為什麼?」

阿努畢斯不久前從地下誕生,對於這世上的善惡可能還要好好的上一課。

「早期時候像你這樣特別外表的普雷人最容易被違法集團給看上,獸化的普雷人也是,因為有些錢多到無處可花的貴族最喜歡收買這種普雷人當作收藏,所以才會延伸出這種不法集團存在」

「收集」

回想起電子書裡有介紹到一個很溫馨的內容,其中提到了收集方面的涵義,讓阿努畢斯大概了解其意思。

「這樣的話愛德華不也很特別,身為王的普雷人也很受歡迎吧?」

「咦…啊…不,那些傢伙還沒有笨到這種地步…」

但是窺視王的位置的人倒也不少。

「那麼我們回去吧」

愛德華直接轉向回王城的方向踏出步伐。

「啊?要回去了嗎!」

跟孩子一樣意猶未盡,阿努畢斯露出了吃驚的表情問。

「時間也不早,現在不開始往王城走的話,天黑都還無法回到王城的」

愛德華自走自的邊說,阿努畢斯立刻小跑步追了上來。

「那下次什麼時候出來?」

「不曉得,可能很久吧」

「不要!」

「阿努畢斯」

阿努畢斯不斷得向後倒退,使的愛德華不得不停下來面對他。

「下次可能就再也出不來了,我要留在這裡!」

「不准!」

愛德華威嚴的口氣讓阿努畢斯身體抖了一下,但他不想退縮,這是唯一一次的機會。

「那我就要反抗!」

阿努畢斯脫口而出的這句話讓愛德華驚訝的開口又欲言又止,他突然安靜的盯著阿努畢斯的雙眼,那眼神中的堅定意志訴說著他不想改變的決心,看來真的會向愛德華反抗到底。

「下午了啊…」

愛德華抬頭看了一眼天空,判斷了現下的時間後又將視線移回阿努畢斯的臉上。

「王城裡的事情我拜託赫爾幫我擋一天,我想瑪娜特力亞也會一同幫忙,那是因為他們信任我…」

「……」

阿努畢斯不明白的聽著愛德華說著。

「雖然很對不起他們,但我想他們必須得再代替我忙上一天了」

愛德華面向阿努畢斯的露出微笑,而阿努畢斯也慢慢嶄露笑容的在內心歡呼,他迫不及待的想在愛德華的臉上用力親幾下,卻在熱情的擁抱之後被愛德華頭上爆筋的壓抑住了這股興奮的衝動。

「那我們要先去哪邊呢,這裡還是那裡?」

阿努畢斯根本不知道哪條路可以通到哪裡,他隨便亂指的問著愛德華。

「這樣漫無目的的走很危險,我想想,這附近離城鎮滿近的,也許可以去城裡一趟順便找晚上住的地方」

「贊成!走吧走吧!」

阿努畢斯立刻用雙手抓住愛德華的右手想快點出發前進。

「啊~等等,方向是那邊啦!」

但是阿努畢斯完全不曉得方位的直接朝反方向走去,直到愛德華糾正之後才改回正確方向的繼續拖著愛德華前進。

 

愛德華帶著阿努畢斯來到了城鎮外圍入口,這裡因為是離王城最近的大型城鎮,所以出入口都有設一道道關卡的預防著不法集團滲入違法道具或武器,只要想進出這座城,就必須得接受全身和隨身物品的檢查。

「好~多人喔!」

眼前是一排排準備想要入城的商人和旅人們,有的用鐵馬拉著一台大車準備進城補貨,有的隨身物品只有簡單的一個包裹,但為了做到滴水不漏的防護,身體檢查方面都非常的嚴格。

「要去哪裡排隊呢?」

阿努畢斯看著每個關卡口都排滿了長長的隊伍,看樣子想要進去就必須得花上不少的時間。

「好久沒來探查,就算是這個時間也還這麼多人啊…」

愛德華雙手叉腰,覺得麻煩的左右張望著眼前的人群,他決定朝某個關卡的入口走過去。

「阿努畢斯走這裡」

聽到愛德華的呼喚,阿努畢斯小跑步的跟了上去。

在走到關卡之前,愛德華隱約可以感覺到周遭的視線不斷的在注視著身後的阿努畢斯,但到目前為止這些視線都還不用放在心上,至少其中並沒有那種企圖不軌的眼神出現。

「咦?我們不是要排隊嗎?」

看著愛德華大喇喇的從隊伍旁邊穿過往前走去,阿努畢斯跟在後頭不解的問。

「人太多了,這樣到晚上都還不能進去吧,所以只好稍微使用點…特權」

「特權…嗎?」

走到了最前面,愛德華轉彎走進了身體檢查處的小屋內,一旁正在檢查商人行李的士兵見狀,馬上有一人衝過來阻止他們這樣亂闖。

「站住,好大的膽子,快回去你的隊伍排隊!」

看著眼前的人硬是插隊的衝到最前面,還想直接穿過檢查亭,士兵不客氣的大聲斥責著。

「哇…」

阿努畢斯看著眼前的景象發出驚嘆聲,他內心深處正在可憐眼前的這位士兵,即使他正在做的是他份內的工作。

「原來你們沒有接到通知嗎,那也不能怪你們…」

愛德華一副理所當然的將腰上的配劍舉起,露出了劍鞘上的紋章直接給士兵看到。

「這個是…總長的配劍?」

士兵見狀後,整個臉猙獰的像是被宣布判死一樣的慘白臉龐,立正身體後便九十度鞠躬的求眼前的人原諒自己的無禮行為。

「辦到我交代的一件事就原諒你的無知,不要跟其他人說我們到這裡的事,這樣我才能夠視察整座城的狀況,了解嗎?」

「遵命!」

眼前的士兵回答後,愛德華滿意的點頭,隨即就帶著阿努畢斯離開這個檢查亭朝城裡走去。

「為什麼不是王,而是總長?」

腰上配劍的劍鞘,上面刻的紋章即是代表總長這個職位的證明,就現在來說由愛德華繼續配戴這把劍和紋章是非常合情合理的。

「以前的王一直以來都被關在王城無法出門,所以根本就沒有這種外出的證明能夠讓士兵辨別證實王這個身分,再加上總長也一直沒有適合人選,所以我就一直帶著這把劍當作通行證使用,不過一般士兵其實也幾乎都知道總長就是代理王一事,就不用特別再多做說明了」

阿努畢斯了解的點點頭,隨後又被眼前的景象迷住的將剛剛那些事全部拋到腦後,比剛剛關卡外還要更多、更熱鬧的街道跟商家充斥著各種雷普人,讓阿努畢斯看的目不轉睛,對每樣事物都感到十分好奇。

「等一下」

抓住差點就要飄走的阿努畢斯,愛德華對著他說。

「先找到地方住宿吧,有的是時間給你出來逛的」

雖然忍住了心中按耐不住的衝動,但阿努畢斯靜不下心的不斷抖動身體,藉由這種方式來稍微發洩一下以免那股行動力爆發開來後會不可收拾。

「咦…」

看到愛德華停在一間看似沒什麼生意的旅館前面,阿努畢斯發出了無法理解的聲音。

「臨時跑出來的就不要抱太大希望…」

愛德華理解那聲音含義的搔著頭對著阿努畢斯解釋,再加上某些原因,他的手頭上並不是說非常充裕。

「只不過是住一晚,我不想太勞師動眾,而且到處宣揚自己的身分壞處比好處多,所以就將就點吧」

阿努畢斯還可以理解的接受了這個理由,跟著愛德華踏進了這間沒什麼客人進出的老舊旅館。

推開門,發現內部的裝潢和保養都沒有少,但是跟其他間豪華氣派、用盡各種華麗的裝飾吸客的同行來說就是遜色了好幾分,所以才沒有什麼客人來這裡投宿吧。

「老闆」

走到有點年代的老舊木櫃台前,愛德華呼喚了正在忙著寫帳本的男性老人。

「來了,來了,請問客人要住幾晚?」

老闆臉上的歲月痕跡藏不住的在笑容同時一併擠出,大概觀望了一下發現這裡好像只有他一人在顧店。

「一晚,兩人房」

「謝謝惠顧!」

對方表現出心懷感激的收下這一晚的金錢,然後就交出一張寫有房門號碼的卡片給愛德華,讓他們自行上樓尋找房間。

「這樓梯好好玩!」

踩一下木梯就發出了聲音,踩下一個階梯也發出一樣的聲音,阿努畢斯突然間玩起來的在兩個階梯來回踩踏著不斷發出對愛德華來說是噪音的聲響。

「再不跟過來我就要丟下你囉…」

「來了~」

打開房門後,裡面是非常簡單的兩人用休眠倉,休眠倉也屬於極簡型的機型,除了睡眠功能之外就沒有像其他旅館內擁有最新機型的五花八門功能來提供娛樂。

「走吧走吧!」

才走進來不到幾秒鐘,阿努畢斯已經催促著愛德華趕緊出發去探索外面的街道。

「呼…走吧」

表現出有點累的愛德華無奈的走出房間,將房門上鎖之後便跟在興沖沖的阿努畢斯身後朝著旅館大門走去。

天色已經暗下,街道上的燈不約而同的全部被點亮之後,讓這熱鬧的街道另外營造了特殊的氣氛,這對第一次見到的阿努畢斯來說非常新鮮,視覺上的享受遠遠超出了他先前所預想的,整個人被上了發條一樣的拉著愛德華到處走走看看,愛德華就跟被拖行一樣的隨著阿努畢斯走遍了整座城的商店街道,被迫看盡了所有店家五花八門的販賣商品跟裝飾。

「嗚~~~~~~~哇啊!」

坐在坐位上,阿努畢斯雙手雙腳伸直的發出了豪爽的大叫,一旁的愛德華無視的拿起眼前的能源飲直接放到嘴邊飲用。

「這裡好好玩~」

阿努畢斯露出陶醉的神情,全身癱在椅子上的沉浸回憶著。

「愛德華不覺得嗎?」

發現愛德華並不像自己那樣開心,阿努畢斯沒有多想的問。

「嗯,很好玩」

雖然這麼回,但愛德華的表情跟語氣都顯得非常平淡。

「……」

把愛德華的表情看在眼裡,阿努畢斯也突然沒有了剛才的笑容,只是默默的看著愛德華飲用他的能源。

「愛德華…」

「嗯?」

將杯子遠離嘴邊,愛德華看向阿努畢斯等他說話。

「你不開心嗎?」

「怎麼這麼問?」

「自從我見到你開始,除了焦慮和憂鬱,沒什麼看到你開心或高興」

「是喔…」

愛德華依然冷漠的看著手中的杯子,這舉動讓阿努畢斯皺著眉頭的瞪著眼前的人。

「夠了吧,差不多該回去旅館了」

杯子中的能源一飲而盡後,愛德華準備起身的說。

「還有一個地方沒去!」

阿努畢斯堅定的說。

「蛤?你還想去哪裡?」

「如果愛德華覺得累了就先回去旅館」

「不行,我不能丟你一個人在這裡」

「那就跟我來吧!」

總覺得好像被阿努畢斯牽著鼻子走,愛德華無奈的只好答應陪他去最後一個地方。

 

「這裡這裡!」

阿努畢斯走到了一間大旅館前停下,對著走在後頭的愛德華叫著。

「這不是旅館嗎?」

愛德華看了一眼建築外觀後說。

「是嗎,因為之前經過的時候從門口縫隙看到裡面在賣東西」

「哦,可能是附設的吧,只是看看應該沒關…」

「走吧走吧!」

愛德華話還沒說完,阿努畢斯迫不及待的拉著他推開大門走進了這間豪華旅舍,果然一打開門炫麗奪目的裝潢和各個店面的配置一口氣印入了兩人的眼廉,那股衝擊性可以說是別家店無可比擬的強大,可以看得出來老闆對於做生意的頭腦和常人與眾不同。

「這一樓完全是販賣部嗎… 住宿櫃台在樓上…」

第一次看到這種配置,連愛德華都忍不住在心中讚嘆的多看幾眼。

「吶吶,那人的耳朵跟我的好像喔!」

阿努畢斯拉一拉愛德華背後垂下的圍巾邊緣,叫他看往二樓某人的身影。

「啊!」

看過去後,愛德華先吃驚的倒抽一口氣,接下來是朝著通往二樓的樓梯直直往前衝上去,想趁對方離開之前叫住他。

「克歐霸!」

不知不覺對著那個身影叫出了這三個字,眼前的銀色狼人背對著愛德華也在聽到這名字後停下腳步。

「啊…不,不對…」

回神過來,愛德華意識到自己認錯人的跟對方道歉後想離開。

「你是誰?」

銀色的狼人轉身面對愛德華後用平穩的口氣問著。

「很抱歉,是我認錯人了,因為你跟他一樣都是狼人…」

對啊,他不可能還活著。

「是嗎,不過能見到一面也算是一種緣份,要不要跟我母親大人喝一杯?」

「啊? …不…」

對方突然的邀約讓愛德華不知所措,連忙的想回絕。

「喂,克羅特,怎麼了嗎?」

櫃台的人員對著狼人這樣叫著詢問。

「沒事,這位先生是老闆娘的客人,我帶他們進去吧」

狼人對著櫃台這樣回應,愛德華原本想搖頭否認,卻被狼人一手往旅館內部推進去的毫無反抗之力,當然他也不忘站在身後的阿努畢斯,請他一同跟著自己來帶路。

「老闆娘的客人?」

愛德華疑問的看著不斷推著他往前的狼人克羅特,但對方完全不理會的只是將他們帶到了旅館最深處的房間門前。

「請坐吧」

進到了像是臥室的房間,這裡非常的寬場,還擺了桌椅跟櫃子,就跟一個家一樣,也許高級旅館的內部裝潢都跟這裡一樣吧,黃褐色的燈光更是凸顯了這房間浪漫的氣氛,給這兩人有種跟自己不搭的違和感。

「客人?」

在一道簾子後方傳出了女性聲音,那聲音聽起來很驚訝又充滿著疑問,對於突然間被當成客人拉進這裡的愛德華他們來說也有著相同的感想。

「…啊」

「啊!」

女性一走出幕廉後方見到愛德華的那一刻,愛德華一見到那女性走出幕廉後的那一刻,兩人同時發出了啊的一聲的看著對方。

「愛德華,對吧?」

「是啊… 十年前…才第一次見面吧,黑晴?」

看著黑晴毫不隱藏的將臀部上的九尾伸展出來,獸化的雙腳也大喇喇的展現在每個人的眼前,只有上半身維持著普通普雷人的模樣;十年前,獸化的普雷人不斷的遭到歧視,被當成異類的遭受欺負,只有上半身還是普通人模樣的黑晴,總是極力的想辦法隱藏住下半身的獸腳和尾巴,後來進入了克歐霸的克羅力特集團之後便成為了這座城鎮旅館的老闆,表面上經營著這間店,私底下卻是幫忙提供給克羅力特的人當作據點私藏違法品。

「這位難道是?」

看著隔壁站著的狼人,身高雖然比克歐霸矮了大一截,但是模樣和神韻十分相似。

「是我跟克歐霸的孩子」

「原來是…克歐霸的…」

表面上很努力的裝作鎮定,但內心不知道為什麼有股奇怪的衝擊震撼著愛德華的核心。

「我叫克羅特,能親眼看到拉姆之王真是我的榮幸」

克羅特彬彬有禮的向愛德華鞠躬,完全無法聯想他的父親就是那個罪大惡極的克羅力特首領。

「旁邊的那位是?」

黑晴不斷的將視線放在阿努畢斯身上,終於找到機會的向愛德華詢問。

「我叫阿努畢斯!」

像小孩子一樣單舉一隻手回答,這動作讓黑晴覺得可愛的露出微笑。

「這傢伙…呃…我正在教導他士兵相關的知識…」

愛德華眼神飄向一旁的解釋著。

「哦,阿努畢斯這麼厲害,可以跟在王的身邊學習,一定是非常看中他囉?」

「是啊,為了未來能順利當上第四任王,所以必須得向愛德華學習成為王的知識!」

「阿努畢斯!」

阿努畢斯天真的說出了自己真實的身分,讓一旁的愛德華緊張的趕緊將他的嘴給堵上。

「王… 也就是說,這位阿努畢斯小弟弟是拉姆選出的第四任王?」

黑晴立刻反應過來的看著阿努畢斯說。

畢竟十年前的那場戰爭前後黑晴也在場,現在就算想隱瞞也只是給阿努畢斯做了最壞的示範,愛德華只好投降的道出事實。

「是的,阿努畢斯是不久之前從拉姆核心誕生出來的」

「等了十年終於出現了是嗎…十年還真是夠久了」

黑晴理解愛德華心情的故意這樣說著。

「先不論這個,剛才在外面克羅特是怎麼知道我就是愛德華?」

被問到這個問題,克羅特和黑晴一起面帶笑容的回看著他,讓愛德華感到某股詭異的氣息。

「十年前那場大戰之後我解散了克羅力特,然後就專心的經營著這間克歐霸留給我的旅館,另一方面也是為了籌扶養克羅特的資金,當然這過程並不是非常順心如意,多虧了泰天非瑟斯特的瑪娜幫忙,才能走到這個地步」

講到那人的名字,愛德華大概多少就能理解。

「十年前我就想問,你這樣突然解散掉克羅力特難道不會被那些成員懷恨在心嗎?」

老闆突然解雇所有的員工,員工沒有了收入之後難道不會對無緣無故解雇自己的老闆懷恨在心嗎,但面對這個問題,黑晴只是用手背遮掩嘴唇的輕笑了幾聲。

「呵呵呵,雖然說是解散了克羅力特,但我可沒有拋棄那些原本屬於克歐霸財產和家人的成員唷」

「咦…這麼說」

克羅特向前走一步的對愛德華這樣解釋。

「這間旅館的所有人員全都曾經是克羅力特的成員」

就連剛才櫃台的店員,內部服務的服務生,全部人曾經都是克羅力特的成員之一。

「克羅特,你知道你父親……」

這有點難啟齒,但愛德華還是好奇的問了。

「母親大人毫不保留的全部都告訴我了」

「這樣啊…」

聽著他們的交談,坐在一旁的阿努畢斯顯得有些無聊的開始抖起腳來。

「阿努畢斯,這樣很沒禮貌…」

注意到阿努畢斯的舉動,愛德華忍不住的唸了一下。

「我覺得好無聊…」

阿努畢斯也毫不避畏的說出口。

「是啊,大人們的敘舊永遠都是這樣,以前克羅特小的時候也常常嫌這種場合無聊呢」

黑晴回想起來,忍不住的笑了出來。

「既然這樣的話我來陪他吧…」

克羅特可以體會這種感覺,他打算帶阿努畢斯去參觀走動走動。

「不了,我們差不多也該回去了」

被愛德華回絕,阿努畢斯做出了混雜著絕望的吃驚表情看著他。

「在這座城裡,這時間其實還挺早的呢」

黑晴面露笑容的說。

「不,真的不早了,小孩子這時間要乖乖上床睡覺才行」

「是嗎」

愛德華舉手繼續回絕黑晴他們的邀約,黑晴才放棄的請克羅特代替他送兩人到旅館大門。

「那有緣再見了,兩位大人」

「很高興認識你,克羅特」

「我也是」

克羅特深深鞠躬,目送兩位在這世界最為頂端的存在直到消失在自己的視線之後才走回旅館。

 

「愛德華跟那個黑晴是舊識嗎?」

快到愛德華他們的旅館之前,阿努畢斯好奇的問。

「真要說起來的話並不是,第一次見面也是十年前的那場大戰之後,除了知道他是克羅力特的人之外我對他一點都不了解」

「那愛德華,你的朋友還有誰呢?」

唦…  愛德華停下腳步的同時,腳底摩擦地面而發出的聲響異常響亮,因為這間旅館的周邊並沒有其他商家和叫賣的攤販,是個非常寧靜的環境。

「朋友…」

愛德華臉一沉,完全陷入了自己的思考之中。

「…除了瑪娜和赫爾,還有其他熟識的人嗎?」

熟識,愛德華注意到阿努畢斯好像特意的使用了這兩個字。

「我累了」

「咦!」

愛德華又展開步伐的繼續往旅館前進。

「說嘛說嘛,我想知道~」

在走到房間的這段路程中,阿努畢斯不斷得在愛德華身旁重複著同樣的話,好不容易忍耐到進入房內,他將門確實鎖上之後便將桌子旁的椅子給拉了出來並叫阿努畢斯坐下。

「為什麼你這麼想知道?」

「因為我沒有朋友」

「!」

阿努畢斯說的沒錯,他才剛出生在這個世界上,除了愛德華和赫爾以外就沒有能夠了解他的人存在,因為他的身分讓他無法太過開放,不,愛德華認為他不該太過宣揚自己的存在。

「是啊…說的也是」

「說說你的朋友給我聽嘛~」

「我不會再回絕你,但我也要老實說現在真的不早了,我必須得睡上一覺給自己好好整理記憶體」

愛德華指著後方兩個分開放置的休眠艙說。

「啊~~~~~~~」

阿努畢斯拉長音的表達不滿和抗議。

「你也給我躺進去!」

「不要!我不用睡覺也沒關係啦!」

「說什麼蠢話,雖然之前是赫爾在照顧你,但你也好歹這次乖乖聽我的…」

「不…我說真的,拉姆給我的記憶中,我的構造跟普通人完全不一樣,就連跟守護者比也是!」

「…跟守護者也不一樣的構造?」

本想用推的也要將人給推進休眠艙的愛德華,終於停下了動作。

「是啊,睡眠跟能源已經不是必需的了,這也是為了能在成為王之後無時無刻管理和統治地表,以前的王都是透過系統直接連接才得到壽命延長,但是我可以說是進階版的不需要與拉姆做連結就擁有這種優勢!」

阿努畢斯越說越顯得得意。

「拉姆也知道愛德華當王時的辛苦,所以也才特別灌輸了這些記憶給我,但能做到的還是有限,畢竟回流的記憶並不多…」

「……回流?」

「初代王奧維基爾的回歸也順便帶了記憶回來,所以我才大概知曉十年前那場大戰的開戰原因跟過程…」

「奧維基爾的記憶………」

愛德華突然瞇著眼的看著阿努畢斯。

「?」

「從實招來,你的記憶到底有哪些…」

「啊…」

發現自己說溜嘴的阿努畢斯,一臉緊張的表情將瞳孔飄向旁邊的想迴避愛德華的視線。

「快說!你到底還隱瞞了什麼,哪些記憶?」

「我…我知道啦!」

面對愛德華那種排山倒海而來的強烈氣勢,阿努畢斯招架不住的用雙手掌心擋著前方的空氣不斷的試著希望眼前的人可以冷靜下來。

「我也不是要特意隱瞞,就算腦袋已經被灌輸好了先前其他記憶中的知識,但事實還是我並不是非常了解地表上的拉姆,我必須得要先證實,確認那些記憶的真實性和過了十年之後有什麼改變等…」

艾爾的回歸,就在十年前的那場戰鬥中為了拯救萬物而犧牲了自己的身軀與力量換回了大家的性命,那場戰鬥要不是他,根本贏不了幾乎已成為神的存在的二代王伊格羅。

「……還有什麼」

「?」

「例如…凱爾……之類的」

愛德華說的有些遲疑,剛開始阿努畢斯不解的看著他的表情猜測,直到他翻找到第三代王與拉姆交談時的記憶後他才隱約猜出了愛德華的話中含義。

「十年前,凱爾利用身為守護者的力量在時間夾縫中開出了通往異世界的通道,平安的送回三位幫助拉姆的英雄回去他們的世界… 你是想問這個嗎?」

但是凱爾並沒有多餘的力量讓自己回歸到拉姆,最終便遺失在夾縫之中不知去向,就連生死也都不明。

「十年,剛被賦予這重擔的時候到現在我不會求拉姆能給我什麼多大的回報,我只想請第四任王幫我一生中唯一一個忙…  將凱爾帶回拉姆!」

 

十年前的那場大戰之後地表上就沒有能夠和拉姆溝通跟連接的王存在,據說只有王能借助拉姆的力量開啟時空夾縫的通道出入口,雖然凱爾是拉姆創造出來的星球守護者,但是在那場大戰之後他的力量也僅不到一個王的能力,可以平安的將三位英雄安全送回到目的地已經是他最大的極限,更不要說夾縫中有很多不確定因素時常發生,只要能力不穩的話,被護送跟護送者都會永遠的在夾縫中飄流而無法脫出,於是為了保全被護送的三人,凱爾用盡全部力量後就再也回不了拉姆的時空。

愛德華被宣布擔任代理王時,頂多只有幾項王對於地表上的特殊能力同時被賦與,其中並沒有開啟夾縫通道這種需要龐大能量的能力,也就是說他終究只是暫時代理第四任王統治拉姆地表的存在而已。

「……」

「是王的話有這能力吧,當初第三代王也是利用與拉姆連接的力量而開啟夾縫的將三位英雄穿越時空帶到拉姆上來,所以阿努畢斯,這你也做得到對吧!?」

「……」

「阿努畢斯…為什麼不回答我?」

看著阿努畢斯用不同以往的嚴肅表情看著自己,愛德華對於他的沉默感到非常不安。

「還是說… 因為失去了以往跟主系統連接的這條媒介,讓你沒有開啟夾縫入口的能力嗎…」

這只是自己的猜測,但愛德華還是難掩失望的低下頭,雙手緊握的不斷顫抖著。

「對不起,也許這只是我個人的任性要求,但為拉姆付出也是應該的,畢竟沒有拉姆,就沒有我們…」

愛德華走到休眠艙前打開了開關和艙蓋,踏進了艙筒裡躺下後便直接關上蓋子,直接進入普雷人專用的休眠模式進入睡眠。

「……對不起」

阿努畢斯小聲的說,他的臉上有種淡淡的哀傷浮現了出來,從出生到現在,第一次體驗這種感覺,那種為了他人而必須得守住事實的痛苦感覺。

 

 

◇外-5

 

一個小型通訊器正在撥出,接收到訊息之後傳來了一個粗魯男性的聲音對著通訊器大吼著斥責撥出此通訊的發信人。

『搞什麼,這麼久才聯絡!』

「對不起」

被罵得當下,他緊張的對著通訊器低頭道歉。

『快點報告,我等的不耐煩了!』

「是,王不在城內,應該明天才會返城」

『哦,這樣就正合我意啦,呵呵… 對了,我之前交代你的那個有做嗎?』

「我…有…」

他畏畏縮縮的連說話音量都變的越來越小。

『蛤?聽不到,你‧做‧了‧沒?』

男性的聲音聽起來非常不耐煩,嚇得他只好老實說出來。

「我…我做了,但我後來判斷與其直接裝在他身上,不如放在他最在意的人身上比較…」

『你…你說…  你說什麼!!!』

男子吃驚的大叫,因為這人擅自作主的舉動對男子的計劃來說改變極大。

「請不要這麼大聲…會害我被發現……」

『咕────你給我記住! 只好先這樣將計就計了…』

「其實,當時的狀況下照著計畫做很容易漏餡… 所以只好裝在不容易被發現的人身上,這樣子的話就可以在不失敗的情況下繼續執行你的計劃…太狗」

『哼!這帳還是一樣記著,下次你可給我小心點不准再失誤,羅卡!』

「是…」

『既然東西不在王身上,那就先執行我所說的計畫吧,今天還發現他身邊帶了不錯的貨色呢』

太狗笑的很開,看樣子他所說的應該是指阿努畢斯吧。

「現在就開始?」

『因為和原本計畫的不一樣,必須得做些變動,現在就是執行的好時機,快點開始!』

「…是」

羅卡低下頭的拿出一條項鍊,那項鍊跟之前在沙漠控制砂蟲的項鍊頗為相似,但其功能卻是完全不同的功用。

「……」

回想起和愛德華交談,羅卡一方面慶幸沒有把這東西放在愛德華的身體裡是正確的選擇,另一方面又因為認識了愛德華之後讓他大大的感到罪惡感緊勒住自己的全身一樣非常痛苦。

將手指停在項鍊上的開關,羅卡靜止住動作大約幾秒的時間之後,他還是狠下心的推動開關啟動了這項鍊被賦予的能力…

 

 

心智操縱─

 

「…!」

全身一抖,文件從手上掉落的散落在地面上,走在前面的亞蒂發現後立刻停下腳步的回頭看向赫爾。

「赫爾先生?」

只見赫爾全身靜止不動的睜大雙眼看著天花板,亞蒂覺得奇怪的避開散落一地的文件慢慢靠近查看究竟。

「…啊!」

赫爾舉起雙手緊抓住了亞蒂的手腕,嚇得亞蒂手上幫忙搬運的文件也一起散落到地上發出啪的聲響。

「這…怎麼回事,怎麼了嗎?」

不明白赫爾的舉動和目的,亞蒂緊張的抖著肩膀,直到他發現赫爾的眼神非常不對勁。

「這是…!」

反應過來的當下,可以說是同時間,赫爾身體一轉的將面轉向正後方,雙手還緊抓著亞蒂也一起往轉身的方向用力甩了過去,被甩出去的亞蒂重重的撞上牆壁上後掉落地面,他背部疼痛的想爬起身,卻被赫爾搶先一步的一腳朝腹部重踢。

「……嗚……赫…爾……」

腹部被踢的疼痛伴隨著想嘔吐的感覺,不知道為什麼赫爾會對自己做出這種舉動,亞蒂只能先以現下的狀況做出判斷,立刻從上衣的內側抽出了一把小刀朝著赫爾的胸膛揮去。

刀子劃過了赫爾胸膛上的護甲留下了痕跡,也成功的讓他因為閃躲而拉開與自己的距離。

「嗚…」

忍住身上的疼痛,亞蒂趕緊抓住機會的爬起身並往前跑起,大約踩了五步左右,他就轉身回頭的面向赫爾並壓低姿態的對他做出備戰狀態。

「咦?」

原本以為對方會再進攻,但現在看起來是對自己沒有興趣一樣的把視線飄向空中,赫爾完全無神的模樣讓亞蒂看的心寒。

「這什麼意思!!」

他怒吼著,但是赫爾卻還是沒有把他放在眼裡。

「……愛德…華…」

赫爾嘴裡唸唸有詞,隨後他又有了動作的引起亞蒂的戒心。

「啊等等!」

在這個位於十層樓高的地方,赫爾毫不猶豫的朝著窗口一躍而下,但他不是直接落地,他藉由踩踏牆壁跟屋頂的高低邊緣好讓自己減速的能夠平安落地,當他落到地面的那一刻還驚動了一旁正在站崗的衛兵們,不理會衛兵們的叫喚,赫爾朝著王城圍牆方向直直奔去。

亞蒂跑到窗口處看到赫爾以飛快的速度跑離後,他也趕緊拖著傷勢跑了起來,趕緊衝到瑪娜所在的地方尋求幫助。

 

看著這一幕,羅卡抓著項鍊的手不斷的在發抖,他知道他做了什麼,也因此更讓他無法承受,無法承受這個自己所鑄下的大錯。

 

 

天一亮,愛德華打開艙蓋後舒爽的伸了個懶腰,睡過一覺之後腦袋清楚的讓他神清氣爽,也在此同時想到了一個最重要的一件事…。

「阿努畢斯?!」

左右張望,人並不在房內的樣子,愛德華急急忙忙的衝出房間後朝著樓下跑去,來到旅館大門門口才發現了他要找的人影。

「你在這啊…」

看到本人後才鬆了一口氣的放心下來。

「怎麼了?」

阿努畢斯一臉疑問的回頭看向愛德華。

「還問我怎麼了,你不在房間裡害我緊張了一下」

「為什麼,怕我迷路嗎?」

「這…也有吧,總之你沒有失蹤太好了,我們就趁這機會立刻出發吧」

愛德華摸到了卡片後立刻擺放到櫃檯深處,老闆看似不在的樣子,只好暫時擺在這裡當作交還給他了。

「我還以為可以看到這裡早上街道的景象呢…」

阿努畢斯失望的垂下肩膀說。

「我已經讓你多待了一晚… 大不了等等你想聊什麼我都奉陪!」

兩人踏上步伐朝著城鎮的出入關卡邊走邊聊著。

「哦!所以說你願意告訴我你的事囉?」

「可以接受的部分」

「咦~~~~~~~~?」

「以後要是有機會,可以再好好聊到那部分的」

「真的嗎,你可別食言唷!」

「這種事怎麼會嘛…  咦?」

「怎麼?」

愛德華注意到前方站了一個人影,值得他注意的並不是站了一個人影這麼單純的理由,而是那個人影有著他再熟悉不過的身形和感覺,促使他疑惑的停下腳步仔細看著。

「好像赫爾…… 怎麼可能」

這裡離王城有段距離,如果不是晚上快馬加鞭的衝過來,只是步行的話也要走到早上才能看到城鎮的關卡建築,而且赫爾不可能丟下王城事務擅自離開,更不要說愛德華根本就沒有向誰說明自己的行蹤。

「啊,真的是赫爾耶」

阿努畢斯也仔細的看了人影,他非常確信的這麼說著。

「怎麼可能!」

愛德華還是不太相信。

「錯不了,那綠色長衣的確只有赫爾才有的風格形象!」

「風格形象? …算了,還是去確認看看好了」

決定靠近點確認其真面目,愛德華再度展開步伐走去,阿努畢斯也跟在後頭。

「真的是赫爾!」

阿努畢斯大聲的公佈答案。

「為什麼!」

愛德華不敢相信眼前的人真的就是赫爾。

「赫爾赫爾~!」

阿努畢斯毫無警戒的向前跑去並故意重複叫著對方的名字。

正當阿努畢斯越來越靠近,赫爾也慢慢的將頭抬起並看向阿努畢斯。

「啊哩?」

赫爾睜大雙眼的看著兩人發出了一聲。

「我說赫爾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 你們不是回到城裡嗎?」

赫爾一臉不明白的來回看著兩人。

「不對,這裡是城鎮唷,離王城遠的很~」

「城…城鎮?」

這時候才注意到周遭的環境和王城不同,赫爾慌張的轉頭到處看著。

「我…我為什麼會…?」

「你這麼急著跑來…難道王城出什麼事嗎?」

愛德華視線停在赫爾的雙腳上一會後這樣問,因為赫爾的雙腳充滿著汙泥,全身也都沾染了不少灰塵和一點土,就像是親自從王城奔跑過來的過程中沾染上的一樣。

「跑…我… 我是跑過來的嗎?」

赫爾卻一臉不明白的看著自己全身問著。

「赫爾,你不知道自己怎麼來到這裡的嗎?」

阿努畢斯照著赫爾的模樣和說的話推測出了這句話。

「不知道?」

愛德華重複的說著這三個字。

「這…詳細我也不清楚… 應該是……沒有事吧…」

赫爾不知所措的翻找著自己的記憶,他的結論就只有沒有什麼事而覺得非常不安。

「是嗎,沒事就好,我跟阿努畢斯正要回王城,一起回到王城後再來釐清這件事吧」

「啊是…」

就算愛德華為自己跟王城沒有事而感到放心,但赫爾還是無法放下心的皺著眉頭跟著他們一起前往回去王城。

 

 

走回到了森林,一路上相安無事的沒有任何狀況發生,離王城的路也不遠了,正當赫爾對眼前的狀況正要放下心房時,內心某種奇怪的鼓動正準備要開始崛起的吞食他的意識…。

「等等!」

愛德華覺得森林狀況有異,叫兩人立刻停下。

「森林…在騷動…」

阿努畢斯也感覺到不尋常的氛圍,提高警戒的注意四周。

「赫爾保持警戒,看起來是個集團型的人數…」

愛德華在阿努畢斯正式繼位之前,他都還保有王的幾項能力,其中之一就是能聽到自然中所發出的聲響,可以辨別這聲音是和平的狀態還是處於不安、混亂的騷動,現在正處於因為一個龐大的集團路過搞的森林有著不規則的踩踏聲響,動物為這些不速之客入侵家園而感到憤怒的發出普通人遠處都聽不見的嘶吼。

「前方!」

一個個人慢慢的現身,果不其然手上拿著刀子和劍,全都不懷好意的看著他們三人發出得意的笑聲。

「強盜? 還是綁人集團?」

愛德華手放在劍柄上,語氣嚴肅的質問眼前的人們。

「嘻嘻嘻…」

沒有人回答,只是不斷得竊笑著。

「回答,攔路的目的為何?」

「喔~這不是王城的代理王嗎…」

粗魯的聲音傳來,伴隨著一個魁武的獸化人一起出現在愛德華他們面前。

「能在這裡見到你還真是榮幸啊~」

「少來,話說回來為什麼搞這一行的都是獸化人,真是大大降低了你們原本在拉姆上特有的存在感…」

「所以回去王城後準備下令逮捕所有的獸化人嗎?」

「開玩笑而已,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狗!」

外表跟斑鬣狗相似的模樣,有著普雷人跟野獸合體的外表還雙腳站立,均通稱獸化人,是這個世上以特別的模樣而存在,除了擁有其外表動物的一點獸性外,其他地方均跟普通普雷人沒有差別。

「我叫做太狗,今天是專門來抓你們兩人的!」

「哼,真是讓人厭惡到極點的台詞,不過相較之下我還比較欣賞克歐霸的性格」

「不要把我跟那個愚蠢的狼人相比,同伴什麼的真是讓人想吐啊,喂! 快點把他們給綁起來!」

一聲令下,兩旁的成員立刻往前衝過去,愛德華不慌不忙的拔出腰上的配劍,準備迎戰眼前人數眾多的敵人。

「哇!愛德華以一的眾!」

一旁的阿努畢斯正在讚嘆著眼前的景象。

和愛德華正面對上的人全部都一一的被他給撂倒,就算從背後暗算的也都安穩閃過後並補上一記用劍柄末端撞擊的讓對方退卻。

所有招數中完全都沒有想至人於死地的想法,每個成員都被打到躺在地上的無法爬起來,只能不斷的在地上扭動,剩下的幾名成員保持距離的跟愛德華僵持著不敢輕舉妄動。

「還滿有兩下子,不過都在計畫內…」

太狗手一揮,剩下的成員慢慢的朝愛德華一步步前進,但並沒有人打算衝鋒陷陣,就像是在等待著什麼,故意放慢靠近的速度等待時機。

「我不喜歡拖時間,所以需要靠一點卑弊手段」

「唉啊啊啊啊~~~~~!」

注意到是阿努畢斯傳出的慘叫聲,愛德華猛然回頭的看過去,發現阿努畢斯人整個人趴在地上的發出哀號,他的一隻手正被赫爾扣住的不斷往背後折去,只差沒有完全折斷。

「赫爾 …!」

因為眼前發生的事而分心,愛德華差一點就被刀子劃過脖子處,他驚險的躲過之後便用腳朝那人腹部一踢的讓對方往後方不斷退去,另外一人也趁這機會朝他補上一刀,又讓愛德華接下刀子的彈開攻擊並朝臉上給了一拳的將對方打倒在地。

「怎麼回事,赫爾!」

就算眼前發生這種難以置信的事還是無法動到愛德華,其他人都產生了懼怕的心理而又暫時停止攻擊的觀察著。

「他背叛你了」

太狗直言。

「不可能!」

愛德華也說的乾脆,他相信赫爾的忠誠。

「哈哈哈哈哈,那不重要,要是你再不丟掉武器,那傢伙可是真的會折斷他的手臂唷」

看著阿努畢斯痛苦的模樣,一點都不像是裝出來的,看樣子赫爾出現在城鎮,現在這樣的舉動都跟這個太狗拖不了關係。

「喂,要不要順便叫他補上一刀啊?」

眼看愛德華還是沒有想要丟掉手上的劍,太狗不耐的比出手勢,赫爾便用一隻手拔出了劍指著阿努畢斯的腦袋,只要一個命令下來,這把劍就會毫不猶豫的穿過他的腦袋。

「等等!」

愛德華急忙大叫,才讓太狗原本想要揮下的手停止動作。

「去…」

愛德華將劍收回劍鞘後把整把劍從腰帶上卸下,並小心的放置在地上,整個人倒退幾步的跟劍有著距離表示不會耍花招。

「很好… 綁起來!」

所有人一湧而上,將愛德華五花大綁之後就輪到阿努畢斯,而赫爾始終只是靜靜的在一旁看著,完全沒有動靜。

 

 

在天空太陽升起的前一刻,一群士兵騎著鐵馬的跟著前方的人快速狂奔,在最前面的人不外乎就是瑪娜特力亞,騎在他左後方的就是亞蒂,自從昨晚赫爾詭異的攻擊舉動,瑪娜借用王城兵力搜索王城周邊,但就算是泰天非瑟斯特的首領在王城內的影響力還是無法動用到許多人,故只能調動一些平常只是固守在王之間周邊的人員幫忙尋找,而這些人也都幾乎熟識赫爾。

「停下來!」

瑪娜一聲下來,所有人的速度也漸漸慢下至停止,當鐵馬完全停止其動作後瑪娜立刻從馬鞍上跳下,亞蒂也跟著下馬的上前查看。

「足跡…」

前方的地面上正好因為前天地區的降雨而顯得有點點濕潤未乾,淺淺的足跡正顯現出留下此痕的人是多麼的著急,以大步跨越的方式向前狂奔。

「這方向是…城鎮嗎」

「愛德華大人他們在城裡嗎?」

「既然要在外面過一夜,這附近除了城鎮就沒有小型村莊,不是露宿野外就是在城裡住宿,這足跡也正好朝著城鎮而去,我想應該可以這樣推測…」

「那我們快點追上去!」

「……」

「瑪娜大姊?」

亞蒂已跳上馬拉好韁繩後才發現瑪娜還站在原地思考著什麼。

「啊…沒事,我們走吧!」

瑪娜坐上馬鞍後,也立刻拉起韁繩的帶著士兵往前衝刺。

 

 

 

 

~奧維基爾城 -番外章- 十年後篇(一)~  ...待續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貓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