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前言:

這是貓私下寫好玩的洛克人X同人創作,還請高抬貴手不要打上本貓以外的作者名稱自稱是您的作品,但很歡迎分享給一樣喜愛洛克人X的同好!^^

文法和字詞方面不是很拿手,如果看的不是很順心,為了您的身心,就請麻煩您離開本頁面停止閱讀。

謝謝^^

 

 

 

故事大概背景:

本故事的背景世界和原本洛克人X是完全不同的世界觀,主要舞台在一個叫做拉姆的星球上,對艾克斯他們來說也是非常陌生的異世界,

這星球上的所有萬物全都是機械人和機械化動物,其他的自然場景皆還保持著原本的樹木、水、土地、沙漠等和地球一樣的素材。

基本上除了艾克斯等人的原本設定外,其他皆為本人的自創設定和完全陌生的新人物等。

本內容沒有BL要素,還請放心觀賞(除了語文能力不佳><)

----------------------------------------------------------------------------------------------------

 

◇4-4

 

「所以…你們就把他們帶回來了?」

凱爾雙手交叉抱胸的看著眼前被五花大綁的兩名男子,無奈的嘆了口氣。

「當時我們被士兵包圍住,是克歐霸的當機立斷解救了我們」

克歐霸同時對著凱爾比了個姆指。

在離車站不遠的小山坡上,這裡沒有什麼人經過,一夥人先暫時在這視野良好的地方停頓,希望能在這時候向蓋歐達爾打聽到花的消息。

「你們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達凱歐怒瞪著愛德華和凱爾說。

「只是有話要問那邊的公會會長而已,如果不是你帶人出現在木屋,我們只是打算問完話就離開的」

「誰相信你的鬼話!」

「……繼續跟這團長耗只是在浪費時間,趕快問問會長線索吧。」

「我來問吧」

愛德華走到蓋歐達爾的面前後單西跪下,表情莊重的不帶其他任何情緒,口氣也不忘的帶點溫柔向他詢問。

「蓋歐達爾公會長,我們想向您打聽一個只有北之冰國才會有的花,不知道您有沒有印象?」

「花…? 這裡哪有什麼花? 你們是不是搞錯地方了?」

可以看的出來蓋歐達爾還處於緊張不安的狀態,講話不時還會結巴幾次。

「……」

愛德華和凱爾互看了一眼,隨即又試著繼續問。

「據說這是王城內高層才知道的消息,傳聞北之冰國有只有該地才會生長的特有花種,名叫棘冰之花」

「棘…棘冰?」

蓋歐達爾先是想了一會,然後害怕的抬頭詢問愛德華「你們是問棘寒之冰嗎?」

公會長說出了完全陌生的名稱,但這代表還有一線希望,也許當地知道並命名的方式不同,但其實都是在講同一種東西也說不定。

「可以詳細得告訴我們這個棘寒之冰嗎?」

「愛德華,你們要找這東西做什麼?」

達凱歐沒了剛才的激動火氣,突然變的慎重的模樣真是叫人在意。

「達凱歐,你也知道嗎?」

「那種東西,只要是長期住在這裡的士兵或商人基本上都會有聽過同一個傳聞,畢竟這裡除了冰和雪什麼也沒有。」

「那那東西的位置呢,和棘冰之花有關聯嗎?」

「你都還沒回我我的問題,愛德華,為什麼要找那種東西?」

「……」

凱爾對愛德華點了個頭表示同意,愛德華才繼續開口回道。

「我們在找人,而那個人也正好在這裡尋找棘冰之花的下落,如果可以找到花的線索,或許就可以找到人也說不定…」

「……那個」

蓋歐達爾突然插了進來的希望大家注意到他。

「幾天前也有人過來詢問過這種花…」

「這是真的嗎!?」

「是…是的,是一名老人拖著拉車,我記得他好像是名維修技師…」

「維修技師… 說詳細點!」凱爾往前站了一步的對著蓋歐達爾說。

「啊是是……」蓋歐達爾嚇一跳的急忙說著。

「他突然出現在木屋門前,向我打聽最近有沒有聽過棘冰出沒的消息,當然我也是如實的回答他了,最近並沒有什麼人特別提到有棘冰的目擊情報,大概跟他解釋棘冰傳聞的內容之後,那位老先生就自行離去了… 喔對… 我記得拉車上面好像還坐著一名年輕人…」

「年輕人? 有哪些特徵?」

「因為他全身附蓋著特製的斗篷,可以說是除了臉以外其他部位都沒有露在外面,我只知道這些而已………真的…」

「錯不了」凱爾直接斷言,「老人跟車上的年輕人,就是我們要找的人」

「但我們連他們往哪個方向走都不知道,已經離開北之冰國的可能性也極高」

「不會,在找到棘冰之花以前他們不會離開,這是素羅的部下回來時所帶的口信,代表他們目前真的很急需棘冰之花。」

「我說凱爾,既然之前有辦法找到人,為什麼不派人跟著他們好回報位置啊?」

「我曾經提議過…只不過對方不喜歡有人跟在旁邊監視自己,所以就……」

「這種節骨眼上不是應該要強制點嗎,難道說對方是你什麼特別的人嗎?」

「克歐霸,我相信他的判斷,而且他也不是這麼靠不住的對象,如果說打從一開始我就不信任他,就算用搶的我也會把人給帶回來!」

「哦,但我怎麼看都比較像是對方想甩開某人而編出來的理由,那你說說看,我們要怎麼找到還不一定在北之冰國的老人跟拉車啊?」

「……」

「夠了,克歐霸,現在不是爭執的時候…」

「……」

克歐霸默默轉身背對著凱爾,表示不打算繼續說下去。

氣氛頓時變的尷尬,對於不確定的目標連該不該繼續都有所動搖,愛德華趕緊轉移話題的對凱爾說「對了,從剛才就沒看到素羅」

「那小妞是行動派的,大概已經出發,漫無目的的在雪地裡找人了」

克歐霸回想著素羅對自己說的話後並告訴其他人。

「對了,蓋歐達爾對這附近的地形還了解嗎?」

艾克賽爾像是想到什麼好主意,眼睛發亮的問著蓋歐達爾。

「在…在不遠離車站的情況下,為了能順利取冰,多少會研究這周邊的地理環境…」

「在能理解附近地理位置的情況下,就能邊避開天然的陷阱所造成的威脅邊尋找人啦」

「但就如蓋歐達爾所說,範圍只能在車站附近… 是可以試試」

「等等,愛德華,你該不會要帶會長去雪地裡吧!」

達凱歐堅決反對。

「這裡輪不到你發言意見,達凱歐」

凱爾用眼神駁回他的反對。

「這傢伙也要一起帶走吧,要不然會引來一堆士兵阻撓」

克歐霸用長著尖銳爪子的食指直直指著達凱歐說。

「克歐霸如果你兩手閒無事的話我是不介意多帶一個拖油瓶」

「凱爾!你說誰是拖油瓶了!」

無視達凱歐的憤怒,一行人準備好要開始動身,卻注意到車站反方向的遠處有著一片不小的烏雲出現在天空上。

「那個烏雲…我勸你們最好回車站去」

艾歐達爾非常不安的用顫抖的聲音說著。

「那個烏雲怎麼了嗎?」

「那是暴風雪來的前兆,要是這種情況下離開車站或屋子,絕對會被暴雪給埋沒」

達凱歐還保持著不爽的表情向大家解釋。

「該不會是想趁機回去叫救兵才編的謊言吧?」

「我可是很嚴肅的在跟你們警告,當然如果你們就這樣死在外面的話對這世界來說也是好事」

「我覺得他說的應該是真的…畢竟我們對這個地方還不熟」

艾克賽爾相信達凱歐的警告,認為大家應該小心一點。

「回頭嗎……」

車站附近有士兵,剛才在蓋歐達爾的木屋也才和士兵戰鬥過,雖然手上抓了人質能夠牽制住一段時間,但又不曉得會被暴雪困住多久,這樣可能真的會失去找到老人和拉車的機會也說不定。

「喂,你們看車站那邊,好像有人走了過來」

克歐霸看著車站方向走來的人影,提高警覺性的要大家注意。

「那個是…!」

雖然人還很遙遠,但從後方那些大約有一百人左右,被統一的服裝來看,是王城的士兵,而站在前面正中間帶頭的人卻非常陌生,他有著一頭非常長的黑髮遮住半臉,身上的穿著也全都是黑色系,那身黑在雪白的世界中有著非常強烈的凸顯感。

「王城的追兵?」

愛德華警戒性的將手握在劍鞘上猜測著。

「救援嗎!」

一群人中只有達凱歐很高興見到眼前的景像,王城的士兵們接到自己部下通知後而趕來救援。

「我說你啊,可別高興得太早」

仔細一看,士兵們的動作和之前所見到的一模一樣,走路時不是那種威風凜凜、整齊劃一的軍人模樣,而是帶有點擩動,光是走幾步路就在用盡全身力氣一樣的前後搖晃著。

「看那樣子絕對是總管派來的」

艾克賽爾和愛德華毫不遲疑的將武器握在手上,進入備戰狀態。

「你們兩個,如果想活命的話就待在我身邊」

克歐霸對身後的蓋歐達爾和達凱歐說。

「咦…?」

「你說什麼,他們可是來救我們的!」

「是不是救你們的,自己看著辦吧」

 

軍隊走到了凱爾等人所站的下坡處後便停止前進,那位全身黑的人向前走了一步後便對著凱爾等人大聲的喊了起來。

「通緝犯克歐霸、愛德華、凱爾還有那邊的小鬼艾克賽爾…」

說話的人的音調有些高,看來是名女士。

「原來我也有在名單上啊!」艾克賽爾驚訝的指著自己說。

「其他的好像不在,算了,抓那些小角色根本不用花費太多力氣」

「沒看過你,你也是被總管操控的可憐人嗎?」

「操控? …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 」

女子狂笑過後,又變回原來的冷靜態度回應「我才不會為了別人的無聊陰謀浪費我的精力,他只不過是我的復仇計畫中最大的助力而已!」

「復仇?」

「你可別說你忘了,凱爾…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女子曖昧的笑聲讓其他人覺得毛骨悚然,究竟在那笑聲下隱藏了什麼可怕的東西?

「我…是那個被你屠殺的村子裡倖存下來的生還者之一」

「…!」

克歐霸的眼珠微微的朝凱爾方向看過去,凱爾那動搖的表情深深的印入在他的眼簾內。

「屠…殺?」不了解情況的達凱歐和艾克賽爾,不解的看著那個女性。

「那天之後,殘存下來的村民們各個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因為缺乏能源而一個個乾枯而失去性命…」

「那只要再找到能源補充不就好了嗎?」艾克賽爾對於這種失去性命的原因實在是感到無法理解。

「也許在你的世界是這樣子,但這個拉姆星球上所誕生的每個機械生命,外表會隨著年齡增長漸老,只要一定時間內不補充食物(能量),生命核心就會停止不再轉動,不管你怎麼修復,就是無法讓已經停止運轉的核心再次轉起…

對普雷人來說這就等於死亡,盡管曾經有人複製了逝去的普雷人的記憶加以保存,但沒有活性的空殼可以容納的話,只不過只是單純的資料保存而已。

「我的親人…朋友…全都一個個倒下,只剩下我一人,在找不到任何的幫助下我遇到了王城軍,被帶到了總管身邊,而且他還保證總有一天一定可以幫我復仇!」

黑衣女一手舉起,他指間還抓著一根三十公分長的細銀針,瞄準朝著凱爾的額頭處直直射去。

那根針非常的細,就連射出的同時很難用雙眼看出針確切的位置加以擋下,但是對於戰鬥經驗豐富的戰士來說還是可以抓出那軌跡和擋下細針。

不過針所瞄準的目標並沒有任何動靜,他完全沒有反抗的想法,只是默默的接受自己的身體某處可能就這樣被射穿,接受過去所犯的錯的返蝕。

 

但是針在快要刺穿的前一刻,突然一聲清脆的金屬碰撞聲發出後掉在地上滾動。

「凱爾,睜開你的雙眼好好看清楚眼前的景象」

出聲的是克歐霸,那針被彈開的聲音是他的爪子,是克歐霸擋下那根針的嗎…

原本凱爾還想說叫克歐霸不要多管閒事,但是睜開雙眼後,眼前擋著一個人影背對著自己,他抬頭挺胸的毫不畏懼剛才有可能會因為自己而受傷,清澈的眼神訴說著自己的決心…。

「愛德華…你做什麼?」

「當然是想幫你擋掉那根針!」

愛德華直言的模樣,如果是以前的自己還會脫口罵他,但是現在他說不出口,因為這種狀況就像是反過來一樣,也許自己才是那個笨蛋。

「我…那時候偷聽了你跟克歐霸的談話…」

克歐霸當下也早就知道,那個腳步聲所傳來的頻率和愛德華一模一樣。

「當時的你雖然不是自願的,但是的確不可原諒…」

「……」凱爾低頭不語,要是愛德華想把自己交出去的話,他也不會怨恨誰。

「為什麼當初沒有找我談這件事,我不是你的朋友嗎!」

「…!」

「你們在那邊演什麼戲,除了凱爾以外全部給我殺掉!!」

黑衣女子下令,身後的士兵開始扭動的往前跑起,而聽到黑衣女下的命令內容,達凱歐在心中搖擺不定的不想相信,直到其中兩名士兵朝著他和蓋歐達爾揮劍砍了過去才終於接受了事實。

「被自己人砍殺的心情如何?」

克歐霸幫他們兩人打飛了正要攻擊自己的士兵後一派輕鬆的問著。

「這怎麼可能!一定是因為你在我們附近的關係…」

「哼!還在嘴硬啊」

克歐霸同時又用爪子擊敗了幾個撲過來的士兵。

「這群煩人的傢伙!」

黑衣女子手一揮,士兵全身癱軟的倒在地上,隨即是黑色的影子浮起後化身為人樣,行動敏捷的又朝凱爾等人展開攻勢。

「是之前出現在巢穴外的影子嗎!」

影子的敏捷和攻擊並不遜於士兵們原本正常時的能力,可以說是完全複製了過來,只不過因為控制那副軀體阻礙了順暢度,所以士兵們才會一直呈現擩動狀態。

「把他們全殺了!只有凱爾是我的!」

影子全部都圍剿著凱爾以外的人,黑衣女也趁這機會不慌不忙的慢慢走到凱爾的面前,看著無法幫上其他人忙的凱爾,他露出勝利的笑容拿出四根銀針用指尖抓住的指著凱爾。

「只是奪走你的性命並不能消除我村人的恨意!我要把你帶回去大卸八塊,然後將每個部位放在那些逝去的村民墓碑前,讓他們知道我替他們報了仇!」

「……」

黑衣女子的全身流露出濃濃的黑色煙霧,那並不像是這世界天然形成的東西,他的衣服上散發出來的氣息就像是逝去的普雷人所殘留的怨恨,包圍著自己全身。

女子雙手持有銀針後開始朝凱爾舉拳揮去,就像是一隻擁有可怕利爪的黑色怪物朝自己抓來,凱爾反射性的躲掉了第一個銀針拳,但另外一隻手也接著朝自己身體而來。

砰!

快要刺到凱爾的銀針被東西給撞擊彈開,而彈開銀針攻擊的是眼前攻擊的目標,他被後延伸出來像蛇一樣的尾巴。

「沒錯…就是這個…當初砍掉所有人腦袋的凶器!」

黑衣女加快了攻勢,凱爾雖然擋掉了前幾招的攻擊,卻無奈自己的速度不如對方,後面幾拳全都落在了凱爾的腹部和胸上。

「凱爾!」

注意到凱爾被敵人打傷,愛德華雖然很想趕過去支援,可是眼前的影子不管怎麼砍就是會再重生後繼續攻擊,這種持久戰對愛德華、克歐霸還有艾克賽爾他們來說相當不利。

「怎麼辦… 打都打不完呢」

三人在一個空擋時背對背的以達凱歐他們為中心聚在一起,全身都是被刀子磨擦過後的痕跡和淺淺的刀痕,每個人都無法突破這種不死的敵人支援凱爾。

「如果不趕快去救他很不妙,但這邊兩個如果有萬一也很不妙,吶,前總長,有沒有什麼建議啊?」

「我相信凱爾他可以應付!」

「……你說真的嗎?」

「當然,我一直都相信他」

「我想他好像沒有跟你說過,他的力量全失的事吧…」

「力量?」

愛德華頭一次聽說,吃驚的看向克歐霸,這個破綻也被影子看在眼裡後直接朝愛德華的腹部揍了一拳,讓他往後飛去滾地。

「專心點啊」

克歐霸無奈的口氣連同自己跟愛德華那裡的缺口給擋下,好讓那些影子無法繼續靠近達凱歐他們。

「愛德華!」

達凱歐跑到愛德華的身邊蹲下身叫著。

「幫我解開繩索!」

「什麼?」

愛德華慢慢的爬起身時看著達凱爾。

「幫我解開就對了,我會護送蓋歐達爾回去車站!」

「………嘖!」

愛德華嘖一聲,將手上的劍放在地上後用雙手解開綁住達凱歐的繩子讓他得到自由。

達凱歐身上的劍在被綁走之後就已經被克歐霸給隨手丟棄了,手一鬆開後他便立刻搶走了愛德華放在地上的劍而跑走。

「達凱歐!」

達凱歐抓起會長,用劍護住他的將影子打退,看到此景像,愛德華下定決心毫不猶豫的對克歐霸和艾克賽爾大喊「掩護達凱歐,讓他護送蓋歐達爾離開!」

艾克賽爾的槍口立刻瞄準達凱歐旁邊的影子,一槍兩槍的為他開了一條路,再出現的影子便被克歐霸給一拳拳送走。

 

順利的逃出影子人群後,達凱歐回頭看了一眼被影子纏住的三人,咬緊牙根的繼續帶著蓋歐達爾向前衝回車站。

看著達凱歐成功脫離,愛德華赤手空拳的擊退那些影子,但也難免多了幾道無法避開的傷痕出現在身體各個部位,剩下的只能靠曾經是軍人的自己的體力來撐過這個難關。

「我們難道要在這裡倒下了嗎…」

艾克賽爾擦掉嘴角上的污漬後,舉起手槍又打退了幾隻影子,但是被打敗的影子又回復原狀的站起身後前進。

「說這什麼喪氣話,你可是我的高級貨,要是比我早先死的話你的同伴會怎樣不用我說也知道吧!」

「討厭的狼人!自己都脫不了身了還在威脅別人!」

「你們如果還有這麼多餘力拌嘴的話,可不可以用在解決眼前的狀況上!」

「哇啊啊!」

艾克賽爾一個沒站穩的跌坐在雪地裡,屁股冰冰涼涼的感覺傳遍全身的零件,再多坐幾秒的話,身體裡的零件好像會立刻結成冰塊一樣,使艾克賽爾立刻的爬起身繼續面對眼前的敵人。

「這裡的雪地被我們踏的越來越凹凸不平了,要小心點!」

「喝… 啊!」

這次換成愛德華想給敵人一拳的同時,腳下的雪一軟害他往前直接撲去,臉埋在雪堆裡。

「愛德華!」

愛德華正要爬起的同時,影子已經一窩蜂的朝他撲去,將他整個人壓制在最下方無法動彈。

「糟糕…」

克歐霸並不是針對愛德華或自己而感到糟糕,三人之中還保有不少餘力的就只有克歐霸一人,他注意到凱爾那邊的戰況非常不妙,但是不管是自己還是其他人全都分身乏術的只能應付自己眼前的狀況。

 

黑衣女子慢慢的走到倒地不起的凱爾身旁,他抬起腳用力的踩在凱爾頭上,可怕的復仇之心使他那原本美麗的容顏變得醜陋又邪惡,身上的黑煙也從腳底接觸後漸漸的往凱爾身上流竄,好像要將他給包覆般的不斷徘徊。

「這就是屠殺一個村莊的兇手嗎,太弱了!」

踩在頭上的這一腳越來越沉,凱爾的臉也不斷的往雪裡面深陷進去。

「太弱了…為什麼,為什麼我們當初會被這麼弱的你給殺死,你叫我怎麼接受,你說啊!」

原本沉重的腳突然減輕重量的離開頭部,接下來是用力的踢擊將目標給整個人翻了過去,臉朝向上的凱爾睜開眼所見到的天空,完全一片的烏黑,沒有一絲絲的縫隙透漏著光芒,無止境的黑暗壟罩。

一點一點的白雪從天空緩緩飄落,沒多久後那原本看似浪漫的白雪紛飛的場景變成了一場突如襲來的狂風暴雪,打在臉上的是一塊塊固體狀的雪花,無數的雪花成了機關槍一樣的擊在雪地的每個地方和人身上,眼前的黑暗變成了霧茫茫的白色世界。

「是暴雪!」

暴風所吹來的雪花打在身上後就沒有落下,隨著不斷增加的白雪累積在斗篷上,身體也越來越沉重,回神過來後才發現自己的雙腳只剩不到一半的露在白雪外面。

「嗚啊─!煩死了!」

克歐霸不耐煩的吼叫一聲,全身上下和雙爪冒出了源源不絕的能量包覆住自己,形成了一種能量裝甲增加自己的攻擊和敏捷度,這是屬於克歐霸自己的異格超能力。

隨手一揮就將影子斬成兩半,被斬斷的影子正要復原的同時卻因為傷口被積雪擋住而無法順利結合斷掉的身體,從傷口傳進去的極凍低溫也將他們的行動完全限制住,過一段時間後便完全的給凍結。

將剩餘的能量賭在這時機上,克歐霸快速的斬斷、排除眼前和艾克賽爾等人的危機,愛德華也終於可以脫離影子的壓制而逃離被雪掩埋的危機。

「很好,這裡交給我,你快去支援凱爾!」

影子因為結凍的關係,可以威脅他們的數量漸漸的在減少,大概估計後克歐霸確認自己可以撐住全場的叫其他二人去支援凱爾。

「好!」

信任克歐霸的判斷,艾克賽爾連同愛德華一起奔向了在白雪世界中非常凸顯的黑色人影所在的位置處。

「凱爾!!」

愛德華對著眼前的景象大叫著,凱爾的身體殘破不堪的被黑衣女一手抓起頭部,看樣子正準備要給他最後一擊。

艾克賽爾瞄準黑衣女正準備要刺進凱爾胸膛核心處的手,子彈打到的那一刻只是將他的手給往後彈飛,銀針還穩穩的緊握在手指間沒有掉落,愛德華趁機衝到他面前直接給他正臉一拳,這才讓他鬆手放掉凱爾往後方滑去。

「嘖… 少礙事!」

黑衣女雙手再度射出無數的細針對準凱爾,但是愛德華用自己的身體抱住凱爾上半身的擋下了全部的銀針,每一根針就直接插進了愛德華的背部上。

「大嬸看這邊!」

黑衣女猙獰的臉轉向艾克賽爾,只見到好幾發子彈正在射穿自己的身體,讓他左右搖擺的往後倒退著。

「咕………啊啊啊啊…………」

黑衣女搖擺的想穩住自己的重心,白雪也趁機吹進了他的傷口處造成附近開始結凍,原本黑漆漆的衣服在此時被染上相反的白色。

「你……」

狂風暴雪的關係,視線不是很好,但對艾克賽爾來說遠距離射擊時的視力是必要的,他隱約的看到了那名女子的傷口內部有著和影子一樣的內在。

「煩死了!」

這次意料之外的是那黑漆漆的頭髮突然有了自我意識一樣的動了起來後用髮尾末端的尖刺朝艾克賽爾刺去,艾克賽爾的手槍無法將頭髮全部擊散,就在尖刺快要刺到自己之前,前半部的頭法斷成了兩截後散落被暴風吹走。

「誰那麼大膽……!」

還沒搞清楚是誰做的同時,一個白色人影突然出現在自己的眼前,黑衣女驚訝的睜大雙眼看著對方,下一秒卻是自己的視線變成了上下顛倒的看到雪堆黏住了自己的頭…,不對,是頭掉到了雪堆上。

「素…素羅!?」

艾克賽爾看著那人影和頭上往後延伸的頭套被風亂追飛舞著,認出來之後這樣大叫著。

「想要殺死凱爾,我是第一個不允許的… 因為,要殺死他的人………是我!」

黑衣女張開雙唇露出咬合的牙齒不斷的左右磨著,臉部所呈現的是無法澆熄的憤怒之火,可是那道火焰還不足以融化正在逐漸掩埋自己的暴雪。

「嗯?」

注意到有人在靠近,可是視線非常的差,素羅只知道來者不善的舉起手上的短刃警戒著。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熟悉的笑聲傳來,素羅一回頭便被一道綠光劃中左半邊身體,他抱著身體疼痛的警告往後退去的拉開距離,才終於見到了那人的真面目。

「總管… 現在是的流星的外貌…」

眼前的人無視自己朝著愛德華和凱爾所在的方向而去,艾克賽爾還在左右辨識方位時,注意到有個人影很不尋常的迅速靠近了愛德華他們。

「傑洛!」

愛德華忍著冰雪侵蝕的疼痛正在了解凱爾的狀況,突如其來的一個撞擊將他往一旁撞去倒在雪堆裡,抬頭一看發現攻擊自己的人竟然是傑洛。

「你想做什麼!」

傑洛沒有將光劍對準凱爾,反而是用空出來的一隻手將失去意識的凱爾抓起扛到肩上,還有另一隻手上掛著黑漆漆的東西因為狂風而不斷搖晃著。

「為什麼!不是說要讓我給他最後一擊嗎!不是要幫我復仇嗎!」

整顆頭被抓在手上的黑衣女子還在不斷的對著抓著他的人嘶吼咆嘯,但是對方始終沒有把他看在眼裡的直接帶著凱爾離去消失在暴雪中。

「凱爾!凱爾!」愛德華正想要追去時,被暴風給阻擋住完全捉不到傑洛離去的方位,自己也迷失在這片白色的風雪之中。

克歐霸喘著氣的將爪子砍在最後一隻的影子身上,直到那個影子被完全冰封住後他才解除能力,癱軟無力的跪下然後往前倒去,背上的雪越積越多,快要將整個狼人給完全掩埋掉。

 

「哦… 是狼人呢,這種動物化普雷人很少見唷」

一名老人的聲音迴盪在聽覺靈敏的克歐霸耳裡,腦袋雖然意識到對方可能是自己要找的對象,但是身體卻不聽使喚的非常沉重無法動彈,意識也開始變得非常模糊不清,暴雪狂吹的聲音、還有老人的聲音,全都漸漸的消失在黑暗中。

 

 

 

§第四章 北之冰國-(下)§  END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貓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