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

 

月舞族的村民們大致整理了一些屋瓦破碎的殘骸,天空很快的就進入了黑夜月亮高掛的時間,這裡的村民是利用火焰的光芒來照亮村子的,故沒有什麼發電設備能使用,可以說是非常原始的生活型態。

村子中最大的建築是被用來當作重要集會的場所或是室內活動使用,平常沒事只有村長或長老階級的人員才能夠進出這裡,主要也是因為建築內部供奉著象徵月神之物的寶物,是為了避免那樣重要的寶物遺失而規定。

「愛德華大人,請入座」

夏提亞用攤開手心的手指末端指著前方地上的坐墊,示意要愛德華到那坐下。

「呃啊…恩…」

愛德華努力的掩飾自己緊張的情緒,假裝自然的走到墊子上坐下。

愛德華大危機唷,都是女生唷~

「……」

小白的話只有愛德華聽得見,為了避免對方覺得自己的行為舉止怪異,他盡量不理會這種虧自己的言語。

入座之後,剛才與隊長交談的婆婆也出現在對面的位置上緩慢坐下,旁邊還跟著五位隨行的侍女負責攙扶並照顧婆婆的生活起居,由此可見在這個村莊之中他是權位最大的長者。

「我來自我介紹… 我叫妃娜… 是這個村莊裡的元長老,雖然這個村莊還有一位村長… 但是在剛才的混亂之中不幸的……唉」

妃娜外表的年齡跟艾爾比起來根本不相上下,但是他的體力遠比艾爾還要來的差很多,可能因為艾爾是拉姆創造出來的初代王者,所以身體構造等都不能跟普通的普雷人比較。

「那,我先代表全村的人向您表達謝意,不但將失蹤的月神之子送回這裡,還讓月神平息了憤怒,實在是萬分感激…」

妃娜身體向前的將頭低到完全靠在地板上,雙手扶地的對著愛德華鞠躬感謝,旁邊的侍女見狀先是一同跟著妃娜鞠躬,隨後兩旁的侍女便一起扶起妃娜的身軀讓他回到原本的坐姿。

「不會,這是我該做的…」

愛德華客套的點頭回應。

「話說回來,想請教月舞族… 為什麼定下了男性止步的規定?」

「是,這可以說是攸關我們一族的最古老的傳說…」

 

在拉姆開天創始同時,地表上誕生了一名王者統治著萬物和一個守護拉姆的守護神,萬物在這兩位居臨神一般的存在的保護下過著和平的生活,當時月舞族這族群並還沒有出現。

「我們一直流傳的故事中,一開始也是過著在王的統治下的普通普雷人生活,直到創始這個村莊的始祖遇見了仙天白蛇,當時的普雷人已經非常懼怕仙天白蛇的可怕而下達了屠殺令,導致白蛇的數量不斷的在銳減… 始祖不忍心這無辜的生命遭到威脅,而打算幫助牠們…」

妃娜講到後面,語氣顯得越來越沉重。

「普通的普雷人根本無法與動物溝通,始祖也不例外,剛開始可是飽受痛苦與折磨的希望自己的心意能夠傳達到仙天白蛇內心… 普雷人的歧視… 仙天白蛇的敵視… 他被迫介於兩者之間無法為白蛇做點什麼… 最後出現的是一個有著白蛇外表的普雷人出面當作兩者溝通的橋樑,才終於在這裡建立了月舞族的村莊,並讓始祖誓言保護這裡的仙天白蛇當成神明供奉以消除白蛇們同伴被殺的憤怒…」

「白蛇外表的普雷人!?」

這種特徵的獸化普雷人,愛德華也想不到第二個。

「流傳那位普雷人僅僅只是小孩,卻有著與王相似的能力能和動物做溝通… 當然這故事距今也快要千年之久,我也無法證實這位普雷人的真實性… 但我們相信那應該就是王錯不了…」

凱爾並沒有對愛德華提到這個能與動物溝通的能力,但可以確定守護神之力被封印後,剛轉變成普雷人被稱為凱爾時就是小孩子的外表。

「那麼…為什麼是男性?」

「這是在創建月舞族之後所發生的事… 為仙天白蛇說話的人幾乎都是女性,於是便有人認為是仙天白蛇迷惑了那些婦女來當自己的盾牌,避免同伴慘遭屠殺,可以說是像人質一樣的存在… 那些人是這麼想的…  咳…」

妃娜突然咳了起來,旁邊的侍女擔憂的立刻上前想端上機油給他潤滑喉部,卻被妃娜一手阻擋的拒絕。

「男人們攻進了這裡,那些原本過著安穩生活的仙天白蛇,生命再度受到了威脅而群起反抗,當時雙方可以說是造成了不少慘重的傷亡… 而始祖更是整天以淚洗面的為那些逝去的白蛇哀悼… 也因此定下了禁止男性進入此地的規矩,一切都是為了保護被譽為月亮之神的仙天白蛇…」

月舞族的歷史全都圍繞在仙天白蛇身上,他們堅守始祖遺留下來的教誨遵守規定,信奉仙天白蛇為月神並尊敬,只要有男性踏入這個禁地,不管對方的理由為何,為了保護這裡的神明化身,仙天白蛇,他們都不可以放走任何人。

「那麼我…難道…」

愛德華戰戰兢兢的問。

「王不用擔心,我們還不至於不知天高地厚的取王性命,那對我們…對月神來說也不是個聰明的想法」

愛德華在心裡鬆了口氣,至少他還可以活著走出這個令他害怕的地方。

「月神之子,歡迎您回歸」

妃娜看著愛德華脖子上正慵懶趴著的白蛇說,一旁的侍女則是自動的低下頭對著白蛇鞠躬。

好了,至少大致上知道這個族的規則跟由來,還有禁制男性進入的規定與踏入後的下場,再套到自己原本來的目的上… 其實愛德華也只是碰巧得知這裡就是小白的故鄉,最一開始的目的還是尋找當初被空鶴帶走的赫爾,但是…

「這裡禁止男性的話…那赫爾…」

愛德華以對方聽不到的音量小聲的對著自己自言自語。

愛德華,小白餓了唷…

小白頭部依然趴在肩上不動的對著愛德華說。

「是嗎…  不好意思,小白說牠餓了…」

「哦哦~~ 這樣嗎,我們很樂意服務月神之子,立刻會為您送上餐點,還希望能稍等一會」

妃娜一聽到小白的要求,立刻眉開眼笑的說。

「小白你就去用餐,我去想出去一下」

雖然知道愛德華想去看看同伴的狀況,但有一半是因為想快點遠離女性唷~

「是是…我想我們以後一定會很了解對方,成為很要好的朋友」

愛德華邊苦笑的邊讓小白從脖子上慢慢的爬到手上再下降到地板上。

 

 

好不容易離開了滿是女性的場所,愛德華走到了一棟離被破壞的地區範圍最近的小屋,小屋原本只是放置村民平常搜集日常用品的小型倉庫,現在倉庫裡的東西全都被搬移出到集會所附近方便無家可歸的村民取用,空出來的倉庫就暫時當愛德華他們的客房與住所,內部有稍微打掃過跟搬進了一組極簡單的桌椅,還有一個用乾草舖成的臨時用的床墊或該說是坐墊。

「愛德華大人,您回來了」

亞蒂見到愛德華開門進入,室內的微弱火光因為這門一開而不斷的搖擺著,就算突然之間熄滅也不意外。

「你也辦妥了嗎?」

「是的,已經讓衛兵們平安的走出洞窟,他們會在洞窟外紮營待命的」

在被招去集會裡當貴賓之前,愛德華以不知情為由,拜託夏提亞讓他的手下們平安離開村莊,就請他們隊裡唯一的女性亞蒂代為護送士兵出村。

「還真是諷刺,明明被監視上銬的是我,卻反過來護送衛兵們離開這個村莊…」

「是啊…」

只有女性的村莊,愛德華祈禱著不要發生什麼事才好。

「對了,空鶴呢,我還沒問他赫爾的事…」

「空鶴他…」

「來了來了來了!」

空鶴的聲音從門外傳來,愛德華意識到對方可能會進門而反射性的將位置遠離門口。

「亞蒂!讓你久等了!」

果不其然的門被開啟,空鶴手上持著一把斧頭對著亞蒂大喊。

「你想幹什麼?」

愛德華看著那把大斧被扛在空鶴肩上,不安的問。

「哦,男人閃遠點,我要幫亞蒂解開她手上的手銬!」

空鶴說完就準備想用雙手舉起斧頭面對亞蒂。

「等等等等等等一下! 這樣子揮下去會死人的啊!」

亞蒂將手縮在胸前的不斷大叫著。

「把手伸出來,我只會砍斷中間的鎖鏈而已,這樣你就比較好行動吧!」

還在等著亞蒂伸出雙手,空鶴維持著將斧頭舉過頭預備揮下的姿勢。

「快住手… 會受傷…」

愛德華內心複雜的表現出現在語氣上,他頓時感覺到自己貼著王的標籤卻顯得懦弱的表現實在是非常羞恥。

「適可而止了…姊姊」

空鶴身後出現了之前那位長髮妹妹,他一手抓下空鶴高舉的斧頭阻止他真的貿然揮下。

「啊,你怎麼沒有好好休息!」

看到身後的人出現,空鶴嘟著嘴的責罵。

「我真的沒事,再說這也不是休息就能治好的…」

「不行!你不能出現在他的面前!」

令空鶴感到緊張的源頭就是站在角落的愛德華。

「為什麼…我?」

愛德華不明白的用食指指著自己。

「這是不可能的姊姊…」

「誰能跟我解釋一下嗎…」

看著兩人自顧自的談話,一旁的愛德華完全無法進入狀況的看向亞蒂問。

「那個… 那邊那位女性… 該說是……呃…也就是」

亞蒂說的含糊不清,更讓愛德華滿頭霧水的無法理解。

「愛德華大人!」

妹妹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走到了愛德華的面前,嚇得愛德華全身跳了一下的往後倒退。

「呃啊…是…」

愛德華的聲音抖的非常厲害。

「很抱歉以這身姿態出現在你的面前…」

他將長到腰際的頭髮捲起到頭上,稍微整理了面前的瀏海,在補上一頂平常都在戴著的帽子藏住那頭盤起的長髮,赫爾的臉完全出現在自己眼前。

「赫爾向您報到!」

身著寬鬆的女裝,但動作一點都不像娘們般的扭捏,他的確就是自己認識的那個赫爾。

「啊… 啊啊?   咦─────────!」

愛德華毫不掩飾的放聲大喊。

「衝擊好像很大…」

空鶴一臉平淡的看著說。

「畢竟赫爾先生從來都沒有在我們面前拿掉過帽子,還真沒想到是為了藏那頭頭髮…,連我都也感到吃驚」

亞蒂苦笑的解釋。

「請大人放心,我是實實在在的男子!」

「這…你能這麼講我可以稍微放心…」

愛德華的臉色已經有些難看。

「為什麼你要扮成這模樣… 啊不對,這裡禁止男性… 那空鶴為什麼…」

「空鶴是我的姊姊,母親在外面與父親祈禱之後同時出現了兩個卵,那就是我與姊姊,但是月舞族不能有男性存在,所以母親便只帶著姊姊離開了父親的身邊後就下落不明,而我就跟著父親一同生活…」

「在被母親帶離開之前,聽說之後要生活的地方好像不喜歡男生,就與赫爾約定好把頭髮留長到能夠扮成女生,姊姊我一定會去找他並一起帶到媽媽這邊住的!不過那也只是孩童時期的童言童語,事實上是必須得讓赫爾冒上必需得失去性命的風險我就…」

雖然說是孩童時期的約定,但赫爾至始至終都沒有把這頭頭髮剪掉,就算被旁人用詭異的眼光看待自己,他還是堅持著遵守這個約定。

「至於現在的狀況是因為必需得回到村莊報告白蛇的消息,還好赫爾還遵守著約定,我才能帶他進來看看我跟母親所生長的地方,但是卻也被月神知道了白蛇死去的消息…之後就是你們看到的這副慘樣了」

「原來如此嗎…」

從小被迫分開的姊弟,好不容易相見居然是在那種黑市,但對空鶴來說這就像是白蛇在引導著他找到了赫爾。

「我在外面調查月神失蹤的原因,查到了曾有不明的人士出現在這個月舞族山脈附近後,就隨著那些人的足跡來到了城鎮,並也發現了地下黑市這個地方,還好那邊的東西只要花點錢就可以了事,只要我把白蛇買下就可以平安的把牠送回月舞族… 卻沒想到中間跳出了你的關係…」

空鶴的眼神充滿厭惡的直視愛德華,如果不是他突然的出現,白蛇也許就不會這樣死去。

「可是…要不是你出現…我也無法再見到赫爾…」

空鶴突然降低了音量,但愛德華還是有把他給完整的聽進去。

「還有…我也不曉得原來白蛇之子也一起被抓到那裡…是我的失誤… 這點要…謝謝你發揮了你原本的用處…跟把白蛇帶回來…但是你不能帶走赫爾唷!」

「姊姊…」

發揮了原本的用處嗎… 要不是因為赫爾被他帶走,他也沒想過要把小白帶回去他的故鄉。

「對了赫爾,回到這裡之後你是怎麼回復意識的?」

「啊…回到月舞族外面之後我只是對著項鍊說希望赫爾能變回原狀,他就回復意識了。」

空鶴代替赫爾回應愛德華。

「那項鍊呢,我需要那東西來查明是誰對赫爾下的手!」

「哦,那個啊,我放在腰包………啊哩!」

空鶴用手摸了摸腰上,卻發現原本繫在腰上的腰包早已不在。

「咦…」

聽到空鶴發出不妙的聲音,在場的眾人也開始在內心直冒冷汗。

「你搞丟了嗎…」

「呵呵呵呵呵… 看樣子好像是………」

空鶴一臉逃避的將眼神移向旁邊,用手搔頭的回。

「不會吧!!」

「愛德華大人…你說的項鍊,就是那個操縱赫爾先生的…東西嗎…?」

「是啊…」

愛德華用手扶著額頭回。

「可能是剛才被月神打飛的時候掉落的,我立刻去找找!」

「愛德華大人,我也跟著姊姊一起去!」

「我也要,畢竟這關係泰天非瑟斯特…」

「全部人一起分頭找比較快,帶上火把吧!」

空鶴取出了分配給這間小屋用的木頭點燃成火把並分配給各位後再一同出發前往月神大鬧的房屋附近,延伸到村外的範圍搜尋遺失的腰包。

 

 

 

◇外二-4

 

「沒有!沒有沒有沒有!!」

空鶴一手抓著火把當作照明的在滿地碎片跟殘骸的地方尋找他遺失的腰包。

「赫爾…姊姊對不起你……」

空鶴難過的跪著雙手撐地的模樣說。

「不要灰心,至少東西不會掉在這塊地之外才對,我們再找找吧,姊姊」

為了避免被其他村民發現自己是男生,赫爾只好再度把頭髮放下來繼續偽裝成女性的在村莊裡尋找姊姊的腰包。

愛德華則來到了村莊外圍,第一次遇到空鶴時的地點來尋找腰包的蹤影。

「要是不帶火把出門,還真是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程度啊…  嗯? 漆黑?」

愛德華邊走邊用火把照著地面尋找腰包,大概搜尋了好一會後,一直盯著地面的視線範圍瞄到了一個龐大的白色固體擋住了自己的去路。

愛德華的視線隨著火把一起往上一看,高聳的白色柱木上還有兩顆因為火焰而反光的珠子,讓愛德華好奇的多看了幾眼。

「白天怎麼沒有注意到這裡有跟巨大的柱子?」

因為我不是柱子…

「嗚啊─!」

被白蛇的聲音嚇到,愛德華忍不住的叫了出來。

「原來是仙天白蛇… 不要這樣嚇人啊…」

沒想到王的膽子這麼小,真是顛覆了印像…

「咳… 你難道一直都在這裡嗎?」

我就住在這裡,還能去哪… 小白呢?

「牠正在月舞族的那裡享用大餐呢」

………

「話說回來,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

「我就當作你默認了… 我在找一個腰包,那是月舞族一名叫做空鶴的小姐的東西,可能在白天混亂的當下不小心遺失了,你有看到嗎?」

………沒有

「這樣嗎,感謝你,那我再去找找吧…」

愛德華轉身離開後繼續用火把照著地上尋找腰包。

 

亞蒂也拿著火把在村子附近幫忙尋找著腰包,手上銬著的手鍊限制了他雙手的展開度,導致他想舉起火把的時候令一隻手也必需得同時舉起才行。

「一切都是為了瑪娜大人,還有泰天非瑟斯特的各位,我要加油才行…」

他抬起頭看向天空,夜晚星空閃爍美麗的讓人無法移開視線,而那些星星也讓他想起小時候在故鄉遇到艾克賽爾的往事。

「這也是我跟艾克賽爾大人約定過的,要變得更堅強…」

亞蒂甩甩頭的振奮精神,繼續將火把放低的尋找著東西。

「…?」

找了好一段時間,幾乎快要把這個區域的草翻過一遍了,亞蒂發現前方有個被折斷的樹木躺在那裡,而樹木上延伸出來的樹枝好像掛著一條長長的東西。

為了確認那樣東西的真面目,亞蒂抱著期待的心情加快腳步的往前查看。

「有了!」

著急的抓下掛在樹枝上的腰包,將火把插在一旁的凹陷處,亞蒂趕緊打開腰包的尋找愛德華口中所說的那條項鍊。

「………」

手摸到了東西,他慢慢的從腰包裡掏出,先是項鍊上的鏈條,最後才是掛在上頭的墜飾出現在眼前。

「怎麼會………」

那條項鍊對亞蒂來說一點都不陌生,泰天非瑟斯特正在研究普雷人的異格從何而來,又是怎麼形成該名能力者專屬的能力,後來卻無意間發明出了一種可以吸取異格能力的小型裝置來儲存能量和釋放,依照能力的特性,儲存起來的能力也一樣保有著該能力的原本本質,例如可以和動物溝通的異格,如果將能力放到這個墜子之中,便可以讓沒有異格的普雷人使用這種力量和動物溝通,之前在沙漠被盜賊搶走的那一條是還在實驗階段的進階版,就是可以強化收集到的異格使能力得到更進階的階段,也因此出現了沙漠砂蟲無法抗拒而被馴服的情況發生,但那還只是實驗品,能力跟時間都非常的不穩定。

「的確是泰天非瑟斯特做出來的…」

亞蒂無力的癱軟坐下,手上拿的東西可以決定泰天非瑟斯特的一切,要嘛就是乖乖的交出去配合調查,再要不然就是……

腦袋閃過了一個念頭,他顫抖的看著手上那條項鍊幾秒,一手用力的緊握住後立刻站起身來的做出了想要投擲的姿勢…。

「咕………」

只要揮出這隻手,這條項鍊可能就會從此消失在這片茂密的草叢之中,如此一來針對泰天非瑟斯特的重要證據也就會因此消失,在調查沒有進展的情況下愛德華也只能因為罪據不足的將所有人給釋放…。

「可是…這樣子不就也同樣等於是暗指瑪娜大人做的嗎…」

心中的猶豫又讓他將手給收回,不管他怎麼決定,為同伴著想想拯救朋友的心情依然是不變的。

「…艾克賽爾大人的話…」

如果是過去自己心儀的對象,面對這種事情,也許他會毫不猶豫的交出證物吧…

 

我的任務就是打倒眼前的壞人!

 

以艾克賽爾的模樣還有聲音在腦中回憶播放著,不管如何亞蒂覺得自己不應該忘掉當初進入泰天非瑟斯特的初衷才對。

「去找愛德華大人他們吧!」

下定決心後,他將項鍊收回到腰包裡並將袋子繫到腰上扣好,拿起火把朝著村子的方向走了回去。

「誰!」

注意到後方樹葉有動靜,亞蒂往前一跳的轉身過來面對後方查看。

「……啊」

用火把照明了幾秒鐘,才終於發現眼前那巨大的眼珠因為火光而反射閃爍著,眼前的仙天白蛇就跟石像一樣的靜止不動正盯著自己。

「那個,我叫做亞蒂,是跟著愛德華大人一起前來拜訪的同行者…」

被白蛇盯著看的當下很容易讓人心生恐懼,畢竟對方可是能夠在迅雷不及掩耳的情況下一口就把你給吞掉,會害怕是正常的反應。

「……如果說打擾到您休息我向您道歉」

白蛇依然看著自己,讓亞蒂不禁緊張了起來。

「亞蒂─」

不遠處傳來了愛德華叫著亞蒂的聲音,亞蒂一轉頭看過去後便發現白蛇也開始移動的朝反方向爬去離開。

「愛德華大人」

「怎麼樣,有找到東西嗎?」

「……」

亞蒂愣了一秒後才又開口回道。

「有,我有找到了」

將腰上的腰包卸下後,亞蒂乾脆的交到愛德華手中。

「……」

愛德華看著亞蒂交的如此乾脆,他看著用手接過來的包包不禁沉思了一下。

「如果說我沒有想過要丟掉項鍊是騙人的…」

「亞蒂…」

愛德華將包包裡的項鍊拿出來確認,這的確就是在黑市時看到空鶴拿的那條沒錯。

「這是泰天非瑟斯特所製做的實驗品之一沒錯…」

「我什麼都沒問…」

「反正你遲早都會問,當然我還是會繼續尋找同伴們清白的證據!」

「那當然,就算是我也相信瑪娜絕對不會命令手下做出這種事,能找到越多的證據越好!」

將項鍊收回包包,愛德華拿著腰包的帶子放在亞蒂的眼前。

「在回到王城以前,這東西由你保管,如果東西遺失了… 我就無法保證泰天非瑟斯特的各位能不能平安脫罪了…」

看著眼前的腰包,還有愛德華說的那一番話,但他能理解這背後的意義。

「遵命,愛德華大人」

亞蒂露出了微笑,將包包交給自己的同時也代表著他還信任著亞蒂,希望亞蒂不要做出讓瑪娜失望的事情來。

 

找到了腰包跟項鍊,愛德華當然是希望能盡早回到王城調查關於項鍊的事,決定在天亮起之後的時刻立刻迴到馬車上趕回王城,在這之前還得先忍住自己的弱點,全身挺直表現出王得一面的面對這裡最高權位的人(所有女性)。

「是嗎…」

月舞族最高權位的元長老 妃娜坐在愛德華正對面。

「我們也必須忙著重建家園,這中間如果沒有準備周到之處還請王見諒。」

「不會,我來到這裡的目地既然已經達成,為了不要再侵犯貴族的規矩,我還是早早離開的好」

「我知道了,那在離開之前我再跟王確認一次本族的規矩…」

「嗯?」

「王知道本族是禁止男性進入村莊的,自從我懂事以來觸犯這個規矩的下場是完全沒有例外…」

「……」

愛德華內心冒汗的等待著妃娜接下來要說的話。

「能否請你遵守規定,將誤觸規矩的男性交出來呢?」

「?!」

此話一出,愛德華先是隱藏住自己吃驚的模樣,他由衷的希望不是他所想的那樣。

「衛兵們嗎… 妃娜長老不是看在我的面子上饒恕他們了嗎?」

「是,我的確向王保證過不追究您身邊的護衛,但是我指的並不是他們…」

「亞蒂是女孩子,這點我能向您保證…」

「呵呵呵呵呵呵呵……」

妃娜輕笑著,一旁的侍女還是維持著嚴肅的表情看向前方。

「我知道的」

「那我就不懂了,與我同行的人除了這些人,就沒有您要找的人了吧?」

「王,您就老實說吧,那名孩子在見到你之後就說出來了不是嗎,好像是叫……赫爾來著吧?」

「……你是…怎麼知道的」

連名字都叫出來了,那也沒辦法再辯下去。

「空鶴回來之後我就一直在注意他了,直到王的到來後我才終於能夠知道他的真實性別…」

「……你說過誤入此地的男性……」

「很遺憾,我不能讓他活著離開… 就算你是王,在這裡我們所信奉的神明是月神,月舞族會堅守先祖流傳下來的規矩,不能放過任何會危害仙天白蛇的種子」

「他也是我的部下,只是因為一些原因才會誤入月舞族村莊,難道不能也像那些衛兵一樣放過他嗎?」

「我好像還沒有跟您說過這個情報是怎麼得來的吧,在小屋的周邊我有放幾個人負責監視你們外來人,所以說那時候你們的談話都被聽得一清二楚了」

包括黑市、赫爾變裝的目的、空鶴是他的姊姊等全都被妃娜得知,愛德華沒辦法利用一個謊言來拯救赫爾。

「不行,赫爾就是我來此村的目的,沒有帶赫爾回去的話…」

「王,我們月舞族可是不惜一切代價都要守護月神,就算跟王城發動戰爭,最後一位月舞族的族人都會戰鬥到最後!」

「說什麼蠢話!」

愛德華直接破口罵。

「你們存在的目的不就是守護月神嗎,為了一個男人而放棄自己的族人,這算什麼!」

「……」

「我不會跟你們發動戰爭,但我也不會讓赫爾死的!」

「……把那名男性交出來,我們就交給月神來決定」

「月神?」

「由我們的神來決定是否該放走還是處死那名男性,至於王,在這中間你都不能和月神有所接觸,更不能與其交談」

「這…」

「既然在我族地盤,我也已經讓出最大步的放過您身邊的多位衛兵,現在我無法再繼續讓步…」

「……能乞求您…放過他嗎…」

「……」

妃娜不語,看來是真的不會再通融。

「請王回去小屋等待吧,待事情一結束後便會送您出去村莊」

妃娜旁的兩名侍女打算護送對方回去的靠近愛德華,這讓愛德華突然之間萌生很想逃跑念頭的站起身來並舉起手拒絕侍女的好意。

「我知道了… 我可以自行回去…」

「…好吧」

侍女聽到妃娜的回應後才回歸到兩旁坐下。

拒絕侍女的護送對妃娜來說並沒有差別,村子裡還有夏提亞帶領的守衛隊負責監視他們的一舉一動,只要愛德華偷跑去見月神,他們也會用盡一切辦法的阻止他。.

 

 

「事情大致上就是這樣……」

當愛德華回到小屋的時候,門口已經站崗了兩位身背弓箭與砍刀的守衛隊成員將亞蒂他們禁足在裡面不准出門,不過在進入屋子之前愛德華還得面對前面兩位女性的近距離擦肩而過,自從來到這裡後就不斷的考驗著他懼怕女性的這個弱點。

對亞蒂他們解釋了現在的狀況,三人之中意料之內的就是空鶴第一個跳出來反對這件事。

「所以你…所以你答應長老了嗎!你居然有臉自稱是王!」

空鶴激動的拍桌說道。

「……」

愛德華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聽著空鶴的指責。

「姊姊,先冷靜下來」

赫爾拉住空鶴的手,希望他不要突然激動的跳到桌上做出什麼事情來。

「赫爾你也說點什麼,你最敬愛的長官要把你送出去犧牲了耶!」

就算空鶴這麼諷刺著,愛德華還是無話可說。

「我知道,我也知道愛德華大人才是最不希望有這個結果的人…」

赫爾…

罪惡感從內心竄出爬升,這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必需得看著這些殘酷的畫面不斷在眼前重新上演…

只能看著嗎………

「赫爾,你現在跟我走,就算要跟族裡的人開戰我也要把你送到外面去!」

「等等」

「你沒有資格說話!」

空鶴憤怒的瞪著愛德華說。

「聽我說,我突然想到長老是這樣說的,我不能跟月神有所接觸和談話,但沒有說… 我不能跟月神之子說話啊」

「月神之子… 那麼只要拜託月神之子的話」

「是啊,我需要先找到小白才行,可是…」

看著門的方向,門外面還站崗著兩位負責監視他們的守衛隊員。

「啊…門外」

空鶴注意到窗戶外面,除了兩個站崗的人,還另外走來了三位穿著特殊的村民,那是月舞族準備要與神明見面時所規定的制服。

門一打開,三名村民便進入的請赫爾跟著他們一同前往。

「不行!赫爾你不能去!」

空鶴被一名守衛隊成員抓住的無法往前,亞蒂跟愛德華也只能站在一旁的看著赫爾跟著那三人一起走離屋子。

門再度被關上後,空鶴不斷的邊敲著被反鎖的門邊對著外頭大喊著。

「空鶴小姐,冷靜下來吧…」

亞蒂試著安撫空鶴的情緒,好不容易才讓他走到椅子旁坐下。

「吶… 所以說只要找到… 月神之子…對吧」

空鶴小心的降低音量,眉頭緊皺的模樣代表他還並未完全冷靜下來。

「是啊,拜託小白請他哥哥放走赫爾,這樣的話我既可以不用當面接觸白蛇,又可以阻止赫爾失去性命…」

「交給我」

空鶴一說完,立刻輕聲的走到角落架子前方,不知道在找尋什麼的不斷移動身體。

「果然還沒有被修理好」

他看著不起眼的某處角落牆壁有著用破掉的木板暫時封閉起來的地方。

「之前不知道什麼時候被巨野鼠弄破一個大洞還住在倉庫裡躲避被月神獵食,發現之後就只是大概的用木頭釘起來而已,只要把這些木頭拔掉,就可以出去了…」

「我來拔掉木頭,空鶴你就去找小白…」

「不行…」

「?」

「我負責吸引門口站崗的注意力,只有愛德華你可以跟月神說話,必須由你去找月神之子,為了不被懷疑,亞蒂可能也要留下扮演安慰我的角色」

原本吵著要阻止這件事的人突然安靜無聲的乖乖待在屋子裡實在是令人覺得可疑,那麼空鶴就必須得繼續當個吵鬧的人來讓站崗的兩位放心的覺得人都還在屋內,而亞蒂則是負責阻止空鶴鬧過頭的那個。

「我知道了!」

了解之後,空鶴繼續走回到門邊對著屋子大喊反對這種事,亞蒂也開始演戲的要空鶴冷靜,兩人就開始你來我往的口頭上爭吵起來,愛德華則趁這個吵鬧的同時趕緊拔除被盯在上頭的木板,雖然洞並不大,但足夠讓愛德華扭動全身的慢慢脫出這個地方。

 

「小白…小白…」

愛德華躲躲藏藏的來到了集會所附近,對著他大概知道小白在的地方而呼喊著。

「…!」

忽然間走來了兩名村女,有說有笑的沒有注意到愛德華躲進了柱子後面,就這樣擦身而過的走了過去。

「月神之子小小的真的好可愛,可惜長大後就跟月神一樣了…」

「你在失落什麼啊,再怎麼說他都是月神,成長茁壯代表牠健康平安,不過長老讓牠走到外面去沒問題吧… 村裡來的那個男人會不會其實就是來抓月神的…」

「不過空鶴帶回來的那名男子等等就要被處刑了,就算對方是王,也算是給他來個下馬威吧?」

處刑?

「月神一定也很期待食用男性吧,畢竟這麼久以來終於有男生闖進月舞族之地了…呵呵呵」

聽著那兩名村女邊走邊聊的內容,愛德華直覺告訴自己好像有什麼事情不對勁,但現在也只能先找到小白再說了。

剛才他們好像說小白出去了…

愛德華轉身小心躲避村裡的監視,朝村外加快腳步離去,希望能盡早找到在外面的小白。

 

 

「小白! 小白!」

雖然知道小白出村子了,但距離通往外面的洞穴還有段距離,中間長著茂密的叢林適合隱藏住白蛇巨大的身軀當作棲息地,愛德華必須得在這裡找到一條白色小蛇。

「可惡,沒時間了…小白到底去哪裡了!」

心急如焚的愛德華不斷左右張望的尋找,可是不管看到哪裡都是綠色系的植物跟溫色系的花朵盛開著,完全沒有看到任何白色的身影。

「可惡!!」

他用拳頭揍向旁邊一棵巨大的樹木上,樹枝因為這一拳而不斷的左右晃動,搖晃同時還不時掉落了不少葉子與在樹上的昆蟲與小型動物。

啪!

正上方掉下來一個東西正好砸中愛德華的頭部,這一砸剛好也讓他稍微冷靜了下來,他舉起手抓起頭上的東西正打算丟掉的時候,卻發現那東西開始纏住自己得手而且還有想往上爬的趨勢。

「嗚啊! 小白!」

愛德華… 小白在睡覺唷……

小白的語氣聽起來有點不太高興,但是愛德華卻相反的開心死了。

「來的正好,我想拜託你,請你告訴你哥哥不要吃掉赫爾!」

哥哥? 哥哥不在這裡…

「我知道,所以我要帶你過去!」

過去? 哥哥說我好不容易回家,要找好吃的給我吃,他不在這裡唷,也不在那裡唷~

「不在那裡… 那他在哪裡?」

我看哥哥出去了,哥哥不在家唷,這裡的東西小白都吃過了,所以哥哥到外面找小白喜歡的唷~

白蛇不在月舞族之地!?

「你是說白蛇並不在月舞族之地,那麼要決定赫爾生死的月神還有別隻嗎?」

這裡只剩下小白跟哥哥了唷… 沒看過以外的唷…

『算是給他來個下馬威吧』

女村民的話突然出現在愛德華腦海裡,他臉色瞬間變化甚快,緊抓住小白的朝著村莊跑步狂奔。

嗚啊啊啊啊~~~~~

還來不及爬到肩膀上,小白被愛德華抓在手上跑步的同時不斷的被晃來晃去讓他有點暈。

 

「站住!」

顧不了眼前的女性和守衛刀刃相像的想阻止,愛德華一心只想拯救赫爾而快速穿過了如箭雨般射向自己的村莊之地,就算身上被劃傷了好幾道痕跡,也不可能讓他停下。

 

在愛德華離開後許久,屋裡的亞蒂跟空鶴也正好吵到一個段落的將音量降低,裝做吵累了而暫時休戰,才讓兩人有機會擔心著愛德華到底成功救到人了沒。

「可惡…雖然剛剛是為了配合你,但我真的很想破門而出!」

「一切都是為了赫爾先生才忍的,雖然我也認為這村子的規矩太不合常理… 但也希望愛德華大人能即時趕上的傳達給月神知道」

「嗚啊~~~~~~~~~~他可是我親愛的弟弟,我果然還是坐不住!!」

空鶴起身想往門的方向走去,亞蒂認為這舉動是真心的而趕緊衝上去阻止。

「等一下… 你這樣子會讓事情更糟…」

「可是不這麼做…我知道我會…後悔!」

兩個女人互相比力氣的一個被拉一個拉著。

「…!」

門外傳出了一陣騷動,許多人正不斷的奔跑著,就連站崗的兩人也都被驚動的突然打開房門看著亞蒂他們。

「什麼時候…!」

其中一人驚訝的看著房內只有二人身影的叫出來。

「不管了,快點去幫忙!」

另一人趕緊對他這樣一說,兩人便抓起身上的弓與箭朝村子的方向快速奔去。

「看他們慌成這樣,難道是王被發現了!」

想到這邊,空鶴的情緒真的快要爆發。

「早知道就不該相信他!」

嘴裡丟出這句後,人便被憤怒驅使的快速朝著村子裡跑去,後頭的亞蒂也只能跟著一起往村子方向而去。

 

 

除了空鶴,還有另一人也正在火燒眉頭的快要失去理性,愛德華搶過刀子後並抵著守衛隊員的脖子上,逼問出了赫爾的所在地之後才又繼續奔跑起來。

「發射!」

又是一聲令下,前方的箭矢有如萬箭齊發整齊劃一的朝自己射過來,但愛德華盡管身上插了再多根箭頭,他也只是用雙手護住眼前的繼續奔跑著。

「喝啊─!」

一名隊員手持砍刀的朝愛德華揮砍過去,這動作破綻百出的只要隨便一擊便可以將他給反彈或打倒在地… 但是這突然衝過來的舉動反而讓愛德華慌了。

 

沒有你就好了………

 

女性的聲音迴繞在愛德華的耳邊,過去的記憶突然重現在眼前,那名隊員的身影和某人重疊在一塊,一樣都想要至自己於死地…

下意識的將手握緊腰上的配劍,腦袋空白的只剩下兩個字驅使他這樣動作…   自衛!

褐色的油噴灑出來,當愛德華被對方的油濺撒到身上的那一刻,他才意識到自己做了一件無可挽回的大事。

啪咑……

那人倒地不起,身上流出的油還在繼續擴散,就連愛德華的雙腳都被沾染其中。

「可惡─啊啊啊啊啊─!」

另一名隊員見狀,也是抓起身上的刀子往愛德華衝了過去。

「……」

愛德華沒有閃避也沒有反擊,刀子直直得刺進了他的左胸下方,看到對方沒有反應的任自己刺進他身體,一時也感覺到不對勁。

「……走開」

愛德華沒有發脾氣,也不是對他破口大罵,只是輕輕的對著那人說,隨即便是一股看不到的力量襲向那名隊員的將他給彈飛到數公尺遠撞到巨大的樹木後才停下來。

「!」

一旁在遠處用弓箭圍剿愛德華的人全都愣在原地,只見他身上不知道什麼時候纏繞著某種能量的包覆著全身,正在散發著一種非常可怕的氣息襲向明明還有段距離的所有成員。

無聲無息的愛德華又開始繼續向前前進,回神過來的守衛隊們也趕緊執行任務的舉弓射箭。

 

「長老大人…」

「我已經聽到外面的騷動了」

妃娜穩不動如山的坐在坐墊上知曉外面發生的事情。

「但是…月舞族的規定還是得執行,這也代表著月舞族誓死保護月神的決心和忠誠,你也對王非常忠心,不可能無法理解的吧…」

妃娜眼前的赫爾雙手雙腳用繩子綑綁住,整個人跪在地上就像是在乞求原諒一樣,乞求月舞族的神明原諒自己的愚蠢。

「………」

赫爾知道自己等會的下場,但他沒有掙扎,也沒有不斷的大吵著要他們給自己一條活路,如果自己的死可以換回王城跟月舞族的和平,姊姊就可以安穩的在這裡渡過一生吧。

「我們開始吧,踏入此村的男性將為了平息過去月神同伴被殺害的憤怒,在此獻上自己的性命以乞求原諒!」

在場的月舞族全部人站直身體閉上眼,雙手合掌的開始了祈禱儀式,然而與這些人格格不入的是突然從房間內走出的蒙面女性,全身用高級布料製成的斗篷遮蓋住全身,頭上也有帽子將頭部封的死死到密不透風,只挖了兩個洞的露出了一對雙眼能夠看到眼前的赫爾。

赫爾現在所在的位置是一個室內的場所,這裡並不是集會所,而是位於集會所後方的小型寺廟之中,這裡也跟集會所一樣只要不是為了舉行儀式或是長老階級的人都禁止踏入此地。

頭上有股機械聲正在運轉,膝蓋與腳所碰觸到的地面有許多圓形的坑洞,由此不難推測上頭的機械聲,還有等會會從天而降的東西是什麼了…。

蒙面女是負責拉下機關的那位,為了不讓將逝去之人知道打開機關的人的長相,另外在場的人除了妃娜也都戴上了儀式用的面具,不會知道殺死自己的除了妃娜還有哪些人。

「以往處刑的男性都會放聲大叫的求救,或是逼不得已的必須得固定在原地方便行刑,說出你的名字,讓我能夠永遠將您的勇氣謹記在心…」

妃娜用著長老的口吻對著赫爾說。

「我的名字,只要留在認識我的人的心中就好了…」

「嗯… 那我就不直呼您的大名了,男子」

妃娜瘦弱的手微微舉起,這代表再過幾秒鐘,蒙面女就會扣下機關的讓機具發動,直接將赫爾處死。

砰─!

距離這房間的近處傳來了不小的爆破聲響,整棟房子都為之震動起來。

「嗚啊… 抱歉…妃娜長老…」

夏提亞全身是傷的走了進來。

「隊長!」

「夏提亞隊長!」

旁邊正準備儀式的女性們都中斷祈禱的擔心夏提亞。

「王…來了」

話一落,牆壁立刻爆炸開來,在那附近的女性全都被爆炸給彈開的飛到各處,現場可以說是滿目瘡痍的慘不忍睹。

「愛德華…?」

也被爆炸的沖擊波及到的赫爾全身往同個方向彈去,在這之後他看到的卻是被異格能量完全包覆的愛德華全身是傷的站在眼前。

「保護妃娜長老!」

原本被震飛的人全都帶著傷的爬起身來站在妃娜前面當作人牆護著。

「王…你真要跟月舞族開戰嗎…」

「………」

愛德華不語,他雙眼沒有情緒的瞪著那群人身後的妃娜,這模樣讓全部人的背脊都感到一股涼意。

「愛德華大人住手!」

手上的劍原本打算高舉,赫爾看到後趕緊大聲的喝止愛德華。

「已經夠了!」

「……」

「我錯了… 我太自以為是了…」

看著愛德華身上插了不少根箭矢,還有已被折斷的箭頭留在身上,赫爾深深發現自己的想法徹底的錯了。

「所以拜託愛德華大人,把劍收起來……」

被綁住的手,只能緊緊握住繩子,全身顫抖的身體並不是代表害怕…

「赫爾…」

愛德華的表情回復平靜,漸漸流露出了感情讓自己回復了原本的模樣,與剛才死神的模樣相比根本就是兩個不同的人。

「好痛…」

愛德華摸了一下被刀刺傷的部位,疑惑的看著其他人。

「我…剛剛做了什麼?」

「愛德華大人,您不知道剛才怎麼來的嗎?」

「啊…我好像…做了什麼就… 總之赫爾你沒事吧?」

「嗯,你即時趕到… !」

感覺背後被踢一腳,赫爾的身體往前飛去的又掉回剛才滿是圓形小洞的位置上,蒙面女趕緊跑回機關旁立刻拉下,頭上的坑洞中迅速的掉下了一片厚重又充滿針刺的刑具,不偏不倚的朝赫爾身上壓去。

「…!」

還來不及反應過來,針刺已經出現在眾人的眼前,並壓下赫爾的全身,導致他當場死亡…… 月舞族原本是這樣子計劃的,但是那厚重的針板卻突然在赫爾的上空大約十五公分處被不明的力量阻擋而停了下來,最後是失去了平衡朝旁邊倒下落地,發出了非常大聲金屬撞地的聲響。

「這是什麼…怎麼可能!」

蒙面女不敢相信的大叫著,因為赫爾的身體周圍出現了一個能夠阻隔外界物理攻擊的屏障,保護了他免於被壓成蜂窩狀。

「是亞蒂嗎!」

回頭看向剛才愛德華打破牆壁的破洞,亞蒂喘著氣的舉起手在剛才千鈞一髮之際使用了異格能力-屏障保護,保護了赫爾。

「赫爾!」

空鶴也趕緊衝到屏障的旁邊,見赫爾沒有危險後就消除了屏障讓空鶴能夠將他抱入懷裡。

「這是怎麼回事…妃娜…」

愛德華鬆了一口氣後,也詢問躲在人群後方的月舞族元長老。

「你說要讓月神決定,結果卻是自己動用私刑…」

「我明白你憤怒的理由,但我也有我該負的責任和義務,就跟王你遵守法律一樣,不管是多麼至親的人,只要犯了錯一定都要接受懲罰…」

「但我不會隨便奪去他的性命!」

「您會這麼說也是合情合理,但… 這可不是隨你怎麼想就能怎麼做的世界,法律就是為了規範普雷人不要做出傷害他人的事而存在,月舞族的規矩是為了保護月神而存在… 難道你會因為對方是自己的愛人、朋友或家人而放過的無視自己的法律嗎?」

「不會… 但我還是那句話,我不會隨便奪走任何人性命,就算對方是罪大惡極的惡人…」

「………」

妃娜突然不語,沒多久後他便嘆了一口氣,繼續對愛德華說。

「離開吧,離開我的村莊,如果月舞族日後遭到了不明人士的入侵或傷害到月神,這筆帳就先算在你的頭上了王,當然,我們月舞族也會盡力守護住自己的神」

 

天空中的太陽正好升起,正當陽光正要照亮大地之時,月舞族的守衛隊手持武器的對準愛德華一行人護送到洞穴前後就站在原地監視著他們是否真的進入洞窟離開了這裡,其中也包括了空鶴。

「原本我們並不打算讓空鶴離開,但是那孩子的個性如此莽撞…再加上我也答應過他母親…… 所以請你帶走他吧…如果說,秉持著王你的信念,犯錯之人不該被輕易奪去性命的話…」

回想著妃娜說的話,愛德華脫著滿身是傷的身體終於和其他人一起走出了洞窟,在洞窟外面待命的衛兵們見到愛德華後的第一個反應是趕緊將他送上馬車做緊急處理,隨後便快馬加鞭的趕緊朝王城的方向行駛回去。

 

 

奧維基爾城 -番外章- 十年後篇(二) 待續...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貓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