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前言:

這是貓私下寫好玩的洛克人X同人創作,還請高抬貴手不要打上本貓以外的作者名稱自稱是您的作品,但很歡迎分享給一樣喜愛洛克人X的同好!^^

文法和字詞方面不是很拿手,如果看的不是很順心,為了您的身心,就請麻煩您離開本頁面停止閱讀。

謝謝^^

 

 

 

故事大概背景:

本故事的背景世界和原本洛克人X是完全不同的世界觀,主要舞台在一個叫做拉姆的星球上,對艾克斯他們來說也是非常陌生的異世界,

這星球上的所有萬物全都是機械人和機械化動物,其他的自然場景皆還保持著原本的樹木、水、土地、沙漠等和地球一樣的素材。

基本上除了艾克斯等人的原本設定外,其他皆為本人的自創設定和完全陌生的新人物等。

本內容沒有BL要素,還請放心觀賞(除了語文能力不佳><)

----------------------------------------------------------------

9-2

 

「請幫我保密…我現在的存在…」

 

艾克賽爾觸碰了素羅交給他的晶片之後,晶片自動啟用了艾克賽爾的DNA變身能力,自行轉變成拉姆星上的第三代王,萊拉的外表,可是記憶卻並非艾克賽爾自己本身,回想起伊格羅和總管的例子,實在是讓艾克斯和傑洛放不下心。

「你們也知道,現在的我並不等於真正的萊拉,只不過是有部分記憶在那時候暫時寄宿在艾克賽爾身上,現在也只是藉由DNA的晶片暫時向艾克賽爾借用了軀體而已」

「那時……你說的是那時候嗎?」

「沒錯,艾克斯、傑洛,就是在時空的夾縫中,艾克賽爾之所以沒有這方面的印象,原因也是因為我的關係才讓他無法讀取到這邊的記憶…」

「王… 不好意思打斷你們的談話,可以麻煩說明一下你們所說的那個時候是…什麼嗎?」

瑪娜在見到王的時候一定會放下自己的身段,就連說話方式都不像平常那樣開放。

「艾克斯他們其實是我招喚過來的流星,按照預言,我必須得讓他們從他們的世界來到拉姆來解救拉姆即將發生的危機,但是在招喚的過程中卻被阻饒…」

「組饒,誰有那麼大的能耐可以擁有這股力量去做這種事?」

「剛開始我本來也不曉得,那攻擊的很突然而導致時空出現異差,才會讓三人分散的在不同時間掉落在不同的地方,我也因此受了重傷的回到了王之間…」

在招喚三人前來拉姆之前,萊拉其實也預見了自己可能的下場跟發展,所以藉由一陣混亂的時候偷偷把自己的記憶隨機的附著到艾克賽爾身上,而DNA也早就交給凱爾保管。

「後來我受傷的事情被總管知道後,就被他給暗算了…」

王本身並沒有所謂的戰鬥力,拿掉這個稱號也只不過是個普通的普雷人而已。

「但還好你們都平安無事,也不枉費我用生命換來的結果了」

萊拉看著艾克斯兩人露出微笑。

「萊拉…所以你…」

「這身體總要還給人家,待我處理好拉姆的後續工作,我想很快的就可以跟你們說再見了~

「……」

愛德華走向前了一步,萊拉也沒有忘記的轉頭看向他並對他說。

「你的疑惑,我現在就回答你,愛德華…」

萊拉頓了一下,這讓愛德華內心的壓力突然擴增。

「把握最後的機會,我已經沒有力量能送他們回去了,這事只能請代勞,也許…會永遠… 也說不定………」

 

萊拉最後的幾句話,就像一根針刺進自己的胸膛……非常…  痛…

 

 

 

9-3

 

在拉姆星上的萬物和三名異界來的英雄的努力下,拉姆渡過了危機,世界回歸以往的和平日子,動物們也紛紛的在那次戰爭之後自行回到了原本的地區和棲息地,普雷人也開始重建被毀壞的建築,包括那已經被夷為平地的王城。

在萊拉與拉姆的溝通下,拉姆決定廢除由王來維持自然循環的系統,改由拉姆自行運作,之所以能有這麼大的變革,據說也是艾爾的功勞,至於詳細的原因,萊拉就沒有特別向大家明說。

 

 

最後,萊拉在留下最後一個指示之後,便將自己的身形還原給艾克賽爾的從此消失在拉姆星上。

「……」

艾克賽爾看著從空中慢慢降落的晶片,在快要掉落到自己的手上之前,晶片就自行解體並消失,就連艾克賽爾的記憶等都再也搜尋不到萊拉的任何訊息,不過萊拉替他留下了在變身之後的記憶,好讓他能理解現在目前的狀況。

 

 

「你們看到那個公告了嗎?」

一名村人找到認識的鄰居後突然靠近的說。

「有有有!」

「什麼公告啊?」

看到兩人在交談,另一名男子也跟著湊近的加入。

「你還不知道嗎?」

「不久前才公佈在村長家門口的,說拉姆現在沒有王的時候將由總長愛德華擔任代理王一職!」

「總長,這消息來源正確嗎?!」

「他可是之前救了拉姆的英雄之一,我相信絕對錯不了的,而且還是由泰天非瑟斯特的首領保證!」

「泰天… 誰啊?」

「傳說是討伐二代王的組織,這次的大戰中泰天非瑟斯特也有加入戰局幫助總長大人!」

「原來如此,那還真是個大消息,我要趕快告訴其他人!!」

男子興喜若狂的轉頭跑離,只要在村裡見到人就馬上把這個消息全部告訴對方。

 

 

 

「哇………」

爬上了某一座非常高的高山,愛德華驚嘆的看著眼前的美景,用自己的力量爬上來更使人覺得這景象與平常以往還要來的不同許多。

「美極了,平常都沒有這種機會來一窺拉姆的自然美景呢,你說是吧?」

旁邊普雷人踏著平穩的腳步來到了愛德華肩並肩的位置後才停了下來,明明看著一樣的遠景,他的表情卻沒有多大的變化。

「跟以往一樣的風景啊…」

「你還真掃興啊凱爾,我可是真的沒什麼機會像這樣子悠閒的看風景耶!」

愛德華看向凱爾抱怨的說。

「是啊,你天生勞碌型的,也許應該多趁這機會好好看個夠,代理王大人」

「呃………」

愛德華對於這個稱號一時還無法習慣,一臉困擾的用手搔著臉頰。

「你是第三代王特別指定的,但也只不過是暫時性的而已,等下一任王出生後你就可以做你喜歡的事了」

「暫時啊…哀…」

愛德華輕嘆一口氣。

「沒有自信,覺得做不來嗎?」

「…說沒有是騙人的,但我也不想讓大家失望…」

「……」

凱爾繼續看著眼前的遠景,兩人沉默了好一會後,凱爾才終於打破這沉默的對著愛德華說。

「我… 送艾克斯他們回去之後,可能再也無法回到拉姆…」

「……」

萊拉早已經向愛德華說過了這個可能性,畢竟艾克斯他們三人來自於與拉姆不同的世界,只有王才可以借助與拉姆的連線來做出通道讓他們來回,可是現在王都不在了,沒有人可以借助拉姆的力量讓他們回歸,開啟異世界的通道是需要消耗龐大的能量維持,並且還要能夠做出直直通往他們世界的軌道,避免他們遺失在時空的夾縫中永遠出不去。

「我負責開啟大門,涅神負責護送他們回到原本的世界,光是這一趟,可能就會耗盡我跟涅神的所有能量,涅神會因此遺失在夾縫裡,而我與涅神是一心同體的存在,我會與他一起在夾縫間漂流…直到軀體完全消失………」

「……」

「你…還有什麼話想對我說嗎?」

「……」

「喂你…?」

一直等不到愛德華的回應,凱爾不耐煩的轉頭看過去,卻發現他雙手交叉抱胸的不知道在認真思考著什麼事情。

「你在做什麼…」

「嗯啊… 抱歉,我在想剩下的時間還可以做些什麼才好,可是我能想到的對你來說好像都不太感興趣…」

凱爾聽聞後露出了微笑,輕哼一聲的單手插腰。

「就照你所想的,我會陪你到最後一刻!」

 

 

 

另一方面,暫時被收留在訓練所的艾克斯等人,受到了許多士兵欽佩的眼神和被哀求簽名等像偶像路過一樣的事情不斷襲來,困擾的不知道該怎麼脫離這個人海。

「異世界的英雄,拜託幫我簽名在盔甲上!」

「拜託你借我看看武器!」

「拜託你簽名,我想要給我家小孩!」

「拜託……我」

「等等,我先來的!」

「不對,我在前面啊~!」

現場一片混亂的讓艾克斯等人好不容易躲進了室內後趕緊鎖緊門窗,才終於鬆了一口氣的癱坐在椅子上。

「我現在的感覺好像剛打完仗回來一樣…」

「在原本的世界也沒有像這樣被包圍過,這世界的普雷人還真是單純」

「他們好像非常崇拜強者,像是總長、王啊這一類的高等位階」

「還有一個叫做軍團長吧?」

「據說凱爾之前就是軍團長,因為總管的陰謀而背上了許多莫須有罪名而遭到通緝…」

「之後愛德華也同樣被總管拔除了總長職位遭到通緝,後來因為凱爾跟克歐霸的關係才能一起順利的在北之冰國找到艾克斯」

「話說回來你在沙漠的時候是什麼樣的情況?」

「那裡很熱…」

「……然後?」

「眼前的景象都在晃來晃去的,看的我好暈……」

「然後就被砂蟲攻擊了?」

「不,那是之後,老實說突然出現在沙漠裡又沒辦法辨認方位,完全走不出沙漠地帶…」

「可以理解…」

「除了沙子和沙子,大概也只剩下奇怪的仙人掌了…」

「奇怪的仙人掌?」

艾克賽爾對這奇怪的仙人掌感到好奇。

「材質是金屬,後來我才發現有仙人掌的地方多半都是砂蟲的必經之地…」

「沙漠…他們難道是食仙人掌維生的嗎?」

「我請教過赫爾,據說是這樣沒錯,過沒多久我就遭到成群的砂蟲攻擊並失去意識,醒來後就發現是艾爾救了我的」

「原本叫做奧維基爾的王啊… 這樣想來搞不好他之所以出現在沙漠是必然的吧」

「也許…,至少在艾爾的幫助下我才能再和你們見到面」

「這麼說來艾克賽爾也挺辛苦的」

「什……什麼?」

「你旁邊不是有一個喜歡你的小跟班嗎?」

「亞蒂嗎,我正好掉落到他們的村莊,就順便解決了佔領村莊的盜賊,那之後亞蒂就一直跟著我一起踏上尋找你們的旅程,結果卻被克歐霸給抓了回去…」

「克歐霸…」

說到這號人物,現場三人全都皺起了眉頭。

「說到辛苦,我覺得傑洛也不比艾克斯差~

艾克賽爾雙手一攤的說。

「……」

傑洛使了一個眼色後才開口說。

「最先遇到的愛德華是個非常講理的好人,也許因為如此,在王城總管叛變的時候我才會想幫助他吧…」

「後來你被控制之後就成了總長與我們為敵」

「我……煩死了」

傑洛生氣的不想再繼續聊他被操控的這件事。

「唉…」

「咦?」

「艾克斯,你在嘆什麼氣啊?」

「自從來到拉姆之後雖然遇到了許許多多的事,但還好最後的結局是好的,可是不知道為什麼…這種時候很容易讓人感傷…」

「恩……」

艾克賽爾雙手撐住臉頰的靠在桌上,認真的感受著艾克斯現下的心境是如何。

「是啊,發生了好多事,也失去了不少同伴…」

傑洛望向窗外,回想著一同上戰場的普雷人們。

「同伴… 對啊,雖然是不同的世界,但我們已經成為同伴了!」

「我相信愛德華、瑪娜、赫爾、克歐霸、素羅還有凱爾一定也這麼想的吧!」

「所以才會有這種心情… 該說是不捨嗎?」

「不! 我覺得很多很多!」

「很多什麼啊……」

傑洛汗顏的看著艾克賽爾說。

「呵,經你這麼一說,好像真的很多很多」

艾克斯會心一笑的回著艾克賽爾那聽起來非常天真的這句話。

「嘖,總而言之不是只有你們兩個有這種感覺。」

「傑洛,你這副模樣我真該拍下來給艾莉亞他們看!」

艾克賽爾雙眼發光的看著傑洛害羞的表情。

「殺了妳……」

傑洛瞬間轉變成充滿殺氣的惡魔模樣瞪著艾克賽爾說。

 

叩叩…

門外傳來輕微的敲門聲,艾克斯稍微看了一眼窗戶的縫隙後知道並非剛才那些瘋狂的的士兵群才走到門邊開啟房門。

「怎麼回事,你們為什麼把門窗關的那麼緊?」

門外的赫爾不解的問。

「哈哈…有點原因啦…」

艾克斯大概講述了他們回到房間時的過程如此艱難,引來了赫爾忍不住的噗笑聲。

「總長大人有時候也常常遇到這種瘋狂的粉絲,不過不是軍人就是了,畢竟在王城裡這樣可不成體統,再加上各位再過不久就要回去自己的世界了,他們才會如此失禮吧」

赫爾走進來邊說明,艾克斯趕緊關上房門的聽他解說。

「不過並不討厭啦,不要處罰他們唷~

艾克賽爾單手撐著臉頰,另一隻手左右揮揮的說。

「是的,我想那些士兵一定都很高興,由其這種時期更是該讓他們放鬆一下,紓解之前戰鬥後的疲勞。」

「赫爾,你來是有什麼事嗎?」

「啊是的,除了來問問你們還有沒有別的需求之外,有一個人想要跟艾克賽爾先生見面,不知道您現下是否有空?」

「咦,我?」

「是您的老朋友唷」

赫爾對著他做出了某種微笑的這樣說著。

 

 

 

來到了赫爾說的地點,是一座不大的小城鎮,那裡有著販賣各式各樣商品的攤販和店家,不比大城市還來的遜色。

「我看看,廣場上的樹…樹樹樹……」

據赫爾表示,這座小城的廣場只有一顆非常不起眼的小樹,要找到那棵樹並不需要花費多大心思,因為廣場就只有那一棵樹而已。

「啊,找到了找到了!」

看到了小樹,艾克賽爾立刻向前跑去,等快要靠近的時候發現樹下站了一位小小的人影,他正在等著艾克賽爾的到來。

「啊,亞蒂!」

聽到艾克賽爾叫了自己,亞蒂高興的轉過身來對著他微笑。

「艾克賽爾大人」

「原來是你找我的,赫爾都不肯跟我說是誰」

「抱歉,是我拜託赫爾先生保密的,因為我想單獨跟艾克賽爾大人兩人相處」

「是啊…這麼說也是,我們就快要回去了,都還沒好好跟你道別…」

亞蒂的內心抽了一下,但他外表沒事的繼續保持著微笑,雙手牽起了艾克賽爾的右手。

「所以艾克賽爾大人今天的時間就讓給我吧,好不好?」

「沒問題!」

不曉得亞蒂現下的心情,艾克賽爾乾脆的答應後並一起和他走在大街上的逛起街來。

 

 

 

 

 

 

 

「就算覺得痛不欲生,但是至少還可以跟心愛的人說再見… 就要好好把握……」

 

 

 

九條尾巴變成裙子的時候,可以遮住自己那並非普雷人的獸化雙腳,黑晴曾幾何時也希望自己能不用在意外表,大膽的跨出步伐向前邁進,現在也許是長期以來的習慣,他還是無法將尾巴遠離雙腳不做遮蔽作用,即使現在許多普雷人大多都能接受獸化的普雷人了,也有像黑晴這樣習慣隱藏自己無法放開,畢竟過去的傷害並不會因為這樣的轉變而消失。

「黑晴大人…」

一旁跟著的是之前克羅力特的成員,雖然他只是個不起眼眾多成員中的一人,在克羅力特宣佈解散之後卻願意留在黑晴身邊幫助克歐霸看照他的人之一。

「沒事,很快就到了」

黑晴繼續抬起自己的腳往前前進,他們正走在一條偏僻的小路上,因為這裡少有人煙經過,所以道路凹凸不平的非常難走,再加上那場戰役之後,黑晴也過於消耗自己的異格跟能量,超出負荷的副作用就是很容易感到疲累,但是一想到要去的目的地,他就會再度充滿能量的想快點到達頂點。

快腳加鞭,就連黑晴也沒有查覺到自己的腳步遠遠超過剛才的速度,後面的人也追的喘吁吁的不敢相信前方的人明明還處於某種狀態不會這麼迅速才對。

「啊…」

終於走到了山頂,黑晴睜大雙眼的看著眼前山頂唯一的一顆白色樹木。

「黑晴…大人… 呵呵… 你怎麼走這麼快…」

那人抬頭一看,以前正豎立一顆雄偉的白色樹木。

「這不是生命之樹嗎? 啊,有果實!」

黑晴看著那顆果實往前走了好幾步,正當後方的人還在想那顆果實的父母是誰的同時,果實本身突然自己劇烈晃動了起來。

「啊! 難道說是…!」

果實自行破裂後掉落下來一顆柔軟的水球在地上,水球並沒有因為撞擊到地面而破掉,反而柔軟有彈性的抖了好一會才停下,而破掉後的果實也自行枯萎的變成乾片維持掛在樹上,直到風吹來將那乾掉的果實片扯斷後飄走為止。

「我的……」

黑晴雙眼泛淚的伸出雙手,一步步往前前進的來到了水球旁邊,在祈禱之人出現在附近的時候,水球也開始自行慢慢破裂了開來,內部的水不斷的往外流出,直到完全流乾為止。

「孩子…」

黑晴將包覆在小孩身上的膜剝開,可以清楚看到小孩正在熟睡的模樣,他眼淚潰堤的將牠抱在懷中,不斷的唸著那名曾跟自己祈禱的人的名字…。

 

 

 

太陽西下,就這種宇宙的自然現象來說跟地球的宇宙根本沒有兩樣,天空被夕陽染成一片紅,街道上的商人都紛紛開始裝起發光的燈泡或是照明物的來打亮自己攤販上的商品,準備迎接夜晚的時間到來。

「這景色跟地球一樣呢!」

艾克賽爾和亞蒂正在一間位於高處的能源咖啡廳,坐在室外桌椅處放鬆的看著眼前的景色。

「原來這景色和艾克賽爾大人的世界一樣嗎」

亞蒂也看著眼前的景色,但表情並沒有和語氣成正比的那麼有精神。

「亞蒂,你累了嗎?」

看著亞蒂桌上點的一杯黑色能源飲,一次都沒有動過,雖然這世界有許許多多的種類飲料,但艾克賽爾沒有辦法接受那些配了奇怪味道的能源飲,只是單純的點了一杯普通的飲料而已。

「不是的」

亞蒂輕輕的搖了頭。

「嗯……」

艾克賽爾用手搔了一下臉頰,他想他大概知道原因何在了。

「要是能再多留幾天就好了…」

他大聲的望著天空自言自語說著。

「艾克賽爾大人喜歡這個世界嗎?」

「喜歡,可惜的是我沒辦法接受那些多種口味的能源飲,我的肚子會一直咕嚕咕嚕的發出奇怪聲響…」

「呵呵…」

看到艾克賽爾做出殘念的動作和表情,逗的亞蒂笑了出來。

「而且我也很喜歡亞蒂的笑容!」

「嗚啊……什… 艾克賽爾大人為什麼…突然這樣……說…?」

亞蒂臉紅慌張的不斷用兩隻手的食指互戳著。

「因為你今天一整天都怪怪的,跟剛剛的笑容比起來比較像是在勉強自己微笑」

被艾克賽爾說穿,亞蒂放下肩膀的又失去了剛才的笑容。

「我…不希望艾克賽爾大人離開…」

自己也知道這句話的任性,但亞蒂還是說出口,畢竟自己還是小孩子,就讓我對著他做出最後的撒嬌吧。

「…」

艾克賽爾舉起了手朝著亞蒂的頭部落下,他輕撫著她的頭,隨後才開口說道…

「亞蒂很堅強,我相信亞蒂未來一定也是很了不起的人物,未來的某一天我們一定還會再見面的…」

滴……

 

滴滴………

 

「我都被招喚到這裡了,我想如果有電話那樣的東西可以互相通訊,也許又可以再見面聊天,只不過沒辦法陪你去逛街而已」

 

滴……滴滴………

 

「我還在這裡,別哭了」

 

「嗯嗚………」

 

 

 

9-4

 

夜晚到來,當艾克斯看著天空的月亮不斷在往上上升的同時,也感嘆著時間的流逝真是無情。

手上的老舊齒輪只有不到手掌心大的大小,雖然破舊不堪,拿去報廢都不奇怪,但艾克斯卻一直都小心異異的保護在手中。

「艾克斯」

傑洛經過一條走廊看到艾克斯坐在邊緣的看著手上的東西,好奇的湊過去看。

「傑洛,你那邊的事辦完了嗎?」

「不是什麼重要的事,你手上那個是什麼?」

「這個啊…」

艾克斯有點不好意思的將手掌合起。

「只是個紀念品… 很重要的紀念品」

「紀念品?」

傑洛一臉無法理解的看著他默默的把齒輪收起。

「是艾爾,之前開的小玩笑…」

「哦」

傑洛走到邊緣的看向外面,那裡有一座不大的池塘是用石頭整齊的圍著做成的,周遭也長滿了不少修剪過的花草,還可以看到對面遠處的新兵訓練廣場,那裡正有幾名士兵還在練武。

「你對他還真好」

「咦?」

「我們來到這裡大概算算也不過一個月左右吧,感覺你對艾爾的態度遠遠超過我跟艾克賽爾」

「…因為受到他許多幫助,我欠他太多太多了」

艾克斯不甘心的看著自己的手掌,他無法一一還清欠艾爾的人情。

「我們不就是被招喚來拯救拉姆的嗎,對他來說算是還了一個很大的人情吧」

傑洛用手拍了拍艾克斯的肩膀說。

「…」

艾克斯露出了微笑,他再度拿出那個破舊的齒輪,這次他不是像剛才那樣寶貝的拿在手上觀賞,而是朝著池塘的方向一手拋去。

「艾克斯?」

噗通…

齒輪掉進水中後濺起了水花和波紋。

「不要緊,就算沒有那個東西,我也絕對不會忘記的。」

「…是嗎」

傑洛溫柔的露出微笑,兩人就這樣繼續望著天空,看著在這個世界最後一晚的明月。

 

 

 

 

 §第九章 時光-(下)§   END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貓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